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常常在心中升起无限的感恩

发表时间: 03/18 17:47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八日】我一九九七年春天结婚,九八年夏天,儿子出生。就在生下儿子二十天时,我得了一种乳房怪病。从第二十一天起,突如其来的急症一天比一天重。什么药物也控制不住,急坏了妈妈、婆婆、公公,就连我的哥哥、嫂子都整日愁眉不展,大家都不明说,但心里都明白,我能活在世上的日子不多了!

那时我高烧四十度,人整天食水不進,乳房化脓变色,引起血项骤变。到医院化验时,医生将乳房内抽出来的液体拿在手里说:“不用仪器化验了,来不及了,用肉眼都可以判断,她乳房内的脓含量已饱和,如果不立即开刀,再过一个时辰,这人就难救了!也说不准即将变成白血病!”

这种情况下,吓得家人立即办理了入院手续,進了手术室。当大夫用手术刀一切开我乳房的时候,充的满满的脓一下飞溅大夫一身,烂透的乳房小叶被冲出来,堵住发臭发绿的脓液。当大夫用镊子将小叶夹出后,立即又一股脓液飞溅大夫一身。

当时的我,痛苦不堪,想着只要能把病去掉,什么苦我都能忍,所以当时用很粗的针管在乳房上两次抽取脓液要化验时,都是在没用麻药的情况下進行的,当时母亲在场,心疼得直掉眼泪。

手术后的麻烦一直未断,因在哺乳期间,所以身体自动不断产奶水,但只要一有奶水,自动就脓化了,所以不敢让刀口封上,只能“引流”,就是导了一根管子阻止让刀口封上。就是那样也不行,每天什么活也干不了,洗衣、切菜,哪怕一抬手,都能导致乳房开始硬化,又要开始脓化并恶化,最后大夫也苦着脸,没了办法!

就在走投无路之际,妈妈为我请来了法轮大法师父的广州讲法录像带,我那时坚持着每天坐起来听法。听了七天后,母亲因有事要回家一段日子,回家前她教会了我五套功法,其中包括四套动功,一套静功。其中第一套“佛展千手法”[1]是八个抻的动作,当时我想:这病就怕抻,炼这些动作可怎么能行啊?!

当天早上母亲教了我动功,晚上教了我静功。凌晨十二点多,我被强烈的恶心感弄醒,起来就想吐,妈妈为我准备了痰盂,又突然想上厕所,真是两头忙活,但最后没拉没吐。再一看,一个多月消不了肿的乳房,瞬间软软的恢复了正常,多日来乳房内被玻璃碴子针扎的感觉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惊喜的我又笑又哭,笑的是病魔离我而去,哭的是内心对师父、对大法的感激!一九九八年初秋,我开始修炼了法轮大法。

从那一天到现在的二十二年间,我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我清楚的知道修炼法轮大法,使病魔从此在我面前消失遁形,与此同时,从小就困扰我的关节炎、每年必犯两次的点滴治疗等病,全没出现过。

我常常在心中升起无限的感恩与珍惜!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二、动作图解 〉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