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廊坊市“610”副主任赵丽华被举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六日】河北省廊坊市在一九九九年下半年,就紧跟迫害形势组建了“610”办公室。韩志光、赵丽华是“610”第一任副主任。随后不久,又成立了廊坊市洗脑班(对外谎称“廊坊市法制教育中心”),韩志光又兼任洗脑班的主任、赵丽华兼任洗脑班副主任。在任职期间,他们积极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的政策。并督导、指挥各市县乡镇、各党政机关的“610”、洗脑班的运作。廊坊市下辖两区、两市、六县,修炼法轮功的人数众多,每个炼功人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廊坊市所有受到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都与他们有直接的关系。

最近韩志光被民众举报,赵丽华也被举报。因其卖命迫害法轮功,韩志光、赵丽华早已上国际互联网法网恢恢恶人榜,韩志光恶人榜编号:E000003871;赵丽华恶人榜编号:E000016650。廊坊市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被迫害致死、致疯、判刑、劳教、洗脑、开除、罚款、抄家、酷刑折磨等迫害,韩志光、赵丽华负有不可推卸的直接责任。

一、赵丽华的个人和家庭信息

中文姓名:赵丽华
中文姓名拼音:Zhao,Lihua
性别:女
出生日期:1965年5月4日
出生地:河北省廊坊市
工作单位名称与职务:河北省廊坊市“610”办公室副主任、廊坊市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副主任
家庭住址:廊坊市广阳区金桥道金桥小区金兰苑;手机:13832625199、13899547928。
赵丽华丈夫:张鑫,电话:0316-2098255,2090016;儿子张博涵。赵丽华亲属电话15128456820,18031638028。

二、迫害事实简述

这里主要概述廊坊市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廊坊市洗脑班于一九九九年底成立,对外谎称“廊坊市法制教育中心”,它不是学校,却有如学校一样的名字;它不具备任何教学设施,也没有一个教师授课,却冠以“教育、感化、挽救”的幌子;它打着法律的旗号,却不讲法律;它没有任何执法权,却凌驾于公、检、法、司之上,它不是医院,却可以给人滥施针药,或在灌食中下毒药;它可以随意的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把人抓来,非法拘禁,并滥用刑罚,酷刑转化(即强制逼迫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洗脑班的核心工作是强迫让法轮功学员转化、放弃信仰。

廊坊市洗脑班是河北省“610”和廊坊市“610”直接下令设立的,但其组织机构代码却无法查到。它不属于任何政府部门,既不是执法机构,也不是社会团体,未经登记注册。办班过程未经任何法律程序,是中共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而成立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机构,是专门用于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的“黑监狱”。 其工作人员没有执法者的身份却有超出执法者的权力,甚至迫害致死、致残、致疯法轮功学员也无需负任何法律责任!拥有不需要法律手续而随意拘禁法轮功学员的权力!

廊坊市“610”曾先后租用多家宾馆办洗脑班,已知的办班地点有:月城宾馆、安次区第二招待所、乐园宾馆、交通宾馆、华康宾馆、盛宴楼等。后来廊坊市洗脑班搬进拘留所院内(见下图)。这是一个四方形二层建筑,一楼是拘留所,二楼是洗脑班。二楼南面是洗脑班工作人员的办公室,其余三面约20多个单间,每个单间非法关押一个法轮功学员,吃喝拉撒睡都在里面。

洗脑班正门
洗脑班正门
洗脑班后视图
洗脑班后视图
洗脑班摘牌后留下的痕迹
洗脑班摘牌后留下的痕迹

廊坊市早期洗脑班地点

据洗脑班内部透露,自2000年以来,被洗脑班非法拘禁过的法轮功学员有几千人。据不完全统计,迫害致死的至少13人,致疯的至少12人,致残、致病的至少18人。这是我们知道的,还有许多我们不知道的和被迫害后不敢说的。

(一)曾被劫持在廊坊市洗脑班、后被迫害致死的部分学员

曹宝玉
曹宝玉

1、曹宝玉,男,廊坊市广阳区北旺乡许各庄人,管道局机关职工,2006年2月被绑架到华康宾馆洗脑班、盛宴楼宾馆洗脑班,2006年4月27日含冤离世。

2、侯继明,男,廊坊市银河南路永祥街辛庄人,2002年11月被绑架到廊坊市二招洗脑班,2003年1月17日含冤离世。

3、马振庭,男,廊坊市3532工厂职工,2001年底被“610”绑架到洗脑班,2003年7月10日含冤离世。他妻子悲愤地说:“我丈夫被绑架到洗脑班前还160斤呢,谁都知道身体棒棒的,是“610”洗脑班把我丈夫害死的!”

4、白晓英,女,河北省任丘市华北油田总医院退休职工,先后在2000年、2001年和2007年3次被绑架进拘留所、洗脑班迫害,2010年12月6日含冤离世。

5、张玉宽,男,廊坊市三河市燕郊镇人,多次被绑架到镇政府、洗脑班迫害,2013年5月12日含冤离世。

6、刘志荣,廊坊市人,2001年被粮食局书记带人绑架进廊坊市洗脑班迫害,大脑一直不清醒,生活不能自理,2008年5月15日含冤离世。

7、董素琴,廊坊市永清县人,2004年8月31日被绑架、送到廊坊市洗脑班迫害,2009年11月含冤离世。

麻金玲
麻金玲

8、麻金玲,女,廊坊市永清县韩村乡李庄子村人,2010年9月9日,被永清县国保警察张海鹏绑架到县看守所,一个月后被劫持到廊坊市洗脑班迫害致神智不清,身体极度虚弱,2012年2月24日含冤离世。

9、孙广娟,女,42岁,廊坊市安次区北史务村人。2001年10月被绑架到廊坊市洗脑班迫害,精神恍惚、压抑以致失常,2002年7月不幸离世。

10、梁金卫,男,40多岁,廊坊市霸州市南孟镇西陶村人。2007年被六一零绑架到廊坊洗脑班迫害,回家后日子不多就含冤离世。

11、周金兴,男,40多岁,廊坊市霸州市康仙庄乡辛店村人。2004年被霸州市六一零国保大队绑架到廊坊洗脑班迫害,2009年含冤去世。

12、魏书侠,女,廊坊市三河市泃阳镇兰各庄村人。多次被绑架、关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再次被绑架,劫持到三河市看守所及廊坊洗脑班,2014年5月26日离世,终年62岁。

13、赵连俊,女,廊坊市三河市人民商场职工。二零零四年七月十日下午六点多,从家中被连夜劫持到廊坊市洗脑班,非法拘禁长达五十多天,人瘦的都脱相了,腿脚浮肿,走路没劲,此次不敢回家、流离失所长达七年,2013年9月含冤离世,终年63岁。

被廊坊市洗脑班迫害致死的学员的具体情况见本文附件。

(二)被廊坊市洗脑班滥施毒药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在洗脑班安排的一系列伪善欺骗、灌输歪理邪说洗脑、恐吓判刑失败后,他们就剥去伪善的面纱,开始对你凶、对你恶。对坚定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辱骂、弹眼球、拳打脚踢、长时间罚站、不让睡觉、限制上厕所等。对绝食的法轮功学员全部施以野蛮灌食。灌食时在食物、饮水中加入不明药物,被灌食者通常出现头晕、头痛、神志不清。洗脑班还偷偷的往饭里、水里下不明药物,造成学员一连几天拉、吐,搞垮身体,精神不起来。在你意识不清,精神恍惚时逼迫“转化”。严重者一定时间内失去记忆、舌头发硬、大脑空白、头脑剧痛、昏睡不醒或不能入睡,每时每刻都处在极其痛苦中。有些人因此被送进医院抢救,有些人甚至精神失常。

已经知道的被施毒药的部分案例如下:

1、廊坊霸州市法轮功学员郑会旺:因洗脑班在灌食的水中下毒药,被迫害的眩晕、上吐下泻、恶心,身体极度痛苦。当他把下药的事实揭露出来后,他们就把他送到了劳教所。

2、廊坊市法轮功学员陶连丛:被迫害瘫痪、失去记忆、 几乎失明,“610”人员叫嚣:药量大着点,治死她。

3、廊坊霸州市堂二里法轮功学员靳立涛:被迫害神志不清,舌头发硬,大脑空白,精神失常,失去记忆。

4、廊坊三河市法轮功学员高继敏:被迫害成精神病、见人就怕、有动静就往床下钻。

5、廊坊市法轮功学员刘振岭和田进淑:被乡派出所非法抓捕,送廊坊洗脑班迫害,因拒绝“转化”,遭到韩志光等人精神摧残,被送廊坊中医院打毒针,致使她目光呆滞,精神恍惚,差点被迫害成精神病。韩志光还威胁说不“转化”就判刑四年,赵丽华和李汉松还讽刺、挖苦、侮辱说:你踩在我脚下都不配。强迫每天听犹大的邪悟之说。

6、廊坊永清县法轮功学员解其敏:被迫害的浑身抽搐、在寒冷的冬天浑身出虚汗。回家后昼夜不能睡觉,视力模糊,两腿浮肿。

7、廊坊市法轮功学员张瑞花:被迫害的身体虚弱,精神恍惚,失去记忆,出现幻听,造成精神紧张不能入睡。有时两眼发直。国保警察冯国纪毫无人性,把她推在墙根处,抓着她的头往墙上撞。

8、廊坊市法轮功学员张凤德:被迫害失去记忆。

9、廊坊市三河市法轮功学员刘星云:胃部受到伤害、进食非常困难。

10、廊坊市法轮功学员杨晓辉:被野蛮灌食、输不明药物打毒针,使她昼夜都睡不着觉。后又打毒针使她睡不醒。

11、廊坊三河市法轮功学员薄凤婷:被注射不明药物后,一直呕吐、头晕、胸闷回家后经常发呆,精神恍惚,身体虚弱。

12、廊坊永清县法轮功学员高秀芝:被迫害的精神失常。

13、霸州市三中教师王福立正在学校工作,被霸州市“六一零”蔡绍勇和宋某带人把王福立绑架到廊坊市交通宾馆洗脑班。他被洗脑迫害七天后,突然莫名其妙的一个跟头栽倒,造成脑震荡,因此回霸州医院治疗,清醒后王头痛很难受,总想睡觉,失去很多记忆,刚发生十天的事情都很难回忆起来。

在被廊坊市洗脑班非法拘禁中滥施毒药迫害的具体情况见附件。

(三)被廊坊市洗脑班迫害致病、致残的部分案例

1、潘淑霞:精神上的摧残、肉体上的折磨,被迫害致高血压。

2、刘亚杰:因病提前退休,先后几次被绑架洗脑班、看守所,被迫害的旧病复发。她丈夫在长期精神高压下,被迫害去世。

3、陈荣:—家三口都被绑架到廊坊洗脑班,丈夫被迫害的需经常吃药;妻子被迫害的饭都不能做,需妹妹照顾;女儿被迫害的病情更重了。

4、冉子珍:廊坊三河市李旗庄镇幺曹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瘫痪在床。

5、赵桂英:廊坊三河市新集镇达屯村人,被迫害的坐轮椅。

6、万红霞:大脑长瘤有偏瘫的危险,修炼法轮功后好转,在廊坊市洗脑班被迫害至旧病复发,半边身子不能动,面色发紫,走路十分艰难。

7、张金伶:廊坊三河市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银粉中毒后不及时抢救,又拽她去中医院强行灌食。灌食后走不了路,眼睛也看不清东西了。洗脑班的李汉松在灌食插管时骂到:“使劲插,死在板子上,算自杀。头几天,那个被插的,口鼻喷血,以前那个不就死在这了吗?”

8、韩秀荣,65岁,廊坊市大厂县妇联退休职工。韩秀荣在家时满面红光,身体强健,被廊坊市洗脑班迫害后,身体骨瘦如柴,面黄肌瘦。

9、于敬,女,廊坊市管道局物业职工。被劫持到廊坊市洗脑班(月城宾馆)迫害。其间被昼夜洗脑,身体出现严重颤抖病状,被送医院急诊抢救,被诊断为心肌缺氧缺血。当时医生说:“晚来十分钟这人就死了。”即使这样,当抢救过来后,又将其拉回洗脑班继续迫害。

10、齐伯红,被绑架到廊坊交通宾馆洗脑班,关进一间屋里,有两个帮教当天晚上就把她迫害的血压高达二百四十,张口呼吸都困难。然后把她送到廊坊市医院治疗几个小时后。又被李汉松等人送回洗脑班。

11、蒋书芹,被县公安局政保队刘春光带领几个恶警从家中绑架到廊坊洗脑班。去公安局政保队要人,他们互相推脱,说是廊坊洗脑班又开班了,所以上边让送人。

12、辛宝东、高淑英夫妻二人在廊坊洗脑班,都经历了被逼迫放弃信仰、精神恐吓、肉体折磨等迫害。辛宝东一直被关在一个屋子里,吃喝拉撒睡都不得出屋半步。李汉松负责实施各种迫害,韩志光、赵丽华都曾到屋内威胁恐吓。韩志光说:“告诉你,你现在就在监狱门口,是一脚在门里,一脚在门外。判不判刑,就是我推一推拉一拉的事!”

13、任平,在月城洗脑班威逼她写三书,她不写,赵丽华气急败坏打她脸,用皮鞋踢她胸部,不让睡觉,白天黑夜折磨她,强迫她离开大法。

14、李金英,被非法关押在月城宾馆洗脑班,身体被迫害的出现了严重的病态: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而且被扣发一万多元工资。

15、陈建英,拖进警车后,送进廊坊610洗脑班。到洗脑班,他们把陈建英摔到地上,用手铐当绳子,拖着陈建英上楼梯,手铐把肉都扎透了,嵌在骨头上。陈建英被带进一间屋子里,陈建英当时浑身无力,被他们折磨的筋疲力尽。

被廊坊市洗脑班迫害致病、致残的学员的具体情况见附件。

(四)廊坊市“610”、洗脑班勒索敛财的手段及经济迫害简况

廊坊市洗脑班自成立以来,包括市县级、乡镇级洗脑班在内,被绑架到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至少也有几千人。洗脑班一旦有了空房间,市“610”头目、洗脑班主任韩志光就给各区县下达抓人名额。二零一一年四月份以来,“610”头目韩志光不断施压,“610”副主任赵丽华还亲自到三河督阵,制造十余起绑架好人的事件。韩志光和赵丽华就靠迫害法轮功大发横财。

廊坊市洗脑班经费来源主要有三个方面:

一是单位或乡、村委会出钱。比如:每劫持一个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其所在单位都要遭到勒索。廊坊市前锋机械厂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洗脑班一名,单位就要给洗脑班交3千元。廊坊市3532工厂的要给洗脑班交4千元,廊坊市开发区的要交5千元,管道局的要交一万元,廊坊市纺织厂的要交一万元。在2000年,廊坊市“610”在管道局“月城宾馆”开办洗脑班,当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都由洗脑班勒索单位几千到一万元。农村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乡、村委会要交1500元。若是外地的学员要交给洗脑班3至5万元。

二是对被害人的敲诈勒索。表现形式是罚款,押金,保证金,赎金等,数额少者两三千,多者过万。没有任何收据。有的单位交完钱后,过后单位又找学员要。

三是上级部门拨款。每劫持一个人进班,或每“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上级就拨出一定款额。

还有被绑架到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因家属怕亲人遭受迫害,不惜花重金托关系找人的,这笔钱家属一般不愿透露。据说有的花了5、6万甚至10来万元。

每个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时,都伴随着抄家、勒索、罚款。这是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所实施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政策在经济上的具体体现。警察在绑架、抄家时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甚至也不履行任何法律手续。大多数没有查抄物品清单。

廊坊市“610”、洗脑班经济迫害部分案例:

1、张瑞花:这些年被公安局、“610”洗脑班勒索累计:54500元。其中被洗脑班勒索:20000元。

2、刘志刚:被非法绑架廊坊市洗脑班迫害。洗脑班恶人恐吓家人:不拿三万元就判刑。总共勒索了:32000元。

3、廊坊市市区部分法轮功学员被勒索的钱财(具体名单、金额见附件):
合计:614100元。

4、廊坊市固安县部分学员被罚款大约是92490元。交廊坊洗脑班所谓的“转化费”大约46000元。

5、廊坊市3532厂法轮功学员被勒索共计:98000元。

6、廊坊市大厂县有91名学员分别被洗脑班罚款3000、4000、5000、8000、1万不等,有个学员被罚款3万。仅这些学员的罚款共计:250700元

7、廊坊市香河县仅在2011年10月22日就绑架10多人,几乎每人被勒索3万元。共计勒索30多万。未交钱的王丽伶和张宪被非法劳教。这是典型的敲诈勒索、经济迫害:不交钱就劳教。

8、廊坊市三河市据不完全统计,14年来,三河市的法轮功学员被以罚款(或者保证金)等名义勒索的现金至少353900元以上,还不包括抄家被抢走的私人物品及间接损失。

9、廊坊市“610”在管道局“月城宾馆”开办洗脑班,当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都被洗脑班强收单位几千到1万元,当时管道局有85人次被绑架到洗脑班,共被强收850000元(这都是有据有名可查的)。

10、廊坊市落垡乡仅在1999年10月22日晚,徐连玉带领乡政府工作人员及派出所所长王术海、张万春和部份民警大面积非法抓捕落垡乡法轮功学员近百名。强迫他们交不去北京和不炼功的保证金1000—2000元,再交50元车费。共计:10万元。2000年3月至2011年4月,落垡乡政府和乡派出所,先后绑架迫害本乡法轮功学员24人次,敲诈勒索117760元。

11、廊坊市前锋机械厂法轮功学员被勒索:16500元,其中有:张影霞:3000元、朱海燕:6000元、朱燕荣:3000元、翁亚军:1500元、潘月莲:1500元、冷胜贤:1500元。

12、廊坊市尖塔乡及附近单位的法轮功学员被敲诈勒索、抄家敛财数:215170元。

13、廊坊金桥小区仅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这几年勒索的金额:个人总计85400元,单位总计17000元,合计:102400元,托人请客送礼金额未记,个别家属私下交的无法统计。

14、廊坊市开发区刘均瑞,在2008年1月20日晚上,廊坊市公安局、市“610”、开发区分局一大帮警察闯到他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翻墙跳窗,砸碎玻璃绑架了他。警察象土匪一样大肆抄家,抄小卖部,抢掠物品。抄家过程没有出示搜查证,抄走的财物足有两大车,没有给任何物品清单。被抢掠的财物保守估算也有5万多元。

据不完全统计:廊坊市区加部分区县乡法轮功学员被勒索钱财总计为: 3114530元。

(五)廊坊市洗脑班臭名昭著,不仅迫害本市辖区的法轮功学员,还接收石家庄、秦皇岛等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

1、石家庄市米晓征遭洗脑班迫害经过

二零零六年年初,恶警从石家庄劫持女法轮功学员米晓征到廊坊市洗脑班,之前她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会洗脑班,遭受了八个多月的残酷迫害仍不妥协。河北省“六一零”将她转到廊坊市洗脑班,妄图换一副伪善面孔的手段对她进行洗脑迫害。

米晓征只是揭露石家庄洗脑班对她的残酷迫害,不和恶警、恶人搭话,恶警就标榜廊坊洗脑班如何好,决不会出现打人的情况,甚至给她纸笔让她写下在石家庄受的罪,妄图以此为突破口诱其交谈,对其进行“转化”。米晓征没有被伪善迷惑,利用此机会写下了在石家庄洗脑班遭受迫害的文章揭露邪恶,并讲真相。

2、周向阳兄嫂被廊坊市洗脑班非法拘禁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河北秦皇岛昌黎县公安非法抓捕了周向阳的大哥周向党、大嫂李香玲,以及去看望过周向阳老母亲的三位法轮功学员,要找出救助周向阳联名信的所谓组织者,据说是唐山公安发函要办的,而且是中央压派下来的任务。

李香玲从十一月二十一日被绑架至十一月三十日是水米未进,绝食抗争。十一月三十日,昌黎县邪恶六一零头子常兴良及恶徒张学平、张志宏等,将周向党和李香玲劫持到廊坊市洗脑班。现在跟随包夹的恶徒们都已撤回昌黎,就把李香玲、周向党夫妇关在了廊坊市洗脑班。

3、在美国纽约上大学的冯普、李玥回国被绑架,冯普被转押到廊坊洗脑班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一日,在美国留学的法轮功学员李玥和未婚夫回中国大陆探亲,准备办理结婚手续。一下飞机,二人就被北京国安绑架。国安对他们进行非法审讯和恐吓,套取海外法轮功活动的情报,并威逼他们回美国后给中共做特务。

李玥被国安男女警察戴上眼罩,胁迫到一个离机场半小时开车路程的秘密居民区工作地点。头三天,她被胁迫坐在铁椅子上,后被强迫看洗脑光盘和写“三书”,被胁迫提供所谓海外法轮功情报。

未婚夫冯普下飞机后被一戴眼镜的胖警察打了十个耳光,然后被转押到河北廊坊洗脑班强制洗脑。

回到美国的李玥不愿意被中共胁迫而为虎作伥,公开揭露了中共的流氓伎俩与卑鄙阴谋。李玥在明慧网上公开揭露了北京国安的可耻行径,中共动用一切国家机器疯狂迫害法轮功的丑恶行为再一次受到全世界的谴责。

“廊坊市法制教育中心”的牌子二零一四年五月已经摘掉,据说牌子挂门里边了,但洗脑班的迫害并没有停止,只是更加隐蔽了。


廊坊市洗脑班人员:

陈斌(陈宾),男,洗脑班科长,手机:13832626689,恶人榜编号:E000021898。
李汉松(李翰松),男,洗脑班科长,恶人榜编号:E000042704。
洗脑班的“帮教”(犹大,实际是帮凶):李书香、郭玲、王丽、张敬新、穆瑞玲、于世洪、巴会银等。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