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如此重要和美好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07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六日】我们修炼人都知道正念要足。但正念到底来自于哪里呢?通常我们都会脱口而出:正念来自于法!

从师父的讲法中,我知道必须要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炼功人,真正的去修炼。在我修炼了二十多年、学了那么多遍《转法轮》后的今天,只有在我基本看清并去除自身那个“不真”的假我后,我才真正的意识到了“真正”两个字对一个修炼人的重要性。

因为“真正”两个字,“真”在先,“正”在后,一个讲“真话”、办“真事”的“真人”才会具足“正念”,才会有诚意,才会真正被别人和社会尊重与接纳,才能抵挡得住各种不好的因素,走正自己的修炼路。

下面我交流一下自己最近如何发现和去除自身那个“不真”的过程:

最近,当地学员在面对一个重大事件的考验面前,都在讨论如何去讲清真相,如何写好真相信,如何接力发好正念,我也不例外。但是经过一段时间后,还是没有看到显著效果,听到、看到的却是一些同修的无奈和消极,我也不例外。

就在这当口上,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在一个法会现场,我一个人独自坐在门外,透过玻璃门,我注视着里面的同修,我内心感受到被排挤在外的滋味。突然,师尊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向师尊诉说了我受到不公的感受,师尊慈悲的为我讲了许多法。然而梦醒后,我想回忆师尊刚刚讲了什么,可是一点都记不得了。

当天,我被告知当地法会筹备工作将要开始,我又被安排参与法会稿件组的工作。我突然想起那个梦也是与法会有关,我欣然答应。原本以为这个梦就是为了这个事,因此就不再去多想了。然而在后面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后,我才真正体悟到了师尊的无量慈悲。

一、同修善意指出我的“不真”

之后不久的一天,一位与我经常在修炼上互相帮助、比学比修的同修A在电话中与我交流修炼体会。当我谈论到这一年中我自己是如何在过一个比较大的心性关中怎么努力修去被冤枉、被穿小鞋以及抱怨同修的不好的人心时,她不但没有认可我这么不容易的修过来了,反而说:“有些时候,表面上也许是别人冤枉了你,给你穿小鞋,但真正的原因也许是你也用过相同的方法对待过其他同修。”她还举了一个她自己最近刚经历的修炼例子,认为我也有相同的可能,但是我觉的很牵强,不太接受。

接着我习惯的说了一句:“其实我这个人蛮简单的。”同修A马上回应:“你一直说你自己简单,可是我觉的你一点都不简单。这么多年的与你相处,我一直无法逾越这个问题。我这个人对‘真’看的非常重要,这是我做人的价值观、立身之本。而你有一个与我价值观冲突的东西,使我无法接受。”

听到这,我开始掉眼泪,一边流泪一边说:“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如果我知道,我一定不会要它。”

同修A接着说:“就是你在处理有些事情时,会改变自己的原则……我是最不能接受这个的。虽然你没有对我这样,但是你对别人这样。我就想到总有一天你也会对我这样。你修‘善’和‘忍’比较多,但是修‘真’不够。”我回答说:“如果是这样,我一定会开始注意修‘真’。”

这次交流确实让我体会到:同修之间真诚、善意的交流非常珍贵。事后我还了解到同修A在最近这段时间中,为了写好真相信,正在用心的努力修“善”和“忍”。从那次交流后,我们彼此都想修好的这颗心,立刻得到加持并互相起了作用。

二、察觉“不真”的前因后果

师尊说:“当你找到自己真正的原因的时候,你要敢正视它、承认它的时候,你发现马上那个事情就变了”[1]。

当天晚上,我与同修B在谈项目组的一些安排时,谈到我们的安排不被同修C认同。同修B说:“我们需要大家一起商量后决定,再告诉同修C。”我马上说:“好的,不过不要再告诉同修C了。”同修B立即说:“不行,要告诉她。”我附和着说:“哦,是的,我们应该告诉她。”我一边说,一边已经抓到了这个“不真”。我看到这个“不真”是不想惹麻烦,不想来来回回再商量,并且对不认可我们所做出决定的同修C有观念,认为她固执己见等等。

那天在幼儿园上班时,我看见只有一个五岁的女孩被留在教室外面吃饭,其余孩子都吃完饭進教室了。我为了安慰她,就对她说:“你是我最喜欢的女孩!”话音刚落,她旁边突然出现了另一位女孩,我想她听到我表扬这个女孩,她会不会伤心?于是我不假思索的立刻说:“你也是我最喜欢的女孩!”此话一出口,我立刻又意识到了这个“不真”。

我看到第一个女孩平时一直帮助我收拾玩具,叫做啥就做啥,认认真真,从不偷懒,确实是我最喜欢的女孩。而第二个女孩我根本就不熟悉,我为了善待第二个女孩,就脱口而出那句“不真”的话。

之后的几天,我一次又一次的察觉到或者想到我在家给先生(同修)做饭菜时,都要做点“不真”的小动作。譬如做馅饼时,先生(同修)不太吃肉,而我为了味道提的好一点,就放一点火腿肉,把肉切成小丁点,放油里爆炒一下,与其它蔬菜混一起,这样吃不出来。这样做味道是好多了,他也喜欢吃。如果不是现在用心修真,还不知道这叫“不真”。

如果我不说,他永远也不会知道。现在我把这些小事都向他一一说出来,并向他道歉时,他却很为我高兴,并风趣的说:“说真话不难吧?”

因为先生是西人,他说话做事比较守原则,但是对我做事方式与他不同时,由于他通常会态度客气并幽默的向我指出,不会强调我必须改变,所以我一直不以为然,不去认真修,在这些点点滴滴的小事上,我没有把它们拿来当作是修正自己的。

今天早上与同修D学法时,我读到师尊说:“假佛、假菩萨的思想却是极其坏的,是求钱的。它在另外空间里产生,它有了思想,它知道一点理,它不敢做大坏事,可是它敢做小坏事。”[2]

这让我特别惊讶并有点后怕,因为在我一次又一次意识到了自身那个“不真”做了那么多的“小坏事”的时候,“它不敢做大坏事,可是它敢做小坏事。”[2]师父讲的这段法经常在我脑中闪现,今天学法学到这是“假佛、假菩萨”的言行,那么我是否将修成“假佛、假菩萨”呢?尽管我也写了真相信,但是信里面所带的信息能真正的起到救人的作用吗?

三、撕下“不真”面具后,“真我”重生

那天下班后,我忍不住打电话告诉同修A:“我找到这个‘不真’了!您对我的善心提醒起作用了!”

之后,我回忆起以前所做的那些“不真”的往事,也一一把它们从新思考和归正后,我的身心感受到了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如释重负。当我处处发现并去除“不真”后,“真我”重生了。

生命因为在层层下走的过程中,渐渐偏移了大法,慢慢的加上了负重,人称之为压力,现在这部份负重一下子被去除了。有两天在家里,体会到如此轻盈愉悦时,我忍不住自然的向上欢乐的跳跃起来,五十多岁的我,一下子好象变成了一个天真的小女孩。

这也让我自然的融入西人同事中,拥有了和她们一样的单纯、无拘无束的言行和没有阴霾的微笑。这是我向往已久的真实的大自在的感觉。这也证实了师尊说的:“我们失去的实质是不好的东西”[2]。现在我与同修、家人、同事都可以开诚布公的交流。最近同修在与我交流时,都说能感受到我的真、正念和快乐。

在这十几天专注修去“不真”的日子里,我天天沐浴在“真、善、忍”的法光中,非常感恩师尊的点化,并安排同修D早上与我天天准时用心学法,并在法上善心的与我交流,使我能够非常顺利快速的修去一个很狡猾、隐藏的那么深、而且又习以为常了的“不真”。在修去“不真”的同时,我发现其它执著心,譬如妒嫉心和显示心以及那种比较极端的思维方式,比以前更容易发现并去掉。

如果我到今天还没有修出真,那么我以前自认为比较注重修的善和忍,其实都是很虚伪、不实的。师尊说:“真、善、忍这种特性是衡量宇宙中好与坏的标准。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就是用他来衡量的。”[2]按照大法来衡量,其实“不真”的人连好人的称号都够不上,就更谈不上是一个真正的修炼人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