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要在天象中救人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三日】今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爆发以来,很多学员在想,武汉瘟疫本身到底是不是旧势力安排的?如果是的,那么大法弟子该不该针对武汉瘟疫本身发正念销毁它?这个问题本地同修一直有不同的看法。

近来正见网刊登的几篇文章明确提出应该正念清除武汉瘟疫,并且引用了很多师父的讲法来佐证。其中正见网《发正念解体武汉肺炎背后的邪恶另外空间所见》,作者说他看到了瘟疫背后都是黑色败物在任意落到世人身上,最后提出“发正念解体利用武汉肺炎毁灭人的邪恶因素”;另一篇文章《正念面对武汉肺炎》说武汉瘟疫“这是邪恶对正法的左右与干扰、对世人与众生的毁灭”,并明确提出大法弟子要发正念挡住和销毁这场瘟疫:“现在面对邪恶强加给世人的毁灭性的灾难,大法弟子正念清除,不就是救度的真实展现吗?”“比如面对目前武汉爆发的病毒性肺炎,正法弟子是无动于衷、漠视、默认,还是为世人、为众生、为成就师父所要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而正念清除,难道不正是在上演着这场正法大戏的最后一幕吗?!”

上面说的正见网几篇文章,虽然大量引用了师父经文,但是都有意无意的不引用师父关于二零零三年非典(萨斯)瘟疫的开示:“中国出现的瘟疫就是在处理这批人了,度不了的那他就淘汰了。那不是我在做啊,那是旧势力在淘汰人。当然了,还有正神也在淘汰恶人。这么大的事当然我不认可旧势力也不敢为。”[1]

写到这里,我忽然感觉,那几篇正见网文章的这些理解,正好是中共巴不得的:中共邪恶有了这些“正念”作为保护伞了,不会被天惩了。那么这些文章起的作用是什么呢?大陆很多同修常常看正见网,不少地区一直把《正见周刊》和《明慧周刊》一起印发给所有同修。我目前还没有去查看《正见周刊》是否选录了这些文章,很可能作为“正见”放入进去的,负面影响有多大?!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九日《对武汉肺炎疫情的预测》推测:“旧势力安排的用瘟疫淘汰人总共有三次。萨斯(中共称“非典(萨斯)”)是第一次,武汉肺炎是第二次,这次过去之后还有第三次。第一次的规模不算太大,这一次要大得多,但还不是最后彻底的大淘汰,下一次才是最致命的。”“我们要做的就是不为任何的形势变化所动,认真踏实做好三件事,和旧势力抢人。”作者没有说大法弟子应该发正念清除这场瘟疫,只说我们应该抓紧做好三件事。我想当然是对的。

我悟到:瘟疫淘汰的都是“度不了的那他就淘汰了”[1]。是旧势力和正神都参与了的,也是师父认可了的。并不是一些人理解的“这是邪恶对正法的左右与干扰、对世人与众生的毁灭”。

这还是十七年前发生的非典(萨斯)瘟疫,二零零三年啊,我们知道那时候旧势力还是势力很大的,它有很大的能力安排淘汰人。可是现在到了正法最后阶段,情况不同了。师父讲:“你说这火是不是要灭呀?要灭。”[2]现在旧势力可以说被销毁的所剩无几了,虽然历史上它们的这个安排还在起作用,但是现在起决定作用的应该是正神。而且和非典(萨斯)一样,也是师父认可了的(个人所悟)。所以这次的武汉瘟疫比非典(萨斯)有更强烈的方向性:明确指向中共以及亲近中共的海外各国。选择性的淘汰才能促使世人觉醒。

师父新经文《理性》发表之后,大家应该更冷静和理性了。中共病毒的蔓延,显然不看与中国的距离远近,只看与中共的关系亲疏。伊朗、意大利等亲近中共的国家或者城市就是瘟疫严重处;选择了拒绝中共的香港和台湾,结果真的成功拒绝了中共病毒。《九评》编辑部已指出,“神的慈悲与威严同在!神在看着每个人的内心。一个人在此时此刻的抉择和所为,就会决定他(她)的未来。”远离中共,脱离中共,拒绝中共,作为个人、组织和国家,都可以因此而回避病毒侵害,选择美好未来。

那么这种选择性的安排不是旧势力的邪恶本性能够做到的,比如师父说过南亚大海啸是旧势力安排的,我悟到:那些国家没有迫害大法,象印尼还是历来和中共不对付的,大海啸根本无法使世人联想到中共邪恶身上去,也就无法警醒世人。

所以我的理解是:历史上旧势力确实安排了今天的武汉瘟疫,但是在正法中旧势力被销毁的所剩无几,力不从心,从而被正神掌握了主动权,促使瘟疫明显的针对中共邪恶势力而来,在淘汰“度不了的”人,同时以唤醒被中共迷惑的世人,脱离中共。

我和同修交流时,他们说这样大规模淘汰人,就是旧势力,本来我们可以救度这些人的,就象上面正见网文章说的武汉瘟疫是“对世人与众生的毁灭”,完全是常人认识。还有正见网文章说现在神韵在各国演出受影响,也归罪于武汉瘟疫,从而得出应该发正念销毁武汉瘟疫的结论,其实是把不同问题混为一谈了。

我认为:武汉瘟疫本身已经有明显的方向性、针对性指向中共,明慧网有不少文章引用古代明君在瘟疫来临时反思过错下罪己诏书,就是说从传统文化看,各国政府也应该反思过错远离中共,应该抓紧看神韵来自救。那么现在没有一个国家政府这样做,而是采取封锁、禁止群聚等等实际上无效的措施,从而影响到神韵和各国大法弟子救人,这才是旧势力安排的。大法弟子发正念销毁的应该是这些措施背后的旧势力因素,而不是销毁瘟疫本身。

最后我讲一个亲身经历的类似事情供参考:二零零二年,我们几个同修被中共非法判刑多年送入监狱,里面一个先进去的同修A邪悟了,他有一次对我们说:他给中共高层写了一封信,引起他们震动重视了。我们还以为他是写的真相信,没想到他说,二零零二年本省春天的大洪水,本来要毁灭很多人的,是他运用神通把洪水阻挡住了,救了全省的人,所以高层领导非常震动。那时候我们在牢狱中还不知道发正念的事情,我们都说他邪悟了,可是他仍然到处宣扬他的邪悟。按照一般理解,那个大洪水和今天的武汉瘟疫一样是旧势力安排的;提出要正念销毁武汉瘟疫的“同修”和A是不是落入同一个圈套里去了?

以上交流如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谢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