师父救了我 教我善待他人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十八日】我从生完小孩后,就得了产后风,去医院检查,医生给我的结论是产后风湿痨,回家休养就可以了,无需再就医。自那以后我无时无刻不在病痛中煎熬着,在无法忍受之时也想过结束生命,一了百了,甚至遗书都已经写好了。

夏天我过的是冬天的日子,三伏天我要穿着毛衣毛裤,头上要戴着大棉帽子,就这样手脚依然是冰凉的,晚上睡觉铺的是电热毯,盖的是大厚棉被,那也无济于事,我依然还是很冷,被窝里没有一丝暖意。身体的各个关节都冒风,在这种病痛的折磨下,我的心情跌到了低谷,看什么都不顺眼,脾气也坏到了极点,不忍让,不宽容,乱发脾气那都成了家常便饭。

一九九七年是我肉体和精神都达到崩溃的一年,这年的七月,一个巧合的机缘,我幸运的得到了一本《转法轮》,在看完后,我才明白了,我的这些病痛都是我生生世世造的业力,这是我应该承受的,欠债要还。从此,我走上了大法修炼的道路,看淡了人间的名利情,向着先天的本性攀升!

先说在修炼中我的身体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每次在炼第一套动功时,身体的各个关节都会嘎巴嘎巴的响。感觉里面有东西往外排,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把我身体里的业力往外推,就这样持续了有两年多的时间。在这期间夏天,我脱掉了陪伴我多年的毛衣毛裤,摘掉了戴了多年的棉帽子,撤掉了电热毯,铺上了凉席,盖上了夏凉被,吃上了久违的冰激凌,过上了正常人的夏天生活。冬天我也可以出屋和孩子们一起玩耍了,这些都是师父给我的,我发自内心的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二零一六年九月份,师父又把我表面上好了多年的咳喘业力从根子上推出来了,那些天我没日没夜的咳嗽,老伴和孩子们都劝我去医院看看,我知道这不是病,师父在给我清除业力,我告诉家人:这是师父在给我消业,我没事儿的!就在九月份八、九、十日这三天,我连续咳出了三块肿瘤状的物块,自那以后我就再也没咳嗽过。师父再一次救了我的命!

谈谈我这些年的修炼心性提高的体会。自从修炼大法以来,我一直在用大法“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我公爹是一名政府的退休老人,手中有些积蓄,但是兄弟之间总是各有心思的,就在一夜之间公爹的十几万存款不翼而飞,公爹虽心里明知是谁干的,但他年纪大了,也无能为力,公爹找到我们,让我们去理论把钱要回来,我在一番思想斗争之后,还是要用法的要求去做,不去和兄弟之间争斗这些,我和公爹说:“不论您老人家有钱,还是没钱,我都会一如既往的照顾您,孝敬您的,虽然这钱有我一份,我没得到,我也不会去争抢的,大法师父告诉我有失就有得。”

自此以后老人一病不起,其余几个兄弟无一人去探望,自始至终都是我照顾。一年多以后老人安详的去了,老人走了,纷争再起,我同样还是按照“真、善、忍”来要求自己。但也有觉的不平之时,也会怨恨,会妒嫉,各种情绪也会蜂拥而至。师父讲的一段法:“其它方面差一点,小来小去的带业往生,再修炼,那可能行,但是妒嫉心不去绝对不行。”[1]这句话点醒了我,自此以后剜心透骨的去除了这颗争斗心、妒嫉心,快速的提升着自己。

二零一七年村里的石子厂放炮把我家的房子震裂开了好几条大缝,前后的玻璃都碎了,村中老一辈的人让我去找石子厂要赔偿,不给就告上法庭,我思来想去,我是一名大法修炼弟子,要按照大法的标准来要求自己,要与人为善,所以我并没有去要求赔偿,石子厂也并没给任何的补贴。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我放弃了这些身外之物,并没有感觉到损失了什么,反而觉的自己得到的更多。

修炼了大法之后,我的坏脾气没有了,低落的情绪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喜悦、谦让,容忍,善待家人,得到的是家庭和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