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过瘟疫 必有良方(图)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九日】武汉病毒来势汹汹,一时间人心惶惶。这个来自人的肉眼看不到的新型冠状病毒,虽然微小,但是却无时无刻不在向人类世界展示着它的威力。冠状病毒,这个在显微镜下看长得象皇冠一样的病毒,把人们的注意力也带到了微生物的世界。

在维基百科中,微生物是被这样定义的:微生物是难以用肉眼直接看到的微小生物总称,微生物中有细胞结构的叫各种细菌,没有完整细胞结构的生物中就包括病毒。今天我们不说病毒,但是说同是微生物世界里的关于细菌的故事。

一名法轮功学员,在一次不经意的微生物实验中被发现,她身上携带了一种超级天然抗生素,这种抗生素可以杀死一种对人体有害的、被称“超级细菌”的金黄色葡萄球菌。

微生物两次实验看不到细菌

德缘出生在德国,一九九七年,几个月大的时候就开始和父母一起学法轮功。德缘在法轮功真、善、忍的法理中长大,长大后的德缘品学兼优,顺利考上大学,学习医学专业。接触过德缘的人都觉得,她是一个安静、不张扬、很有修养的女孩。

有一年的冬季学期,她在大学上微生物学这门课。第一堂课,学生得到几块琼脂平板,以便在上面繁殖和观察微生物,并进行各种实验。学生们被要求在一块血琼脂板上印上指纹,以查明手有多脏。然后将平板置于培养箱中,以培养出可能存在的细菌,并让它们繁殖到可见的数量,以便于观察。

几天后,当德缘拿回有指纹的平板时,很惊讶。在许多同学的平板上能清楚的看到有细菌菌落,但在德缘的平板上几乎没有任何东西。

德缘自己也很奇怪:“为什么我的平板上没有任何东西?我上课前洗手了吗?但之后我确实触碰过一些东西呀!”

德缘经常炼法轮功,她表面看起来和别人没有任何区别,炼功可以让身体充满能量,但是这种能量是怎么体现的?难道德缘指纹上的细菌被她所携带的能量杀掉了,或者说抑制了?

我们还不能这样下结论,因为这只是一次实验的结果,人们可能说是偶然。

我们来看看德缘的第二次实验。

第二次老师给的微生物实验是,可以在外面或在家中接触的物体来检验微生物的存在。德缘选择了一张纸币。几天后,当德缘拿回了纸币接触的平板更吃惊了,因为这块平板也挺“干净”,而其他许多人的平板上又有细菌菌落生长了。德缘当时也很困惑,因为所有人都知道纸币是特别脏的。

需要说明的是,德缘参与的实验,是她在德国大学里面微生物课里的实验,并不是她有意要去证明自己身上有能量的实验,而德国的医学教学严谨,医疗设备先进。

从第二次实验的结果,可以看到德缘的指纹和她接触过的东西都看不到细菌,而她确实是生活在有细菌的世界中,她身边的鼠标、任何事物上都有细菌。唯一可以解释的是,德缘炼法轮功产生的能量对细菌产生了作用。

如果说德缘身体上具备的能量可以杀死细菌的逻辑成立的话,那就说明她身体周围会有一种保护,可以抵御细菌的侵入,细菌无法侵入,那么身体自然就健康了。

那么这种能量到底是怎样存在的?或许第三个实验可以解答这个问题。

第三次实验终于看到了细菌

第三个微生物实验是这样的,大学讲师要求每一个小组的同学,在这个小组里既要有用喉咙黏液做细菌实验的,也要有用鼻孔里的黏液做实验,并涂在琼脂板上。由于德缘这个小组的其他同学想用喉咙里的细菌来做实验,所以德缘不得不用鼻孔内的细菌做实验。

几天后,同学们拿回了各自的琼脂平板,上面有一张纸,写明了分析数据和各类细菌的名称。这次,德缘的平板上显然有一个细菌菌落,当时她非常高兴,她看到她的细菌的名字叫做“路邓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 lugdunensis)。

每个人都可以问讲师关于他们的细菌,但是谁也没有和德缘一样的细菌。德缘也很想知道她的细菌是什么,她是最后一位问讲师的人。

当讲师听到德缘的细菌名称时,非常兴奋,并说这是一个新发现的物种,虽然十多年前就已经被发现了,但是直到现在才被公开发表,因为直到最近才发现,这种细菌可以杀死一种会致病从而引发许多不同严重疾病的细菌叫“金黄色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 aureus)。

当讲师这么说时,所有的学生都转过头看着德缘。

德缘第三次在鼻孔里发现的细菌——路邓葡萄球菌,居然是一种可以杀死有害细菌的葡萄球菌!

从三次实验完全可以说明,德缘虽然和其他人看上去没有区别,但是在微观下,她身上携带的能量可以阻碍细菌的侵入,一旦有害细菌来到她的鼻孔,那么路邓葡萄球菌就会把有害细菌杀掉。德缘微观世界的屏障的产生,可以说和她炼法轮功有关,或者说路邓葡萄球菌应该算是能量的一种体现。

什么是路邓葡萄球菌?

在说路邓葡萄球菌之前,让我们先认识一下金黄色葡萄球菌。金黄色葡萄球菌可以引起不同程度的化脓性炎症扩散疾病,如疖、痈、中耳炎、鼻窦炎、骨髓炎和脓毒病等。在绝大多数的疾病中都少不了金黄色葡萄球菌。从上呼吸道到消化道,甚至连表皮感染都是它存在的原因,它们之中还存在“超级细菌”——比如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也就是说人类发明的抗生素对这个细菌不产生作用,但路邓葡萄球菌是这种超级细菌的克星。

二零一六年,德国图宾根大学的科学家安德烈·佩修(Andreas Peschel)和同事找到了一种能够对抗“超级金葡”的武器。有趣的是,这件致命的武器来自另一种葡萄球菌——路邓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 lugdunensis)。相关论文发表在《自然》杂志上[1]。

随后的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路邓葡萄球菌装备了一个基因簇——lugA、lugB、lugC、lugD四个基因组成了一条流水线,协同生产一种被研究人员称为“路邓菌素”(lugdunin)的蛋白。这个蛋白由六个氨基酸组成,它们手拉手连接成一个环状结构。

'路邓菌素(lugdunin)的化学结构'
路邓菌素(lugdunin)的化学结构

令人惊奇的是,路邓菌素具有很强大且范围很广的抗菌活性。每毫升仅有1.5μg路邓菌素,就能抑制金黄色葡萄球菌的生长,连MRSA也免不了成为这一抗菌素的“刀下亡魂”。此外,路邓菌素对其他许多革兰氏阳性菌也具有杀伤力,在合适的浓度下,连抗万古霉素肠球菌(VRE)这类臭名远扬的超级细菌都能干掉。

躲过瘟疫有良方

修炼法轮功的群体里,有很多炼功前是病号,炼功后奇迹般康复的事例。但是人们看到的很多是之前的现象和之后的结果,没有人会去关注微观下人眼看不到的空间里面发生了什么。如果德缘身上的路邓葡萄球菌是修炼法轮功所致,那么就可以解释,在法轮功学员中很多身体康复的例子里,在微观下,通过修正法,身体微观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些来自内在的正能量在身体微观下是有体现的,比如路邓葡萄球菌。

微生物中有超级细菌,就有它的克星路邓葡萄球菌,新型冠状病毒应该也有它的克星。

有一些人在武汉肺炎的瘟疫中也体现了武汉病毒的一些症状,但他们快速反应,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症状消失。或许法轮功学员德缘的三次实验可以让我们相信,在患病者诚心念的时候,在微观世界里发生了一场有害细菌或病毒被清理的战役,当病毒被清理,人身体自然就健康了。

注:

[1]这篇论文的链接: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ature18634.epdf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