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解体迫害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九九七年走入大法修炼的,二十多年的修炼中,在师尊的慈悲看护与加持下,闯过了一次次的魔难,走到今天,内心无限的感恩师尊。

2010年时,我又一次被非法劳教。因我不转化,一切不配合,就又把我转给了另一个劳教所,这里的监管人员极其的邪恶。有一天,她们要给劳教人员打预防针,我想大法弟子这么纯净的身体,怎么能要这个东西。

我想起了师父说的:“修炼人讲的是正念。正念很强,你就什么都能够抵挡的住、什么都能做的了。因为你是修炼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1]“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2]

我想,就按照师父的法去做。为了不让怕心和恐惧占上风,我就一遍接一遍的背法,其它什么都不想,我要把脑袋背木了,满脑子都是这个法。

背了一晚上,第二天打针时还是有点怕,但是我告诉自己决不要这个东西。轮到我时,我鼓起勇气说:“我不打针,我不要这个东西。”她们说:“不行,必须打。”她们几个人连拉带拽的把我摁到椅子上,强行把我的衣服扒掉,露出胳膊,那个拿针的大夫拿着注射器照我胳膊上比量了一下说:“喊什么,就这一下不就完了吗?”其实她并没有扎進去,只做了一下样子,就这样,我躲过了这次药物迫害

师父真的为我做主了,我内心充满了对师父感激。

正念请回师父的法像

2016年我从拘留所回家后,我就去公安局要我的东西,那个队长拿着我的包气哼哼的说,你不签字不给你东西,说着就往审讯室里走,手一比划示意我也進去,我心想去审讯室签字,我要不签还有我的好啊,我才不去呢。我掉头就往外跑,幸亏门没关,我就跑了。

回来后,我就想自己怕心这么重,跑什么呀,正念哪去了?想再去要,可还是有怕心。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说,你再去要东西时跟我们说一声,我们和你一起去,配合你发正念。

我想我还是多学学法再说,于是我就静心学法。学法之余,我就想那个队长面相长的很和善,不应该是那么凶恶的人,对我怎么那么生气呢?是我什么地方不对劲了呢,想来想去还是他不明真相的原因,那我就想办法救他吧。于是我就给他写真相信,写完后给同修看,同修说,不行,太平淡了,你得写的连你自己看了都会感动的流泪才行,才能救了他。

于是我又写了改,改了写,还请有经验的同修帮助修改。一个多星期后,终于写出了一封连我自己看了都感动的流泪的信。同修看了也说行了。可是我又犯愁了,怎么送给他呢?我就请小组的同修一起去,到了公安局门口,可还是有怕心,其中一个同修跟另一个同修说:“我昨天晚上听《忆师恩》,哎呀!我可明白了,怕什么呀,师父时刻都在我们身边,这回我可不怕了……”听她这么一说,我一下也明白了,这不是师父在点悟我吗?点悟我不要怕,师父就在我身边。

想起这些,我一下正念起来了,我问自己你不是发誓要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来的吗?带着这么重的怕心怎么能救度众生啊?我今天做的不也是最正的事吗,不是同样有师父法身和护法神看护吗,还有师父的点悟,怕什么。于是我拿着真相信就進去了。

门口的警察说,那个队长在隔壁大楼开会。于是我就出来了,心想这样更好,我在这等他更方便。等了一会他出来了,我就迎上前去说:“某队长,你好。”他看我喊他,把他吓了一跳,好象我要找他算账,要报复他似的,赶忙说:“你那天怎么跑了呢?”他又赶忙说:“你的东西我都给你锁起来了,没给你动,你过两天来取吧,那天是我的班。”我说:“行,谢谢你,我给你写了一封信,你看看吧。”他说:“我不看。”我一听心就急了,我花了这么大的心思给你写的信,你不看那哪行?于是我上前一步拽住他的手,把装信的密封袋往他手里一塞说:“不行,必须得看。”他看我态度很坚决,拿着信就走。我赶忙跟上去说:“你好好看看,真的是为了你好,你要为你和你的家人负责,就好好看看。”

后来我去取东西时,他和我就象老朋友见面一样,没有任何敌意。我问他:“信看了吗?”他说:“看了,很受教育。”他把我的东西还给我了,我看到了我家的那幅师父的法像还在那完好的放着,我想这是我发正念让神兵神将看护的结果。后来我如愿以偿的把师父的法像也请回了家。

我又一次感受到了师尊的慈悲看护与加持,见证了大法的威力和神奇。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