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普照驱瘟邪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五日】我丈夫是个胆小怕事、深受邪党无神论毒害的知识分子,明知“法轮大法好”,全家受益,但因惧怕邪党的迫害,不愿深入了解大法,有时在怕心的作用下还干扰我救人和洪扬大法。

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二日晚,同修给我送来一包救人的真相币被他瞧见,他大发雷霆并说些不敬师不敬法的话。

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五日丈夫乘坐动车去武汉,坐地铁到武汉天河机场,晚上随武汉一学术团队一起乘飞机去印尼、新加坡旅游。与往常一样,临行前我将感冒药、胃肠道用药为他备好。在游玩印尼回新加坡旅馆的一天晚上,在玩手机入神的一刹那,他突然感觉畏冷,就将空调温度调高,但依然打寒战,这时感觉问题的严重性,赶快服了一袋三九感冒灵,一个小时过去了没有效果,而且感觉全身发热,又加服一包睡下,感觉全身燥热,精神非常疲惫、头昏。

他觉的奇怪:三九感冒灵以前很有效果啊,今天怎么了?有点紧张,也有些痛苦,后来被同房的朋友反映到领队那里。领队从新加坡弄来一粒退烧药,丈夫吃了,出了一身汗,烧退了些,但精神一直很差。第二天准备回国了,但感觉自己一直头晕脑胀,迷迷糊糊。

在武汉旅社睡了一晚没有好转,坐动车赶快回家。在搭车回家时还将装身份证、银行卡的包忘了拿,幸亏有好心人提醒才得以返回找回了包。出外旅游不到一周的他回家了,我看到他变的黑瘦黑瘦,精神差、眼眶凹陷,还在发低烧。我也没当回事,只是叫他先去休息。

当时因武汉肺炎还被隐瞒着,我们谁也不知晓,也没多想,以为他是感冒了。我一再叮嘱他要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就会快速恢复。

很快,武汉肺炎快速流行的信息大家都知道了。我们全家很紧张,我就在默默观察着丈夫的身体的一切反应。我觉的奇怪,他回家后没有采取任何常人的治疗方法,身体迅速恢复,不烧了,气色和精神都好,吃睡一切正常,我就觉的很是奇怪。因为我是学医的,你要说他真的感冒吧,他从起病一直到最后都没有出现鼻塞、流涕、头痛全身痛。以前他如果感冒了,至少需要一个星期才能慢慢好转。而这次病魔来得快,去得也快,差不多是一進家门就一了百了,身上所带的那股阴邪之气也不见了。

我突然明白了:我家从一楼到四楼到处都贴着大法师父的《对联》、挂着明慧挂历,厅里还有明慧台历等,都是金光闪闪的,佛光普照啊!瘟疫这种邪的阴的东西一下就吓跑了,这就是丈夫这次突如其来的疫病一去不复返的原因所在。正如《黄帝内经》中所言:“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

希望我丈夫的亲身经历让全世界受武汉肺炎威胁的善良人有所启发,特别是让受邪党欺骗、蛊惑、要挟的中国人能有所警醒,明白: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