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师正法 师尊就在我身边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八日】

一、生命的定数——喜得大法

我是农民。在小的时候,也就几岁吧,那个时候农村还没有电,家家户户都点油灯,一般人家没有什么事的时候,天黑就睡觉了,记得有一天,我趴在炕上,一时半会儿睡不着,心想就睁开眼往外看看,很随便的就这么睁眼往外一看,哇,就看到窗户外边天上一个人,穿着一身灰白色的盔甲,身后还插着三个尖的大扎枪,睁着大眼睛在瞪着我,当时以为上方派下来的天兵来抓我来了似的,也不敢喊妈妈一声,向后一看,足有七、八个,都是那样的,像岳飞带兵在战场上杀敌那个气势似的,给我吓的一下就猫在被窝里了。

从那以后,黑天睡觉的时候,我就再也不敢睁眼往外看了。这是我真真切切的亲眼所见,至今还记忆犹新。修炼大法后,方知生命都是有来头的,人的一生整个的生命全过程,都是在天上及高层次管人类的神早就安排好了,不是无序,而是有序的,是有定数的。

一九九六年偶然的一天,我的一个远方的妹妹来到我家,送给我一本书《转法轮》,问我能看不?我看看《论语》,再看看第一讲:“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1],一看心里真是豁然开朗,唉呀,在我的一生中百思不得其解之谜,这答案一下就找到了,答案就是这本书啊——《转法轮》。

看看师父的照片,心里特别亮堂,就觉的我好象什么时候在哪见过似的,所以当时我就告诉妹妹你再有关于这方面内容的,我都要。当时看到师父的大法像就感到特别熟,越看越爱看。

那时老伴患心绞痛,药吃了很长时间了,一直都没好。随后,我告诉妹妹我老伴的身体情况,我们聊了一会,当时她还教会了老伴炼静功。妹妹走以后,老伴天天看书学法炼功。有一天,她问我说:能行吗?我坚定的说,行,你看书吧、炼吧。由于她不断的坚持看书学法炼功,我看到了她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好,我真的是看到了她有希望了。

也就两个多月吧,她就觉的身上什么病都没有了。这回她说话了,就从这些日子炼功还真挺好的,药也不吃了,就象什么事都没有了似的。她就和我说那这些药咋办哪?我说,那你还核计什么,后来让她全都扔了。

就是从九六年开始修炼,一直到现在,老伴连一片感冒药片都没吃过。就在刚刚过去的两个星期吧,孩子领我们溜了一圈,还照了像片。她的妹妹看到照片,和大伙说,这哪像八十岁的人哪。

我老伴这个人对于她想要做的事,从来就是特别专注、投入。现在她不但病都好了,也知道了修炼法轮功的意义是什么,人为什么要修炼,所以从那天以后,每天早晨起来第一件事就是给师父敬香,学法、炼功,每一天她都安排的非常到位。

我前半生的腰腿痛,不能干重活,胃糜烂,都不能插管了。当时我也和她一起炼,但没太象她那么坚持。直到九七年,我正式开始修炼法轮功,没有多少天,身上所有的大大小小的病全都好了,我就觉的身体变化的非常快。

二、车祸后 我只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

九九年,大法被中共迫害,我从未停止过学法炼功,但感觉身上的担子重了些,就是说中共欺骗老百姓,这谎撒的也太大了,要想把世人被它毒害的思想变过来,作为大法弟子就要澄清事实,讲真相,就在二零零一“天安门自焚”伪案曝光光盘出来时,我到亲戚家去放,一進屋,我就告诉他们,我说“共产党又撒谎了。”大伙儿都边看边说:“啊呀,一看都知道是假的呀。”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五日,我去同修家调新唐人电视信号,在转弯的时候,没注意,和前面同修的摩托车就撞上了,就这样,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后边人就已经把我的脑袋给捧住了。但当时马路上的人很多,就听远方骑车的人在喊:“快给他抬道边上去吧,这车这么多……”他怕道上的车把我轧了,那时,那人在那喊,我在这喊:“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没事、我没事、没事。”我喊的声音比他还大,当时也不知道我的声音怎么喊的那么大而有力气。就听那人说:“炼什么的,这道上车这么多,快给抬道边上去。”世上善良的人还是大有人在。

可话是这么说,当时我躺在马路上就是怎么也动不了,心里干着急,但就是动不了,心里什么都清楚,那时悟性不好,还以为碰中枢神经上了,麻木了吧。仰头眼望着天,想不起说什么,什么也想不起来,但是,就知道在身后有个人,一直双手捧着我脑袋,默默无声的看护着我,也不吱声。

这时,我就想动一下,也不知是怎么的就是动不了,还回不了头,往前看看腿在哪儿,啊,在前边呢,没有知觉,这时想看看胳膊,就说了一句,我胳膊哪去了呢?后边人把我胳膊拿过来说,这不,你胳膊在这呢嘛。他给我移过来时,我没感觉,就象一个没有关节的骨头和筋都没连着的一块肉似的,心想,这也不是我的胳膊呀!看看自己的两个腿,支着呢,这回可着急了,但就是起不来,没有感觉,动不了了。

那个时候,脑子虽是清醒,仰望着天空,真是无忧无虑、那个轻松的感觉无以言表。

这时,在不知不觉时,同修回来了,告诉我:“你那个摩托车比我这个好,给它送我妈家去了,他的也安顿好了,俺俩把你送到道边卖店门前台阶上坐一会。”我说行。

在这个一小段时间中,我的整个身体没有知觉,就看到下边的腿和脚悠荡着,还情不自禁的说点笑话,和我同修一起架着我的那个好心人说:“这老头怎么这么硬实呢?”当时我整个身体都是软软的,但是我的脑袋什么也想不起来,就看见前边卖店门口站着的两个人,在神情紧张的看着我呢。他俩一边架着我,我还对着卖店门口紧张看着我们三个的那个老太太大声的、笑呵呵的说:“我没事,我是炼法轮功的。”那个老太太说:“你说你是炼功的我信,要不今儿个呀……”

当时我也纳闷,他俩把我放到台阶,我就神奇的能坐住了;刚才两个人架着我的时候,身体还软皮软花的呢,怎么一放下,我就能坐住呢?但那时脑子里还是空白的。

当时我从摩托车摔下来的那一瞬间,好象头没有落地上,就在半空中,被那个双手捧着我的好心人给接住似的,如果真要是直接摔在地上的话,那脑袋不得摔两瓣啊。至于把我放到台阶上我怎么能坐住的,和那个一直扶着我的头的那个好心人怎么走的,他长的什么样,我一点也不知道,现在还在后悔不知怎么感谢救我的那位好人。

就这样,在台阶上,同修陪我坐了多少功夫了,我也不知道,我就问了我的同修几点了,咱俩在这已经坐了一个多小时了。我说,别忙,心想怎么这么长时间了,在这已经坐了一个多小时了,心想今晚你来干啥来了?怎么办呢?想站起来走吧,又不行,真让同修为我着急呀。又一想,不行,总不能在这里一直坐着啊,就想,先让脚趾头在鞋里稍动一下,得有知觉才行啊,脚要在鞋(高腰靴子)里能勾勾动动就行,腿保证能行。想到这,我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脚在鞋里一动,就这么悄悄的一动,还别说,真有点知觉了,但我这时没有马上告诉同修,那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跟小孩似的,心里美滋滋的,我得让脚在靴子里使劲把脚动一下 ,还真能动了,这时,我就高兴的告诉同修说:“这回行了!”他高兴的说:“行吗?”我说:“行了!”“那行了,你站起来我看看。”我说:“唉呀,起来,起来走。”我边起边说:“走吧。”我兴奋的一下就站起来了,快速的往前走。我问他:“几楼?”“六楼,”我在前边走,他在我后边小心翼翼的紧紧的看护着我,跟着我走。上楼时,两边栏杆我连扶都没扶,在师父的慈悲加持看护下,我腿脚当时那个飘飘的轻松劲,我一气上到了六楼,新唐人电视台信号没多会就调出来了。

由于当初对法理领悟不深,过后才知道,一个人要是没有元神在就是一块肉的法理,经过我这切身的亲身经历,真正领悟到师尊讲的什么是元神离体的法,“因为一个人想修炼实在太难,真修没有我的法身保护,你根本就修不成,你一出门就可能牵扯到生命问题。”[1]“因为我有无数的法身,具备我非常大的神通法力,可以展现很大的神通,很大的法力。” [1]“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护,不会出现任何危险。” [1]“欠债要还,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可能要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但是出现这类事情的时候,你不会害怕,也不会让你真正的出现危险。”[1]

三、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我的使命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一日这天,由于前几天下了一点小雨,雨点落地,就是冰,盼天让冰快点化,露出地面,好出去救人,等到第四天,看到外边道上还没化,一瞅真是明亮明亮的象镜子似的,大白天,大街上走道的,都看不到几个人,那要是到黑天,不更得滑了吗?就象这个天,吃完晚饭,在街闲溜的更没有了。我心生一念,这可是我今天晚上出去讲真相救众生提高心性的好机会呀,“劳身不算苦”[2],师父给了我们那么多,路虽是滑,不太好走,可我是大法弟子,而且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根本就不算什么。

我吃完晚饭,和老伴说,今晚我得出去了。眼看天就黑了,就这样,我就把准备好的二百四十个同修做好的台历装了两个编织袋,车后边搭了一袋,上边还挂上气管子,在前边车把上挂一袋子,就这样,天已经黑了,满载众生得救的希望,我推着车就出村上路了。

我的目标是得去二十里地吧,路滑又远,前边又挂一袋子,噗噗啦啦也没法骑车呀,就推着走。就在我推着车走到十里地的时候吧,不知是怎么的,车子也没歪,也没倒,很突然的前边车把挂的一袋子“哗啦”掉下来,撒了一地。我就往袋子里装,回头看到远处两个车灯向我驶来,心想是轿车。

我刚拣一半,车到我跟前,两个司机都拉开车窗,在往地上看,他们都开的很慢,因冰天冰地的,他也开不快。没等他开口,我就随意的边做着让他们往前走的手势,边笑着和他俩说:“您俩就这么慢慢的往前开吧,这道不行啊、太滑了。”看到两辆轿车慢慢离去,在师父的看护下,我继续前行。

在我到达目地地时,先从后边发,回来再往前发一袋子,没有多少了,就在村外整理一下,心想,那边的村子也得去发点,就在往回的路上的一家门口,补发了一本。这家是门房,屋里有打麻将声音。

我走过两三家吧,看看出来人没,啊,师父,这不是师父吗?因我总爱看师父的澳洲讲法视频录像,那高大慈悲祥和的笑眯眯的面孔,那两只手,在我车后边驮的一袋子的台历和上边还挂着气管子的两边,用两手给我把着车哪。师父怕我滑倒。就这样,慈悲的师尊在我身边神奇的出现了。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也没想再回头看看师父,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就是往前走。走着、走着,这回心里可真生出了一念,一边走一边想,反正我有师父管,这时就觉的身后一个高大的身影向我的右侧道南走去。师父啊,您太慈悲了,我深深的感到师父永远都在我身边。

就在发放台历后骑车回来的一路上,我就象不是骑在冰道上似的,路也不滑,没有任何有冰滑的感觉,就象后边有人推一样,我飞快的一气骑到家,到家一点也不累,时间已是半夜快十一点钟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