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部队转业干部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二日】一次回老家去拜访一位和我同年当兵,不在同一部队的师级干部的战友,没想到他非常认可大法,并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他还举了几个他所在部队的某某、某某高官表面上冠冕堂皇,背地里也在烧香拜佛的事。分别时,他双手抱拳,连声说:谢谢,谢谢!

我是部队转业干部,一九九七年看到老伴的腰椎间盘骨质增生、坐骨神经痛等多种疾病,学法炼功一个多月神奇般的好了,精力充沛,经常骑自行车到一百多里地的乡镇洪法,从不说累。我看在眼里、喜在心上,于是把自己正在吃的治多年偏头痛病的中药全扔了,走入了集体学法、炼功、洪法之路。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对法轮功疯狂血腥镇压后,我由于怕心所致妥协了,但深知大法是被冤枉的。二零零五年初,退党大潮一起,老伴叫我退党,我带着怀疑反复看了几遍大纪元出版的《九评共产党》和《解体党文化》等书,回忆起“文化大革命”时期喊“打倒刘少奇”的情景,昨天还是国家主席,今天就是叛徒、内奸、工贼、党内最大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多么荒谬!中共搞的哪次运动不都是这样?我醒了!拿回党员关系信撕毁,声明退出中共邪党的一切党、团、队组织。我从新学法、炼功,走入证实法的行列中来。

我从小胆小怕事,只有别人欺负我,我从来不敢欺负别人。所以在证实法中处处存在去怕心的磨炼,说出来都感到汗颜。举个例子吧,开始和老伴出去贴不干胶,老伴翘着脚吃力的往高处粘,我这个一米八几的男子汉却在一边站着看。老伴去小区发真相资料,我在门口等着。后来我试着拿一两份去一楼发完急忙跑出来,还出一身汗。

师父教导我们:“法能破一切执著”[1]。我认真学法、抄法,一点一点、一层一层剥去“怕”这个顽固阻碍我不能精進的执着。尤其是我坚持每天看明慧网刊发的同修的交流文章,受益匪浅。现在我能大大方方、行动自如的出入各生活小区(没有封不封闭和有监控的概念)发资料、贴不干胶。夜里骑着电动车和老伴一起挂条幅和真相看板。过程中遇到突发事能智慧、坦然的离开。有一天晚上,在我家不远的一条主公路旁的高空电缆线上挂了一条彩色塑封的A4纸的“法轮大法好”条幅。旁边就是个大型公园,天天人来人往不断。每每站在窗前就能看见它在空中闪闪发光的飘荡,一直二十多天。在那么显眼的地方能发挥这么长时间的作用,真是奇迹。

再说说面对面讲真相的事。我也是走过了一段艰难的修去人心的过程,特别是从修去怕心和内向性格的观念中走出来是很难很难。我认识到从魔难中走出来就是提高,就是修炼。现在我可以在任何环境、任何场合坦坦荡荡的讲真相了,大法给了我智慧,师父给了我正念。

有一次,我在职时的下属,现任大公司老总请我和老伴吃饭。他请的和让我指派的人都是现任和退休干部,以前我给讲过真相。酒席间老总的夫人和我诉说:儿子(曾是老伴的学生)在美国留学后想留在美国,我硬是把他拽回来好让他继承父亲的产业。他很不情愿,说中国的现状处处得走后门、拉关系、腐败成风,没有人权,没有自由,和我赌气跑到青岛找工作干,三十六岁了不谈对像,不想结婚,以此来“报复”我,边说边擦眼泪。我用自己所理解的大法的道理讲给她听,并说孩子的认识没有错,人各有命,在这个乱世中希望你们全家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孩子会有福报、会有美好前途的。她抹去眼泪笑着说:谢谢你开导了我,我心里亮堂多了。我也挺高兴,接着我举起水杯说:今天我以水代酒感谢老总和各位,祝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生命永远平安有福报。大家都开心的回应:谢谢!老总还满有兴致的讲了一个过去修炼的故事呢。

一次,老伴以前在事业上蛮有成就的小同事请我们吃饭。饭桌上的人都是他圈内有地位、有名气的人。看在小同事尊重我们的面上,他们也彬彬有礼。酒席间我和老伴分别和他们讲了真相,每人一份提前准备好的真相资料(提前了解每个人的情况搭配内容)。一位物业公司的经理兴奋的举起酒杯大声说:“法轮大法好!”

二零一五年诉江大潮一起,我义无反顾的拿起笔来起诉迫害大法、迫害老伴和我全家的大魔头江泽民,很快就收到了两高的回执。大约三个月后,我原住地(退休后在孩子所在的城市居住)的县六一零和我单位的政工部主任驱车二百多里地来找我。我和他们约定在外面一个大超市的广场见面。我和老伴一块去的,谈话是在车里進行的。我俩轮番讲了为什么诉江的理由和大法在世界洪传的真相以及自身的变化。因为一见面时,他们很吃惊我和老伴的身体这么好,和实际年龄相差很大。六一零的人说他父亲和我们年龄一样,成天有病,不能自理,对他的压力和负担很大。真相唤醒了人善良的一面,过程中他们在认真听。其中六一零的人几次试着从包里拿纸(签字的)又放進去。我善意的告诉他:中央六一零头子都遭报了,你还为其卖力呀。他无奈的说:我们上头布置的任务,能不干吗?我说:是啊,在这样的腐败专政体制下做事也很难啊,但不管干什么职业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才行,“三尺头上有神灵”啊!最后他们非要送我们回家,我婉言谢绝。

接下来不长时间,单位以落实党员人数查不到我的组织关系信为由,打电话叫我回去。回到单位,政工部把我和老伴领到纪委办公室,纪委书记很不客气严肃的把老伴撵出去。当时我的心有点动,看来要来恶的啦。“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师父的话在我耳边回荡,正念正行,怕什么,师父就在身边!我坐下来,书记边打电脑边问我党员关系的事,我如实告诉了他,我说党章有自愿入、退的规定。接着又问我为什么炼法轮功,我把自己和老伴在大法中受益的经历和大法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洪传等真相顺理成章的讲了。最后他把在电脑打出的材料读给我听,并叫我签字,其中有一句是:“我不炼法轮功了。”我马上站起来郑重的对他说:书记,你怎么能这样?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了?法轮功这么好,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害,我怎么能不炼呢?!再说“信仰无罪”这是天理,这个字我是坚决不签的!最后他无可奈何的说:算了吧,反正你已退休了,最后我俩友好的握手告别。

出来后,我把事情的经过说给在外面等我的老伴听,她脸上满意的笑容,扫去了之前的微微忧虑。此事也让我修去了平时对老伴的依赖心。

我做了一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还有很多执着心没去或没去干净。我会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继续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感恩师尊,感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