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家邮报:中共是威胁人类生存的最大病毒

——Chicom-19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五日】(明慧记者英梓编译报道)2020年3月23日,资深媒体人、专栏作家凯文·李斌(Kevin Libin)在加拿大《国家邮报》发表文章称,中共是威胁人类生存的最大病毒;中共在疫情爆发的关键几周里撒谎和否认,现在全世界都在为此付出代价。


图片说明:2020年3月23日,资深媒体人、专栏作家凯文·李斌在《国家邮报》发表文章称,中共是威胁人类生存的最大病毒。图为渥太华中共病毒检测中心。

不久前,川普将来自武汉的中共病毒叫作“中国病毒”,因此被某些白宫记者质疑为种族主义。对此,作者说:“以疫情开始的地方——中国武汉——命名病毒,既普遍又无争议。”

罪责应该让罪恶、自私的中共承担

针对有人认为,现在应该更优先地关注这种可怕和危险的全球性瘟疫,而不是政治上正确的术语。文章说,尽管如此,美国人和世界其它国家都不会忘记,谁该为导致疫情更致命和更具破坏性负责——而且,不只是中国人,无论在加拿大国内和还是全世界的人都在被迫遭受苦难。相反,责任应该让统治中国的罪恶自私的中共承担。在看到对全球威胁的病毒爆发时,中共如此无能的反应,欺骗、偏执、自我保护和残忍,人们肯定比以前更不喜欢中共了。

他强调,也许我们都可以退而求其次,称之为“中共病毒(Chinese communist virus)——Chicom-19”。

中共的掩盖和谎言出自对失去权力的恐惧

作者强调,如果中共没有继续其欺骗,那结果将是乐观的。据该文揭示,中(共)国政府的掩盖和谎言显然是由恐惧驱使的,如果认为北京方面没有继续欺骗,如声称遏制疫情的努力、(抑制)死亡率提升奇迹般地成功,那结果将是乐观的。

文章称,中共高层官员完全有理由相信,这次大瘟疫会严重削弱他们对权力的控制。中共的经济一直处于自由落体状态,1月份的工业产出处于199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所有政府都担心他们将如何度过这场瘟疫,但对于一党专制的中共政府来说,这种担忧是事关存亡的。

文章称,中共党魁一直吹嘘说,共产主义治理模式优于自由民主。“如果需要压制几十个新死亡案例的消息,来保持这种信念,谁会怀疑他一定会这样做呢?北京最近加倍实施审查制度和官方媒体宣传,同时,上周下令驱逐美国几家主要媒体的记者,尽管北京声称已经战胜了疫情,这无疑提供了让人怀疑的理由。”

文章强调,许多事是毋庸置疑的,从处理最初的疫情爆发开始,中共时刻准备着欺骗世界,不计对人类生命造成的代价。据报道,武汉的第一批病例最早于去年11月中旬就开始了。去年12月,当那里的医生开始对这种新的致命病毒提出警告时,政府指控他们散布“谎言”。他们并被迫进行虚假供词。随着病毒在12月进一步传播,政府仍然淡化这种危险,坚称该病毒并非像SARS那样(作者说,当然是像SARS的疾病),并坚持说病毒已被控制,而且没有人传人。随着1月份染病率的急升,互联网上任何与官方虚假宣传相矛盾的讨论都被禁止、消灭、删除。在关键的几周里,中共撒谎,否认疫情爆发,而不是采取严肃的遏制努力,致使病毒蔓延到世界各地,失去控制。

为中共辩护将令其遗害世界

如果说中共偏执的自我保护至少还可以理解,那更令人费解的是那些渴望为中共辩护的西方人的想法。除了那些“可能出于好意”的记者的语言责骂,有些甚至会参与中共的全球宣传活动,在人们谈论病毒的中国起源时,给谈论的人冠以“种族主义”。

几周前,加拿大卫生部长帕蒂·哈杜(Patty Hajdu)公开称赞中国在帮助遏制全球病毒传播方面“非常公开”,因为“在(发现病毒)大约一周之内,他们让世界卫生组织(WHO)以及伙伴国家知道,他们控制了疫情”。真的如此吗?

作者在文章中说,并不是这样的,中共迫害勇敢的医生,并使其传播真实疫情的声音消失了几个星期。

作者说,哈杜似乎追随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的领导,赞扬了习近平在抗击病毒方面的“领导”。此前,中国搁置了两周,才允许一个国际医疗专家代表团进入中国进行疫情研究。

文章提到,今年2月,加拿大外交部长弗朗索瓦-菲利普·香槟(François-Philippe Champagne)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会见了中国外长王毅,后者感谢加拿大向中国赠送口罩和防护装备方面给予的支持,并赞扬了两国之间的“特殊关系”。

对此,作者指出,加国政府把中国视为贸易协议和其它有利可图的香饽饽,以至于对中共体制的这种奉承,我们不得不容忍。当受害者出现在西藏、香港或新疆维吾尔人中时,我们的政治领导人更容易只是对中(共)国的行为耸耸肩膀而已。

李斌说,但是,现在全世界都在为中共的行为付出高昂的代价。中共正争先恐后地逃避责任,现在还宣扬阴谋论,称病毒实际上是由美国军方传播的。当川普称这种病毒为“中国病毒”时,中共对其大加指责,更突出的争论不是这一称谓是否是种族主义的问题,而是川普在不知不觉中向中共提供了更多用于扮演受害者的话柄。

为了下一代安危 善良的中国人要摆脱中共自救

李斌写道,这个瘟疫已经使我们的经济损失了数十亿,如果还没达到数万亿的话,甚至可能损失还会更大。人员伤亡是令人震惊和永久的。我们很可能会坚持下去,但世界再也承受不起的是,中共对我们的整体健康和福祉构成的威胁。当它拼命地试图挽救其合法性时,我们至少不要助纣为虐。这不是第一次从中(共)国出现致命的流行病毒,可能不会是最后一次。如果我们都希望下一代生存下来的话,中国的善良人民将不得不从中共这个病毒中康复过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3/25/加国家邮报-中共是威胁人类生存的最大病毒-4029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