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中遇到军人与警察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一日】我是二零零四年四月五日才走入大法修炼的。此前,早期得法修炼的家人多次劝我,说这个法太好了,是宇宙根本大法,机缘难遇啊!劝我看看《转法轮》这本书,每次我都没往心里去,但他们修炼后获得的健康快乐和与人为善,使我对大法萌生好感。

这期间,我做过一个梦:我站在宇宙空间中,周边湛蓝色的物质象风一样的向后飞去。我把这个梦告诉了同修,她说:“师父点化你该得法了。”当时我的悟性差,也没去多想。

我原来在一家国企上班,收入高,很多人羡慕。但后来单位亏损倒闭,我就在一家商场自己开了个服装店。到了二零零四年,生意清淡,去了租金就不剩啥了,孩子上学费用高,自己感到很失落。四月的一天,我从内心突然生出一念:我想修大法,不想轮回了!那一刻,我的生命发生了重大转折!

面对面讲真相

从二零零五年到现在,我一直都在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除特殊情况外,每天都出去讲。一般是上午出去,下午回家,效果越来越好。

第一次讲真相,是给商场里一个卖货的讲。他是个转业军人。开始不知道怎么讲,想了一会才问:“你是党员吧?”他说:“是。”我说:“那就退出来吧,共产党搞运动害了很多人,现在又迫害法轮功,天要灭它,你自己随便起个名字就行。”没想到他马上就答应了,并自己用纸写了声明:“今日起退出中共!”我的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庆幸自己迈出了这一步!

夏天,我经常去景点讲真相,因景点游客多,全国各地各阶层的人都能接触到。有些社会阶层高的人,平常很难遇到大法弟子,我们可以利用这个环境去救他们。我非常珍惜这个环境,大法弟子在抢人、救人,邪恶也同大法弟子抢人,也在盯着这个环境。

二零一九年秋夏间邪恶干扰很大,穿警服的警察、便衣、保安经常在身边巡逻,警车天天在跑,便衣小警察还经常用小无人机监控,就在头上飞。我们很理智,也不怕。我悟到,大法弟子救人没有一点为私,完全是为他人,邪恶是动不了的,师父也不允许它们动大法弟子的。有位同修天目看到在另外空间,师父给这个景点下了罩,邪恶围着景点外围跑,都跑出一条小道了,就是進不来。

在这里,我每天能给六十人左右讲真相劝三退,有时少一点,有时更多。其中有一个星期七天就劝退了六百四十人。

这些年共退了多少人,我也没统计过。当然心里非常清楚:“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都是师父在救人,自己只是一个使者,起到“传话”的作用。

一天,我状态很好,身体轻飘飘,空间场能量很强。我遇到五位男士,我问:“五位大哥都是军人吧?”其中一人(后来知道是个团长)说:“好眼力。”我说:“给你们免费合影照相,留个纪念。”他们非常高兴的答应了。这是师尊开启了我的智慧让我利用照相这种方法讲真相。很多人照相时会自觉不自觉的举手做“剪刀手”这个动作,有一天我突发异想:让所有人把手举起来,胳膊冲天伸直,神气冲天!当时就觉的师父加持了,世人确实神气起来了,背后没有不好的东西了。每次“神气”之后,讲一个,退一个,讲一帮,退一帮。这次我又让那五个军人“神气冲天”,他们非常高兴,非常听指挥。照完之后我说:“五位大哥都是军人,肯定都是党员了,啥也别说,从心里退出来吧。因为共产党搞各种运动,杀害中国人八千万,现在迫害法轮功,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杀人偿命,共产党杀人,让它偿命,你入了它的组织就是它的人了,就得去陪葬,脱离它保平安。我给你们起名叫……都退出来吧!”他们都说:“谢谢!”然后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功是救人的,天安门自焚是骗人的,讲了自焚骗局中的几个疑点。这时一个军长说:“今天遇到观音菩萨了!”过后我想再遇到这种情况,我要告诉他,只有大法能救人,我自己也是大法救的。

近期劝退了许多军官、警察、刑警、公安。我想是师父在给他们得救的机会,大法弟子就要尽力做,不留下遗憾!

派出所救警察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我在游乐场给三个中学生讲真相,我刚问其中一个:“你入团了吗?”她就气冲冲的说:“你是法轮功!”说着就报警。负责游乐场的警察A来了,把我和三个学生带向保安室。我对该警察说:“你不要这样做,对你不好。”他说:“没办法,孩子报警了。”看来他也不想管。

到保安室不一会来了一个二十多岁的警察B,進屋就说:“真善忍好啊,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我一听,是让我给他们讲真相,我就详细的讲了所谓“天安门自焚”的那些疑点和漏洞。这时又来了一个年轻的司机警察C,让我上警车去派出所。我在下楼期间劝B做了“三退”。坐在警车上,把C也劝退了,他们都是明白真相后自愿退的。当时我没有被迫害的概念,也不怕,自己没犯法,去派出所就是讲真相,会让我回家的。

到了派出所,B问我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我告诉他:别问了,我什么都不会说的。他不吱声,走了。来了个三十多岁的警察D,依然问这些,我给他讲所谓“天安门自焚”真相,讲“三退”,他不想听,又问我名字、住址,我就不说话了。他说:“你们修真善忍你得讲真话呀。”我说:“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的。为什么?现在都知道法轮功是被迫害的,但还没平反。如果我告诉你了,你可能会去抄家或做一些不好的事,为了你们好,我什么都不会说。”他说:“我无所谓”。D走了,B又来了,我说“我要见你们所长。”B走了,又换一个军人警察E看着我。

我说:“你是当兵出身吧?”他说:“对。”我接问:“那一定是党员了?”他不耐烦一挥手:“别跟我说这个!”过了一会E走了,B带着F、G两个警察来了,把我带到审讯室,让我坐审讯椅。我说:“我不是犯人,我不坐。”B自己去坐了,还说:这有什么呀,挺好的。我给F、G讲真相,他俩乐呵呵的同意“三退”。军人警察E進来了,硬把我按到审讯椅上,还要把我铐上。B赶忙说:“别铐她。”这时就有四个警察了,B又开始问:“叫什么名?”我不吱声,他自言自语写上“无名氏”,又问:“你都给学生讲啥了?”我还不吱声,他自语并写上“无语。”又问:“你不是叫她退团吗?为什么退团呀?”

我一听,机会来了,于是讲了天安门“自焚”、活摘器官、为什么“三退”等真相,他们都如实的写上了。期间E问:“自焚中的雪碧瓶为什么一定会爆炸?”我说:“因为瓶里装的是汽油,如果真自焚的话,温度那么高,所以一定会爆炸。”他点点头。最后又给我念了一遍他的记录,要我看,让我签字。我说:“我不看,也不签字,我没罪,不承认这些。”B写上“拒不签字”。

B把那张纸拿走了,过了一会,B、G又来了,B说:“姐,背一背你师父写的诗词吧,或唱一首歌吧。”我给他们唱了《得度》这首歌,唱着唱着自己都要哭了,他俩鼓掌说:“真好!真好!”这时警察H進来说:“你叫某某某吧?给很多人讲法轮功了吧?你这么做对你孩子有影响。”我当时想他们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原来是我丈夫来了告诉他们的)。我说,对我孩子非常好,她已经得福报了。H又说:“你是违法,拘留十天。”又说些对大法不敬的话。我说:“你叫什么名字?说这些话是要遭报的!”H说:“我就不怕遭报,你要找我就来!”我一下意识到自己起了争斗心,不善。我就对低头的F说:“他不明白真相,这样说话对他不好。”我的语气又平和了。

去拘留所的路上,四个警察说说笑笑。我想得救他们呀,先对副所长说:“你是党员吧,在内心退出来,自焚是假的,天要灭中共,退出保平安,给你起个名叫地虎。”他笑着点点头。我又对军人警察说:“你结婚了吧?”“结了,孩子四岁了,干什么?”“把党退了吧,叫天龙。”他也点头笑了。我又对警察H说:“你也是党员,我也希望你平安,叫你‘福顺’吧!”他没吱声,另外三个警察开玩笑叫他“福顺,福顺。”H还是不吱声。

到了拘留所,H先下车叫门,進了大门,警察K负责接待,我又给K讲真相,把他入过的共青团退了,他说:“谢谢!”

没想到这时派出所的警察H说话了:“你给他们起名都叫‘天龙’、‘地虎’的。”我一听原来他不退是嫌我给他起的名字他不喜欢,于是我就说“那我另给起个名字,就叫‘天帅’可以吧?”他笑了,退了。

K给我登记,问叫什么名,我说不报名,来的警察说“无名氏。”让我签字,我不签。给我号服,我不要,我说:“我不是犯人。”K说“拿着吧,你可以不穿。”

在拘留所期间,我不穿号服,不值班,不报名,不喊到。狱警点名时,别人都要站起来喊“到!”只有我坐在那炼静功或立掌发正念。

我给监舍中的犯人都讲了真相,她们都退出了自己加入过的组织,都尊重大法弟子,称我“法姐”。后关進去的一个吸毒犯退了后,在我发正念时还学着盘腿。

另一个吸毒女孩说:“回去一定好好了解法轮功。”她说从我身上看到了法轮功不一般。她家也有修大法的,给她讲过真相,但她对法轮功有误解,不听家人讲,现在终于明白了。

走出拘留所,认真用大法对照自己,看清了自己还没修去的那一颗颗肮脏的人心:妒嫉心、争斗心、自我膨胀的心等长期不去,让自己摔了个大跟头。特别是,平时跟常人相处还能体现出大法弟子的善,但在对待同修上,却总看别人的不足,尤其对待处于魔难中的同修,善心不够。这些不好的人心必须去掉!

结语

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走过了十五年的修炼路程。回首过去,心里充满了感恩与幸福,庆幸自己能成为慈悲伟大师父的一名弟子。回家的路,无论还有多长,弟子都会紧随师父,去执救人,勇往前行!愿普天众生都沐浴在佛恩浩荡之中!

叩谢恩师!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