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多救人 再去执著心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六日】我家原有新唐人电视,去年装修房屋,卸掉了,又因家人看的不多,半年了家里没有新唐人电视。今年,我想在大年三十看神韵晚会,就去找安装新唐人的同修来安上。打开一看,就是播报武汉瘟疫的事情,这回丈夫也爱看了,天天陪着我看,我不明白的,他还给我讲解。现在他也从中明白了许多真相,我做证实大法的事,他也理解了,偶尔在背后还默默支持一下,但他还是害怕中共迫害

紧接着初一、二、三的村里大队广播通知,封村封道不让出去,一下人心惶惶,哪也去不了。一天,我出去转转,街头处处静悄悄的,没人,我手上拿着真相资料,也发不出去,就回家待着了。

待了十来天了,有一天,我想村人们都关在自家,除了看电视以外,没啥干的、很无聊,可能憋的够呛了,看到真相资料也是新鲜的。要是能给他们真相资料看,劝三退效果一定会很好,他们也会认真把真相资料看下去的。于是,我就在明慧网上下载《天赐洪福》、《明白》特刊、《真相》等明慧期刊,打印出来在村里发、劝退。

又过了几天,觉的一天也见不到几个人,我就挨家挨户的放、塞门缝里,这么做,资料就要的多,我这个小打印机一天出资料是有限的,而且送纸那部份还不好使,经常几页一起進纸,不会一张一张的進,我还得用人工一张一张的喂,把我累够呛。本村里只有我一个大法弟子,也没处商量去。

我有俩女儿,大的十八岁,上高三,小的十一岁,她们学法只看《转法轮》,修心但不做事,偶尔一回,跟我炼一次功。丈夫在二零零六年春天,跟我炼功一个多月,《转法轮》一遍没看完,就不想坚持,放弃了,因他观念很重,怎么劝他也不行。没同修商量,只有我一个人给家家户户送资料,我想能做多少算多少,不追求数量,尽量把它做好,效果真的很好。

又过了些时日后,看外面松点了,我把真相资料拷贝在U盘里,带上悄悄的从地里穿过,到别的村找到P和Y俩位老同修,跟她们说我要多少份资料,把我怎么怎么做的讲给她们听,她们一听,就同意了。

因老同修不会上网,她只会打印,在我们本地好几个村的大法弟子都是老年人,多半不会上网。我附近村里有个老同修会上网,可去年被绑架了,至今未归。

这个老年同修平时都是打印《九评》、《解体党文化》等这些大书。我把U盘里的东西拷贝在她的电脑上。她们配合的很好,打印的打印、送的送,很巧妙的把材料送到各个村庄,给同修家送去,真的做的很好。

我从她那儿拿来资料,才把我村“铺”全了。我西边几里地以外,有五个没有大法弟子的村庄,现情急之下要去那里发真相是困难重重。于是,我想晚间从地里穿过,从边上可以進庄里去,想好了,我就去跟同修说我要一个人去,并向她要资料,她答应了,还说她们也想跟我去,我说那太好了,有伴了!我们就约好了地点,等资料出来了,晚上九点到此地会合。第二天,我们三人按时到点会合,一起顺利的去把最近的那个村“铺”了一半多下来了,我们三人安全的回到了家。

我们又筹备资料,三、四天后要行动时,我和同修约定目地地,七点见,这天是三月四日。我俩见面,还没说话,我就从她车上拿了一包A四纸放到我的筐里,这时突然从几米远处出来一个人,走到跟前,气汹汹的呵斥,掏出手机说要举报我们到派出所,恐吓威胁我们。

这个人是我村里的,以前我给他讲真相,他不听还骂不敬的话,给资料也不看,蛮不讲理的。我心里发正念,解体他背后操控的邪恶生命因素、黑手烂鬼,我们好话劝说着,他软了下来了,但骂咧咧的。我叫老同修走,她开着车快速走了。

我是走路去的,走回来到村头上,那人又反悔,快速追上来,叫骂着,凶狠的扬言要把我举报到派出所,一会儿又要举报给村大队。我不想答理他,只想摆脱他,就说,你爱怎么样怎么样。他还不依不饶,我就问他:你举报我有啥好处啊?他就凶狠的动手抢夺我手里的筐,夺去后,拿到村大队去了,我挣脱,跑回家了。

我到家,跟丈夫说某某举报我,抢我的筐,他急忙就去把打印机和大法书都搬到婆婆家,藏起来,回到我跟前,他望着我,我坐在床上发正念。一会儿,大队的人打电话把我丈夫招呼去了。我发正念二十多分钟后,想起了师父讲的法:“哪里出问题,哪里就是需要去讲真相了。”[1]

我本想去给在场的人们讲真相的,我就下床去了大队。進屋,先向他们打招呼,村长问我,他用上报给派出所不?我说不要这样,我也没做啥坏事,他举报我,那他也去了,咱们是不是也应该举报他呢?我就说当场是怎么发生的情况,他怎么抢我的包。举报人气汹汹的,说我惹着他了,我问,我怎么惹着你了?我是上你家去了?还是哪碍着你了?他没话说了,就威胁说等着瞧,只要我看见,全给你们举报了。

村长们就说国家不让炼,就不要炼了,我说国家是让炼的,是共产(邪)党不让炼,共产(邪)党也不会长久啊!他说,这次我放了你,下次再有人举报你,我也保不了你了!又说些大道理,劝说不让炼就别炼了。我说,不让炼,我也要炼,因为法轮大法太好了,村长也接着说太好了。我说,我以后会好好注意安全的!这时他让我们回去了,但他想把那包纸扣下。我说,这纸是我向人家讨要来的,他就把纸给丈夫拿着,让我回家了。

回来后,我也静不下来,正念发了,效果也不怎么样,炼功也力不从心,法也看不進去。三月六日,我就接着背法,一背觉的状态就变好了,接着背了两个自然段,完后又抄了一段法。

这里介绍一下,因我背法,我是有个规定,就是我背完后,不管背了几个自然段,都要抄完后,才去接着背下一段。但说是说,很遗憾,速度太慢了,到现在才背到第四遍上,第四遍刚背到第三讲“返修与借功”那一节。

我是二零零四年三月三十一日走進大法修炼中来的。大概零六年春天,就开始背法了。头一遍背了好多年,记不清了,后来,就三、四年或两、三年背一遍了,当然是越来越快。但我发现虽然是慢了,可都刻在心里去了!那就是说,现在还有谁会相信我从小到大一天学堂都没上过呢?不会再有人相信了!可是确确实实的没上过! 这些都是背法、抄法,加上修心性,师父赐给的。师父说:“付出多少得到多少”[2]。“修在自己,功在师父。”[3]

这时中午,丈夫下班回来了,我忙给他做饭,让他吃完后,我就接着抄下一段,刚抄完不一会儿,就听丈夫在一边用微信跟人家唠嗑,说我兴比你强一点?咱们这跟某某(那个举报我的人)比不了……听到这,我这心里就不平衡了,七年谷子八年糠往上翻,怨气不打一处来,就忘了自己是修炼人,冲他发起火来,他也不多说啥。我发完火,歇下来了。一会他来劲了,狠狠打了我一顿。我又没守住心性。

我这一顿被打,我悟到,是怨恨心招惹的,因为我当时对举报我的那个人升起怨恨时,没有及时处理掉这颗心,把它放纵了,让它钻了空子。这也是我前面学法、发正念力不从心、静不下心来以及心情急躁的原因,也是怨恨心作怪。

至于被举报的事呢,我认为有两个可能,一个是可能我们做的事情正了,人们都看真相明白了,好似从梦中苏醒了,邪恶因素害怕,就操纵心态符合它的人来破坏,但邪恶因素又少,很快就被消灭了、邪不起来,坏人也得逞不了。

再一个,就是色欲心也得修去了,可挖挖根,还未除尽,它主要是显示在思想上,然后渗透身体里,操纵着人顺着它想下去,很邪恶的。师父说:“意不坚 关似山 咋出凡”[4]。我那段时间思想中就是反映出那些坏东西来,有意无意的,就随着想一些了,这就是意不坚。从今以后,我要修去色欲心,那些乱七八糟坏东西、败物魔鬼也就灭净了,根子是那个心。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断 元曲〉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