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法弟子:疫情挡不住救人的脚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六日】我是身在武汉的大法弟子。“武汉肺炎”肆虐,世人被用隔离的办法封闭起来,能看到听到真相的机会有限。大法弟子不能被疫情所困,要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信师信法,向师尊交上合格的答卷。

在一月二十三日封城的前后几天,我也很迷茫,加上惰性上来,早上睡懒觉。孩子学校“停课不停学”,天天被老师们困在网上十五、六个小时“学习”,中间休息就是看游戏,我们管也管不住他。而我看动态网的时间多于看明慧网的时间,被这突然降临的瘟疫搞得有点不知所措。接着我分别找了六个同修,送爱博电视和破网手机软件还有周刊给他们,结果只有一个同修能正常使用;两个家里人很害怕疫情干扰同修,电脑也坏了,看不了真相;一个好象搬家了;一个干脆站在楼上说要老老实实隔离好一些;最后一个同修甲能翻墙看明慧网,正念很足,悟到我们要相约每天出去讲真相,后来来了两个同修参与進来,但其中一个怕心很重,干扰大,只来了一次,另一个乙同修坚持下来。

我们这几天每天出去,收获不小,第一天三十多人三退,昨天有七、八十人三退。这得益于我们及时看到了网上同修的交流,大法弟子不能画地为牢,要形成整体,用慈悲和智慧救世人。所以我也想把这几天的心得给大家交流一下,希望有更多的同修突破重围走出来救人。

1、开创家庭环境让家人理解

我每天给双方的父母打电话报平安,关心他们的安危,尽孝心,不偷懒。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不打折扣,精力充沛。做好家务,给先生搞好后勤,支持他坚守工作岗位。

一月二十二号我讲真相回家后,有点流鼻涕、咳嗽、背疼,连腰和腿的骨头好象都疼,有点烧,我没跟他说。心想这几天做家里和外公家的大扫除、买年货,炼功没跟上,要好好炼功了。他听见我咳嗽问我要不要紧,别总往外跑了,别被传染了,我说没事。晚上我学法炼功后好多了。二十三号早上我们本来要去吃年饭,我有点不想去,因为外公担心外面有疫情,还是安全第一,年饭不吃也行。我想不去正好还可以和同修一起出去救人。可他非要我去医院检查一下,说你不怕,别人怕,要对家人负责。为了不让他担心,我只好答应了,心里求师父加持,没想到走到半路,他跟同事打电话咨询,同事建议量体温,不烧不要去医院,到医院排队检查的人都排到街上去了。他就想办法找了个体温表一量不烧,我们转头就到外公家吃年饭了!没想到那天十点就封城了,还想下午约同修也不行了。

这几天我连续出去买东西讲真相救人,丈夫也有点担心,还说我不顾家,乱花钱,又笨又固执。但是我按时把衣服洗好,清洁做好,三餐可口的饭菜准备停当,还给他和同事做好菜喝酒聊天缓解工作压力,他也就不说什么了,很感谢我支持他的工作。我借机给那个同事做了三退。而且有一天他的肺里查出有点问题,成了疑似病人,单位缺人没让他回家隔离。我安慰他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你已三退,还保护了大法书,现在又在坚守岗位,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他也不怕,说身体没有任何感觉,后来又用试剂盒查了两次都没事。家人朋友都虚惊一场,真是有惊无险,再一次证明了大法的神奇,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2、形成整体互相鼓励共精進

同修甲和乙也是师父安排我们相遇在一起,我和甲同修一组讲真相,乙同修一人讲或默默补充圆容我们,我们要在疫情中救更多的人。

大家互相鼓励形成整体,不被疫情所困,快救人,多救人。我们骑着车在马路上或在超市里寻找有缘人,早上准备好护身符和真相资料早早出门,中午吃点干粮,交流一下经验,向内找不足,下午接着讲,傍晚回去,做家务,吃完饭学法,炼功发正念一件也不落。

这几天,武汉小区开始限制业主三天才让外出一次,特殊工作要单位严格证明、登记才放行。我们都正念否定它,师尊就巧妙安排我们顺利外出讲真相救人。尽管今天下了鹅毛大雪,也没能阻挡我们救人的步伐。希望身陷险境的武汉同修信师信法,放下生死,尽最大能力兑现誓约。建议同修最好直接给物业人员讲真相,要求他们放行;找药店、居委会、水厂、油站等特殊单位的熟人开证明去当义工(志愿者)或复工证明,开通行证(自己琢磨的办法仅供参考)。

实在没办法出来的同修也要在家里做好三件事,别气馁,延长发正念的时间,彻底清除邪党烂鬼,否定邪恶干扰大法弟子救人。大陆同修和海外同修也一定会和我们形成整体,助师正法共同精進!

3、扩大容量向内找,带好小大法弟子

我和甲同修的小孩都在上中学,情况有些相似。他们小时候都学过法,单纯善良可爱,随着渐渐长大,学校和社会的污染,升学的压力,智能手机的使用牢牢的把他们的眼球控制在它那上面,有时叛逆,情绪激动,这让家长束手无策。

在瘟疫面前有很大的变化。她的孩子其实很懂事,会做很多好吃的食物,现在早起主动蒸馒头、做饼子给我们当干粮。我儿子上中学总在用手机“学习”,不听劝告,软硬不吃,搞的我和他爸爸心灰意冷。现在瘟疫中邪党教育更是利用网络教学达到了控制学生的目地,机械的应试教育把可爱的孩子教成自私冷漠叛逆的“机器”,只听手机的摆布。真是让所有孩子的家庭都陷入“鸡飞狗跳”的境地。

这是我修炼路上的一大关,对儿子的情太重,和先生的教育观念有很大的矛盾,过了几年在对待孩子的教育上越来越过不去了。我诚恳的向他道歉,以前都是我太坚持自己,太顽固了,现在我们应该心平气和的商量好怎样把孩子教育成人,这样下去会一发不可收拾。好在他爸爸在生死考验面前知道敬畏生命,也明白要让儿子成为一个有责任的人,现在学习考试能算的了什么?活下去就是赢家。我们悬崖勒马对他断网,拒绝了学校的网课,让他在家自学,做家务:叠被子、洗碗、摘菜、洗衣服、扫地,看来效果还不错。没有了学校课程的负担,现在也愿意跟我交流思想和看法了,主动找出了两年没动的乐器练习,拿起久违的画笔表现自己喜爱的偶像,听着轻音乐,享受久违的艺术之旅。虽然他有点不适应我白天不在家,但也知道我是出去讲真相,要帮我发正念。我买回家的好吃的,他知道先敬师父,再给我吃、自己吃!

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把一切都放下,相信师尊的安排才是最好的。希望孩子们能在佛光的普照下尽快回到大法中来!

这篇文章我从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五日二十二点写到凌晨三点,没有一点困意,左眼一直有一层雾状的东西蒙着,有点痛,流一些分泌物出来,这是干扰,不能承认。按时炼功发正念学法,早上出来接着做好三件事。

今天早上阳光明媚,雪后初晴,即使一夜未眠,我也精力充沛,眼睛也好了,干扰清除了。同时我们还悟到,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联系同修,形成整体,疫情挡不住弟子救人的脚步。

这是这几天修炼路上的点滴体会,拿出来抛砖引玉,如有不当,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