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以控制病毒为由封锁了4600万人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一日】(明慧记者编译)据美国商业内幕网1月28日报道,中国以控制武汉冠状病毒为由封锁了4600万人,但纵观历史,隔离区一直是由不幸组成的谜语。

将健康人与患者分开的想法并不新鲜,可以追溯到旧约时代隔离麻风病患者。

【旧约时代通常是指从伊甸乐园的产生、到没有文字记载的史前文化、到出现文字记载的公元前2000年、再到公元前753年罗马帝国出现并发展至公元元年的时期。(罗马帝国于公元1453面灭亡。)】

以下是历史上隔离区最突出的例子和失败的例子。

1343年鼠疫在威尼斯开始了第一个“正式”隔离区

1348年,威尼斯建立了第一个官方隔离体系,以防止鼠疫或“黑死病”通过其港口扩散。威尼斯人委员会有权阻止船只、货物和被疑感染的人进入城市40天。 在此期间,该市在海岸附近的一个岛上建立了一个收容中心,感染者被送去等待他们的40天观察或死亡。这个隔离期被称为“隔离区”,采用的是意大利语中“40”这个单词。因此,第一个正式的“隔离区”诞生了。然而这些努力几乎没有阻止瘟疫的传播。黑死病最终导致1500万人丧生,约占欧洲人口的五分之一。

1793年黄热病爆发 在费城各地蔓延

1793年,费城爆发了传染性黄热病,造成约5000人死亡。在危机高峰期,成千上万的人被迫迁移,政府试图通过把水手隔离在城外一家医院来控制这种疾病。这是美国首次建立隔离医院,其名称为拉撒路(Lazaretto),采用的是《圣经》中耶稣所治愈的麻风病人拉撒路的名字。但是这些努力并没有象官方希望的那样对疫情有所帮助。黄热病通过蚊子传播,最终证明寒冷的天气对阻止这种疾病反而更有效。

1832年霍乱席卷纽约市

1832年6月,一艘来自奥尔巴尼(Albany)的汽船带来了霍乱在加拿大蔓延的消息。几乎在同一时间,纽约市长沃尔特·鲍恩(Walter Bowne)立即发布了一项严格的防疫措施,宣布任何车辆不得“进入距市区300码之内”(300码大约为一英里半),以保护这座城市。

但是隔离对遏制这种疾病没有多大作用。到6月底,第一个霍乱病例报告到市政府;到传染结束时,已有3500多人死亡。此外,70,000人离开纽约,将疾病传播到美国其它地区。

斑疹伤寒在纽约市爆发

1892年,曼哈顿下东区的俄罗斯犹太移民爆发了斑疹伤寒。当地卫生部门将数百名移民拘留在东河北兄弟岛的帐篷中进行隔离。但是,生病或被怀疑患有这种疾病的非移民纽约人并没有被从家中带走,也没有得到如此严厉的隔离。

1900年,鼠疫恐慌导致旧金山的中国移民被隔离

在世纪之交,旧金山的当局在发现一名男子死于旅馆地下室之后,将华人移民隔离。几天后解除了隔离,但一些被迫隔离过的华人劳工失去了工作。

1907年,臭名昭著的“伤寒玛丽”因通过其烹饪的食物使人生病而被隔离。

玛丽·马隆(Mary Mallon ,1870?-1938)是一位爱尔兰移民,是美国第一个被鉴定为伤寒杆菌携带者的人。她本人对伤寒具有免疫力,但作为厨师,她在纽约地区传播了伤寒。玛丽从1914年起住在兄弟岛(Brother Island)直到1938年去世。玛丽·马伦在历史上被称为“伤寒玛丽”。伤寒是一种致命的沙门氏菌。

当当局意识到玛丽开始了该市伤寒爆发的时候,她在北兄弟岛被隔离了三年。获释时她告诉当局,她将永远不会再冒疾病传播的风险为别人做饭。但是她在1915年违背了这一诺并被送回岛上,进行了长达23年的终身隔离。

从1918-1919年,大规模的流感爆发在欧洲和美国造成了大规模隔离

近期历史上最严重的流感大流行使全世界五千万人丧生。大约有六十七万五千名美国人死亡。在危机最严重的时期,几乎每个主要城市都在努力隔离感染者,切断公共交通,关闭学校并阻止公众聚会。

NPR报道,尽管这些努力可能有助于疾病暂时传播,但仍有数百万人死亡,这些方法在很大程度上被视为“具有极大的社会破坏性”。

1944年,美国通过《公共卫生服务法》,确立一套明确的检疫法律

1944年,美国政府首次对联邦政府隔离公民的权限建立了清晰的理解。

据疾病控制中心称,公共卫生服务局有权防止“传染病从外国传入美国,在美国传播和传播”。

到目前为止,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仍根据该法律运作。

1986年,HIV阳性患者在全古巴被隔离

PBS称,从1986年开始,古巴宣布第一例HIV / AIDS为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并开始对所有检测出HIV阳性的个体进行无限期和强制性隔离。

患者在称为疗养院的治疗中心被隔离。直到1993年,患者在完成为期八周的治疗过程后才可以选择回家。

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于1967年接管了美国的隔离责任

1967年,美国疾病控制中心成为负责执行美国隔离的联邦机构。在这段时间内,美国有55个检疫站,位于“每个港口,国际机场和主要边境口岸”。

2003年,全球爆发的萨斯病成为“21世纪的第一场大流行病”

二十一世纪初期,萨斯(SARS)冠状病毒引发了世界范围的恐慌和多次隔离。该病毒起源于中国,被称为“21世纪的第一大流行病”。

2020年,武汉冠状病毒导致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隔离

中国已经隔离了16个城市,试图遏制武汉冠状病毒,估计有4600万人被封锁。

1月23日,武汉市政府关闭了该市的公共交通,包括公共汽车,火车,轮渡和机场。在黄冈,鄂州,赤壁,仙桃,枝江,钱江,黄石,咸宁,宜昌,恩施,向阳,荆门,孝感,当阳和随州等城市中,隔离区紧随其后。

但是一些专家担心,隔离检疫可能来不及,甚至使获取食物、燃料和医疗用品更加困难,甚至可能使情况更加恶化。武汉市市长说,在隔离生效之前,有500万人逃离城市,因为中国城市工人正赶赴黄历新年。

在布法罗大学研究中国历史的城市历史学家克里斯汀·斯台普顿(Kristin Stapleton)告诉《商业内幕》的亚里亚·本迪克斯(Aria Bendix),她认为“许多人可能都对这种冠状病毒和已经成为高科技社区的监视感到恐惧在中国城市无处不在。”

爆发于武汉的冠状病毒被科学家称为2019-nCoV。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