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祸武汉肺炎罪责 中共抛撒反美假资讯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六日】三月十二日,华春莹[1]的继任、中共外交部新任发言人赵立坚在推特上转发中共喉舌《环球时报》刊出的美国国会听证视频片段,并推论说“美军把武汉肺炎疫情带到武汉”。赵立坚对美国连发三问,句尾均用惊叹号,并蓄意高呼:“美国欠我们一个解释!”

此举一出,全球哗然,因为这是当着全世界的面,公开大耍无赖。

《纽约时报》中文网三月十四日发表题为《中国外交部推动阴谋论》的疫情简讯,简讯评论中共此举“没有丝毫证据支持这一观点,但它得到了中国外交部的官方支持”。

中共为何在此时急于将武汉肺炎病毒的来源(责任)转嫁美国呢?本文从前提、核心、方式和效果四个方面进行剖析。

前提:中共对西方的迷惑与渗透

民主、法治、信仰与自由是美国立国之本,中共则反其道行之,独裁、专制,奉马克思主义无神论为圭臬。前苏联解体后,美国放松了对共产主义危害的警惕。一九七二年,尼克松访华,开启了美国左派主导中共政策的潘多拉之盒,一厢情愿地认为对中共的经济开放和政治绥靖,会使这个东方共产大国走上与西方一样的民主自由之路。

但不幸的是,美国低估了中共的邪恶。中共将西方的友好援助定义为资本主义“和平渗透”,持续在国内民众面前,将美国塑造成“亡我之心不死”的帝国主义霸权大国。邓小平“六四”事件之后,中共为脱罪,炮制出“反华势力”一说,将反华势力的标签贴在了美国的额头上。

中共对内煽动民众民族主义情绪仇恨美国与西方社会,对外却借机巧取豪夺。国内低人权、廉价劳力产出的低成本原料和半成品帮助中共打造了一条“中国制造”的全球化生产链条。

近二十年来,中共在国际社会上,表面刻意淡化东西方意识形态,鼓吹全球市场化与人类命运共同体,暗地里通过蓝金黄、大外宣等手段渗透西方,几近成功。中共对六四学生的屠杀,对法轮功信仰者的残酷迫害,以及对新疆、香港人的镇压,西方社会视而不见,被中共扼住了市场的喉咙而装聋作哑。

西方的绥靖与纵容养肥了中共。对邪恶的沉默,就是对自己的出卖。灵魂被腐蚀,生命就要去买单。截至三月十四日,已有118个国家在武汉肺炎疫情中沦陷。其中意大利、韩国、伊朗、日本、西班牙等成为疫情重灾区。外界发现,这些疫情严重地区或各国染疫政要,其政治立场要么亲共,要么与中共关系暧昧。

核心:美国是中共历来转嫁政治危机的靶心

三月十三日,川普宣布美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应对疫情。同日,川普在社交媒体上宣布三月十五日为美国全国祈祷日。川普说:“我们国家有史以来,在这种艰难时刻,一直在向上帝寻求保护和力量……”

川普自二零一六年年底赢得总统选举后,多次公开表示,让美国人民不要相信政府,而要相信神。白宫在川普团队的影响下,结束了半个世纪以来对中共的绥靖政策,在贸易、科技、人权与国家安全领域全面反制中共。

这一切当然会使中共更加怀恨在心。本来,美国就是中共的头号敌人,也是中共历次转嫁国内矛盾的政治靶心。但中共选在此时,恶炒武汉病毒源头,嫁祸美国,是经过精心考量的。盘点因素如下:

1.疫情虽缓,但中国民众声讨高涨。武汉疫情已经让中共摇摇欲坠,疫情数字在强力维稳态势下符合了政治站位的要求。但人民内心的愤怒随着疫情的减缓反而难以抑制。中共试图将这把火引烧到美国身上。

2.由于中共长期的舆情控制,使得国内有一部分人已经分不清是非黑白,煽动反美情绪有“群众基础”。此前,中共已经为嫁祸美国做了舆论试水与铺垫。比如,疫情初期,中共就曾利用美国流感、美国宣布撤侨与美国入境限制政策等煽动中国人仇美。

二月二十七日,已为中共背叛了良知的钟南山突然高调公开表示,武汉肺炎病毒疫情爆发在中国,但源头“不一定是中国”。随后中共各路专家出动、官媒煽风、数百万“五毛”网军奉命全面出击,矛头直指美国。三月三日,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宣布停止公布全国检测的人数以及检测结果为阴性的人数,而把检测、发布权下放到各州。中共听到这一消息如获至宝,曲解、枉释,动用《观察者网》、《澎湃新闻》和国内公众号借机大搞乌龙,污蔑美国CDC宣布停止公布确诊和死亡人数,刷屏圈粉。

3.武汉肺炎疫情正在全球快速蔓延,中共乘机浑水摸鱼。疫情初期,一些国家和地区已经出现排华现象。目前全球疫情迅猛,在意大利等重灾区,病死率超过6%。世界卫生组织顾问朗吉尼估计最终疫情感染人数可达世界2/3人口。对中共来说,不洗白自己,这一切将是一笔政治负资产。疫情消退后,势必会引发世界对中共的谴责与声讨,病毒来源问题将很难简单绕过。目前,各国忙于应对疫情,无暇顾及,造谣污蔑正是时机。

4.为下一步国内疫情爆发做推诿准备。如果嫁祸成功,中共将会由制毒传毒罪犯摇身变成“无辜受害者”。中共政治性复工为的是保政权不倒,而不是顾忌百姓生命。复工所造成的疫情二度复发,是中共稳定政权须付出的代价。这个以民众生命为全部内容的代价,盖子怎么才能一直捂住?嫁祸美国、转移国人视线,这一直是中共“解决”这类难题的方案,而且,到目前为止,此计中共屡屡使用,中国人屡屡上当。

一位旅美学者三月一日在推文上揭露中共说:“我最近在研究中国疫情舆论控制,分成四部曲:丧事当作喜事办、病毒来自美国的阴谋论(理论基础是钟(南山)那句病毒不是中国的)、我们又赢了(此时正在进行),第四部曲是“中国拯救了世界”,还未上演,很快就会出现。”

当下看来,中共将这四部曲合成四重奏了。

方式:栽赃言论被外界质疑和否定

下面列举部分事实与观点:

1.外界清楚地记得,中国疫情初期,美国曾多次照会中共方面,欲向中国武汉派出最强大的医卫专家协助抗疫。川普总统不止一次对外界表示美国拥有世界上一流的病毒专家。但中共始终没有松口,拒美国于门外。如果源头不在中国,何必遮遮掩掩?

2.三月十三日,中国大陆互联网传出一份名为《疫情期间涉美宣传指导纲要问答》的文本,列出了十一个问答,其中包括:“若美国没有爆发疫情,如何应对?应着力于宣传新冠病毒是美国对华人的生物战,但要切记,只能让红色自媒体去实施。如果美国爆发大规模疫情,要指出美国政治体制不利于疫情防控,并大力肯定中国的政治优越性。如果美国的死亡率降低了,可指出美国政府隐瞒数据,把新冠肺炎死亡数统计为流感死亡数等。”

中共擅长隐瞒和搅混水。目前外界虽无法核实文件的真实性,但该文件内容符合中共党性的一贯逻辑。贵州大学退休教授杨绍政三月十三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我(中共)的目的就是要攻击对方。你做得好我从另外一个角度攻击你,你做得差,我又从另一个角度攻击你。如果按照他的方式就是在搅浑水,想把是非对错颠倒。”

3.意大利一家叫《寒冬》的网络杂志,杂志主编马西莫·英特罗维吉表示,他的中国同事最近竟然是用了“意大利病毒”向他问候。英特罗维吉表示,他的日本朋友也被人问到了有关“日本病毒”的问题。《寒冬》上的一篇文章《病毒“去中国化”:中共宣传如何改写历史》中提到左翼天主教日报《十字架报》国际版三月九日公布了一份调查报告,指出中共要求人们统一口径,不能说病毒是源自于中国。

4.海外一位独立调查记者发现湖北经视的一篇报导揭示,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八日,中共在武汉天河机场以实战形式进行了一场口岸突发事件应急处置演练活动。模拟演习全过程如下:武汉天河机场海关接到航空公司报告“入境航空器上一名旅客身体不适,呼吸窘迫,生命体征不稳定”,机场海关立即启动应急预案,迅速开展病例转运,两个小时后,武汉市急救中心反馈,转运病例已临床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临床诊断病例。

模拟演习离世界军运会还有三十天,中共“神算”美军将会选中冠状病毒传给武汉。但“神算”换成“安排”一词,可能更符合人类可能接受的逻辑。

5.二月二十八日,中共外宣党媒《中国日报》发专访文,被访者为上海市新冠肺炎临床救治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关于新冠病毒源头问题,张文宏分析:“中国只有武汉最先出现了这个新传染病。如果是外面传到中国来,应该是几个中国城市同时发病,而不是有时间先后。”

效果:中共强行转嫁罪责不再新鲜,反促国际社会清醒

中共外交部推卸责任、指责对方经常用的一句话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但这句话似乎每次都是对中共自己境遇最真实的写照。赵立坚代表中共官方的语言暴力,引起了美国各界的不屑和愤怒。

三月十三日,有记者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提出赵立坚关于病毒来源的奇谈怪论,川普说:“我确实读了一篇文章,但是我不认为那篇文章有代表性,从我跟习主席的交谈来看,当然不代表习主席。他们知道它(病毒)是从哪里来的,我们都知道它是从哪里来的。”

美国国务院三月十三日召见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就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有关美国政府隐瞒疫情真相而且新冠病毒有可能由美军带到武汉的说法表示抗议。报道提及共和党参议员霍利把赵立坚称为“中国外交部小丑”。

据信,美国国务院批评赵立坚传播阴谋论是危险及可笑的行为。美国助理国务卿史达伟根据事实提出严正交涉,批评赵立坚的言论是中共政府明目张胆在全球散播假资讯的行动。

《纽约时报》评论中共这一做法:“一种老生常谈的做法:将国内问题归咎于国外势力。”

哈佛大学韦瑟海德国际事务中心的学者Julian B. Gewirtz用了“阴谋论”和“低级”来形容中共此举,“这些阴谋论是一个全新而低级的前沿阵地,他们显然认为这是一场围绕危机叙事展开的全球竞争。”

共和党政治家卡普托在推特上不客气地抨击赵立坚的言论:“病毒起源于武汉。这是源自你们的病毒,你们知道原因。没有人会相信你的废话。收拾你的烂摊子,以免祸害全世界。”

至此,中共转嫁危机的低级行为,促使国际社会更加清醒,越来越看清中共的流氓本质;遭殃的可能反而是中国国内仍在听信中共导向的中国人。



[1]华春莹,中国现任外交部新闻司司长兼发言人。目前因家事,无法继续在中共公开撒泼的戏码中登场。

三月六日,中国建筑集团有限公司在官网发出一篇讣告称,中国建筑集团有限公司原党组书记兼董事长、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官庆,在三月六日因(脑癌)病逝于北京,终年55岁。官庆曾在二零一九年曾列《财富》世界五百强(Global 500)榜单第21名,据东森新闻报道,官庆是华春莹的丈夫。

据《新京报》消息,二零一九年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四中全会),分别有两名中央委员与三名候补委员席。而目前五人中有三人离世,一人遭到逮捕,最后一人下落不明。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