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教育界82名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简况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07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一年来,云南教育界已知有85名法轮功学员遭到各种迫害,其中教授(副教授)6人、副研究员1人、讲师4人、特级教师1人、高级教师11人、一级教师2人、校级教官1人、大学教师4人、中专教师12人、中学教师21人、小学教师16人、幼师6人。其中被迫害中去世6人、被非法判刑56人、被非法劳教26人、被抄家97人次、多次被非法抄家28人、被非法关押94人次、多次遭骚扰27人、被开除或解聘32人、被克扣退休金3人、离家出走3人。目前6人仍然被非法关押。

表1:云南省教育界各地区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地区职称昆明市红河州曲靖市玉溪市楚雄市普洱市大理市文山州昭通市合计
教授66
研究员11
特级教师11
高级教师10111
校级教官11
讲师314
一级教师22
大学教师44
中专教师6131112
中学教师11211131121
小学教师24152216
幼师21216
合计499576322285

表2:云南省教育界各类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各类人员致死判刑劳教人次关押人次抄家人次骚扰洗脑班开除扣退休金离婚离家出走
教(副)授22144112
副研究员1264111
特级教师11
高级教师1641415121
校级教官111
讲师33411
一级教师333122
大学教师325134
中专教师9313137
中学教师1177252516101
小学教师19316165171
幼师3377123
合计656269497111736233

一、被迫害离世的法轮功学员

◇ 在迫害中离世的佘仁澍教授

云南省“文联”从事少数民族文化、宗教研究的佘仁澍教授(女,七十多岁),是一位颇有成就的学者,她从潜心研究佛教到皈依佛门,不断寻找着摆脱人生苦海的道路。一九九六年她终于找到了“真、善、忍”宇宙大法,从而走上了一条真正“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就象她在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七日昆明地区的万人法会上发言中讲的:“我不再是无依无靠的孩子,我已经有了师父,得到了宇宙大法”。二零零零年四月四日,佘仁澍与近百名法轮功学员到省委上访被公安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期间,由于遭迫害致旧疾复发,生命垂危而“保外就医’。佘仁澍教授由于长期被610、国保警察、社区不法人员骚扰,精神受到极大摧残,于二零一五年含冤去世。

◇ 个旧市教育局长、高级教师杨之先在迫害中离世

杨之先,男,七十多岁,个旧市教育局长、高级教师。杨之先桃李满天下。一次当他的学生向他介绍法轮功时,他毅然走入了大法修炼。一九九五年五月,杨之先与夫人一起参加了昆明法轮功学员举办的大法师父“讲法录像传法班”。回去后,在本地开始洪传法轮功,建立起第一个炼功点。一九九八年五月,《个旧日报》(后改名为《红河日报》)刊载了云锡公司一个患“肺癌”死亡病例,大肆污蔑嫁祸法轮功,在民众中造成了极坏影响。事情发生后,杨之先和许多法轮功学员自发的不断的去报社讲清法轮功的真相,到有关部门反映问题,讲明真相。最后报社了解情况后向法轮功学员表示了道歉。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法轮功遭迫害后,由于坚持信仰,遭到来自610、国保等各方面的压力和骚扰,精神心理压力极大,身体也每况愈下,于二零一六年离世。

◇ 七十五岁的特级教师欧日怀在迫害中离世

'特级教师殴日怀'
特级教师殴日怀

欧日怀,男,七十五岁,是云南省昆明三中知名的特级教师。一九九六年他喜得法轮大法后,他向俩个女儿介绍法轮功,俩个女儿一听,就毅然走入了大法修炼。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由于欧日怀坚持自己的信仰,向世人讲清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一直不断的受到不法人员的骚扰,精神不断被摧残,于二零一三年不幸含冤离世。

◇ 小学教师孙怀凤被多次迫害含冤离世

孙怀凤,女,五十六岁,楚雄州大姚县金碧镇中心学校病休教师。孙怀凤自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完全康复,使周围的人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但是在中共对法轮功打压中,因为孙怀凤向世人讲明法轮功的真相,二零零四年九月被警察劫持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孙怀凤出劳教所不久,再次被绑架,遭非法判刑。被非法关押在女二监期间,长期长时间(每天16小时)端坐在小凳子上,被限制人身自由,每天上三次厕所、给一瓶水(1000ml),限每月购50元生活用品,不得购食品。还经常受到“包夹”(专门看守法轮功学员的重刑犯)的谩骂,致使孙怀凤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二零零七年,孙怀凤出现病危而“保外就医”。孙怀凤回家不久,于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六日含冤离世,时年五十六岁。

◇ 昆明铁路局教师王星北京上访,截访押解途中坠车去世

'王星'
王星

王星,女,三十岁,云南昆明铁路局党校教师。二零零零年,王星到北京上访被绑架。在被截回昆明途中,为摆脱迫害,从列车窗户跳车时,不幸身亡。昆明铁路公安和单位为了推托罪责,统一口径造谣说:王星是因为夫妻不和跳车自杀的。

◇ 云南民族学院教授黄雪梅在不断骚扰中离世

黄雪梅,女,五十多岁,云南民族学院教授。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不断遭到610、公安和单位骚扰,二零一五年,在精神受到极大的压力中不幸去世。

二、遭多次迫害或酷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在85名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被非法判刑56人、劳教26人。52人被多次迫害、被三次判刑1人、二次判刑6人、二次被劳教2人、被劳教又被判刑的12人、五年刑期以上的24人,最长刑期10年。在看守所、劳教所和监狱,他们不同程度遭到严管、禁闭、殴打、熬鹰(不让睡觉)、罚站、罚跪、体罚、军训、脚镣手铐吊铐、野蛮灌食等酷刑折磨。特别是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普遍被“禁闭”、严管“坐小凳子”、或被强行注射、在饭中拌入破坏中枢神经药物。以下是部份实例。

◇ 讲师飞学龙在监狱遭跪砖头、头上顶水酷刑,在派出所被殴打折磨、妻子离婚

飞学龙,男,五十一岁,玉溪农业技术学院讲师。二零零四年五月十四日,飞学龙在学校被玉溪红塔区国保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两年。被劫持到云南省第一监狱一监区后,被非法“严管”。在严管期间,恶警强迫飞学龙跪砖头、头上顶水,指使其他犯人殴打他,致使飞雪龙内脏发炎,全身浮肿,生活不能自理,生命垂危。出狱后,飞学龙被学校无理解除教师合同。飞学龙不但失去工作,在“六一零”的威逼下,他妻子提出离婚,致使上小学的孩子心灵受到严重创伤。

'酷刑示意图:把人的双手臂背在后面用手铐铐住,用力往上拽,痛苦至极。'
酷刑示意图:把人的双手臂背在后面用手铐铐住,用力往上拽,痛苦至极。

二零一六年八月八日,飞学龙陪同修家属去峨山县找国保大队要求释放被绑架的同修,不但遭公安局长责骂,还被10个左右的警察强行将飞学龙抬到派出所戴上手铐,按在地上打,从下午3点多至晚上10点20左右,被打三次,多处被打伤。一次双手被拉到背部极限折磨,致使飞学龙手腕、脖子、肩膀等不同程度受伤,衣服被撕破。还被非法拘留十天。

◇ 电脑教师苏昆五个昼夜被强迫到坟地里,要把死人喊醒,遭泡水、殴打

苏昆,男,四十岁左右,云南省国防技术学院电脑教师。曾经多次遭绑架、洗脑、被非法劳教三年、非法判刑六年,合计被关押九年。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六日,苏昆因给本校学生法轮功真相光碟而被诬告,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三年。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劳教所第三大队期间,由于苏昆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自二零零五年十月开始,被所谓的“严管‘转化’教育”。生活上对他百般刁难,不准他看书、写字、不准喝开水、不准上厕所等折磨。被“包夹”每天都当着警察的面勒住脖子,将他扳翻在地,掌嘴、拳打脚踢等酷刑。

'酷刑示意图:拳打脚踢'
酷刑示意图:拳打脚踢

二零零六年三月四日晚十点左右,三大队队长普顺元以及警察罗仲武等把苏昆喊出,并让两名劳教犯人拉上柴火前往距三队大门几百米处的“陈家大坟”。到达后,让苏昆在坟墓前保持站立姿势,并命令两个犯人监督,不准他打瞌睡,要叫苏昆直到把死人喊醒才可休息。就这样,苏昆在寒风中被罚站到天亮。第二天早上,又将苏昆拖到秧田里,泡在水中继续折磨。晚上,又继续把苏昆拖到坟前体罚站立。两名犯人就开始装鬼吓唬苏昆,然后又动手猛击苏昆的后脑和前胸十多分钟。这样又折磨了一晚上后,第三天(三月六日)早上,又继续将苏昆拖到秧田里泡水,不准合眼休息,直到三月九日,连续五个昼夜。

◇ 语文教师朱兰多次遭绑架、劳教、判刑坐小凳子酷刑折磨

朱兰,女,四十九岁,云南省楚雄市金鹿中学语文教师,楚雄市辅导站站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被绑架、非法抄家,被非法关押十五天。二零零零年一月,朱兰到北京上访,被绑架劳教三年,扣去两年多工资。回来后,不让担任教师工作。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七日,再次被绑架,被判刑六年。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期间,她由于不放弃修炼,被长期关“禁闭”、“严管”、“坐小凳子”等酷刑折磨。后被单位开除。

'酷刑演示:坐小凳子'
酷刑演示:坐小凳子

◇ 副研究员马玲遭数次关押、二次劳教、一次判刑、酷刑折磨

马玲,女,五十四岁,云南大学图书馆副研究员。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由于上访遭绑架、非法关押、两次被非法劳教六年、非法判刑四年,计被非法关押十多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七日,马玲在金星小区花园晨炼时,被昆明市盘龙区小坝联防大队绑架,刑事拘留十五天。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五日,马玲去云南省政府上访,被非法刑事拘留三十天。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八日晚,马玲坐车准备到北京上访时,被昆明市公安局劫持回昆明,被非法关押四十九天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六个月。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一日,马玲在云南大学图书馆上班时,被昆明市五华公安分局马斌、郑宏滨、练学腾等八、九个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四十天后,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八日,马玲和她女儿张稷(某学校教师)及妹妹马燕再次被绑架。马玲和她女儿张稷分别被非法判刑四年、三年零六个月。马玲被非法关押在女二监期间,被长期坐小凳子,后又被强迫做奴工迫害。

◇ 教人做好人 中学教师赵跃被非法判刑九年 被关禁闭

赵跃,男,四十多岁,法轮功学员,云南省文山州邱北县教师。二零零六年秋,被邱北“610”、国保大队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九年,关押在云南省第一监狱三监区。二零零八年初,他因让本监区的人带一张字条给另一监区的朋友,被人诬告后,被非法关禁闭达两个月,回到监区后又被“集训”了一个月,受尽各种折磨。

◇ 美术教师缪青被长期关“禁闭”,被“捆绑野蛮灌食”

缪青,女,四十一岁,云南工艺美术学校美术老师。二零零三年十月,缪青在课堂上被非法抓捕,后被非法判刑五年。关押在女二监期间,一直坚决抵制邪恶的迫害,曾多次绝食。在众多的恶警和死缓罪犯要对她进行捆绑强行灌食时,为抵制邪恶迫害,她被迫从高处跳下,致使腰部受伤,一条腿两处骨折。在女二监,缪青被长期关禁闭直至出狱。二零一二年,缪青又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监外执行)。

'酷刑演示 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 野蛮灌食

◇ 幼儿教师于兰茹三次被判刑10年,遭监狱长期禁闭、坐小凳子酷刑折磨

于兰如,女,一九六八年一月二十七日出生,云南省元谋县幼儿教师。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五日,于兰如被绑架,被非法秘密判刑三年。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日,于兰如再次被绑架判刑三年。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一日,于兰如出狱后因为向各级政府、公检法机关申诉、投递申诉材料,被楚雄彝族自治州元谋县公安局国保警察再次绑架,楚雄彝族自治州元谋县法院(2016)云2328刑初1号,对于兰如非法判刑四年,并勒索罚金5000元。

于兰如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期间,被非法关禁闭,强迫长期坐小凳子迫害,并且遭强迫洗脑“转化”,身心遭到极大的伤害。

'酷刑演示:每天16小时坐小凳子'
酷刑演示:每天16小时坐小凳子

◇ 昆明中学教师严贵生在省一监被戴脚镣,关严管半个多月

严贵生,男,三十八岁,昆明中学教师。二零零六年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关押在省一监二监区期间,被戴上脚镣关进严管室,达半个多月。二零零七年六月,又将他送到一监区,由监狱勾结地方“六一零”、公安所举办的“转化学习班”进行迫害。二零一零年七月,因讲真相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

'酷刑演示 戴镣铐'
酷刑演示 戴镣铐

◇ 昆阳磷矿教师李惠萍三次遭绑架关押、劳教、判刑

李惠萍,女,五十九岁,昆阳磷矿教师。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李惠萍曾先后三次遭到绑架、非法关押迫害,在劳教所及监狱长达九年时间。

二零零一年一月初,李惠萍到北京上访,被劫持回昆明后,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四年二月,因张贴“法轮大法好”不干胶,被恶人构陷,遭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开除公职。关押在女子监狱九监区(集训监区)期间,每天被强迫坐小板凳十多个小时。姓郑的狱警队长指使一伙犯人蜂拥而上,硬往李惠萍口中塞不明药物,导致她心脏病突发,送监狱医院抢救。每天一伙狱警对她围攻和强行洗脑,逼迫她放弃信仰,还把她送禁闭室关小号迫害。不准刷牙、洗脸,限定时间上厕所,晚上十一点后才能睡觉。还不准挂蚊帐,来例假期间不准用卫生巾。被迫害了两年八个月。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三日,李惠萍因向世人讲真相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李惠萍再次被关押在九监区。每天被强迫坐小板凳十多个小时,臀部都坐烂了,还得坐。“包夹”还把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放在李惠萍的饭里、菜汤里。

'酷刑演示:强行注射不明药剂'
酷刑演示:强行注射不明药剂

二零一零年五月,李惠萍转到六监区继续被迫害。在监室被罚坐,从早上六点半到晚上十点。每天限制只让上三次厕所,二十天洗一次头,一个月洗一次澡。洗澡、洗衣服只给三十分钟,超过时间就关水。六监区队长龙雪松还指使犯人打手吴捷伙同五、六个犯人把李惠萍摁倒,强行注射不明针水,导致李惠萍心脏病突发送去抢救。由于长期强制服用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导致李惠萍大脑神经受到严重损伤,记忆力衰退,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 宜良县一级教师、优秀班主任吕慧芝在监狱遭酷刑

吕慧芝,女,一九六三年二月生,昆明市宜良县人,有三十五年教龄,一级教师,优秀班主任,宜良县匡远街道办事处中心学校教师。因修炼法轮功,二零一六年七月被宜良县国保警察绑架、抄家抢走U盘4个、SD卡4张、真相币共一千元、电脑主机一台、打印机一台。后被非法秘密判刑(没有辩护律师、没有亲人参与庭审)三年,被勒索罚金五千元。

吕慧芝被非法关押在昆明市第一看守所和女二监期间,由于坚持信仰,遭到坐老虎凳、被脱光衣服侮辱拍照、做奴活、被谩骂等非人对待。

'酷刑演示:坐老虎凳'
酷刑演示:坐老虎凳

在女二监期间,由于不配合邪恶无理要求,吕慧芝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被“严管”、喷辣椒水、三次被按倒在地,二次被多个犯人拳打脚踢,身上被包夹张清柳(毒贩)掐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还被罚站、坐小凳子(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零一八年三月的整个冬天,吕慧芝都被强迫坐小凳子)。不准同监室的人与她讲话;不给饭吃,把打来的饭菜倒掉;不给水喝,把打来的水倒掉;还不准上厕所、限制洗漱、洗澡、洗衣服;被剥夺了通信、打电话、家属会见、购买食品和生活日用品的基本权利。从而导致吕慧芝头晕目眩(一次晕倒在卫生间),走路不稳,身体极度衰弱、整个精神状态非常差。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六日,吕慧芝结束冤狱回家,被开除公职,撤销教师资格证书。还不断遭到当地610、国保警察监控骚扰。丈夫在压力下被迫与吕慧芝离婚。

三、耄耋老人遭迫害

◇ 曾经的“全国劳动模范”八十多岁的李治初副教授遭骚扰、抄家

李治初,女,八十多岁,云南体育运动职业技术学院退休副教授。她曾经是一名打破女子二百米的国家纪录运动员,还获得过“全国劳动模范”的称号。由于身患多种疾病提前退休。一九九八年,有幸修炼法轮功后,摆脱了慢性疾病,身心受益,成为一个快乐健康的老太太。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经常受到公安警察、单位不法人员骚扰,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二日下午两点多,学院保卫处处长王延勇和六个身穿警服的人闯入李治初老人的家里。抢走了一台电脑主机、一个笔记本电脑、两台打印机、一台刻录机和法轮大法经书、各种真相资料。

◇ 八十多岁离休的郑某某教师不断被骚扰、抄家

郑某某,女,八十多岁,云南省电力学校离休教师。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遭到公安抄家,多次被派出所等不法人员骚扰。

◇ 云南大学八十多岁的石元光教授多次被骚扰、抄家

石元光,男,八十多岁,云南大学教授。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遭到公安抄家,多次被单位保卫处等不法人员骚扰。

四、遭迫害的家庭

85名被迫害人员中,有16个家庭多人遭迫害,涉及48人,亲人受牵连致死4人。至少3个家庭破裂。

1、云南大学副研究员马玲兄妹三家七人被迫害,家庭破碎

马玲,女,一九五七年十月十三日出生,云南大学退休副研究员。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曾因为上访、到户外炼功两次被非法刑事拘留,两次被非法劳教,一次判刑四年。合计关押近十年。

丈夫张开流,在迫害压力下与马玲离婚。

女儿张稷,一九八五年二月四日出生,昆明市滇池旅游度假区实验学校教师。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弟弟马先明,男,四十多岁,昆明市煤机厂马龙分厂厂长。弟媳李琼,女,四十多岁。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午饭后,马玲与其丈夫张开流、弟弟马先明、弟媳李琼、七岁的侄子马清源,刚到翠湖公园马路边时,被武警、公安绑架到西山区第二中学,被非法审讯、拍照、笔录,随后又被拉到官渡区公安局,又被五华区公安接走后到深夜才释放。

妹妹马燕,女,年龄不详。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九日下午六点左右,马玲和女儿张稷在昆明市石林县北大村一法轮功学员家中被绑架,妹妹马燕受牵连,被非法关押,马玲被非法判刑四年,女儿张稷被非法判刑三年。

马玲和女儿在女二监受到的酷刑折磨:

马玲刚到监狱就被逼坐小板凳,导致就双腿浮肿,肚子胀,血压高到200,头昏。后来改为每天上午被迫“学习”半天,下午劳动,晚上仍然坐小板凳。

张稷由于不配合警察要求的转化,被严管,整日“坐小凳子”,包夹桂芬对张稷从不正常说话,都是骂,在生活上刁难她,精神上摧残她。

2、原昆明步兵学校校级军官林波一家11口被迫害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三日,昆明官渡区国保警察以全家多人修炼法轮功为名,将林波(原昆明步兵学校校级教官绑架,并没收其身上携带的两千多元钱及手机、BP机。非法闯入林家抄家,将林波12岁的儿子、弟弟、妹妹、妹夫、侄女、表妹等共十一人绑架到官渡区公安分局非法审讯。以威胁、恐吓等手段,逼迫林波十二岁的孩子及侄女说出林波妻子、弟媳及小妹的下落。并查封了林波妻子及其小妹用以维持生活的两个小店。被押入大牢的林家四兄妹受到非人的折磨。林波妻子、弟媳及小妹被迫流离失所,公安绑架不到他们,竟非法抄了林波小妹男朋友的家。随后林波及两个弟弟和妹妹被非法劳教。

3、昆明理工大学教师徐伟夫妇被非法劳教、判刑两次

徐伟,男,四十多岁,昆明理工大学教师。判刑一年半,被开除公职。妻子陈艳艳,女,四十多岁,昆明理工大学后勤集团职工。被非法劳教两年,判刑七年。共计关押九年,被开除公职。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陈艳艳因到云南昭通洪传大法,曾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日上午,在昆明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杜敏的亲自指挥下,昆明五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调集十多辆警车、几十名恶警,在陈艳艳的工作单位昆明理工大学白龙校区将她绑架,同时绑架了她在家中的丈夫徐伟。随后,徐伟被非法判刑一年半,妻子陈艳艳被非法判刑七年。

4、高级教师周模芳、梅碧林夫妇被迫害

周模芳,男,五十多岁,林业职业技术学院高级教师。多次被绑架,一九九九年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十月在家中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一二年与妻子梅碧林一同被绑架,因为高血压被“取保候审”,随后离家出走至今。

妻子梅碧林,女,五十多岁,林业职业技术学院高级教师。被绑架四次,两次被劳教。

5、昆明东川区杨能文、安顺莲夫妇被绑架

安顺莲,女,七十多岁,东川退休教师。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二零年四月,杨能文夫妇再次被绑架,取保候审。

丈夫杨能文,男,八十多岁,东川退休工人。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二日早上,吃完早点,杨能文夫妇准备到外面散步,被五华国保大队警察马斌、杨永兴等十七个警察绑架抄家,后杨能文被非法判刑半年,缓刑一年,被勒索罚金2000元。妻子安顺莲被非法判刑一年,缓刑一年,勒索罚金3000元。

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五日,安顺莲夫妇俩再次被绑架、抄家,被勒索2000元保证金后,“取保候审”。

6、昆明市第二职业中专教师江玉留、石云夫妇被非法劳教、非法判刑迫害

江玉留,男,三十多岁,云南省昆明市第二职业中专教师。二零零四年七月七日早上,被盘龙分局的公安绑架,非法送劳教两年。

妻子石云,女,三十三岁,云南省昆明市第二职业中专教师。二零零七年九月三十日上午,在恶警练学腾的幕后策划和直接指使下,把石云绑架后,非法判刑七年。

7、云南省国防技术学院电脑教师苏昆夫妇及父亲被非法劳教、非法判刑迫害

苏昆,男,四十多岁,云南省国防技术学院电脑教师。被绑架、洗脑;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六日,因给本校学生法轮功真相光碟而被学生家长诬告,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苏昆与妻子张晓丹同时被绑架、抄家,随后苏昆被非法判刑六年。妻子张晓丹被非法判刑四年。

父亲苏泽生,七十多岁,普洱市宁洱县人民医院主任医师,二零零八年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一年,停发退休金。

苏昆在劳教所遭非人虐待,曾经晚上被强迫到坟地里把“死人喊醒”、白天泡水田里、还遭包夹殴打。三天三夜不得合眼。

8、昆阳磷矿教师李慧萍三次遭迫害,丈夫包维远被警察围殴致死

李慧萍,女,五十九岁,昆阳磷矿子弟小学教师,因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二年被下岗(失业),因为上访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四年和二零零九年,遭绑架,分别被非法判刑三年和四年。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七日,李慧萍在家中又被单位保卫科以谈话为由骗去非法拘留。第二天,通知包维远到晋宁县公安局政保科签“传讯通知书”。由于包维远拒绝签字,遭到警察围殴致伤。十多天后,包维远被发现死于家中,脸上还留有被殴打的伤痕。家中只有一患病的儿子无人照顾。

9、昆明三中特级教师欧日怀和小女儿被非法判刑,在迫害中离世,大女儿被关押,家庭破碎

欧日怀,男,七十五岁,昆明三中特级教师。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以来,由于欧日怀坚持自己的信仰,向世人讲清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一直不断的受到当地派出所警察、学校、社区不法人员的骚扰,精神不断被摧残,于二零一三年含冤去世。

大女儿欧雪辉,女,四十多岁,个体户。二零一六年,在街上对路人讲真相发资料时被保安诬告,遭到绑架,被拘留十五天。二零一八年八月,丈夫因不堪忍受邪党迫害法轮功的压力,怕受牵连与其离婚。

小女儿欧雪昀,女,三十七岁。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三日,在云南大理玉矶岛旅游区发放真相材料时,被人恶意构陷,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后,非法判刑三年。出狱后,由于各种压力,身体出现病状,于二零一六年三月离世。

10、蒙自县黎明、刘燕夫妇被绑架非法判重刑

黎明,男,四十七岁,红河州教育局教研室干部。妻子刘燕,女,四十七岁,红河州水利局干部,原个旧市法轮功辅导站站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被传讯,勒令交出大法书籍,出来后因写真相信,被非法拘留。

二零零六年九月刘燕因讲真相被绑架劳教两年。

二零一零年七月三日,黎明夫妇俩被蒙自县及开远市公安国保恶警绑架、抄家。随后,黎明被非法判刑三年,缓五年。刘燕被非法判重刑十年,现仍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

11、建水县孔庆黄临安镇副镇长夫妇被非法关押、劳教、洗脑、致死

'孔庆黄'
孔庆黄

王伽月,女,三十多岁,建水县机关幼儿园教师。丈夫被迫害死后,她两次到北京上访。后被非法劳教两年。

丈夫孔庆黄,男,三十多岁。建水县临安镇副镇长。一九九九年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由于坚持信仰被撤职、被非法拘留。二零零零年六月九日,孔庆黄从看守所出来后,到北京天安门为大法鸣冤。六月二十八日,被公安带回建水后,被再次关押在建水县看守所。一进看守所,孔庆黄就以绝食来抗议邪恶迫害,十多天后,开始被强行灌食、灌盐水,导致孔庆黄喉管血管破裂出血,在建水县医院抢救无效去世。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孔庆黄父亲得知儿子被绑架,受刺激突然去世。

12、楚雄市幼儿教师蔡淑芬夫妇与父亲被绑架、非法判刑

蔡淑芬,女,四十五岁,幼儿教师;丈夫施绍伟(五十一岁),幼儿园职工;父亲施宗佩(八十岁)。二零零零年,施绍伟夫妻二人被绑架,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五年一月,夫妻二人再次被楚雄市公安局绑架,施绍伟被非法判刑一年,缓刑两年。父亲施宗佩因到楚雄市政协、楚雄州“610”办上访,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一日遭到楚雄市公安局绑架。因血压过高,办取保候审回到家中。三月十九日,再次被暴力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云南省第一监狱。

13、小学教师洪艺钊被非法劳教三年,被骚扰五十多次,母亲多次被劳教判刑

洪艺钊,女,三十一岁,楚雄市鹿城学区尹家嘴小学教师。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八日,洪艺钊与母亲王美玲(五十九岁,楚雄市活塞销有限公司会计)到北京上访,被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后母女被非法劳教三年。

洪艺钊从劳教所回来后,被剥夺当教师的资格,并一直遭到当地610、国保警察、单位不法人员骚扰达五十多次,后被学校非法开除。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日上午,王美玲在楚雄市西山公园再次遭恶警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一日,王美玲再次被绑架、判刑,被非法关押。

14、临沧市凤庆县教师李鲜、李兴姐弟一家被迫害,父亲致死

李鲜,生于一九七三年,毕业于云南师范大学,后为临沧市师范学校教师。弟弟李兴,生于一九七七年,毕业于云南师范大学,从事教师职业。弟弟李振,生于一九七六年,毕业于云南省煤炭工业学校,云南省十四冶金公司职工。哥哥李全,男,生于一九七零年,毕业于华南热带植物学院,曾任凤庆县营盘镇副镇长,被撤职。

一九九六年,李全一家先后开始修炼法轮功。

二零零零年七月李全、李振、李兴兄弟三人进京上访,被北京公安警察绑架,截回云南,被非法劳教:李振三年,李全两年半,李兴一年半。

李全弟兄仨被劳教后,父母在恶警的非法抄家和不断骚扰中,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父亲在思念三个儿子的痛苦中,于二零零三年含冤离开人世,年仅五十四岁。

二零零四年,弟弟李振讲述真相,再次被绑架非法劳教两年,关押期间李振为抗议抵制邪恶迫害,绝食绝水近三个月,绝食数月骨瘦如柴,不能独立行走,生命垂危,在家属的一再强烈要求下,才“保外就医”。

二零零五年一月,弟弟李振、妹妹李鲜被绑架,被非法判刑,李振被非法判刑四年,李鲜被非法判刑七年。

李鲜被绑架后,丈夫因被警察抄家、恐吓,从此患上恐惧症,家中年幼的儿子无人照看。

二零零七年八月三十一日,李振再次被恶警绑架、被秘密非法判刑六年。因为李振从看守所一直到监狱都在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到监狱后就被数名恶警拳打脚踢,门牙被打落,全身多处被踢打致伤。到监狱四监区后,李振仍然每天坚持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李振除遭毒打外,还被戴上手铐近一年时间,最后手铐都锈得打不开。在家人的多次要求下,才得以在李振被关押两年后见了一面。

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四日,李全与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被抢走合计二万多元的财物。当时在掳掠过程中,恶警在其两处家中任意妄为,并对李全进行人格侮辱,李全六十多岁的母亲被严重惊吓,导致口齿不清。

15、小学教师高兴东告诉学生做好人被非法判刑、妻子李丽被非法关押,亲人遭连累

高兴东,男,一九八一年十二月十一日生,玉溪市红塔区秀溪小学教师。高兴东因为在课堂给学生讲真相按善忍做好人,遭到不法人员诬告,二零一四年十月十日,被玉溪市公安局红塔分局国保警察绑架、抄家,抢走法轮功书籍46本、电脑主机2台、彩色打印机1台、光盘29张、MP3等播放器6个、手机1部、及真相资料等私人物品。后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六年云南省七月二十四日早,妻子李丽(小学教师)与玉溪市法轮功学员普志明、邓翠苹(小学教师)、秦莉媛(二十七岁,钢琴教师)、李琼珍(原玉溪市工商银行副行长)在澄江县发真相资料时,被澄江县公安局国保警察绑架。其他多人被非法判刑,李丽免以起诉被非法关押。八月八日,法轮功学员飞学龙陪同李丽的公公、小姑子去峨山县找国保大队反映李丽家的情况,要求立即放人。遭公安局长责骂,飞学龙被戴上手铐按在地上打,后被关押十五天。李丽的公公、小姑子被非法审讯关押,当天深夜才释放。

16、昆船教培中心教师王任权夫妇遭多次绑架、非法劳教、非法判刑

王任权,男,五十四岁,云南省昆明市昆船教培中心教师。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五日,被绑架,非法关押十五天。后被昆船教培中心解除合同。

二零零一年六月八日,王任权和一个四川的法轮功学员在家里,昆明市官渡区国保大队的六七个警察闯入其家中,在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文书的情况下,警察就非法抄家。对王任权进行审讯,同时对四川的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暴打一顿之后就将这位四川法轮功学员和王任权非法送到昆明市官渡区看守所关押。随后王任权被非法劳教三年。

王任权的妻子张丽红在王任权被绑架的十天后,六月十八日,贴法轮功真相标语,被官渡区国保大队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一年。当时家里就剩下一个几岁的女儿。后来又再次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一八年三月三日,王任权从昆明去弥勒参加女儿的婚礼,经过昆明火车站检查物品时,因为包里有一本《转法轮》,遭绑架。后被西山区法院非法判刑一年四个月,罚款2000元。

17、大理州宾川县石建伟夫妇诉江被绑架和非法抄家

石建伟、肖竹夫妇都曾是宾川县一中的教师。二零一五年九月七日,法轮功学员石建伟、肖竹夫妇和女儿石珈被绑架,在其家中抄出宾川县大概二十来人的诉江回执单。九月九日以后,这些人就被照名单骚扰、抄家,一些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还被非法传唤、审问、恐吓、填表、抽血、量身高、滚手印等。石建伟夫妇随后被非法判刑,石建伟被非法判刑六年半,妻子肖竹被非法判刑五年。

五、现在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 小学教师邓翠苹遭多次绑架判刑关押

邓翠苹,女,四十五岁,玉溪市红塔区春和镇刘总旗小学教师。一九九九年八月、二零零零年十月,邓翠苹被二次被非法抄家。二零零四年下旬,被剥夺授课权,并逼迫她到山区当杂工,一年的奖金分文不给。二零零六年四月八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在云南省女二监身心受尽摧残。回家后,因失去工作,家庭陷入贫困之中。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四日,邓翠苹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六年。现关押在女二监,由于不放弃修炼而被“严管”。

◇ 学生爱戴的一级教师赵晨宇再次被绑架关押判刑四年,母亲去世

赵晨宇,女,四十六岁,原云南省昆明市第三十中学一级教师,研究生毕业。是学生爱戴的好老师。二零零零年到北京上访,途经贵州六盘水被劫持,被非法关押三十天。

二零零五年七月二日,赵晨宇与朋友去西藏旅游。路经西藏波蜜县时,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八七月二十七日,赵晨宇在家中被西双版纳景洪市国保大队警察绑架、抄家。被非法关押在西双版纳景洪市看守所,后被景洪市法院非法判刑四年,现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丈夫(警察)由于承受不了精神压力而离去,母亲在女儿被再次绑架时去世。

◇ 嵩明县高级教师王菊珍被非法判刑七年零六个月,被非法关押在女二监

嵩明县小学高级教师王菊珍与水务局灌区管理局副局长、专家王正礼、淡水养殖工程师毕金梅、高级教师李晓玲四人,二零一五年五月四日,被非法判刑,其中王正礼、王菊珍、毕金梅分别被非法判七年零六个月;李晓林被非法判刑三年,缓期四年。现王正礼被非法关押在省一监,王菊珍、毕金梅被非法关押在女二监。

◇ 大理州宾川县石建伟夫妇诉江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仍在被非法关押

二零一五年九月七日,法轮功学员石建伟、肖竹夫妇和女儿石珈被绑架,在其家中抄出宾川县大概二十来人的诉江回执单。九月九日以后,这些人就被照名单骚扰、抄家,一些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还被非法传唤、审问、恐吓、填表、抽血、量身高、滚手印等。石建伟夫妇随后被非法判刑,石建伟被非法判刑六年半,现被非法关押在省一监十监区;妻子肖竹被非法判刑五年,非法关押在女二监。

◇ 云南生命科学学院副教授陈新文博士被非法秘密判刑、关押

陈新文,男,年龄不详,云南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教授。陈新文博士于二零一二年六月从网上得知法轮大法后,从迷茫中醒悟,认识到这是告诉人生命回归的宇宙大法。随后,陈新文博士从网上下载了《转法轮》,自己打印成书,从此看《转法轮》成了他生活中的乐事,并开始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陈新文博士修炼后感到身体和心灵受益匪浅。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日,陈新文博士在课堂上向学生讲法轮大法真相,被受谎言毒害的学生诬告,被云南大学协同昆明市五华区国保警察绑架、非法行政拘留了十五天,拘留期满回学校后,由于陈新文博士表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学校非法开除了公职。

随后,陈新文博士又因为向世人讲法轮功的真相,两次被派出所、国保警察绑架、非法拘留。二零一九年七月一天,陈新文博士向世人讲真相时,被受谎言毒害的世人诬告,再次遭到国保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失联。最近才得知陈新文博士已被秘密非法判刑一年零六个月,现仍在被非法关押。

六、被迫离家出走的法轮功学员

◇ 为抵制洗脑班离家出走的昆明三十中杨雪梅、高花贯、薛冬梅三位教师被绑架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昆明市三十中高级教师高花贯、年轻教师杨雪梅、薛冬梅因坚持信仰,抵制非法洗脑班,而离家出走。公安花费了三十万元进行抓捕后,三位教师被非法劳教。释放后,仍然遭到公安、单位的不断骚扰。

◇ 高级教师周模芳为躲避公安绑架而离家出走在外

周模芳,六十一岁,男,原云南林业职业技术学院(原云南省林业学校)教师,后被单位非法开除公职。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下午,被昆明市公安局以“证实一个问题”为由,将周模芳骗到云南省第二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二年十月三十日,周模又芳被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绑架, 并非法判刑五年。周模芳出狱回家后,被学校无理开除,并经常受到省、市、区610、国安、派出所警察的骚扰。省、市、区610还非法禁止他离开昆明市,周模芳要回四川探亲,被邪党人员强行退机票三次。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七日中午十一时左右,周模芳和妻子梅碧琳再次遭盘龙分局警察绑架、抄家。周模芳因血压高看守所拒收,于当晚回家,却被要求签字取保候审。闻公安要再次绑架时,周模芳被迫离家出走在外至今。

◇ 河口县白山小学老师肖建蓉在不断骚扰中被迫流离失所

肖建蓉,女,五十一岁,河口县白山小学老师。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傍晚,在回家路上发放真相资料时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两年六个月。肖建蓉结束两年半冤狱后,被610及国保警察带到老家河口养老院,失去人身自由,由保安、服务员监视居住。被扣发退休金,同时不断遭到社保办、610、政法委、教育局等人員的威胁骚扰,现在肖建蓉被迫流离失所在外。

◇ 文山州退休幼儿教师李国芳被非法劳教三年、非法判刑七年后,被逼流离失所

李国芳,女,六十四岁,云南省地质局文山州第二地质大队幼儿园退休教师,李国芳被劳教三年、判刑七年,几经牢狱迫害后,被逼流离失所,仍遭骚扰

“保外就医”回家后,又遭单位、各级六一零、居委会威胁骚扰,李国芳不得不背井离乡,流离失所。

二零零零年秋,李国芳给一位朋友一份法轮功真相资料,被诬告,被绑架到洗脑班;二零零三年三月十六日下午,被单位、610、国保警察十多人砸烂大门破门而入,警察陶正武翻越门头小窗开门窜入内室,打家劫舍、翻箱倒柜,老伴当场制止这种行为,警察就以妨碍执行公务为由将老伴按倒在地,戴上手铐。李国芳被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六日,李国芳对单位退休邪党书记李贵密讲真相、劝三退还送《九评》,被诬告绑架,被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九日,李国芳被劫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集训监区,遭到毒打等酷刑,还被打毒针。每天被强迫坐小板凳,还被逼迫放弃信仰,对李国芳的身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二零零九年一月九日李国芳保外就医回家,又遭到单位不断骚扰,无奈离家出走。

◇ 昆明理工大学教师徐伟夫妇多次遭迫害被迫离家出走

徐伟,男,四十多岁,昆明理工大学教师。妻子陈艳艳,女,四十多岁,昆明理工大学后勤集团职工。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日上午,在昆明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杜敏的亲自指挥下,昆明五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调集十多辆警车、几十名恶警,在陈艳艳的工作单位昆明理工大学白龙校区将她绑架,同时绑架了她在家中的丈夫徐伟。随后徐伟被非法判刑一年半,妻子陈艳艳被非法判刑七年。出狱不久,徐伟夫妇为摆脱公安不断骚扰而离家出走至今。

妻子陈艳艳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因到云南昭通洪传大法,曾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

◇ 中学教师王勇被逼五楼跳下,双脚摔伤致残后离家出走至今

王勇,女,四十三岁,昆明市西山区粤秀中学教师,被非法判刑三年,监外执行。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日,曾被昆明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一日,王勇与四名法轮功学员被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警察先后绑架。王勇为了抵制绑架,从五楼跳下,摔伤双腿,被判缓刑三年,后离家出走至今。

七、海外人士和亲人营救遭迫害的云南法轮功学员

◎ 云南肖建蓉陷冤狱,女儿多伦多呼吁营救

二零一七年九月六日中午,加拿大多伦多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召开新闻发布会,法轮功学员郑雪菲(《归途》女主演)要求中共立即释放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的母亲——法轮功学员肖建蓉。


法轮功学员肖建蓉

二零一七年九月六日中午,多伦多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召开新闻发布会,郑雪菲要求中共立即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母亲肖建蓉

二零一五年六月,肖建蓉向中国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发出了她实名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的控告信。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被昆明市经济开发区昌宏路派出所绑架、抄家,后被非法判刑两年半。回来后,肖建蓉被克扣退休金,不断被骚扰,被迫离家出走。

◎ 四位美国会议员致信习近平,呼吁释放邓翠苹等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五日,四位美国国会议员联名致信习近平,要求立即释放南佛罗里达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 Florida)职员鲁苑青的母亲邓翠苹及其他七位在中国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图上排从左至右:丹尼斯·罗斯(Dennis Ross),比尔·约翰逊(Bill Johnson);下排从左至右:古斯·比利拉其斯(Gus Bilirakis)和大卫·瓦拉多(David Valadao)

该营救信由美国南佛州国会议员丹尼斯·罗斯(Dennis Ross)起草,获得俄亥俄国会议员比尔·约翰逊(Bill Johnson)、加利福尼亚州国会议员大卫·瓦拉多(David Valadao)和佛罗里达州国会议员古斯·比利拉其斯(Gus Bilirakis)的签名联署支持。在营救信中,列举了中国法轮功学员、南佛罗里达州大学鲁苑青的母亲——邓翠苹以及法轮功学员普志明、李丽、瞿树仙、瞿树琼、李琼珍、秦丽媛和穆绍琼,因为向路人发送法轮功真相资料遭到非法抓捕、关押和迫害的案例。呼吁习近平关注被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被迫害情况,并要求立即释放因为信仰而遭受迫害的邓翠苹女士及其他良心犯。

附:云南省教育界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一览表 (* 为被判缓刑)

楚雄州6人红河州9人玉溪市7人临沧3人文山2曲靖市5人大理2昭通2
地区姓名性别年龄职称单位骚扰关押劳教判刑备注
昆明市49人佘仁澍70多岁教授省宗教文化研究12去世
马 玲60多岁副研究员云南大学多次多次3/34扣退休金
石元光70多岁教授云南大学多次抄家
刘 永40多岁副教授师范大学商学院13解聘
陈新文53副教授云大生命科学学院多次1.6解聘
黄雪梅50多岁教授云南民族学院多次去世
李治初80多岁副教授云南体育技术学院抄家
张警丹40多岁大学教师云南师范大学12
杨红军30多岁大学教师昆明西南林学院1广州被抓
朱亚明75退休教师昆明船舶子弟学校23*/?
段 非38大学教师昆明西南林学院多次14开除公职
林 波50左右校级教官昆明步兵学院12
欧日怀75特级教师昆明三中多次去世
周模芳58多岁高级教师省林业技术学院多次多次15离家出走
梅碧林56多岁高级教师省林业技术学院多次多次3
董志昆50左右高级教师省林业技术学院多次13开除公职
张 放58高级教师昆明铁路中学多次13开除公职
王 星30教师昆明铁路党校1去世
徐 伟58大学讲师昆明理工大学多次多次1.6离家出走
王 勇42中学教师昆明市中学多次13离家出走
苏 昆46大学教师省国防技术学院多次多次36开除公职
缪 青40多岁美术教师云南艺术学校多次多次4/3*开除公职
吴世晔63退休讲师云南省电力学校多次1.6
郑某某80退休讲师云南省电力学校多次抄家
王任权60实习教师昆船教育培训中心多次31.6解聘
严贵生46中学教师昆明市中学多次3/3开除公职
高宝德46中学教师昆钢一中13开除公职
史文英66中学教师昆钢一中1洗脑上访
杨雪梅30多岁中学教师昆明三十中1
高花贯40多岁中学教师昆明三十中1
薛冬梅40多岁中学教师昆明三十中
赵晨宇46一级教师昆明三十中多次多次3/4开除公职
夏晓英59高级教师昆明市第三中学13开除公职
江玉留36中专教师昆明第二职业中专12
石 云33中专教师昆明第二职业中专17开除公职
张 稷30中学教师昆明中学多次13.6解聘
李桂芝不详音乐教师宜良阳宗海中学13解聘
何亚力不详音乐教师15解聘
李晓玲50多岁高级教师嵩明小学13*开除公职
王菊珍50多岁高级教师嵩明小学17.6开除公职
李慧萍60多岁退休教师昆阳磷矿子弟小学多次323/4开除公职
裴滟钫40多岁优秀幼师嵩明县机关幼儿园13开除公职
黄艳红不详幼师嵩明县机关幼儿园抄家
李 萍50多岁退休教师昆明市晋宁区1
吕慧芝不详一级教师昆明宜良县中学多次13
何丽霞不详中学教师昆明市12
孙怀凤56退休教师大姚金碧镇学校多次24去世
朱 兰49中学教师楚雄市中学多次25开除公职
唐 蕊46中专教师楚雄州技工学校多次2.62开除公职
蔡淑芬45幼儿教师楚雄市幼儿园多次21开除公职
于兰茹52幼儿教师元谋县多次3/3/4开除公职
洪艺钊30小学教师楚雄市小学教师多次13威逼离职
杨之先70多岁高级教师个旧市教育局长多次去世
崔 玲50中专教师开远解化厂技校13开除公职
王伽月30幼儿教师建水机关幼儿园多次2
陈 尧40中学教师个旧一中13退职
沈绍清69退休教师个旧市三零八队17
罗 芳33小学教师金平国营农场8开除公职
肖建蓉50多岁小学教师河口县白山小学2.6克扣退休金
黎 明56教师红河州教育局3*
田云波34小学教师绿春大水沟小学多次1进洗脑班
飞学龙51讲师玉溪农业技术学院多次多次2开除公职
张 亢30中学教师玉溪市华宁九中学多次14解聘
高兴东34小学教师玉溪秀溪小学13开除公职
邓翠苹45小学教师春和镇刘总旗小学多次23/5开除公职
秦莉媛27钢琴教师玉溪市小学1
李 丽不详小学教师玉溪市小学1
李秀兰不详小学教师春和镇黑村小学多次223开除公职
李 鲜35中学教师临沧市中学多次17开除公职
李 兴30多岁中学教师临沧市中学多次多次1.64开除公职
张顺英70退休教师凤庆县中学1
赵 跃40左右中学教师文山州邱北中学19开除公职
李国芳30多岁幼儿教师文山州多次37
母其党24中学教师宣威市一中1开除公职
严菊会不详退休教师罗平县小学13.6
徐燕晶不详师范教师宣威师范学校3开除公职
杨 春不详师范教师宣威师范学校15开除公职
唐 辉不详师范教师宣威师范学校1
李现英48技校教师下关市交通技校5开除公职
石建伟56中学教师宾川县中学6.6开除公职
赵祖荔不详小学教师镇雄雄华希望小学13开除公职
龙安俊40小学教师镇雄县碗厂乡1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