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黔江区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重庆市黔江区公安局、派出所,城东派出所、城东街道、城东居委的不法人员,2017年3月22日上午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张光宣、周菊香、杨金英、王淑琼、郑守礼、李阳碧、吴安明、李兰秀、华金弟、胡凤兰 冉茂炳、杨美秀等十几人。其中王淑琼、冉茂炳、杨美秀3人被非法判刑,王4年、冉3年半、杨3年。参与这次迫害有左俊刚、刘育锦、周明光、韩锐 陈佳旭等十几人。

重庆市黔江区法轮功学员谢霞菊、冉茂炳、刘玉珍、杨美秀,2011年4月27日被黔江区法院审判长刘萍、代理审判员蒲开明、代理审判员刘彬、书记员黄蔚非法判。谢霞菊被迫害致死。

2010年11月30日,退休女教师冯荣荷被黔江区法院非法开庭、枉判三年。

在2002年10月23日,重庆市黔江区检察院审判长张绍福、审判员池红宇、代理审判员王飞、书记员洪平非法判刘玉珍、王淑琼、冉茂炳3年、4年。

一、退休女教师冯荣荷(现年79岁)遭受的迫害

以下是冯荣荷老人自述被迫害事实:

我原是小学教师,由于身体不好,长期患有:类风湿、骨质增生、腰椎间盘突出、胃炎、胃下垂、右肺不张、脑震荡、妇科等多种疾病,一年四季大部份时间是在医院度过,刚满50就病退了。1996年我喜得大法,修炼3个月身上的病都好了。

从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出于妒嫉,公然践踏宪法,疯狂迫害法轮功后,我们这些修炼者长期被迫害,没有过一天安稳日子。我曾多次被非法抄家,4次绑架到拘留所,一次非法判刑3年。还被绑架到重庆望乡台洗脑班34天,被绑架到黔江区杉木丫洗脑班36天,家庭被骚扰,子女被威胁,给我精神和肉体造成了极大伤害。

2000年11月20日,我从北京大儿子家回到女儿家,国保公安何龙、方春生、王平在不出示任何证件情况下非法搜查,非法抢走了我的大法书籍及炼功带,并把我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审问,7天后他们逼我儿子写了不炼功保证后才放我出来。

从那以后,恶警李庆怀、何龙、马培玉、蒋某某等三天两头就到我家骚扰,不久,我因讲真相,贴传单被非法拘留15天。

2010年正月初十,黔江区“610”,国保公安来了10多人抓我,没有抓住我,他们就向黔江区委书记洪天云反应,声称我上北京了,洪下命令上到重庆,下到全区追捕我,并对单位施压,交不出人就要扣发全年奖金。5月18日,我回到家中,不到半月,在王江鹏带领下,“610”、国保公安、派出所及武警10多人于6月1日晚上10点多钟到我家非法搜查,抢走了我的大法书籍、炼功带及光碟,并把我绑架到拘留所。王江鹏、冉茂凯、陈瑞清、李庆怀等轮番对我非法审讯,检察院的公诉人肖恩侮辱大法师父,侮辱大法,侮辱我人格,说我卖淫,抓住故意伤害,使我精神和肉体受到极大伤害。

2010年11月30日黔江区法院非法开庭审讯我,除子女外,不准任何人参加,不准律师作无罪辩护。肖恩的公诉书都是诬告陷害故意中伤之词,我据理一一反驳说明我无罪,还是被非法判刑3年。当时开庭的庭长是吴春利,陪审员是李永言、汪贤江。

在监狱,我饱受迫害,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孩子们千辛万苦花了不少钱,求人办保外就医。这时“610”,国保公安又来逼我写“三书”,逼我转化,直到2011年6月3日我才所外就医回家。回家后,政法委周明光、“610”罗言、国保刘育锦继续迫害,对我子女进行恐吓,子女怕我再次被抓,就把我锁在屋里。政法委,国保又造谣说我的病是假的,刘育锦又把我弄到市局去去录像,看我是否真有病。

2012年9月10日早上7点多钟,在花园外又被恶警刘某某、田某某绑架到公安局,“610”罗言、国保刘育锦、派出所石某某及居委会王勇等10多人把我送到重庆望乡台洗脑班非法关押34天。

2014年4月24日早上10点多,因我讲真相被抓去非法关押1天,2014年11月被正阳派出所非法关押1天。

2015年6月24日,政法委周明光、“610”罗言、胡小兴,刘育锦,左俊刚等用谎言欺骗儿子儿媳,把我绑架到黔江区杉木丫洗脑班关押36天。胡小兴还骗我儿子把师父法像、书交出来,害得我母子反目。

二、刘玉珍女士遭受的迫害

刘玉珍,因长期患有严重的支气管炎,走路都特别的累,气喘吁吁,而久治不愈。1996年春幸得大法,修炼不久,严重的支气管炎就不药而愈,见证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她按照法轮功师父的教导:以真、善、忍为标准做人,无私无我,先他后我,道德升华,身体健康,一家人也其乐融融。

但从99年7月20日以后,江泽民这个人渣败类,滥用职权,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颠倒黑白,疯狂迫害法轮功,还自编自演“天安门自焚”伪案抹黑法轮大法,挑起不明真相的世人仇恨法轮功。江泽民治下的610、国保、公安、派出所、居委会等天天上门骚扰、威胁恐吓,强制洗脑转化,不转化的就劳教、判刑。十多年来,刘玉珍一家没过一天的安生日子,都生活在恐怖之中!以至刘玉珍冤死都不敢为其伸冤!

2000年12月,刘玉珍、冉茂炳、冯荣荷、文柯芬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结果被打着公安部牌子的人拉到黑窝,由于她们身上没带多少钱,无油水可捞,第二天就把她们放回来了,回来3天后就被公安恶警王旭东、方春生、刘洋等人抓进拘留所非法关了15天,威胁利诱,洗脑转化剥夺她们的信仰自由,人身自由权利!

2001年9月7日,公安的李庆怀、何龙等人闯入刘玉珍家中,不分青红皂白又把她非法抓进拘留所,刑讯逼供、受尽凌辱,直到9月30日才取保回家。2001年10月24日刘玉珍又遭绑架,多次威逼利诱、刑讯审问,要她交待所谓“犯罪事实”。

非法关押了一年,2002年10月23日由黔江区法院审判长张太亮,审判员蒲开明,代理审判员刘光生,非法判刘玉珍3年徒刑,监外执行。她没有犯罪,不服,请辩护律师上诉。重庆市黔江区中级法院审判长张绍福,审判员池洪宇,代理审判员王飞,书记员洪平审判,他们在江泽民“对法轮功不讲法律”的指令下:维持原判。在服刑期间不准外出,如要外出必须请假;每星期要向城南派出所的陶××汇报。他们犯下了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罪、徇私枉法罪。

2010年1月22日下午4点左右,国保、公安何龙、王平等一伙人闯入刘玉珍家中非法抄家,翻箱倒柜抢去她的MP4、电话本及大法书籍、资料、法轮功师父的法像;还在她家中非法拍照。当晚又把她绑架关在正阳拘留所,连上厕所恶警王平都不准,太无人道。第二天早上,王平、李庆怀把刘玉珍劫持送到湖北咸丰监狱,实施暴刑毒打,把她牙齿打落,全身打的青肿。黔江公安经过3次提审,其后定为取保候审,于2月8日回家。由检察院王兵公诉,审判长吴春利,陪审员李永言、王贤江、书记员郑兴,非法对刘玉珍判刑。

由于长期的迫害、关押,刘玉珍身体越来越衰弱。中共不法人员们反而说她态度不好,装病不老实,几次弄她去医院检查,多次强制她吃降压药、抽血化验,把她的手都刺肿了。最后由医院、公安、看守所、政法委共同决定,6月1日又把她抓回看守所,第二天送往重庆女子监狱,把她和冉茂炳铐在一起,天气又热、手脚都肿了,两天不给饭吃,经检查她有三级高血压,监狱不收。于是又弄回黔江监外执行。

残酷的肉体迫害与精神折磨,使得刘玉珍不堪重负,于2013年8月25日送进医院,第二天就含冤离世。

三、农村妇女刘运梅(现年74岁)遭受的迫害

以下是刘运梅自述被迫害事实:

我是1997年喜得大法的,我是一个没有读过书的人,一个农村妇女,但又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人;一家人打我,我打一家人,外人就更不相让了,非打赢不可。因此整得一身都是病,吃不好、睡不好。自从修炼大法后,师父给我调理好了身体,各种毛病不长时间都痊愈了;同时给我开智开慧,我从一个字都不识的人,现在能读大法书了。慈悲伟大的师尊教导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修心向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家庭和睦了;邻里关系也和谐了。在修炼中去掉了许多不好的物质。法轮功太神奇了,真是佛家高德大法。

但从99年7月20日起,江泽民滥用职权,凌驾于法律之上,疯狂迫害法轮功,污蔑大法师父,信口雌黄说法轮功是×教,挑起全国不明真相的世人仇恨法轮功。我一家人都生活在恐怖之中,一直担惊受怕。

2001年4月的一天,我出去发真相传单,被610公安局何龙、李庆怀、王平等恶警非法闯进我家,不出示任何手续对我抄家搜查,在家里翻得乱七八糟,抢去了大法书和真相资料,又绑架到公安局,非法行政拘留了15天。

2002年腊月二十几的一天晚上3点钟,六个恶警闯到我家里非法抄家,把我大法书、真相资料、师父讲法录音带、炼功带2个、手机、手表、金项链1个、光碟14个等抢去,还把我和儿子绑架进公安局审讯。第三天才把我母子放回,但东西至今没退。

2003年正月,公安局张××等3个恶警又在一天晚上9点钟闯到我家,在面粉桶里翻找资料,没找到,结果就抱走两捆有10斤重的面条。

2004年8月20日晚上6点钟左右, 5、6部公安车,10多个恶警闯到我家里把我钱夹里的钱2000多元抢去,我卖面回到家里,又把我绑架到拘留所,李庆怀、刘育锦两人非法审问我一天一夜,站着不准坐,脚都站肿了也不准坐,对我进行迫害后把我送到桃子坝看守所,非法关了1个月零7天,什么程序都没有,又由刘育锦和一个女警把我送到重庆毛家山劳教所非法劳教 1年半。

在劳教所里,头天晚上被强制站4个钟头,睡泥巴屋,审讯时不准坐、脸贴在墙上、不准小便,逼迫我诽谤师父,不说就罚站。从上午一直站到下午5点,才准吃饭;中午不准吃饭。1个月都这样罚站,中午不准吃饭,饿的头昏眼花;恶管庞队长还打我,后又强迫我去做奴工。每天包50斤糖果,我拼命也完不成任务,每天包到晚上零点。脚也肿的那么大,走路不方便。到厕所去洗澡就摔倒在厕所里面;腰也摔伤了,右脚膝盖当时就断了,站不起来,吸毒劳教人员发现了才把我抬到床上。第二天去医院检查脚断了,才通知我儿子把我接回家保外就医。

儿子送我到黔江民族医院医治,上钢筋花去医疗费20000多元,也没医好,我的脚残废了。这十多年来多难受,走路一拐一拐的,走路很痛,走几步就要歇一阵子,上坡是要爬的,逢天晴落雨更是难受,就连没断的左脚都痛。

2012年7月1日,610和国保刘育锦等6人非法闯入我的家,把我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了10天后,又把我绑架到重庆望乡台洗脑班。帮教林敏又经常迫害我,天天都放邪恶碟子诽谤大法,诽谤师父,企图把我好人转化成坏人,如此关了我15天。摧毁人类道德,真是太恶毒了。

2012年10月3日,我和王淑琼到金溪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金溪派出所把我俩绑架,游街示众侮辱,把我的手反绑在铁凳子上;饭也不给吃,直到晚上9点多钟,又把我们绑架到正阳拘留所关了15天。后又把我送到重庆望乡台洗脑班12天,那里天天诽谤大法,诽谤师父,逼迫我放弃修炼。

2014年2月12日上午11点40分,在小南海市场讲真相,被李兰秀的大儿子举报,又被小南海派出所绑架到黔江公安局行政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

2014年5月的一天在中塘市场讲真相,在派出所门口被恶警发现,绑架到刑警队里面,脚镣手铐都戴。晚上10点才送到正阳拘留所被非法拘留15天。

2014年7月3日,在马喇市场上讲真相发光碟,被派出所的人看见,绑架到派出所关了9个小时,后送到黔江公安局又非法拘留10天。

2014年12月26日10时许,我和冯荣荷在黔江区正阳街道凉水井桥头附近发2015年日历,被正阳派出所绑架、非法拘留15天。

2015年5月21日,黔江区政法委610、国保、派出所、街道办事处、居委会、特警等单位的坏人恶警十多人,在刘育锦带领下非法闯进我家翻箱倒柜、一片狼藉,在一无所获的情况下,非法把我绑架到黔江杉木丫洗脑班21天。在洗脑班天天都是四拨人轮番来“转化”我,放邪恶的光碟、影视等诽谤师父、诽谤大法。这些人有区政法委书记周明光,610办公室主任罗言、胡小兴、国保刘育锦、街道办杨光全、龚××、焦卫琼、邱长安、刘凤琼等人,绑架我一个星期后,家里孩子都不知道我在哪里,关在何处。四处打听最后才知道!

四、黔江区冯家镇照跃二组宋凤明遭受迫害事实

宋凤明女士,1999年7月20日前修炼法轮功。99年后在“610”主任罗言,副主任胡小兴指示下,宋凤明长期被迫害,2000年村上安水管,因她炼法轮功,村长不许她安,到现在她家都没有自来水。

宋凤明因发真相资料前后两次被派出所绑架,后一次被送到洗脑班非法关押9天。

2015年宋凤明因起诉江泽民被村书记郑小敏、副书记郑守进、陈芳艳伙同国安队长刘育锦、左俊刚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审问1天,后被劫持到看守所迫害半月。

村书记郑小敏及手下郑三、郑守进、陈芳艳常常背后说坏话,造谣,向他们上级恶告宋凤明,一直派人监视,跟踪宋凤明。2015年5月中旬的一天,他们伙同冯家镇派出所警察闯进宋家抢走了全部大法书籍。

杨琼仙,原黔江区法轮大法辅导站站长,被公安局的李庆怀、何龙、王平等绑架到公安局三科迫害后,经常被骚扰、非法抄家,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孩子们时常处在极度的惊吓和恐惧之中,只好逼着她不炼,也不准她与法轮功学员接触。

五、黔江区公检法司、610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责任人

周明光:男,57岁,生于1962年(黄历)腊月29日,土家族,家住重庆市黔江区检察院,现任重庆市黔江区政法委副书记,专管迫害法轮功,以前任黔江区彭水县公安局局长兼政法委书记。他家人亲戚好言劝他不要参与迫害,他不但不听,还变本加厉,诽谤大法和师父,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

左俊刚:男,50岁左右,家住重庆市黔江南海城水厂,任黔江区国保大队政委,迫害法轮功学员很卖力。在濯水镇派出所任所长期间,将当地所有学员的大法书籍全部搜走,逼迫他们放弃修炼,经常开会“学习”,还派人监听监视法轮功学员,谁炼就抓谁。升为黔江区国安大队政委后,更疯狂,经常骚扰,非法抄家、抓人,审讯法轮功学员,逼迫法轮功学员签字。左俊刚电话:13908274192。

刘育锦:男,50多岁,重庆市黔江区国保大队队长,迫害法轮功很卖力。他妈姓李,他父亲叫刘昌金,是退休教师。

罗言(罗志),男,50多岁,重庆市黔江区610头目,阴险狡诈,发出迫害指令却不露面,还装好人。电话:13908278926

洪天云,任黔江区中共区委书记时,迫害法轮功学员都是他和610的罗言下令。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