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听到疫情之后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三日】目前,在中国大陆疫情凶猛,全国上下封省、封城、封村、封路、封小区,到处充斥着肃杀之气。走在宽阔的街道上,半天看不见一个人,不由得想起师父讲的“人见人亲”[1],心中不免有些沉甸甸的。

一抬头,路旁的电线杆上“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瘟疫来时命能保”的条幅在阳光下鲜艳夺目,给死气沉沉的街道平添一线生机。扫一眼路边的轿车上,雨刷下明慧期刊静静的躺在那里,等着车主来取。看到这些心生安慰,同修们谁也没闲着。

年前,听到武汉封城的消息,当地就有两个老同修自己动手编辑打印了几百张前边提到的条幅发到同修的手中。同修们不分白天晚上把条幅贴满大街小巷。有的同修还动手写,到乡下去贴。明慧网同修及时配合,陆续刊出了我们急需的粘贴、传单、期刊。我们就如同战场上的士兵获得了充足的弹药一样高兴。我们几个同修碰面一商量,我们应该抓紧时间進小区,把这些救命的真相让世人知道,往常他们忙忙碌碌的静不下心来看真相,现在他们呆在家里有时间看了,我们得给他们送去呀。为了不造成资源浪费,我们大致的分了分区域。

说干就干,当天同修就驱车到邻县采买耗材。在师尊的加持下他们办得很顺利。

此时旧宇宙相生相克的理又在起着作用。旧势力不想让我们多救人,给我们捣乱,第二天全县开始封路、封小区(之前也封,但管的不严)。下面就说在这种情况下,同修们是怎么做的。

A同修一整天都在准备入小区的资料,他的妻子告诉他:从今天开始出入小区要登记。A没动心,还在做。一会他妻子又告诉他:“手机接到通知,谁也不让出小区,每家只允许出去一人买东西。”A笑笑没吱声,心说:“少给我来这套假相,我不承认。”吃完晚饭,他拎着一兜子期刊就出门了。开车到了他要進的小区,把车停在小区门外。他背着包象回家一样就進楼了。本来想做一个单元,可做着做着就想都做完。包里没了资料他就回车上取。就这样一会儿他就把整个小区做完了。回到自己的小区,他顺手把剩下的资料在自己的小区发完了(原本有顾虑,不想在自己小区做)。回到家他整个人被汗水泡着,身上累,但他心里很高兴。

B是七十多岁的女同修,儿媳、女儿都修炼,家里是资料点,她准备到小区去拉耗材。儿媳说:“小区现在不让三轮车出入。”她也有些犹豫。女儿说:“妈,你去吧,谁也不敢拦你,要不咱可没得使了。”B同修一下来了正念:“对,谁也不敢拦我!”开着三轮车就奔小区去了。到了小区门口,看门的背对着她和人说话。她一下就开進去了。装完耗材,她还想:“谁也不敢拦我。”来到门口,看门的正背对着她拦截出入的行人呢。她又一下开出来了。

B同修的女儿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开始修炼大法的,人很单纯,悟性也好。这次疫情到来,家人对她看的很紧,不准她出门。理由是:“要为孩子着想。”她心里很着急,又不想和家人冲突,就在家背法。当她背到:“常人说这件事情对,你就按照这个去做,那可不行。常人说好并不一定是好;常人说坏也不一定是坏。在道德标准扭曲了的时代,一个人做坏事,你告诉他是在做坏事呢,他都不相信!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得用宇宙特性去衡量,才能辨别出什么是真正的好和真正的坏。”[2]她一下子悟到我是修炼人,怎么能听常人的呢。丈夫对疫情如此的怕,是不是我的怕心招来的呢?于是她开始发正念清除丈夫背后的邪恶因素,清除自身怕的物质。后来她感到自己可以堂堂正正的出门了,就准备好资料往外走,结果丈夫象没看见一样没吱声。她在同修的加持下,一手拎着一棵白菜,一手拎着一兜子资料,去了一个小区。到了小区门口,她很自然的量体温,登了记,然后大大方方的進了楼群。一口气儿发了三个单元,每个单元都爬十八层。她一边发,一边念叨着:“众生啊,大法师父派他的弟子来救你们来了。你们一定要看呀,一定要得救呀!”当她发第三个单元的时候发到十六层,看有一个小伙子在锻炼身体,见她上来惊讶的说:“嚯,你爬上来的?”她笑了笑继续往上走。等她下来时,小伙子还在,见她下来就问她:“你没带钥匙啊?”她对小伙子说:“给你本书,你看看吧,保平安的。”小伙子礼貌的拒绝了她。她说:那我给你的邻居们发一本吧。小伙子没有阻拦,并客气的给她让道。她手里的资料发完,正好发了三个单元(她心中感慨,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当她出小区的时候,一测体温,红灯啪就亮了。看门的赶紧问她:“你发烧啊。”她笑着说:“我很热。”再一测,灯又绿了,她顺利的出了小区。回到同修家,同修们正帮她发正念呢。

C同修很辛苦,她每天做完资料就骑着电动车在县城里转,能進哪个小区就進去做,还能带动小区里的同修和她一起做。有时晚上做了一个小区,早上有同修找她,她就又和同修出发了。她说:“现在能做就做,救一个是一个。”就这样不知不觉中,之前她疼了很长时间的腿不疼了,走起路来,感觉两腿轻飘飘的。

D同修常年在集市上面对面讲真相,但对進小区有些犯怵。可为了配合整体,她还是放下自我接了六个小区的任务。原本想和同修一起做,但总也联系不上同修,她决定自己做。早晨发完六点正念,她和师父说:师父,弟子去发真相资料,救人的是师父。她又和护法神沟通:我要去某某小区,请护法神帮我把小区门打开。她还在心中想:我现在是一团光,摄像头照不到我。她怀揣着明慧网昨天刚出的三折传单,步行来到小区门口。小区的门半开着,她迅速走進去,把三折传单塞到每户的车库或储藏间的门缝里。正做着,一老者来到她身边,她顺手把一传单递给老者:“叔叔,给你,保平安的。”老者“噢”了一声,拿着传单转身走了。D明白刚才那一幕是师父点化她:“你这不是不怕吗?”她心里谢着师父,又来到下一个小区,小区的门也是半开着。就这样,接下来的几天,六个小区她進去了五个(每个小区先做一部份),只有一个小区是双扇木头大门,大门从里面插着,她進不去,她隔着门缝塞了本《天赐洪福》。

听到疫情的消息,知道众生有难,每一位“修炼有素的大法弟子”[3],都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前天离我很远的一个同修,步行来到我家,想要些关于当前疫情的传单夹在以前的期刊里,她对我说:“就得走出来救人啊,现在,光呆在家里学多少法,也感觉不到提高。一旦走出来,哪怕给一个人讲了真相,心里都踏实。”

现在小区完全封闭,出入要有出入证。我们又开始到平房地段做,分工配合着发期刊,同修们慈悲,不愿漏掉一家。对小区我们并不放弃,相信师父会给我们智慧,总有一条我们能走得通的路。

几天前,我来到之前自己曾参加的一个学法组,给她们带了百十本明慧期刊。一進门老同修就问我:“有粘贴吗?看新唐人上报导,天天都死那么多人,真让人心痛。”老同修打电话(特殊时期,我没阻拦)又叫来两个同修。其中一同修说:“我心里真着急呀,又不知道该做点什么,我闺女从她们楼道里捡了一张传单,写的是国难当头大法弟子在救人,是呀,国难当头啊,我也得救人啊。”

我心中不禁感佩师父的慈悲,师父真是无所不能啊,用这种方式唤醒了同修的正念。来之前我还在想:带这么多期刊,同修们是不是有顾虑啊。现在看来是我有人心。

今天早晨一同修来找我,她说:“就得和同修们交流啊。”她接触了几个同修,有的同修,一开始不知怎么做,还有怕心,周刊也不要了,同修去了敲了半天门,也不给开。等她找到该同修和同修交流完,该同修正念就起来了,也敢要资料了。

近期我地同修的一点体会,仓促成文,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