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的!假的!全部都是假的!”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五日】三月五日,中共副总理孙春兰视察武汉市青山区开元公馆小区时,社区人员冒充义工送肉送菜给住户,被困家中的居民忍无可忍,隔着窗户争相呐喊:“假的!假的!”“全部都是假的!”居民们不配合剧情,令孙副总理和市领导们走秀才一半,就狼狈地溜了。

“假的!假的!”“全部都是假的!”这简单直白的一声声怒吼,吐露出中国人积压心底许久的真话。没有犹豫,没有恐惧,振聋发聩。这新闻一上网,立即引来网民赞声一片。

一、迎检

大陆有一个很流行的党文化用词——“迎检”(迎接检查)。某单位或部门一说要“迎检”,就意味着集体造假、迎奉:搞卫生,准备假材料、假档案等,美其名曰“痕迹管理”,这就是其工作的“痕迹”。检查人员吃吃喝喝溜达一圈,就过关、合格了。上下心照不宣,共演一台闹剧。

什么督导、巡视、检查、验收、视察等等,都是一个味。劳民伤财不说,还败坏人心。

领导们万没想到,这次武汉人民不买账,一场政绩秀演砸了。

二、信息必须为党服务

在中国,只有一个声音——党的声音。媒体也好,大会小会也好,你听到的都是官话、套话、废话、胡话、谎话,还不能质疑。而对真实的声音,中共则采取各种方法严密封堵,什么“看好自家的门,管好自己的人”、什么“人防+技防”,一套一套的,在中国织成一张巨大细密的防控铁网。

中国有世界最大的网络防火墙,把中国与世界隔开;中国有世界最严密的监控体系——天眼工程,每部手机,每台电脑都被监控,还有人脸识别技术等,每个人的一举一动都在中共的监控之下。敏感词过滤、删帖、封号、抓人都是家常便饭。

仅从疫情爆发后发生的几件事就足见其邪恶程度。

十二月三十一日,李文亮医生把了解到的肺炎疫情真实情况传出去后,当夜被医院领导叫去问话,次日又被医院监察科约谈。院领导要求有关疫情的一切消息医院任何人不得私自传播。一月三日他被辖区派出所传唤并签“训诫书”。李文亮等八位转发冠状病毒疫情报告的医生被武汉警方通报为造谣者,他们被查处的消息随即上央视新闻,并在全国转播。

从中看出,这种封口是从中央到地方,政法口与宣传口及本单位全方位的封堵。

二月六日,云南文山市警方拘留并罚款处罚五名传播疫情真相的医生。

山东省在疫情发生后不久,发出三点要求:要求各单位、党员、社区工作人员等,不得转发、泄露疫情内容:必须转发“他们核定”的内容;解散除工作群之外的其它群。上述“一切为党服务”的安排,是通过省、市、区、街道、基层一层层下达。

三月一日起,中共出台的最严网络管控新规《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开始施行。疫情下中共风声鹤唳,封口胜于防疫,网络大屠杀开始了。

中共对人民的防控铁网严密得令人窒息。

三、“假的,假的,都是假的”

中共的历史,既是一部杀戮史,也是一部谎言史。

在这次疫情期间,“不会人传人”是假的,“可防可控”是假的,确诊人数是假的,疑似人数是假的,死亡人数是假的,“双黄连有效”是假的,辟谣是假的(很多它认定的谣言都是事实)。

武汉肺炎爆发以来,中共处处造假,隐瞒疫情,致使疫情迅猛蔓延,祸害全世界。

病毒“不会人传人”算是近期中共最大的谎言。说是近期,是因为历史上中共经典的大谎言非常多。

1.红军长征,假的。

一九三四年十月,共匪经不住国军的围剿,被打得狼狈逃窜,但被它们吹嘘成“长征”,而且是为了北上抗日而“长征”——可陕北没有日寇。

2.中共抗日,假的。

抗日的中流砥柱是国军。国军阵亡的将军就有二百零六人,投入十万人的大兵团作战就达二十一次;共军阵亡的将军只有一个左权,没有阵亡士兵名单。看看辛灏年的演讲《谁是抗日的中流砥柱》就能了解更多抗日真相。

3. “半夜鸡叫”,假的。

假如“周扒皮”真在半夜假装鸡叫,催促长工到地里干活,那四周漆黑一团,长工不把庄稼给毁了吗?还有,为批斗刘文彩,从故宫搬过去很多东西放在他家里展览。实际上刘文彩乐善好施,他修的学校和公路,至今还被家乡人使用。中共是想通过抹黑地主,掠夺他们的财产而编造理由罢了。

4.“亩产万斤”、“三年自然灾害”,假的。

一九五八年,中共搞“大跃进”,放卫星“亩产万斤”,强行征粮造成三年大饥荒,饿死三千多万人,对外谎称“三年自然灾害”。实际上那三年风调雨顺,没有发生大的洪水、干旱等自然灾害,完全是一场“人祸”。

5. 它的“英雄模范”,假的。

张思德是烧鸦片死的;邱少云被烈火烧到一定程度,根本无法控制住身体扭动和呻吟,他身上带的武器弹药怎么没爆炸?

雷锋那个时代,照相机是极其稀有之物,他一个普通战士怎么会留下数百张照片?他做好事不留名姓,怎么留下了这么多照片呢?

事实是,部队配备了一个专门的摄影组跟着雷锋,如张峻、季增等人,精心安排雷锋“做好事”。不信你去看雷锋的照片,摆拍的痕迹很明显。有在太阳底下打手电筒看书的吗?有带着勋章、看着镜头洗车的吗?

6. “天安门自焚”,假的。

央视播放的自焚镜头中,警察拎着灭火毯站在王进东旁边等着,毫无灭火的急迫,倒像是在“等待”拍照。而且法轮功著作《转法轮》上明确写着:“炼功人不能杀生。”

国际教育发展组织(IED)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在联合国会议上,就“天安门自焚”事件,强烈谴责中共的“国家恐怖主义行为”,并表示:从录像分析表明, 整个事件是“政府一手导演的”。中共代表面对确凿的证据,没有辩辞。

7.器官捐献,假的。

这些年中国的器官移植手术非常多,象乔冠华的老婆章含之就两次换肾、演员傅彪两次换肝。仅二零零六年,全国一年做的器官移植手术就上万例。器官配型是很难的,死人的基本没什么用,活人一般不愿给你。这么多的供体从哪来的?中共说是自愿捐献或来自死刑犯。实际中国每年的死刑犯才千把人。

经过多方调查证实,活体器官主要来自法轮功学员,还有部分来自其他良心犯、维族人等。很多武警医院、军队医院及一些地方医院参与了这罪恶勾当。

二月十日,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科教授林正斌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媒体介绍,他生前曾进行了上千个肾移植手术。而他正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主要操刀手之一;同济医院是中国活摘器官的首个基地。

中共按需杀人、活摘器官的兽行震惊世界!

8.“六四事件”中“一个人也没死”,假的。

“六四事件”当时的发言人袁木大言不惭的说:“天安门广场没开一枪,没死一个人。”实际上,六四凌晨,军队用枪扫射,用装甲车碾压,天安门血流成河,死亡人数以千计。

中共的谎言道不尽,武汉人说的好:“假的,假的”“都是假的”。

四、连宵风雨不须愁

中共气数已尽,正在末路狂奔。广大民众越来越看清了它的邪恶本质,选择抛弃它,现在已经有三点五亿中国人退出了邪恶的党团队组织;还有几亿没有加入它的人也明白了真相,厌恶它;体制内的很多人也反感它。

天象变化也很明显:天灾人祸越来越多——单是去年就不少,美中贸易战、香港反送中事件、非洲猪瘟、鼠疫,每个王朝末年都是这样。老百姓都看出来了:上天正加速灭亡中共这个邪党。

党内的人也明白,大势已去,纷纷设法自保,把家人、资产弄到外国去,怕倒台遭清算。现在有一点风吹草动,他们都胆战心惊哪!

去年香港的“反送中运动”,中共最后妥协了:“送中条例”暂缓。

这次疫情因中共隐瞒而致局势失控,体制内的人心慌了,搞起甩锅大战:武汉市长周先旺在央视直播中表示,我“授权之后”才能披露;中国疾控中心表示,他们一月六日便上报中央,但最高层不为所动,反要求“有关措施不要影响节日气氛”;习近平说,我早在一月七日就对防疫工作“提出要求”。网民说:平日里一个个作威作福;事到临头一个个缩头乌龟。

疫情未了,中共为歌功颂德、彰显领袖伟大,“紧急编辑制作”了《大国战“疫”》一书。民众骂声一片,《大国战“疫”》被迫火速下架。

三月七日,中共《长江日报》报导,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要求民众感恩中共。 其言论在网上被炮轰后速删。

小小的武汉冠状病毒,把中共的画皮再一次撕开。从此次肺炎事件中民众对它的认识越来越清楚:邪恶无耻、外强中干。

切尔诺贝利核泄漏引发苏共解体,武汉肺炎事件也必将加速中共垮台。

一月二十七日,丹麦报纸Jyllands-Posten刊登漫画,将中共五星血旗上的五星,换成五颗冠状病毒。这幅漫画形象地表明:中共是辐射全世界、祸害全人类的病毒。人类清除中共这个病毒的时刻到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