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才能走出“武汉肺炎”大难?

给中国现任政权领导人的一封信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三日】因为看到中共现政权领导人面临的重大困境和危机,因此写来这封公开信。写信的目的是想帮助现领导人看清一条光明和希望的路,走过自己未能意识到的生命劫难。

今天,“武汉肺炎”已席卷整个中国大陆,并殃及海外。致病的“2019新型冠状病毒”(简称“新冠病毒”)其严重性远远超过“萨斯”(SARS),更有致命性,传播更快、传播途径更多,并且还在不断变异,无症状的潜伏期越来越长。

在“武汉肺炎”面前,不仅是无数普通百姓切身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近距离的闻到了死亡的气息,我想中共高层的人也概莫能外,因为在疫病面前,中共高层的人和普通百姓一样,人身肉体都是爹妈所生,血肉组成,都食五谷杂粮,没有任何区别。

到现在,这场大疫已给大陆疫区在内的无数民众造成了巨大的生命损失,带来恐慌和压力。同时也给中国大陆的经济造成了重击。现政权已陷入两难:不封闭不隔离的话,疫情可能蔓延更广,但严厉的封闭又导致全国各地街道冷清,百业凋敝,经济萧条,尽管现政权早已要求不停产,“防疫措施不要过头”,但疫情肆虐,无人肯听,很多地方政府仍各自为政,防疫措施还在不断加码。

然而,把民众象动物一样强制关在自己家里,看不到结束的希望,给人们带来的压抑、恐惧和绝望,无形中又在酝酿另一场巨大的危机。

很多人都把武汉肺炎疫情结束的希望寄托在美国“吉利德科学”开发的新药“瑞德西韦”(Remdesivir)上,还有就是寄希望于“新冠状病毒”象当年的SARS“萨斯”病毒一样,在天气变暖,气温升高时自动死亡。

对于前者,武汉专家表示:对重症束手无策,瑞德西韦现只用于轻症。

对于后者,研究人员最新发现,新型冠状病毒在人传人之后会发生突变,有加速传染的风险。而且也没有证据显示,病毒会受到高温的影响。因此疫情不一定能在今年夏天受到控制。

今天在这里,我给现政权领导人提供另外一种(也可能是真正的一种)终止这场大疫,同时走出自己面临的各种困境和危机的思路和建议。

让我们先看看历史上两次大疫终止的史实

1、古罗马大瘟疫的终止

两千多年前,罗马帝国残酷迫害基督徒。在尼禄等罗马皇帝编造的对基督徒的谎言中(如污蔑基督徒是“邪教徒”,吃婴儿血等等),罗马帝国中参与迫害者甚众,对基督徒的迫害惨绝人寰,招致了四次大瘟疫,死亡人数在五千万左右,最终使曾经强大的罗马帝国走向灭亡。

罗马大瘟疫之后,公元680年,人们逐渐的清醒了,知道了真相的人们,开始谴责统治者对基督圣徒的迫害和社会的道德沦丧。罗马市民纷纷走出家门敬捧基督圣徒塞巴斯蒂安的圣骨游行,并虔诚的向神忏悔,从此罗马城的大瘟疫就彻底消失了。

罗马人的忏悔也影响到很多周边地区,公元1575年米兰和1599年里斯本两地的大瘟疫中,诚心忏悔的居民也敬捧圣骨绕市而行,各自忏悔,瘟疫由此停止。这种现象现代科学根本无法解释,站在今天所谓“无神论”的角度更无法理解。

2、明朝大瘟疫的终止

明朝后期各种瘟疫不断,从万历年间,开始爆发大规模鼠疫。华北一带是重灾区,如山西境内,十室九病,传染者接踵而亡。传染者无论贫富贵贱,得病即死,皇宫中也不能幸免。史料记载,从北京城抬出去的尸体大约20多万,占北京人口的40%。

万历、崇祯两朝,华北死于各种瘟疫者不下1000万。

崇祯末年,明朝京畿重地本有近20万精锐,北京城城池高深,李自成大军攻到北京时,未必有必胜把握,但瘟疫早已使明朝廷的军民丧失了战斗力,从而使李自成轻松攻入。奇怪的是,当时的瘟疫只针对明军和百姓,但对李自成的军队以及后来入关的清军,包括归附清军的明军都不传染。

至清朝顺治帝登基,在明末猖獗了数十年的各种瘟疫立即消踪匿迹,华北平原顿时一片清平,其后迎来了中华民族一百多年的治世——康乾盛世。

以上两个真实的史例值得今天面对大疫的我们深思。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我们从中应得到什么样的教训和借鉴,来对照当下和自己,不再重复历史的悲剧,从而走出现在的危难和困境呢?

我们看到,前一个瘟疫的终止是在正信蒙冤得到昭雪、被谎言误导和蒙蔽的人民真心忏悔之后;后一个是腐朽的王朝被淘汰、迎来佛法兴盛的治世之时。其实类似的史例还不少,基本都大同小异。

参考前面的两个史实,我们是否可以试着往这两方面想一想:(一)是否在当今的中国有正信蒙冤需要昭雪?(二)是否有腐朽和罪恶面临淘汰需要我们远离和避开?

(一)找到今天瘟疫的起因和真相。

先从疫情的表面的起源说起,关于此次病毒的源头,说法很多,但国际国内聚焦最多的是武汉病毒研究所——中国华南唯一储藏有SARS等多种冠状病毒,并对冠状病毒进行高度秘密研究的武汉BSL-4实验室,简称P4实验室。迄今为止国际上对此有理有据的专业分析和评论很多,在大陆民众中知道这事的人也不少。

武汉病毒研究所因武汉肺炎一直陷在舆论的风暴眼中,其39岁所长王延轶及其院士丈夫舒红兵一直是舆论焦点。有爆料称,舒红兵背后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之子、前中科院副院长江绵恒操控的势力强大的上海帮生物圈,而上海帮间接掌控中共的军工生化武器地盘。

更有人认为这是毫无道德底线的中共江泽民集团为搅乱时局,想“翻盘”,而搞出的“病毒泄露事件”,也就是中共一直宣扬的“超限战”。

这些消息是真是假,我想,中共高层比普通百姓清楚。但不管哪一种说法,我认为这些都是表面起因。但却不是实质的真相。就象许多人知道的那个“红眼石狮的故事”,故事中,表面原因,是村中的几个混混涂红了石狮眼睛,于是大难如期而至,但真相和实质却是村民们道德败坏,不敬神佛、不信神佛,并且多次拒绝神佛救度的机会,使自己难逃灾难。

如果这次大疫真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病毒泄露事件”导致,中共江泽民集团的恶徒只不过扮演了“红眼石狮的故事”中那几个混混的角色而已。

参考第一个史实,那么在今天的中国大陆,是什么正信正在蒙冤?

仔细想一想,从1999年,江泽民和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或法轮佛法),这是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灭佛(迫害正信),因为被迫害的佛法修炼人达上亿之多,被迫害的人数和波及的人数及影响的范围超过历史上任何一次灭佛(迫害正信)的时期。

说起法轮佛法,很多人会质疑,思想中就会反映出中共长达二十年的污蔑宣传,如“邪教”,“自焚”、“杀人”等等。其实这和当年罗马帝国污蔑基督徒是“邪教徒”、“喝婴儿血”是一回事。那些“自焚”、“杀人”全是中共江泽民集团为给迫害制造理由,煽动民众仇恨和迫害法轮功学员而编造的欺世谎言。

有人不相信法轮大法是佛法。我们简单的从几方面来说一说: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小到一个单位,大到一个国家的管理者,你们想想,这个世界上什么最难改变?人心,是不是?很多人都知道,有时一个小小的单位,几个、几十个人还各怀私念,一个家庭俩口子还同床异梦呢。在政权中统治者最怕下面的人不忠,但是不管再怎样强制,再怎样高压,再怎样叫他效忠,你只能改变他的行为,但很难改变他的内心。而法轮大法却能让上亿人发自内心的修心向善做好人,能把不同年龄,不同人生经历,以及文化水平、道德水准、性格脾气不同的人都变得真诚、善良、宽容忍让,使多少浪子回头、恶棍变善良……上亿人自己身心受益还福益他人和社会。若不是佛法能有这样的威力吗?

而且现在法轮大法传遍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修炼者来自各个民族,甚至不同的宗教背景,韩国的不少高僧、印度寺院中多年秘密修行的人都在修炼法轮大法,他们都在说法轮大法师父是“真正度人的上师”,因为他们阅读《转法轮》,发现这本书表面理白言明,却内涵无穷,充满天机,是让人真正能返本归真的高德大法,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看了《转法轮》后一下就明白“这就是自己生命中一直要找的”的原因。

另外,中共江泽民集团诽谤法轮大法师父。极尽诬陷抹黑、造谣栽赃之能事,花费天文数字般的财富,找尽各方面的专家(“砖家”)、教授(“叫兽”),写了无数的污蔑文章,拍了无数诽谤的视频。

但是,其中有谁能做到:写一本书被翻译成四十种文字,短短几年让全世界不同民族上亿的人都能来学,并且真心的敬仰他,而且历经各种考验甚至残酷的迫害都不放弃!

有谁能做到:组建七个神韵艺术团,在全世界巡演,以顶级的艺术形式展现纯正的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唤醒无数人的善良本性和神性,能让人在观看的过程中都感动得落泪,能让不同国家,不同宗教、文化、信仰、族裔的人观看后都极尽人类的最美好的语言,给予他最崇高的赞美,认为他充满了神佛的慈悲,带来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真正复兴,是全人类的希望!

谁能做到呢?就是中国现政权以倾国之力都很难做到,是吧?你说我们师父是一个普通的人吗?佛经中记载:“法轮圣王”又称“转轮圣王”拥有与佛一样的三十二相、七宝,是不用武力用正义转动正法的轮,以此来支配世界的理想王……法轮大法不是佛法是什么呢?

那么法轮大法弟子今天正在中国遭受的诬陷和迫害,是不是古罗马帝国迫害基督徒的翻版?长达二十年的迫害,造成的无边罪业,排斥和打击“真、善、忍”造成国人的道德沦丧,堕落到无底线的程度,会不会招来各种灾难包括瘟疫呢?

(二)为什么今天席卷中国大陆的武汉肺炎 “新冠状病毒”是从武汉向全国扩散?

我们再来看看,这次的瘟疫是从武汉发源,并扩散至全国。为什么非要从武汉开始,而不从其它地方开始呢?

古罗马帝国因残酷迫害基督徒,才招致四次大瘟疫,大瘟疫是从迫害最严重的罗马城发源,因为那里罪业最大。

我们来看看,这次大疫的发源地为什么是武汉。因为在江泽民发起的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中,湖北省和武汉市的一些官员做了几件恶冠中华的大罪之事:

1、当时的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他一心想跻身中共最高领导层(指中央政治局常委,离休年龄晚),如果他不搞出点大事来证明自己的存在很有必要,他就该退休了,为此,他开始找最好欺负的下手,把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当作了“任人宰割的羔羊”。1996年,他指使公安部深入调查法轮功,结果反应很好,公安部很多人开始炼法轮功。退休的前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乔石,还上书中央一份调查报告《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当时的总理朱镕基,政协主席李瑞环等,也都很支持法轮功。罗干不甘心就此退休,孤注一掷,先给法轮功定性为“邪教”,然后让公安部去给他的定性找“证据”,把所有气功、会道门甚至神经病造成的社会危害,还有炼过法轮功又改练其它气功的人出现的偏差,都强加给法轮功。

另一方面,罗干对江泽民由于妒嫉失去了理智,一心要镇压法轮功,心领神会,罗干暗中唆使武汉电视台台长赵致真,拍摄一部恶意栽赃法轮功的电视片《李洪志其人其事》(简称“武汉台赵片”),声情并茂地罗列那些伪证,长达六个小时。中央开会酝酿、讨论是否取缔法轮功的会议上,就播放了这部片子,该片以假乱真的造谣手段迷惑了所有的人,为中共最终决议镇压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7月22日在全国滚动式播出“武汉台赵片”,中共强迫各机关、企业、学校、事业单位组织全体成员观看,以谎言煽起了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

这部“武汉台赵片”从武汉做出,流毒全国和世界,使无数世人对法轮佛法产生了很深的误解、甚至仇恨,失去了得到这部高德大法的万古机缘,它给武汉和武汉人民带去了多大罪业?所以害众生不得救赎之罪恶,很大程度起于武汉。瘟疫在这个罪恶深重之地爆发,也就毫不奇怪了。今天席卷中国大陆的武汉肺炎,“新冠状病毒”从武汉向全国和世界扩散,如此“巧合”,是不是一种警示和提醒呢?……

2001年12月21日,美国联邦法院以“缺席审判”方式判定原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610办公室二把手的赵志飞虐杀罪成立。赵是第一个在海外被判有罪的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官员。

2、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滔天大罪,从陈忠华所主持的武汉同济医院发源。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被国际上称为“这个星球上最大的罪恶”。武汉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院是大陆“器官移植的发源地”、是目前中国最大的专门从事器官移植临床与实验研究的综合性医疗服务与研究机构。该医院仅2005年2月份所施行的肾脏移植手术就达1000例以上。

“神目如电”。谁能证明这场对法轮大法的迫害所积攒的罪业,不是武汉灾难的根源呢?只不过城门起火,殃及池鱼。

但是法轮功学员(法轮佛法弟子)一直视所有被谎言蒙蔽的民众和参与迫害的中共各级人员为中共谎言的受害者(江泽民、罗干等少数迫害首恶除外),因为法轮功学员知道,那些心中装着谎言因而仇视法轮佛法,或参与迫害的人会遭遇各种劫难,如被共产邪灵或疫鬼所害。所以顶着压力、不顾自身安危,不管世人如何误解和嘲笑,历尽了艰辛都一直在和平理性的讲真相、劝三退,就是要让世人明白,消除他们内心中对法轮佛法的恶念,远离迫害和罪恶,也就是远离最后的巨大劫难。无数法轮功学员因此被抓、被打、被残酷迫害……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是当这一切过去后,所有得救的人一定会感激法轮功学员。

就是在当前大疫面前,法轮功学员在自身遭受迫害的情况下,还不断地善意提醒人们:不管你是高官还是平民,诚心诵念九字真言:“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就能得到强大的正的能量保护,外邪不能侵害,就可保平安,就是希望更多人能得到神佛的保护,跳出这场灭顶之灾。在这段时间,明慧网上已登载了不少普通人诚心敬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而使自己的“武汉肺炎”痊愈的实例。

那么作为现政权领导人,参考古罗马大瘟疫终止的史实,如果能主动为法轮佛法昭雪,公布各种真相,让无数被谎言蒙蔽的民众清醒,忏悔对法轮佛法的恶行和恶念,最终将得到神佛的谅解,神佛清除邪灵或疫鬼只在弹指之间,就能最快终止这场大疫。自己也能赎还罪过,其后一正则百顺,有神佛的保护,人民的真心拥戴。什么不能做成呢?

其实这才是真正能终止一场场大疫的唯一办法。

武汉地方官员透露:在从疫情开始到武汉封城之前,已有五百万人逃离,遍及全国。谁也无法想象,在这个过程中有多少人在无意中感染,至今症状全无,从已知的病例中看,潜伏期越来越长,现今的医药技术已跟不上病毒变异的速度。这几乎象在全国埋下了将来大疫全面爆发的“种子”,即使在中共高层,现政权的每一个人都不敢说自己绝对安全,请千万别心存侥幸。

顺天意而行,一定有光明和希望的出路。

为什么现政权这两年会遭遇如此多的麻烦、挫折?在我看来真实的原因就是现政权领导人崇拜马、毛的一系列举动,还有保党的行为,违背了天意。

天意是什么呢?2002年6月,贵州省平塘县发现一块“藏字石”,引起轰动,中共新华网、央视等100多家媒体,都对此事作了报道。包括中国科学院院士在内的三批科学家对“藏字石”科学鉴定的一致结论是:未发现任何人工痕迹,纯粹天然。巨石形成于2.7亿年前,大约五百年前一分为二,断面凸显“中國共產党亡”六个大字。中共官方报道了前五个字,称之为“救星石”,但实际为六个 “中國共產党亡”,门票上都清晰可见,民众称其为“亡共石”。天意就是通过这块“藏字石”明白无误的告诉了大家。

既然天意是“中国共产党亡”而不是“中国共产党兴或存”,那么上天就会让一切都按“中国共产党亡”这个主题和注定的结局去安排。中共就必然会在各种危机和灾殃中最终走向灭亡,这是不可阻挡的,是人力难以对抗的,不管其在灭亡的前夕,如何一时“回光返照”,表面形式如何扑朔迷离。所有的形势其实就是冲着这个主题去的。那么任何人无视天意,想让“中国共产党兴或存”,就是逆天意而行,逆历史潮流而动,就如逆水行舟,遭遇阻力是必然的,而且阻力会越来越大,麻烦也会越来越多,最终的倾覆也是必然的。

中共从上到下,从表面看上去,都是这个体制的受益者,其实他们最终会发现,每个人都是这个体制的受害者。

马克思曾一次次公开宣称自己是撒旦的代言人,他在《共产党宣言》中豪不隐晦的把共产党说成“共产主义幽灵”,幽灵就是马克思真心崇拜的魔鬼撒旦。魔鬼只会害人、毁人,只不过在毁你之前给你点甜头和好处:如权和钱,但绝不会保佑你,在这次大疫中,没有谁去求过魔鬼和马克思保佑保佑自己的吧?我们终究是中华儿女不是马克思子孙啊。

在被称为“神州”的中国,历朝历代都留下了传世预言,对历史有着惊人的准确预测。比较著名的预言包括:汉代诸葛亮的《马前课》,唐代李淳风的《推背图》,宋代邵雍的《梅花诗》,明代刘伯温的《烧饼歌》等。外国比较著名的预言有:韩国的《格庵遗录》,圣经《启示录》,法国诺查丹玛斯留下的《诸世纪》。无论中国的预言和国外的预言都预言到了今天发生的大事,都准确预言了中国的朝代更迭、中共的产生与灭亡,及人类此时将有大劫之忧。

还有《陕西太白山刘伯温碑记》(以下简称《刘伯温碑记》)一直在民间流传。比如其中的“三愁湖广遭大难……十愁难过猪鼠年。”在今天看来准的吓人。我知道这不是今天的人杜撰出来的,三十多年前在我上中学时,我家族中的一个长辈,是位老中医,精通周易,他就给我讲过《刘伯温碑记》,我印象最深的是“贫者一万留一千,富者一万留二三”,而且他当时告诉我:将来千万不要入党。我很奇怪,问为什么?他说:入过党的将来留不下来。按这个预言的说法,看看眼下,今天的一切似乎才刚刚开始。

其实不说以前的预言,在过去的2019年,上天曾有一个大的预警:发生在中国大陆的非洲猪瘟。其传染范围之大,扩散速度之惊人令现代医学束手无策,称之为“猪艾滋”。即使大陆各地设关严查,贴满布告,采取禁止泔水喂猪等等措施,仍有二十多省被迅速波及。而此种瘟疫只传染猪,人和其它畜禽皆不传染,针对性极强,好似“长了眼睛”。那是不是当时上天对人的重大预警呢?中国汉代大儒董仲舒说过:“国家将有失道之败,而天乃先出灾害以谴告之,不知自省,又出怪异以警惧之,尚不知变,而伤败乃至。”

而“猪”和“朱”同音,“朱”者“赤”也。中国原来就有把共产党称为“赤党”的说法。共产党最喜红色:红军、红旗、红五星、红色江山、“红彤彤的世界”……今天在疫情中看,这个“猪瘟”的所指和预警是不是很明显?

为什么现在还要苦保中共这个已失尽了民心和官心,在世界上越来越孤立的权力和罪恶的体制?为什么不去赢得昭雪佛法、解体中共后亿万民众真心拥戴,世界各国真心敬佩的权力呢?

历史上汉武帝曾为奸臣江充所惑,在“蛊惑之乱”中,不仅贤良的卫皇后和太子被害,而且数万人因此遇难,再加上一系列的政策失误,国家处于动荡和危亡之中。但是当汉武帝知道了真相后,能反省自己的言行,毫不避讳自己的所有过错,写下了流传千古的《罪己诏》昭告天下,《罪己诏》内容之深刻,心胸之坦荡,言辞之恳切,几能催人泪下。汉武帝真诚改过之心感动了所有臣民,我想也一定感动了上天,于是天下人的憎恨积怨随之烟消云散,其后国家又重新恢复了平静和活力。

希望这个故事能给现政权领导人以参考。能得到人心的政权才是真正稳固的。但是中共这个罪恶的体制,因为一直以来充满残酷的倾轧和内斗,处处是陷阱和“地雷”,但却不能不想:无数民众和官员的积怨可以一时压制,但那就象一个人身上长了脓包疮,强捂只能解决一时,但积累到一定时候总爆发的时候,那就是致命的。那怎么办?唯有抛弃中共,才能走出绝境。

抛弃罪恶的中共,公布真相,抓捕和惩治真正的罪犯,(2015年你们提出“有案必立、有诉必应”,二十多万法轮功学员的诉江状,今天不用更待何时?)一定能得到神佛的帮助,海内外亿万民众的真心响应。

随着真善忍正信蒙冤得到昭雪,罪恶腐朽的中共被淘汰,灾难和大疫必然终止。

我知道在这个世间有的人牵扯到的人太多,涉及到的生命太多……不管他以前错过了多少次机会,但如果他最后终于做对了选择,那也有利于更多的生命能做出正确选择,走出绝境。就象《生命的选择题》中讲的那个故事:七十多年前的二战中那个寒冷的夜晚,艾森豪威尔将军在事关生死的选择题中,做出了正确选择,不仅救了他自己,也救了跟随他的所有人。

眼下虽遇大劫,然而这也正是启动巨变之机,顺天意而行,抛弃中共,一定有光明和希望的出路。机会虽有终有头。请千万不要再错过机会。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