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参加合肥法轮功传授班二三事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四日】一九九四年四月,我参加了安徽合肥法轮功传授班。在这之前,我已经连续六年看各类气功、宗教和传统文化方面的书。但是真正去外地参加一个气功学习班,这还是头一回,总共有两次,第二次是同年六月,参加济南法轮功传授班。两次都是我们当地学员组团集体参加的,不然的话,我恐怕也得不到这样的信息,促不成这样的机缘。

合肥法轮功传授班是在安徽合肥党校礼堂举办的,有一千多人参加。记得第一天、第一堂课、我第一眼看见师父出现在主席台上的那一刻,内心一阵激动。师父走上主席台,给我的第一印象是非常稳健,师父坐好后,要求台下前排还未坐好的学员尽快坐好,保持安静。接着,师父开始讲法。

师父的九堂课讲法从头到尾都在讲法理,而且是从来都没有听到过的,所以我当时听课的时候全神贯注,生怕漏听了一个字,包括后来在济南皇亭体育馆第二次参加学习班,也是这种状态,生怕漏听了一个字。

以前我最喜欢读的书是佛经和《道德经》,但是虽然我喜欢读并且相信,可是它们并不能使我发生改变和提高。而师父的讲法则不同,大法师父用最浅白的语言清楚明白的阐述了人为什么要修炼、修炼提高的方法、途径和道理,还讲了生命、宇宙的更大法理,包括修炼界秘而不宣的密中之密等等。

更主要的是我们后来在个人修炼过程中遇到的魔难以及过关的方法就跟师父上课时讲的一模一样,不管是心性上的魔炼,还是身体上的消业,只要向内修、向内找、坚定大法,都能过去,所有大法弟子的修炼实践都是证明。那时全国无数大法弟子都是遇事向内找,遵照真善忍修正自己,是一个多么祥和的修炼团体。而每个大法弟子的身心受益都是来自于大法。

我记得第一天晚上,上完课回旅馆的路上,感觉全身轻飘飘的,从来没有过的那种轻松的感觉,我到现在都还记得。第二天上课的时候知道,原来是因为第一天师父把我们身上不好的东西摘掉了。师父还讲,今天就不同了,会有病业反应,当时第二天课结束时,我就看到坐在我后一排的一个女学员难受的坐在那哭。

参加学习班期间还有几件事我印象挺深。

有一次,上课前,师父从一个走廊经过,走廊不宽,我们学员站在两边,师父从中间走过,走到我面前时,师父停了下来,师父自言自语的说:看看几点钟了,从口袋里掏出手表,看了一眼,然后把手表放進口袋,继续往前走,走了几步,拐弯上了室外楼梯,又很随意的回头向我们的方向看了一眼。

这件事情中,我印象最深的是师父站在我面前的那一刻我的心特别的静,是一种我根本就达不到的静,之前没有过,之后也没有过,到现在我也达不到。所以印象特别深。打个比方说,比如一泓湖水,这种静不只是湖面静而是湖面下面的水也很静,是一种很深的静。我现在相信,当时师父是特意让我体验了一下那种静的感觉,只是表现的很随意,表面上好象什么都没做。

最后一堂课,上课前,我看见师父站在礼堂正门外的台阶上,师父站在台阶上端,我站在台阶下面,我仰望着师父,师父身材高大伟岸,一个人静静的站在那,手里拿着一摞学员的学法心得,那一刻,我感到师父做这件事情是多么的认真啊,会亲自来收学员的学法心得。我因为是第一次参加学习班,所以我也写了一份心得体会,我记得我最后写的四句话是:人身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今已闻,此身不向今世度,更向何世度此身。

最后一堂课结束的时候,想到要离开师父了,心里有些难过,便宽慰自己:师父法身还会跟着我的。临分开前,师父为我们转大法轮,我记得离开礼堂往回走的时候,全身充满能量,这种状态一直到家都是这样,感觉整个人焕然一新,就象大法师父在书中讲的那样:“我们好多人走出这个礼堂之后,你会觉的象另外一个人一样,保证你的世界观都发生转变了,你知道你将来怎么样去做人了,不能那样稀里糊涂了,保证是这样的,所以我们的心性已经跟上来了。”[1]当时真的就是这种感觉,而且参加学习班给我身心带来的强大震撼这种感觉,回去后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才逐渐消退。

这是我人生的转折点,也是我生命的新的起点,从此我走上了正法修炼的道路,成为了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