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江苏省南京市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截止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五日,根据明慧网相关信息,二零一九年,三十五位法轮功学员在南京市被绑架;八位遭非法批捕、庭审;九位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遭非法起诉、庭审,五人被非法判刑。其中,年龄最大的,世界著名科学家竺可桢的次女,九十岁的竺宁遭骚扰恐吓;最小的是二十岁的宛春晓,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大学无理开除。

表一 2019年南京市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分区统计

序号地区本地被绑架人数外地被绑架人数被绑架总人数被非法批捕庭审判刑人数2018年遭绑架补充案例2018年遭非法批捕补充案例
1玄武
2秦淮213142
3建邺11122
4鼓楼 111
5浦口11
6栖霞15151
7雨花01
8江宁6171
9六合
10溧水332
11高淳
12地区不明32511
合计29635895

据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八日报导,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日,南京市公安、“610”统一指挥,栖霞区国保大队倾巢出动,跨区绑架法轮功学员十多人,且以十三人计。因信息封锁严密,实际被迫害数字远远不止以上这些。

“610”是中共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司之上,类似于德国纳粹的盖世太保和中央文革小组。

本文目录:
一、遭非法批捕、庭审、冤判的法轮功学员
二、其它迫害案例
三、遭绑架的法轮功学员
四、遭恶报:市公安局大数据中心主任沈鹰暴毙
五、后记

一、遭非法批捕、庭审、冤判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九年,南京市遭非法批捕、庭审、诬判的法轮功学员共十三人,详情如表二所示。

表二2018-2019年南京市非法批捕、庭审、诬判法轮功学员部份信息

序号姓名所属地区迫害绑架时间绑架责任单位迫害检察院/法院迫害情况备注
1申宇山西临汾3/6/2019鼓楼区鼓楼区检察院鼓楼区法院2019/8/2遭非法庭审外地,澳洲海归女研究生
2戴玉敏(戴益民)安徽合肥3/8/2019建邺区诬判一年半外地
3汤志兰栖霞区2019/8/30非法抄家栖霞区栖霞区检察院玄武区法院2020/1/8遭非法庭审八十三岁,主治医生,丈夫大学教授已遭迫害含冤离世
4潘成英溧水区6/24/2019溧水区雨花区检察院雨花区法院2020/1/8遭非法庭审2018年6月冤狱回家仅一年又遭绑架
5陈荷英(陈红英)2018年8月冤狱回家不到一年遭绑架
6杜尚坤辽宁锦州2019/9/24所谓立案江宁区非法批捕外地
7耿颖超浦口区2018年秦淮区秦淮区检察院秦淮区法院2019/3/29遭非法庭审八十多岁,2018年遭绑架补充案例
8郑淑华四川阆中2018年8月监视居住2019/4/2非法庭审外地,2018年遭绑架补充案例
9杨玉环浦口区9/11/2018浦口区浦口区检察院2018年11月被非法批捕女儿杨麟玮走脱,流离失所至今2018年补充案例
10,11孙教授刘淑英八旬夫妇秦淮区8/1/2018秦淮区秦淮区检察院秦淮区法院诬判二年分别被劫入南京女子监狱和苏州监狱2018年补充案例
12,13戴树瑾、凌君母女浦口区4/17/2018建邺区建邺区检察院建邺区法院凌三年,戴判三缓一,均罚金三万2018年补充案例

1. 八旬老太遭非法抄家后被送医院抢救,年老体弱,非法庭审无法进行

汤志兰女士,一九三八年十月生,南京军区一一三医院军医,后转业至南京市儿童医院,先后任内科、急救科、皮肤科主治医生,之后在门诊内科任行政科主任,直到一九九七年退休。丈夫王载源,南京大学中文系老教授,坚持修炼法轮功遭当局迫害,已于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二日含冤离世。汤老太单人独居于玄武区,近年来,搬到栖霞区与儿子同住。

汤志兰女士曾三次被绑架、二次被非法拘留,二次被关洗脑班迫害。二零一九年五月,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摄像头拍到,因此被市公安、“610”作为所谓重大案件跟踪布防,自二零一九年五月至八月底,凡和她有来往的法轮功学员全被记录在案。八月三十日,市公安、“610”统一指挥,栖霞区国保大队倾巢出动,跨区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十多人。当天,栖霞区国保八、九个便衣私闯汤女士住宅,翻箱倒柜,抢劫大量私人物品后,丢下一张“取保候审”单扬长而去,老人被折腾得只剩半条命,被儿子送进医院抢救。

汤女士后遭栖霞区检察院非法起诉,二零二零年一月八日,遭玄武区法院非法庭审。庭审当天,汤女士被儿女架着胳膊挪进法庭,不能独立行走,说话也不清楚,已被医院确诊为脑梗塞、心脏病、糖尿病等多种病症。非法庭审后无法进行下去,草草收场。

2. 部队八旬离休干部遭诬判两年,被劫入苏州监狱迫害

孙教授,八十多岁,解放军理工大学工程兵工程学院德高望重的老教授,技术骨干,离休干部。原患有严重胃病,身体十分消瘦虚弱,医生诊断其病情发生癌变,走投无路之下,经妻子刘淑英催促,走入法轮功修炼,很快病情改善,身体、精神焕然一新。

二零一八年八月,孙教授和刘淑英这对八旬老年夫妇被秦淮区公检法、“610”构陷,遭绑架、非法判刑两年。刘淑英被劫持进南京女子监狱迫害,孙教授被劫持进苏州监狱迫害。他们的女儿孙学智于二零一八年五月十日被绑架,六月十六日被非法批捕,目前情况不明。

3. 刚出冤狱又遭绑架,庭前会议被解体

溧水区法轮功学员潘成英、陈荷英(陈红英)、王毕红女士,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四日被溧水区石湫镇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七月三十日,王毕红被释放回家,潘成英、陈红英被非法批捕,二零二零年一月八日遭非法庭审。

潘成英女士,四十多岁,原溧水区初级中学教师,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年冤狱回家,被学校开除公职,她到监狱管理局状告南京女子监狱狱警的违法行为。二零一九年六月,她再次遭绑架,给年事已高的父母打击很大,母亲因思女悲伤过度,于十一月不幸离世。陈荷英女士,七十多岁,二零一八年八月,结束一年冤狱回家,现又面临非法庭审。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雨花区法院企图对潘成英、陈荷英非法庭审,后改为庭前会议,由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律师、公检法等人参加,会议开始,公检法某人忘了带污蔑诽谤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的材料,会议解体。

二、其它迫害案例

1. 迫害老年法轮功学员

除了上文述及的三位八旬老人遭非法庭审、非法判刑之外,还有不少耄耋老人遭绑架、骚扰。

(1)九旬老太遭恐吓威胁

竺宁(竺琳)女士,九十高龄,玄武区南京大学法轮功学员,独居,世界著名科学家竺可桢次女。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日,遭栖霞区国保警察、“610”人员严重骚扰,被恐吓威胁,身体堪忧。

(2)骚扰无处不在,门前十多个探头

姜雅芬女士,七十四岁,原南京宏光空降装备厂(513厂)工程师,技工学校教师,曾遭精神病院(南京脑科医院)迫害二次三个年头儿共六百多天,非法抄家八次,绑架八次,其中非法拘留一次,洗脑班迫害三次,屡被限制行踪,二十四小时监视跟踪,遭上门骚扰恐吓威逼难计其数。恶警在她居住院子内、出门处安架十多处摄像头,二零一一年,又特地对着她进出的楼门洞,安装了红外线电子探头,二零一八年,安装了四个内有六个电筒的大摄像头,每个方向一个。她的丈夫也曾和她一起遭绑架,长期高压迫害下,得了糖尿病、高血压、脑梗、心脏病、肺炎等,甚至一年三次住院。

如,二零一八年,姜女士新年回京探亲,返宁途中,片警一路电话紧随,到家后就上门骚扰;二零一八年八月,回宁高铁上,铁路警察对她骚扰盘问、搜查旅行箱、照像等;二零一九年七月二日下午,江宁区警察撬门入室,未果后,翻窗入室“搜查”;二零一九年十月一日国殇日前,片警“关心”骚扰等等。

(3)耄耋之年遭绑架

浦口区法轮功学员吴春如女士,八十多岁,二零一八年曾在秦淮区被绑架,后被“取保候审”回家,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九日,外出购物时被绑架;

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六日下午,四位老年法轮功女学员耿引凤(八十一岁)、段淑兰、高美龄、黄×蓉在黄×蓉家一起读书学法时,被江宁区中共警察绑架到高新园派出所,法轮功学员、耿引凤八十多岁的丈夫当天也被绑架到高新园派出所,段淑兰的家和地下室被非法查抄,五人之后下落不明;

浦口区法轮功学员耿颖超女士,八十多岁,外地来宁长住儿子家,二零一八年遭秦淮区中共警察绑架,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九日遭非法庭审。

2. 部份被迫害的外地法轮功学员

戴玉敏(戴益民)女士,安徽合肥市法轮功学员,合肥第十二中学退休会计,二零一二年曾被绑架、诬判七年,二零一八年住南京帮女儿带孩子。二零一九年三月八日,因讲真相被南京建邺区警察绑架,被非法判刑一年半。

申宇女士,山西临汾市法轮功学员,从澳洲研究生毕业回国,二零一九年三月六日,在工作单位被南京市鼓楼区中共警察绑架,关押进南京市女子看守所,八月二日被鼓楼区法院非法庭审。

张敏,女,年近四十,江西省九江市永修县三溪桥老杨垅村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七日,因用手机向江苏民众讲真相,被南京市秦淮区三个警察(其中一个女警)绑架走,并非法抄家,永修县三溪桥派出所去了四个警察。张敏被非法拘留。

孟军爱(君爱)女士,河北衡水深州市法轮功学员,为躲避骚扰,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五日外出打工遭当地警察通缉。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八日在南京被绑架,二十日被深州警方接回,关进衡水看守所,又构陷到检察院,企图进一步迫害未遂,后被所谓取保候审,勒索两万元放回。

郑淑华,四川南充阆中市法轮功学员,居住南京,二零一八年八月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监视居住,二零一九年四月二日遭非法庭审。

杜尚坤,辽宁省锦州市北镇市沟帮子镇法轮功学员,在南京打工,被南京江宁区中共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于江宁区看守所,据悉,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四日被所谓立案。

某江西法轮功女学员,六十多岁,居住在南京市浦口区,曾在南京市雨花台区被绑架,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九日又被绑架,详情待查。

3. 女大学生因修炼法轮功被无理开除

宛春晓,黑龙江哈尔滨人,二十岁,二零一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一八年九月,以优异成绩考入南京邮电大学电子与光学工程学院、微电子学院。次年五月一日在宿舍炼功时,被室友举报。

在保卫处压力下,五月十三日,宛春晓违心写下所谓“保证书”,被搜走大法书和资料,五月二十八日,被学校“留校察看”一年处分。在自责的痛苦中,宛春晓声明所谓的“保证书”作废,再次开始在宿舍炼功,并坚持信仰法轮功没有错,拒绝退学。

七月四日,南京邮电大学将她非法开除。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五日大学开学,宛春晓与家人到学校交涉。她的电子学籍于八月二十七日显示不在籍,离校时间写的是七月四日。

三、遭绑架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九年,明慧网上曝光的南京市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三十五人次,最新曝光二零一八年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九人。以下为分区名单。

秦淮区(三人):

谢丽华(刚出冤狱不久又遭绑架)、张敏(江西永修县)王三秀(非法行政拘留)、杨雪芬(遭骚扰,后下落不明)

建邺区(一人):

戴玉敏(戴益民,安徽合肥,非法判刑一年半)

鼓楼区(一人):

申宇(山西临汾,海归澳洲女研究生,非法庭审)

栖霞区(十五人):

汤志兰(八十一岁,非法庭审)等十三人、程兰(陈兰,退休女警察,约七十岁)、张鸣一、竺琳(九十岁,骚扰)、杨兴福(七十岁,骚扰)

江宁区(七人):

耿引凤(八十一岁)、耿引凤的丈夫(八十多岁)、段淑兰(六十多岁)、高美龄(近七十岁)、黄×蓉(近七十岁)、佟瑞霞(秦淮区)、杜尚坤(辽宁锦州,非法批捕)、姜雅芬(七十四岁,骚扰)

溧水区(三人):

潘成英(雨花区法院非法庭审)、陈荷英(陈红英,雨花区法院非法庭审)、王毕红

绑架地区不明(五人):

陈万民(男,五十三岁)、高美玲、吴春如(八十多岁,女,浦口区)、孟军爱(君爱,女,河北衡水深州,后被非法关押于衡水看守所,被取保候审)、某法轮功女学员(江西省,六十多岁,居住浦口区,第二次)

最新曝光,二零一八年,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九人:

秦淮区(四人):

刘淑英(八十岁,遭诬判两年,南京女子监狱)、刘淑英的丈夫孙教授(八十多岁,遭诬判两年,苏州监狱)、吴春如(八十多岁,女,浦口区)、耿颖超(八十多岁,浦口区,非法起诉)

建邺区(二人):

凌君(浦口区,遭诬判三年半,罚金三万)、戴树瑾(戴树谨,浦口区,遭诬判三年缓一年,罚金三万)

浦口区(一人):

杨玉环(七十岁,二零一八年九月被绑架,十一月初被非法批捕)

绑架地区不明(二人):

郑淑华(四川南充阆中市,非法庭审)、某法轮功女学员(江西省,六十多岁,第一次)

四、遭恶报市公安局大数据中心主任沈鹰暴毙

南京市公安局大数据中心主任沈鹰,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日晚上加班时,突感身体不适,次日凌晨遭恶报暴毙,终年五十一岁。当日下午,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副市长,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即前往吊唁,沈鹰在南京警方数字化监控民众方面所起的作用由此可见一斑。

沈鹰,一九九零年毕业于国防科技大学,曾先后任南京市公安局科技信息化处副处长、大数据中心主任等职,参与和主持公安部、省公安厅、南京市公安局多项信息化项目的研发和设计,他因科研成果获中共公安部科技进步二等奖、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等,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然而,这些所谓科研成果却参与了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大数据监控成为中共对广泛领域民众迫害的工具,使中共公安迫害民众(主要是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体)更邪恶、精准、方便、顺手。南京市法轮功学员被中共精准绑架、非法判刑、直至被迫害致死,中共公安的大数据主任沈鹰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那些隐形在网络上的所谓中共的精英,听党话,跟党走,为求名利,不惜泯灭良知,利用知识和技术参与中共迫害中国民众,特别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中国民众。然而,善恶有报,如影随形,恶报来时,党却保不了他们的命。

五、后记

中共破坏中华传统文化,历次运动惨杀八千万中国人,对中国人民犯下了累累罪恶,如今又群体式灭绝信仰真、善、忍的无辜的法轮功修炼者,其倒行逆施的恶行决定了注定被灭亡的命运。“天灭中共”乃天意所至、大势所趋,越来越多的民众在清醒,中共迫害法轮功也已穷途末路。

希望每位炎黄子孙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缘,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退出中共,解体中共,方能抵御它的病毒(中共病毒,武汉肺炎),不做它的陪葬,不为它的罪恶买单,获得神佛的护佑,走向新生和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