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重依赖中共医药供应链 各国尝恶果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三十一日】(明慧记者英梓编译报道)目前,面对因中共隐瞒和欺骗而肆虐全球的中共病毒(COVID-19),许多国家因采用中国制造的、质量低劣的医疗防护用品和试剂盒,面临雪上加霜的困境。许多西方人士已经意识到,对中共“世界工厂”医药产品的严重依赖带来灾难性后果;必须放弃对中共的依赖,才能从岌岌可危的状态中解脱出来。


中共称“援助” 意大利参议员称“危险”

中共外交部副部长罗朝辉3月26日声称,北京已经向83个国家提供了包括快速检测试剂盒和口罩等物资的紧急“援助”。

中共也曾宣传它向意大利“援助”了三十一吨医疗物资。意大利知名记者庞皮利(Guilia Pompili)在媒体中指出,据外交部和民防部的消息证实,中共寄来的“救援物资”并非“捐赠”,没有什么东西是免费的。

意大利参议员加斯帕里在3月17日的视频中直接揭露道:“中国(中共)从没有无偿送过我们任何东西,所有来到这里的物资都是我们自己花钱买的,然而,中国(中共)是地球上最糟糕的一个国家,他们都以不正当的竞争手段,让其它国家陷入经济危机。我们需要有决心勇敢的面对,用有限的经济手段(对抗中共)。欧洲需要从这样的状况中醒悟,不要再被中共的谎言给欺骗了。中共对于地球来说并不是一个资源,而是一个危险。”


中国制造的口罩 质量不合格 荷兰政府召回60万

近日,中国生产的医疗防护用品和检测盒质量不达标、被召回的消息频频传出。

据欧洲新闻(euronews.com)报道,2020年3月21日,荷兰当局从中国收到了130万张口罩,其中一些口罩已经分发给了治疗中共病毒的医疗人员。据荷兰国家广播公司NOS报道,28日荷兰召回60万个中国产口罩。

荷兰卫生部在发给欧洲新闻社的一份声明中说,卫生部“收到一个信号,即经检查后,这批货物的质量不符合要求的标准。”“第二次测试也证明口罩不符合要求的质量标准。现已决定停止使用全部货件。这批口罩具有KN95认证(中国认证的标准,防护性等同N95),指示这些口罩应该过滤95%以上的微粒,但结果并不符合该标准。”

据福克斯新闻报道,荷兰政府说,一些口罩不能正确罩住口部,而另一些则被发现过滤微粒不足。

截至3月30日,荷兰已报告11,750例中共肺炎确诊病例和864例死亡。但它并不是唯一从中国进口有问题医疗设备以防治中共病毒的国家。

据悉,中国生产全球一半的口罩。截止2月29日,中共官媒称,中国口罩日产量达到1.16亿个,是2月1日的12倍。


中国制造的检测盒 合格率仅为20%~30%

除了口罩质量堪忧外,中国生产的检测盒达标率也只有20%-30%。

据布拉格早报(praguemorning.cz)3月26日报道,卫生学家称,捷克订购的30万个检测盒中,有80%不能正常工作。价值5400万科鲁纳斯(183万欧元)的检测盒显示假阳性和假阴性结果。这种快速测试无法可靠地在初始阶段检测病毒感染。

俄斯特拉发(Ostrava)地区的卫生官员帕夫拉・斯夫里诺夫(PavlaSvrčinová)说,(检测盒)错误率很高。

据福克斯新闻和欧洲新闻报道,上周,西班牙卫生部长萨尔瓦多・伊拉(Salvador Illa)说,西班牙从中国购买了4.67亿美元的医疗用品,包括950台呼吸机、550万个检测盒、1100万只手套和5亿多只防护面罩。

在获得这些物资后不久的26日,西班牙政府宣布计划向中国退回64万个检测盒,因为经过测试,它们不符合标准,具体说,这批中国产检测盒灵敏度仅为约30%,而这一指标应高于80%。

西班牙是欧洲第二大受创国,仅次于意大利。

据福克斯新闻报道,荷兰、西班牙、土耳其、格鲁吉亚和捷克共和国都对口罩和检测盒质量表示担忧。

中国驻马德里大使馆在推特上推卸责任说,该检测盒的制造商“Shenzen Bioeasy生物技术公司尚未获得中国官方销售医疗产品的许可。


药品的大约80%产自中国或印度

美国一家名为瓦礼社(Valisure)的新公司正在互联网上提供非专利药品。该公司提供了一个值得消费者注意的提示:瓦礼社对所有销售的产品进行批量测试。

为什么?因为,正如该公司所指,美国市场上,此类药品现在有大约80%产自中国或印度,而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检验能力很小,所销售的产品往往存在缺陷。

瓦礼社称,“据估计,(海外)约有1,000个药厂从未受到FDA的检查。”他们进一步声称,“FDA很少测试药物本身。”

2019年,美国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爱荷华州联邦参议员查克・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在写给美国卫生和公共服务部长亚历克斯・阿扎尔(Alex Azar)和FDA的一封信中写道:“80%的药物活性成分是在国外生产的,大部分在中国和印度;但是,FDA去年仅对五分之一药品生产设施进行了检查。”


中共管控医药供应链 发社论威胁美国

中共新华社3月4日发表社论,称:“如果这个时候中国对美国进行报复,除了宣布对美国旅行禁令外,还宣布对医疗产品进行战略管控,禁止出口美国,那么美国将会陷入新冠病毒的汪洋大海之中。”该社论被中国大陆的媒体广泛重复。

目前,美国等许多国家严重依赖中共的医药供应链。据美国商务部数据,美国去年进口的止痛药“布洛芬”、普拿疼、青霉素和肝素中,各有95%、70%、40%至45%、40%来自中国,且美国的抗生素供应有80%依赖中国。

华尔街主要公司韦特海姆公司(Wertheim & Company)的前合伙人莉兹・皮克(Liz Peek)在《国会山报》(The Hill)发表的文章对此评论说:过度依赖中共政府是不能接受的。中共党报最近的威胁让美国受北京摆布的风险变得十分明显。他们说的是对的。

她指出,不仅仅是因为(中共)可能的敌对行动,我们应该加班加点来解决这个问题。中共病毒从未象现在这样威胁着美国,以往在SARS等疾病爆发时,因为美国没有如此依赖中共的供应链,所以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很小。

《南华早报》3月20报导说,中国药物出口恐成为其贸易战一大武器。


美卫生保健高级顾问去年警告国会:药物用作对付美国的战争武器

美国生物伦理学研究机构黑斯廷斯中心卫生保健高级顾问罗斯玛丽・吉布森(Rosemary Gibson)曾于2018年4月17日出版《曝光美国依赖中国医药的危险性》(China Rx: Exposing the Risks of America's Dependence on China for Medicine)一书。该书深入探讨了美国依赖中国供应链对其重要药品的质量和供应造成的影响。

中国对美国药品供应的最大影响是,美国家庭中发现的数千种药品的制作基本成分来自中国,并用于医院重症监护病房和手术室。作者确信地说,这种情况至少有两个主要问题:

首先,美国依赖任何一个国家作为重要药品的来源,一定是有风险的,特别是考虑到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例如,如果南中国海的争端导致(美国)军事人员受伤,医生可能依靠的药物基本成分是对手制造的。

其次,中国制造药物的安全标准和质量控制失误是一种风险。作者援引FDA官员和制药行业内部人士的担忧,记录了因受污染药物引起的疾病和死亡事件,这些事件均促使美国实施改革。

吉布森女士去年警告美国国会:“药物可以被用作对抗美国的战争武器,(中共)可能扣留医药供应,我们甚至可能会得到含致命污染物或失效的假药。”(Politico报道)


福克斯新闻专栏作家:不应依赖任何外国来提供药物和医疗设备

福克斯新闻专栏作家阿德里亚娜・科恩(Adriana Cohen)3月28日在福克斯发表的社论中说,中共病毒危及生命和破坏我们整个的生活方式,疫情应该敲响警钟,美国政府必须停止依赖中国和其它外国的处方药、医疗供应或任何供应链产品或成分,对我们的生存至关重要。

她说,这也是国家安全的问题。如果美国军队成员和支持我们武装部队的人在病毒大流行期间无法获得个人防护装备(PPE)、救生药品和其它必需品,因此在大瘟疫中倒下,我们的国家安全将危如累卵,外敌可以利用这种情况对我们下手。

科恩指出,美国严重依赖中国进口大量药品,如抗生素、布洛芬、青霉素和对乙酰氨基酚,这已不是什么秘密。

她表示,众所周知,中共对疫情加以掩盖、对疫情控制不利,导致疫情扩散到美国、欧洲以至全世界。而我们能够放心去让中共掌控我们的医疗、医药的供应链吗?绝对不能!

因此,科恩强烈建议美国政府对在国外制造药品设施中进行突击检查,确保生产的药品含有所规定的药物活性成分,确保药物质量和安全标准,以及生产中的记录,质量测试和防止伪造。

“我们也不应该依赖任何其它外国来提供那些生死攸关的药物和医疗设备,例如口罩、手套、呼吸机或其它关键产品。”

科恩在文章的结尾处写道:总之,川普政府和国会必须与私有公司合作,为解决以上问题在国内大幅度提高药品的产能。美国的未来岌岌可危,已经没有任何时间可以浪费了。


川普政府起草政令 将医药供应链转回美国

美国川普政府已经意识到医疗相关产品的供应过于依赖外国,正在起草相关规定,将供应链转回美国。

3月16日,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他正在起草一份总统行政令,要求将医疗供应链从海外转回到美国。

他说,70%的先进药品(advanced pharmaceuticals)成分“来自国外”。中共病毒蔓延引发了人们对医用口罩的需求,突显了美国对外国供应链的依赖。

纳瓦罗说,“这个行政令是……将所有东西(医药产品)带回家,这样我们就不必担心对外国的依赖”。

时隔三天,3月19日,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和迈克・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推出《保护我们药品供应链免受中国(中共)侵害法》(ProtectingOur Pharmaceutical Supply Chain from China Act),希望通过法律终止美国对中国制药业的依赖。


上图:国际社会已经意识到对中共“世界工厂”医药产品的严重依赖所带来的灾难性后果,必须放弃对中共的依赖,才能从岌岌可危的状态中解脱出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