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下断言的习惯和极端化思路

——为同修议论如何写好文章

发表时间: 03/23 08:52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三日】在中国大陆泡出来的同修,写文章时经常被两个问题障碍了文章效果。这两个问题,一个是断言加断言,不能中性叙述;另一个是用极端化思路对待人和事。我们在这里试着议论一下。

一、 下断言

下断言也叫下结论。“结论”的词典解释是, ①从前提推论出来的判断。也叫断案。 ②对人或事物所下的最后的论断。“下断言”如果作为名词来用,意思是极其肯定的说,或者断定、下结论。

从词典解释①看,正确的下结论过程,应该先提供前提,然后用清晰的逻辑,才能推出判断,也就是结论。

必须有可信的前提和可信的逻辑,才能得出令他人信服的结论。人都是有情的,讲真相中学员如果下断言不当,很容易被人认为偏激,引起反感。在感情和观念的作用下,人们很理性的从你说的一大堆论断中找出有用信息来吸取,效果就会很有限。

举几个例子。比如,聚餐时有人喜欢主动买单,在这个前提下,如果下结论说这个人钱太多,这个结论可能就被别人认为是个谬误断言,至少不够令人信服。因为这个例子中的特定前提和特定结论之间,不存在可信的、确凿的逻辑和情理。反驳的例子之一是,喜欢主动买单的人,可能不是因为钱太多,而是把友情看的比金钱重要。

又如,有人与别人发生争执后总是先提出道歉。如果在这个前提下得出,这个人自知理亏,所以才先道歉,这个结论就不足以让人信服。反驳的例子之一是,和别人发生争执后总是率先道歉的人,不一定是因为自己错,而是出自内心的善良、懂得珍惜身边人。

而“工作时愿意主动多做的人,不是因为傻,而是懂得责任。”这个结论或者断言,虽然没有包含所有的可能性,但是众多情况下,是令人信服的。

我看到一篇同修写的文章,标题是“冠状病毒就是中共恶党”。虽然能理解作者想表达的意思,但不得不说这个结论是个谬误。单从语法看也是不成立的:主语的“冠状病毒”是个病毒,宾语的“中共恶党”是个党,“病毒是党”,这个论断中的推理太曲折,恐怕很难有人看了标题马上就感到信服。

要给出结论,必须给出前提,然后才能出论断。也就是,列出主要事实,帮人看清其中的情理和逻辑。举例说明,冠状病毒是产生武汉肺炎的病毒,各国专家怀疑此病毒出自武汉病毒研究所(P4)。中共严控疫情信息而导致武汉肺炎在中国广泛蔓延,并传染了全世界。此瘟疫始发于中国武汉,所以有人管它叫“武汉肺炎”。又因此病毒专找与中共为伍的人去感染,所以人称“中共病毒”。

从上一自然段中给出的事实信息,可以得出几个断言,其中之一,“中共是制造这场瘟疫的元凶”。其二、“此瘟疫是武汉肺炎”。其三,“此病毒是中共病毒”。当然,要写成文章,还要提供更多具体事实信息,并从情理或逻辑上理顺。而且,要在了解自己所面对的读者的前提下,选择作为论据的事实和数据,然后按照一定的情理或逻辑整理清晰,最后得出的结论应呼应标题。

反之,句句结论、开口就下断言的文字,其实是不能称其为文章的。

顺便一提,把没有理顺的事实堆在一起,只能说文字还处于草稿阶段,而不能作为文章供人阅读。

二、极端化思考

极端化思路指思考或解释人或事时,采用全或无(all or nothing)的方式,或用“不是……就是……”的方式极端的分类。这种二分法的思考把事情只分为“好或坏”、“对或错”,非黑即白,非此即彼,非亲则敌。

在中国大陆环境中泡出来的人,很多都习惯于把人和事绝对化。一个人做了一件坏事,甚至只是一件自己不认同的事,就对此人恨之入骨、贬到地狱。一个人做了一件好事,就把这个人说的好上加好、捧为英雄、甚至幻想其如何完美。其实一个好人也可能做出坏事,一个坏人也可能做出好事;一个好人也不可能处处完美,一个坏人也并非全身细胞都是恶的。这个世界五颜六色、众生百态,并不是非黑即白、非0即1。

其实专业织染的人用肉眼就能识别三十来种黑色;白色也有很多种;还有赤橙黄绿青蓝紫有色无色呢,每种颜色也有很多不同的饱和度和明度组合。

和妄下断言一样,极端化思路带来的最大弊端之一,是把人推走,让人认为你偏执、跟你没理可讲。

几个月来,学员中花了很多时间争论这场瘟疫是大淘汰还是旧势力安排。其实这种争执就是极端化思路在这次事件中的体现。让我们稍微分析一下:

从疫情爆发至今已经三个多月了,很多修炼人都看出来,这场瘟疫在定向淘汰着选定了中共的人、一直跟中共跑的人。所以说它是大淘汰的一部分是对的。但是这部分是不是旧势力安排的呢?当然是,可它是师父在将计就计,它是得到师父认可才能发生的,淘汰已经救不了的人、骨子里和中共合为一体的人。同时,这场瘟疫也在被中共利用,干扰神韵演出,煽动和蛊惑中国人、海外华人,和用其它方式讲真相的大法弟子抢人。这毁人、剥夺人获得真相机会的部分就是旧势力安排的。那么说这场瘟疫是旧势力的安排也没错。

在人世间,相生相克的理早就被绝对化了。任何事情一出,都有其正面和反面的两种效应。而我们有些学员,非要把眼前的这场瘟疫定性为“不是大淘汰就是旧势力安排”,那是很片面和绝对的。如此看来,这种思路是否需要去掉?归正?

再拿“复工”这件事分析一下:

有些人把复工一律说成是坏事。的确,中共强行复工,必须在隐瞒疫情真相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实现;而继续隐瞒疫情,必定造成很多该检验的人得不到检验,确诊了的得不到医治,没治愈的出院造成更多人感染,治愈的又复发等等等等,中共的政治性复工是中国公共卫生的又一波大灾难。

但是不复工呢?老百姓生活难以为继。所以不能说复工是绝对的一件坏事,坏在中共强行控制疫情信息,强行控制社会生活的一切方方面面。复工如果能开始让中国社会回归传统,实现类似孟子所说的“制民恒产”,即赋予人民一定的个人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使民“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饱,凶年免于死亡”,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复工如果能让更多人认清中共“假恶暴”本质,从而抓住最后的时机三退,又怎么能决绝的反对复工呢?

所以说,写文章,特别是写评论文章,思路很重要。不妄下断言、思想不极端,才能思路好、要点好,出好文章。

个人看法,谨以交流。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