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SARS——远远不仅是病毒》说起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七日】二零零三年就在萨斯在中国横行的时候,俄罗斯《生命与安全》杂志在二零零三年第三期上刊登了一篇《SARS——远远不仅是病毒》的文章。作者名叫固班诺夫·B.B.,是俄罗斯社会生态学国际研究院的学者。

这位学者通过一系列试验和实践,得出了独特的科学结论:“病毒实际上是一种载有精神道德方面信息的生物,而只有它的一小部分才是我们了解的生物的方面,所以现代的医学只是在试图治疗病毒生物的一面,而不是清除病毒的根本。” 他通过对于艾滋病、肝炎包括SARS等病毒的产生、传染方式的研究发现,病毒总是能够在本来健康的身体上自主的产生、发展。而被感染的人很多都是没有接触过感染源的。

这位社会生态学者得出的研究结果是:任何疾病都是患者在精神道德方面溃败的结果,其次才是患者机体外壳的损伤。如果人的机体和精神道德都是健康的,总是发出正的“有形体”,那么病毒来到的时候,就会被粉碎掉,从而使人能够保持健康。但总是发出不正的“思维有形体”的人,即使只是有病毒携带者从他身边走过,或是只是注意到了他,就可以通过他的不正的大脑辐射,从而产生对病毒的“偶然捕获”。

作者谈到:“人的大脑在活动时可以产生一个‘有形体’,而这个思维有形体却有正与不正的善恶之分。”

新冠肺炎爆发至今,中共官方一直宣称疫情可防可控,但实际情况是,目前已知的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数早已超越当年的萨斯(SARS)。疫情已在全中国以及全球60多个国家扩散。世界卫生组织顾问朗吉尼(Ira Longini)警告说,情况有可能进一步恶化,全球三分之二的人口最终可能会被感染。尽管中国有超过80个城市实施封闭式管理,采取封城、封村、封户,但是这种极端做法能阻止病毒蔓延吗?朗吉尼表示,隔离措施可以减慢病毒传播速度,“并不能阻止这种病毒。”

人们的恐慌似乎比新冠肺炎本身传播的还要快。尽管目前对新冠肺炎的诊断似乎有些进展,但是对付新冠肺炎用的最普遍的方法还是最残酷的也是最无奈的武器——隔离。而隔离本身就会加重心理压力和焦虑,有可能会加重病情,增加死亡率。对非隔离人群也将是一种强大的心理威慑。

众所周知,心理压力会影响免疫功能,可以肯定地说,心理压力一定会加剧包括新冠肺炎这样的高度传染病在内的各种疾病对人体的影响。心理因素一直与免疫系统的许多功能相关,会影响发病和伤口的愈合,以及个人对接种疫苗的免疫反应等等。生活中的压力和心理的压力(一些观念和负面心理情结)常常会增加个体对致病体的敏感性,其中包括呼吸系统的感染。

那么为什么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不害怕新冠肺炎呢?因为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炼功法,“真善忍好”这些名字的本身就包含着“正”的因素,特别是在当今中共还在肆意迫害法轮大法之时,有人敢于认同它,那么他的心就是“正”的,也就是说这是一个能分明正邪善恶之人,这本身就会在自己的思想意识中发出纯正的“思维有形体”来,那么邪的东西也就无从干扰了。

所有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真言记在心里的老百姓,都不会害怕新冠肺炎,也不会害怕灾难。法轮功师父明示:“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1]九字真言强大、正面的精神作用会让人拥有身心健康的美好未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