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众生都带回真正的家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七日】回顾得法至今已二十年了,感恩师尊选择了我这个小小的粒子,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弟子深知这伟大称号的份量,深知这伟大称号的使命感、责任感。

一、修好自己,救度众生

师尊讲:“女人刚尖逞豪强 浮躁言刻把家当”[1]。我就是师尊讲的这种人,高傲、自大、强势、自以为是、脾气急躁、得理不让人。现在看来,都是党文化的表现,都是沉积的观念,都是那个后天形成的假自我主宰着真我。要想返出佛性来,真得经过一番剜心透骨的修炼过程才能去掉的。这得感谢孩子帮我提高心性。

得法初期,有一天,上初中的孩子放学回来晚了,我随口说他几句,谁知他猛的一回头,照我脸上就“呸”了一口。当时我愣住了,他怎么敢对我这样,这不反了吗?我顿时火了,跟他吵起来,结果把我气的够呛,孩子也不服我。

当我冷静下来时,想起师尊的法:“当然,难、矛盾来之前不会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你还修炼什么?它也不起作用了。它往往突然间出现,才能考验人的心性,才能使人的心性得到真正的提高,看能不能够守住心性,这才能看的出来,所以矛盾来了不是偶然存在的。”[2]自己根本就没守住心性,没做到忍,更谈不上“打不还手,骂不还口”[3]了。心里很懊丧,这关没过去。

到了晚上,孩子把电视关闭了,很正式的对我说:“看你还是个修炼人吗?这么点事儿你都过不去,以后你还咋修呀,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你师父在为你流血呢,你世界的众生在为你流泪呢,他们说:‘她这样下去,还能不能回来了?’”孩子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当时我都听呆了。放下孩子行为的是与非,自己在处理这件事的思维方式上,真的是有问题。我边听边哭,每一句话都深深的刺痛我的心,让我刻骨铭心。

十多年过去了,仍然记忆犹新。那时我在心里暗暗的跟师尊说:师尊啊,弟子以后要多学法,守心性,这次提高的机会失去了,我下次会做好。就这样,提高的机会一次次的出现,但有时还是过不好。随着大量的学法,逐渐的也有点会向内找了。师尊讲:“心里老想和别人争,斗来斗去的,我说一遇到问题你就得跟人家干起来,保证是这样的。”[2]

我一下明白了,因为那个争斗心不去,你怎么能忍的住。于是我加强这方面的意识,注意不和人家争斗,要忍,这也是初期的认识。师尊讲:“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2]本质的东西不改变,矛盾还会出现。

有一天,我和同修约好见面送资料,那天还下着雨。快到点了,我准备往外走,孩子突然莫名其妙的拦住了我,不让我走,怎么说也不行。我自己倒没什么,可同修还在雨中等着呢,我又没法通知她。那火一下子就上来了,恨不得打他两个嘴巴子才解气呢。我这边心里发狠,他那边魔性就上来了,把我推到窗户边,让我站那儿不动,眼睛还得看着他,看别的地方不行,我要不听他的,他马上就要动手打我的样子。我也怕激起他的魔性,没有办法,只好强忍着。可那心里又气又恨,又委屈又伤心,我怎么落到这一步了,我是妈,他是儿子,这简直就是在羞辱我的人格,这哪里还有家长的威严、做人的尊严了。

我的心憋得很难受,就这样僵持着,还是走不了。我索性把心一放到底,不走了!过后再跟同修解释吧。在无奈中,我一点点冷静下。想起师尊的法:“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4]他这样对待我,是冲我什么心来的呢?是冲着我的争斗心来的。平时谁不听我的,我就生气、发火。今天孩子的表现,就是我日常的写照。怎么办?只有多学法,改变现实的我,回归由真、善、忍构成的真我。当我认识到这些,我的心一下子就轻松了,我不再跟他对峙了,他是在帮我提高呢!这时我不再怨恨孩子了,我感谢他,他帮我找到了我空间场中的这些败物。我的心转变了,他那也象没事儿似的,一场风波就这样过去了。

孩子在我修炼的路上,对我帮助很大,为了我的提高,扮演着各种不同的角色:我有虚荣心,他就在公共场合说些、做些让我难堪的事;有争斗心,他就发魔性;有利益心,他就让我浪费钱;有情在,他就做些让我伤心的事;有怕心,他就说些、做些让我担心、害怕的事;我不善,他就恶;你执着自我,他就跟我对着干;你说东,他说西;就象师尊讲的:“如果家长哪方面做的有问题,小孩也会有表现,也会有意表现给大法弟子看、给家长看。”[5]跟孩子发生的矛盾太多了,随着不断修心性,意识到自己修炼的不足,从根本上转变为私为我的观念,把根本的执着修掉,修出慈善来。思想归正了,行为做到了,那才是真正的提高。

经过这么多年魔炼,我现在跟孩子相处的很融洽,孩子在和我一起学法。我不再用人的那种征伐的手段解决问题,而是用善的方式跟他交流。用大法的法理启悟他,遇事为他考虑,理解他,关心他。他也在转变,心态平和,很少发魔性。他不入现代潮流,什么手机、微信,他都不喜欢,现代时装样式他也不喜欢。是师尊、是大法归正了他,我母子现在都沐浴在大法的佛光里。

二、讲真相,救度众生

师尊讲:“所以大法弟子在世间听法、得法、修炼、奠定大法基础这股力量,就是为了能够在这个期间挽救众生,也建立着大法弟子的威德,从而成为大法造就的最神圣生命。”[6]

我深知救人使命和责任的重大,这么多年一直抓住这个主线,不偏不离,什么干扰、什么假相,都没能影响了我救人的步伐。

我刚刚得法半年,中共恶党的打压迫害就开始了。在这宝贵的半年时间里,我如饥似渴的学法,大法的根已深深扎在我生命的微观中了,谁也动不了。因为心中有法,迫害来了我也没有畏惧,去省政府讲清真相,去北京证实法,发资料,打语音电话,面对面讲真相,诉江,一直跟随师尊的正法進程走到了今天。

迫害开始时,真相资料很少,我就自己写在纸上,出去粘贴。后来资料多了,我就经常背着大包到各个小区去发放,普通小区发过了,就到封闭小区去发。因为心中有法,心里装着众生,在师尊的保护下,很少遇到麻烦。即使偶尔遇到了,也都是美好的结局。一次我在临街的防盗门外粘贴不干胶,这时有一个人要進门,看我正在贴不干胶就说:“我不打扰你吧?”我说:“不打扰,你请進。”我给他开开门,他就進去了。

自从师尊讲了发正念的法,我非常重视,悟到发好正念清理邪恶也是在救度众生。四个整点都发半个小时正念,平时有时间就发,精進时每天发二十次正念,清除干扰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干扰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只要出门心里就背法或发正念,所以在讲真相中干扰就少,众生得救的就多。

师尊说:“注意:无论你们再忙,都不能忽视了学法。这是走向圆满与做好大法工作的根本保证。”[7]所以无论怎么忙,我从不放松学法,越学法心越纯净,越学法正念越强,越学法越知道救度众生的使命和责任的重大。特别是当我学到师尊这段讲法时:“毕竟是宇宙大法,面对无量的众生来讲,机会难得,就这么一次,留下来就留下来,不留下来就永远的消失了,所以我觉的我们还得做、还得救。”[8]“永远的消失了”这几个字凸显出来,我当时就哭了。我知道是我的心在痛哭,为那些留不下的生命而哭泣。师尊讲:“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9],我们不去救度他们,他们的生命就“永远的消失了”。师尊救度我们,我们救度众生。我没有任何理由不去做,怎能见死不救呢?!不管我能救多少,我就是义无反顾的去做,履行我神圣的誓约。其实师尊把路都铺好了,我只是动动嘴,跑跑腿,真正救人的是慈悲伟大的师尊,伟大的法!

在救人过程中,我修去了很多人心,比如,爱面子心,尤其是高傲的心。刚开始跟人搭话也不好意思,要是碰到不听的、或说不好听话的人,就赶紧走开,怕别人不理解笑话。有一次,去一商铺,里面还有几个人,跟她们搭上话,先说了些常人话,气氛还挺好,可当我提起“三退”时,那个女老板的脸马上板起来了:“你是法轮功吧,赶紧给我出去,我不欢迎你。”刚才还是欢声笑语,气氛一下子就变了,我忙说:“我是为了你们好,告诉你们‘三退’能保平安。”她说:“我们都挺平安,不用你保,你赶紧走。”我还想跟她们说,可那女老板连连示意让我离开,就这样我被人家给撵出来了。

那时心里真不是滋味,有个地缝都能钻進去,这也太没面子了,赶紧离开吧,不想再讲了。于是找个地方静一静,想想刚才发生的事,心里为什么不是滋味,为什么心被带动了,这不是那个爱面子心、自尊心,虚荣心受到伤害了吗?心里难受的是那个假自我,不是真我,我不能被它带动,灭掉那些不好的心,不能让那些败物阻挡我救人。救人十万火急,这点事儿还放不下吗,我是大法弟子,做的是宇宙中最正最好的事,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想到这儿,心里一下轻松了。

有一次,坐公交车,我和同修坐在后排,同修就跟坐在旁边的一位女士讲真相,刚说几句,那人就火了:你们吃着××党的,喝着××党的,还反对××党,你们整天没事闲的,天天讲,现在生活挺好的,好好过日子得了,法轮功国家不让炼,别老宣传你那东西了。她旁边的一女士也帮腔。她俩越说越来劲,半车厢的人都能听到。我和同修赶紧发正念,清除毒害众生背后的一切邪恶生命与邪恶因素。这时车厢里的人,目光都集中到我俩这,当时,我就象打了败仗似的,很没面子,怕别人笑话的思维立即聚集,就想马上离开。

这念头一出,马上意识到不对,赶快灭掉这人心,不能被这些人心带动。也不能让那位女士的言行毒害这些众生,她自己也是被谎言毒害的生命啊。我迅速调整心态,请师尊加持弟子的正念,我发出慈悲的一念:她们都是可怜的众生,我要救她们。于是我态度平和的说:“大姐,你别生气,我就是炼法轮功的,你可能不太了解法轮功,我一身病都好了,天安门自焚都是假的,全世界有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在炼,法轮功是修佛的,是教人做好人的。别说那些不好的话,那样对你不好。真、善、忍是普世价值,如果人们都认同真、善、忍、这个世界该多美好啊!你说是吧。”半车的人都静静的听,我看到那位女士的表情在变,车厢里的气氛也祥和了,我说:“其实告诉你们真相,就是希望你们有个美好的未来。”这时车也到站了。经历的多了,渐渐的这些面子心的败物都去掉了,再遇到讽刺、挖苦、嘲笑的人,就不动心了。

讲真相也是修去怕心的过程。一次,在仓买店里讲真相,正讲的时候,从里屋出来一个警察,瞬间的反应是接着讲还是不讲?我稳了一下神,心想有师在,什么都不怕,接着讲。神念战胜了人念,结果那个警察好象什么也没听见一样走了。

有时也能遇到便衣警察。一次在路上,走过来一位男士,我上前热情友好的说:“你好,送给你一本真相资料。”他接过来看了看说:“法轮功的?”我说:“是。”他犹豫了一下说:“江也下台了,你这个事,我也不管了,你走吧。”

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众生越来越清醒了,我救人的路也越来越宽了。无论大街小巷、超市、商场、车站、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是我讲真相的场所。有时正讲着的时候,保安、巡警就从身边走过,也不动心,很坦然。因为我真切的感到师尊就在我身边,加持着弟子,才能有此状态。

师尊讲:“去救度众生,这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大法弟子的圆满绝对不是个人的圆满,一定在救度众生中,带领无数的众生圆满。每个人都是!”[10]因此,救度众生的事就成了我生活的主要部份了。我每天上午学法,发完中午正念,下午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有时和同修配合,有时自己去。时间充裕我就多讲一些,尽量讲透,使众生更加明白;时间少,匆匆一走一过,能搭上话的,一两分钟也能劝人三退。基本是走到哪儿,就讲到哪儿,师尊急呀,我也急呀,救一个不嫌少,救多了也不欢喜,他们都是可怜的众生啊,尽量别错过他们能够得救的机缘。每当我看到,一个个众生得救后的喜悦,我的心里就特别高兴。

自从手机自动拨打讲真相以来,我参加了这个项目,买了好几部手机,每天讲真相时带在包里,两不误。我每天都抱着纯净的心态去讲真相,手机三退的效果也不错,晚上查听三退名单,每天都收获多多。

这些年来,几乎都是这样走过来的,虽然每天很忙,但心里很充实。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阴阳反背〉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
[8]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9]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念〉
[10]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