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脑血栓八日恢复正常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日】

(一)师尊保护 正念闯关

二零一九年黄历四月中旬的一个傍晚,我从地里回家,在院里弄点菜喂鸡,拿着菜,往鸡舍的方向走,突然右边身体觉的不好使,是脑血栓的假相。四年前出现过这种假相,在师父的保护下,在正念的作用下,几分钟就过去了。

我扔下菜,走到屋里,半边身子就象没有了一样,倒在椅子上,右胳膊、右腿一点不听使唤。左手拿起手机,给两个同修打了电话。当时,就我自己在家,丈夫在外打工,心想不给丈夫打电话(他未修炼法轮功),他知道非得让我上医院不可。

A同修来了,见状,想把我抱到床上,她比我个大,使足了劲,也抱不动我,拉不动我,我的身体僵硬,一点劲也使不上,很沉。后来连拉带拽,才把我翻到床上。我的嘴都是歪的,当时我都不知道。

A马上让她儿子开车,拉她去叫其他同修。B同修也来了,告诉我,不管怎样,就是不承认它。这时我的嘴说话不清楚了,但心里清楚,从给同修打电话开始,一刻不停的排斥它、不承认它,求师父救我、加持我,绝不给大法抹黑。

B上前扶我,我坚决不让她扶,就在屋里边走边跑,B在一边跟着我。这样,不知摔了多少个跟头,撞了多少次墙,上台阶,下台阶,我没有怕摔倒的意识。来到院儿里,院里一半水泥地,一半菜地,中间一溜砖伢子,我想正常走路,可身体却象脱缰的野马控制不住,乱蹦乱跳,但我根本没有怕摔倒的意识。B同修紧跟着我,累得她满头大汗。我就是不承认它,倒了,再起来。

这时A同修回来了,叫来两个外村同修。见了面,他们边交流,边用法理提醒我,更加坚定了我的信心。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其它的安排我都不要,都不承认,就走大法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这样一直到凌晨三点,外村同修才回家,我和A、B同修稍微睡了一会儿,四点多,我们开始炼功。

炼功可是难题了,右手根本不听使唤,第一套功法根本翻不过掌,跟不上去,抻也用不上力,也呆不住。第二套功法稍微好点,头前抱轮,眼睁着,合不上,胳膊下来了,再用力往上起,头顶抱轮和两侧抱轮根本到不了位。第三套功法前边动作还好点,到推动法轮四次,右手不知怎么动,我告诉胳膊说,你是我的胳膊,我听师父的口令,你得听我的,我叫你怎么动,你就怎么动。第五套功法就更难了,每个动作右胳膊就耷拉着,心里这个急呀,我就背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真我就是能行,就是不承认这个假相。腿好些,站一个半小时,没问题。第三天,右手炼功能跟上了,只是不到位,直到第六天,一天一个变化,一天一个样。

再说说发正念。炼功和发正念右手腕根本立不起来,没劲,发正念就更难了,心里明白发正念很关键,右手就是立不起掌来。可我就是发,我用嘴叼着右手中指,发多长时间,叼多长时间。就这样,到第四天就能立掌了,但时间短,短也坚持着,可发正念的一句法怎么也背不过,平时背得很熟、很熟的,是邪恶在捣乱,我就写在纸上看着念,过了两天背过了。就这样,后来正常了。

A同修的孙子小,晚上和我一起呆了三宿,有时带着孩子给我买点干粮,我做点粥。B同修和我白天学半天法,剩下的时间我自己学、向内找,晚上,她一起呆了七宿,第八天,我骑自行车到学法小组学法去了。

当时第二天,我就做饭,还洗了自己的一件衣服,又拖了地。正巧大女儿来了,其它事她做,来了一会儿,她就回家了,她孩子正读二年级,大女儿天天来回跑。到第八天白天,我骑三轮电车到八里以外的同修家一趟。这中间,过一个小十字路口,周围没人,也没车的声音,可我的三轮车突然停下来,控制电门的手根本没动,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辆白色轿车“嗖”的一下横穿过去,真是前一秒后一秒,我的眼泪一下子流下来了,边哭边喊着师父,是师父的保护,不然,还不知道什么后果呢!

自身体假相出现后,我正念很强,就是不承认邪恶因素强加的迫害,该干什么干什么。

(二)头脑里的正邪大战

过了几天,丈夫回来了,我把经过给他说了一遍。我说,没有师父的保护、没有大法的指导,就没有我的今天,他也没说什么。

第二天,他在外面用水管子冲洗纱窗上的灰尘,我帮他按着。一会儿,头左上方觉的发憋,一个声音说:一会儿就来人了,你就完了,怎么怎么的。我马上想起师父的话:“一个生命的选择是他自己说了算,哪怕在历史上他许过什么愿,关键时刻还是他自己说了算。”[2],我正告邪恶因素说: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其它的安排我都不要,都不承认,不管我在历史上给谁签了还是没签过约,都统统作废,都不要,都不承认,我的修炼道路有大法师父安排,其它的都不配插手,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时刻,都不配,永远都不配,任何强加的都解体、灭尽。大法师父在九九年以前就把病根已经摘掉了,你强加的绝不会被承认的,你只有灭尽的份。

二十分钟后,整个大脑、身体轻松了,在师尊的保护下,结束了这场正邪大战。整个过程丈夫不知道,我大哭了一场,是师尊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用人类的语言永远也说不尽师尊的佛恩。

接着,就过麦收,晒麦、入囤,我都不落,整个过程就象演戏一样,就这样过来了。“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

(三)向内找是修炼提高的根本

为什么叫邪恶的旧势力钻了空子呢?我静下心来,师父说:“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4]我回顾自己的整个修炼历程,从邪恶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最严重的零几年开始到现在,许多执著心不去,向外看,用法修理别人,滋养了邪恶,让旧势力钻了空子。

比如:警察一次次骚扰,强行拘留、非法劳教、洗脑班,使丈夫承受不住(开始他也学法炼功一年多),对我非打即骂,找茬就打我,不让我学法不让我炼功,而我不是耐心的给他讲道理,找自己的原因,用法衡量自己,修自己,而是心里恨他,怨恨他不分善恶,完全用了人的一面,慢慢的和他说话也少了,还产生非常怕他的心,他一有不顺心,就拿我出气,而我也是一直忍着,但心里放不下,不是真正的修炼者之忍。

跟丈夫讲真相就更难了,跟他提法轮功真相他就火,也使他对师父对大法犯了不少罪,而我也滋养了不少执着心。

前边提到四年前出现过此病业假相,因是有一天我送孩子去上学的路上,一男士是脑血栓的病态,他怎么也不让路,路比较窄,我骑电三轮就是过不去,也快到上课时间了,他在路中间站着不动,喊也不动。我就心想,我们天天给法轮功资料,人家认识大法真相的都好了,得福报了,这人肯定不接受真相,象这样的,就应该统统淘汰。这是病业假相出现后,才找出来这恶念,没有慈悲心。

经过这次身体的病业假相,找出了许多执著心:妒嫉心、争斗心、怨恨心、好胜心、不平衡的心、情等等人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出现了病业假相。师父说:“有些学员,他不按照心性要求去做,只炼动作不修心性,他不能算炼功人。”[1]

在以后修炼中,我一定时刻把自己视为炼功人,在大法中归正自己,向内找,用大法对照自己的言行,努力兑现自己的誓约,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