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河北省女子监狱教育科长葛曙光残酷迫害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葛曙光,现任河北省女子监狱教育科科长。早在二零零零年左右,葛曙光在太行监狱,就制造了骇人听闻的迫害法轮功学员陈燕羽的事件。葛曙光被调到石家庄河北省女子监狱,更积极主动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每一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件都跟她有直接关系。

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明慧网发表《通告》,美国政府将严格审核赴美签证,对人权及宗教迫害者、迫害法轮功者,拒发签证,拒绝入境。国际社会已从对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呼吁,走向实质性的具体拒签行动。河北省女子监狱教育科长葛曙光被民众举报。

一、葛曙光个人信息

葛曙光,GE,Shuguang,女
出生日期:一九六五年三月
出生地:河北张家口尚义县出生后,送保定别人抚养。
工作单位名称: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五年七月,河北省太行监狱 二零零五年七月,河北省石家庄女子监狱
职务:监狱教育科科长 电话:0311-83939595
中国大陆的家庭住址(省、市、县):河北省石家庄女子监狱

葛曙光的丈夫:王万堂 太行监狱监察科科长
葛曙光的父亲:葛殿军 原太行监狱政委现已退休

二、迫害事实简述

葛曙光,一九九九年一直到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日,一直在保定太行监狱,从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日调河北省女子监狱,任教育科长至今。

葛曙光在太行监狱时就是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曾任女子监区二大队的指导员、副大队长、教导员等职,是当时太行监狱迫害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直接责任人之一。

二零零四年,河北省女子监狱刚建成时,葛曙光马上被调升教育科长。监狱所谓的“教育科”是监狱内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机构,科长葛曙光是迫害的积极执行者,她一心想拿迫害法轮功邀功,因长期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而得以升迁,并得到河北省省委和河北劳改局的“一、二等功的奖”。

葛曙光在太行监狱曾强制法轮功学员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强制写诬蔑法轮功的所谓的“认识”,逼迫法轮功学员所谓的“转化”。如果不配合,警察本人或唆使刑事犯对法轮功学员施暴,手段有关小号、背铐、电棍电击、面壁、罚站、连续几天几夜不让睡觉、拳打脚踢等。对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他们利用刑事犯长期包夹,不让与任何一个人说话,限制人身自由。

几乎所有被关押在保定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都受到过残酷的迫害,导致法轮功学员身体出现高血压、头痛等病态,有的甚至致残或出现生命危险。法轮功学员戴丽丽被迫害致精神失常;法轮功学员王娟曾被封闭强制所谓的“转化”而出现危险,被葛曙光等警察送到医院后不省人事。被迫害的即使身体状态极差,法轮功学员仍被强迫做高强度的奴工生产。

葛曙光还经常用伪善、熬夜(几天几夜不让睡觉)等方式迫害大法弟子,为了达到“转化”大法弟子的目的,什么样的方式手段她都敢尝试,手段极其残酷、邪恶、残忍,仅我知道的:先把大法弟子关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屋子里,冬天没有暖气,夏天没有电风扇,让大法弟子在屋里拉、屋里尿,多日不倒,臭的屋里十来个包夹犯人拿大法弟子出气,挑起犯人憎恨大法弟子,下狠手、下毒手迫害大法弟子。

葛曙光还每天强迫大法弟子看污蔑大法、污蔑师父的录像,法轮功学员之间不让说话,不“转化”的不让家属接见,不让买生活用品,不让买吃喝,只让吃监狱的泥汤子白菜,不让睡觉 ,白天黑夜熬鹰、针扎、电棍电、电击、“吊”刑等迫害大法弟子,对绝食的大法弟子一天插管子两次灌食,消磨大法弟子坚修大法的意志,白天黑夜折磨大法弟子,恐吓、威逼、引诱、罚站、军姿、坐板凳,稍微坐歪一点,用木棍打,用苍蝇拍子打大法弟子的脸、眼皮、脑袋、嘴,熬鹰熬到一定程度时,利用犯人二十四小时(一个小时换一班人 ,轮流驾着大法弟子转圈)连拉带拽拖着大法弟子满地转圈,当拖到昏迷状态时,他们给饭里、水里放不明药物,当时就致使大法弟子身体发软、脖子发硬,脑袋发木、眼睛发痴、四肢无力,再把大法弟子吊铐到床上,满屋子贴着污蔑师父、污蔑大法的条幅,身上贴的都是,不让睡觉,逼迫转化。其中河北张家口的大法弟子赵晓路就是被这样迫害过的。

葛曙光迫害大法弟子真是罪恶累累,罄竹难书,在监狱专门找五大三粗的恶犯人专门培训他们当打手,当大法弟子的包夹。据有的法轮功学员估计,在监狱有约三千位大法弟子被葛曙光迫害过。

尤其是二零零九年九月,转化大法弟子的红色恐怖笼罩整个河北女子监狱,在狱长、副狱长和葛曙光直接指挥下,十三个监区每个监区都成立了“转化”班,“转化”不了的全部转到监狱教育“转化”大楼(攻坚小组),用以上手段进行迫害。

下面仅举几个迫害案例:

(一)保定太行监狱

二零零零年夏天,法轮功学员丁延由承德监狱转太行监狱。丁延被关在一个与外界隔绝的牢房,与四个包夹女犯同住。一天强迫她到楼下点名,她站在几百个犯人面前,告诉她们法轮功清白,法轮功学员没有罪。从此三个月,警察葛曙光等人指使八个野蛮的刑事犯轮番迫害她。每天早晨六点多,丁延被四个犯人揪头发拽手,头朝下从三楼往下拖,身体在一级一级的楼梯上重重地摔,衣服、鞋拖烂,并拳打脚踹,拖进犯人队伍中再由数人毒打。

后来警察葛曙光等人又挑选出六个最凶猛的刑事犯,对丁延升级迫害。她们用针刺丁延的大腿内侧、拧、掐等低级下流的残忍手段逼其认罪,使她生不如死。为抗议残害。在一次警察和数名犯人对丁延残酷殴打、电刑后,人们再也没见到过她,知情犯人说:“打失手了。”后来人们才知道丁延又被劫回承德监狱。丁延于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八日在承德监狱被迫害致死。

(二)保定太行监狱

葛曙光是将大法弟子刘金英迫害精神失常的主要责任人之一。刘金英,原涞水县信访局副局长,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受到了多种酷刑迫害,甚至被用药物摧残,最终精神失常,其残忍令人神共愤。

葛曙光之流指使包夹人轮番打刘金英。诈骗犯左毛毛用胶布把刘金英的眼皮翻上去粘上;踩掉刘金英的两个脚趾甲盖,还经常抓着刘金英的头发往墙上摔;用拳头专打刘金英心脏部位;把刘金英的两个乳头都拧出了血,刚长好,又拧出了血;穿着鞋踢刘金英的两腿,致使肿的不能穿秋裤;还经常用鞋把刘金英的眼睛打的冒血,嘴流血,满脸青紫;站板凳,开飞机等等迫害。

这样残酷的折磨,葛曙光不制止惩罚打人凶手,反而曾赞赏该犯人,给其记功一次(记功可以减刑)。一刑事犯老太太好心给法轮功学员方便面,却被恶警在外面铐了几天示众,当时老太太是糖尿病,而且天天尿裤子。

(三)河北女子监狱

二零零八年三月八日那天下午,监狱举行文艺演出,刘淑琴对着邪恶的洗脑班高呼“法轮大法好!” 葛曙光喝令七、八个人,在二千五百余名服刑人员的面前,对刘淑琴施暴,恶徒揪住刘淑琴的头发,捂住她的嘴,对她拳打脚踢。三月二十九日早上,刘淑琴再次高喊“法轮大法好”,又一次遭到七监区恶警操纵七、八恶徒暴打,并且每天出工用封条封嘴,几个恶人将胳膊扭后,摁住头,从监舍一边往车间走,一边暴打,残忍场面令所有目睹的人为之震惊。

(四)河北女子监狱

河北保定涞水县农村法轮功学员隗凤兰,现年五十七岁,二零零七年八月被中共恶警绑架后遭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八年被关进河北女子监狱。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日左右,为逼迫隗凤兰写所谓的悔过书等“四书”,二监区恶警将隗凤兰隔离至“谈话室”,利用犹大陈爱鸿(张家口人)等人强行对隗凤兰洗脑,连续几天几夜不让睡觉,致隗凤兰精神恍惚。

二零一一年五月,在副狱长杨玉芬、教育科长葛曙光指使下女子监狱又成立了所谓的“攻坚组”,强行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迫害。隗凤兰从六月九日至八月二十九日被隔离在“谈话室”,恶警利用犹大杨艳平(唐山人)等人连续迫害八十多天,隗凤兰绝食抵制迫害,身体已极度虚弱,酮指标达四个“+”,有时一次就需输六瓶液,迫害致生命垂危。

以上举的例子只是葛曙光追随江泽民迫害大法弟子的冰山一角,详细材料请看明慧网。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