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对变异观念的承认到否定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三十一日】我从小就胆小怕事,不愿与人争斗,因家境不好,很自卑做事又没主见,总依赖别人给我拿主意。我人实在,能吃亏忍让;就是太懦弱,遇事宁可逃避,也不愿与人争高低。从上学到工作一直都有好友替我做主、打抱不平。

走入修炼后,这种性格也自然相伴。遇到心性摩擦利益冲突时不是用法去对照,经常是照搬同修文章中的做法,在和同修配合讲真相时也是以同修为主角,把自己放在配角的位置上,碰到世人提出的疑问和反驳,也是让同修去面对。

近几年来我主要是和甲同修结伴讲真相发资料救人。同修甲平时很重视修心性,对师父的法用心领会。平时他很注重搜集一些传统文化故事古今中外有正面影响力的传说,以及重德行善给人带来的善报福寿的事例。对不同的人采用不同的方式,设身处地的用世人能接受的道理及真心救人的心使多数人都明白了大法的美好及邪党的邪恶,都选择了美好的未来。在他讲的过程中,我在一边发正念清除阻碍世人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包括有其他人阻碍对方听真相的,我就把他们引开。有带小孩子的我就哄小孩玩,排除周围的干扰。

在和甲同修讲真相救人过程中,因为甲没有那么多人的观念,一心只想多救人,他自己说不愿错过一个有缘人。有时刚说上话要坐的车就来了,他还很遗憾。我却不以为然。由于甲劝退的人很多,很多我认为不好退的或是无可救要的他都能劝退,这时我不是替同修和世人得救而高兴,虽然一丝愧疚、但心里还是有些妒嫉,如果他劝退人数少我心里反倒平衡。我和甲交流后谈到这些,甲却安慰我说:“你可不要这样想,咱俩能在一起配合这也是师父的苦心安排与慈悲看护,这是多大的圣缘呀!我根本没有你多我少的概念。有你在心里更踏实,救人力度更大,正念更足。咱们是一体的,都是有威德的,师父也在帮我们。这可不是我一人之力,我可不敢有贪天之功呀!你这种思想是外来强加给你的,不是你自己的,是邪魔在控制你。咱们只信师父信大法。”我看到与同修在心性上的差距与不足。

师父说:“讲真相,救众生,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没有你要做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要做的。”[1]看到师父这段法,我为自己过去不少时间浪费在常人事务中和后天各种观念、人心的干扰中不能精進,心性提高很慢,感到很大的痛心悔恨和自责,甚至有所绝望。在师父多次点化和同修帮助下,增强了紧迫感和使命感,慢慢地一个人也能出去面对面讲真相了。

初期时,遇到事情总是负面思绪占上风,今天到哪去合适呀?能不能碰到有缘人呀!可别遇到那些不听不信的。还以自己的观念判断人的善恶,觉的面善才敢与他讲真相,反之貌似恶的人就不敢张口。讲时先绕着圈讲。常人如果对我说的话能接受就很高兴,如果表示反感或用党文化洗脑的欺骗谎言反驳我的,心里就没底了。人多时也不敢讲。师父看到我的状态,就给我安排好讲好救的常人,如:有人主动会和我聊天,很自然的就讲到现在社会道德下滑世风日下,邪党官员大贪特贪自然引到三退话题,很容易的他就退出邪党组织。这给了我很大的信心,我清楚是师父在鼓励我,让我救度更多的有缘人。

后来我又加强了发正念的力度,时时清理自身空间场邪恶和自我不正的思想,保持正念。经过不断讲真相魔炼,遇到各种人我也能主动打招呼,排除各种思想杂念,时刻想到自己的使命。不管人家听不听信不信,我得给世人得救的机会,即使当时没劝退,也为他将来得救做铺垫。

记得一次讲真相,我主动和一个坐在长椅上的男士打招呼,他示意我坐下,我很快直入三退主题,他说:“你是法轮功(弟子)吧?”我通常以第三者方式讲真相,所以习惯性的不想直面回答。怕心一露头,我赶紧否定那不是我,我直接承认我是。我说:“只有法轮功师父才让我们用善念告诉人真相,怎样躲过大难才有未来。”他说那次公交车上碰到一个老太太,也和他讲这些。那老太太真了不起,当着全车人的面就大声讲大法真相,为什么要三退,车上有好些人提醒她说,您注意点。她说我都六十五岁了,从修炼大法以来,我就没再用过医保卡,身体还越来越好,这么好的功法,不应该让人知道吗?我不是太自私了吗?他说我真佩服这老太太。我问他:你那时做三退了吗?他说当时没敢退,怕别人知道。我说你缘份大、福份高,上天不想丢下你,今天遇到我你就补上吧!当时就三退了。

我由此想到世上很多都在等着我们去结缘得救,我们不能老是被人的观念障碍放弃师父苦心安排的一次次的机会呀,由此進一步悟到,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只是分工不同,一个众生的得救也许就要经过多位同修的铺垫。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觉的我自己更加成熟、理智和清醒了,不再认可邪恶的安排及更能分清外来强加的不正的思想,成为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更感受到是大法在熔炼着我们大法弟子。感恩师父的慈悲保护,弟子叩拜。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