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栋住宅楼的居民都拿到了真相资料

发表时间: 03/17 23:11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七日】我所住的地区是一个乡村的大镇,有数百栋住宅楼。当武汉疫情发生后,我们镇也封了,出入困难,这给大法弟子们救度众生造成极大的干扰与破坏。我们几个同修迅速交流,要救度更多的众生。

那么怎么办呢?路口封的很严,小区和小区之间也封的很严,路上行人稀少,面对面讲真相有一定的难度,就靠面对面讲真相能救多少?现在就是要赶紧救人、抢人。面对这种情况,我们决定挨家挨户送真相资料。

过年期间家里人在团聚,这样大面积的做,了解真相的人会更多,救人就多。我们决定分成两个组,把区域分成两大片,由两组各负责一片,避免发重。 能上楼发真相资料的同修绝大多数都是六、七十岁的老年同修。我们这是大镇,人口很多,还有一部份住平房的。经过了解还好,除了个别几个单元门打不开,绝大部份都是开着的,便于我们挨家挨户发。当前明慧网关于疫情方面的真相资料每天都有,每天跟着明慧网及时下载。

资料组的同修做的非常用心,为每份真相资料都附上真相短语小卡片和二维码扫描破网软件。二维码扫码软件不断更新。同时提醒大家,扫描破网软件用浏览器自带的扫码软件好用,用微信扫码效果不佳。此外,资料组同修也精心制作了明慧网及时发表的真相不干胶,醒目漂亮。就这样我们经过二十天左右,将百栋楼房和部份平房几乎都发了一遍。

在这次整体配合中,我的内心受到震撼,我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与大家交流。

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对我来说冲击很大,开始的那几天甚至都吃不下去饭。刚开始出去讲真相有点幸灾乐祸的心,心想:“你平时不愿意听真相,这下灾祸来了吧?看你们怎么办?”

有一天走在街上,看到满街空荡荡的,心里顿时感到很悲凉。想到武汉众生遭此大难,而且疫情还在蔓延,我的眼泪无法止住……

回到家我就想:我一定要走出去和当地同修交流,别被表象带动,让我们形成整体,尽快恢复学法小组,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就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将计就计多救人。

回家过年的儿子提前走了

儿子一家三口人回来过年,武汉疫情开始,他看我天天出去讲真相有些担心。就说:“妈,现在疫情严重,你还出去呀?”我说,我能不出去吗,这二十多年我不就是这样走过来的吗?师父说:“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1]。现在我更得出去做了。我又接着说:“你不要怕,你们都三退了,也诉江了,你们都归正神管,这场劫难没你们事儿。如果担心的话,你们就提前回家吧。”儿子说:“那也行。”他们三口就提前回自己家了。其实我也非常理解他们,这么大的劫难突然压下来,是会让人非常恐慌。但这是旧势力干的,不让大法弟子形成整体,妄图干扰、阻碍我们救众人。如果我们大法弟子都能堂堂正正的面对,该干什么还干什么,环境就会改变。家人就会支持我们。

可贵的同修

我和一名同修配合到楼上发真相资料。同修背了一百份三十多页的真相期刊,挺沉的,一直背着从一楼到六楼,一连做了十个单元,我看到挂在每家每户门上的真相资料发着七彩光芒。同修下来我俩见面时她说:“我通身流汗,我的腿咋这么哆嗦呢?”我说:“我刚上两个单元就喘的不行了,腿都直打漂,感觉好象随时都有摔倒的可能。”

于是我俩向内找:这里还有我们要修去的人心,这种表现就是心不稳,有些紧张。瞅着六楼就觉的自己上不去了,我俩调整心态,背着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在师父的加持下,经过几天的时间,我就一气呵成能走六个单元。

但是,还有没破除的人的观念——累,说明我距离法的要求还差的很远。

过程中我们还要预先到楼区走一遍,熟悉一下楼区的环境:每个楼有几个单元,有没有打不开门的,老楼区还有自己家的门上没有把手的。没把手的,就用窄胶带把真相资料粘在门上(所用的胶带是那种不会弄脏门的那种,以免给人家带来麻烦)。这样做心里踏实,晚上去做的时候,就很顺利。

发了几天后,我突然又感到身心疲惫、无力,好象到极限了,一想到爬楼我就打怵。心里和师父说:“请您再派两个人来吧!”转念一想,这也不对呀,跟师父讲条件哪!马上又对师父说:“师父!我行!我一定能行!”

有个男同修两年多没学法炼功了,几次找他出来学法,他就是不出来。这次是他家人和我配合上楼发真相资料。有一天发完资料后就和那位男同修说:“你也去参加吧?”他说他都两年没学法了,能去吗?同修说:“我看你能去,我和姐做不过来了。”他虽然有点不情愿,但还是出来了。

第一天发完资料回家就说累的够呛。可第二天就一步迈两个台阶,说身体很轻松,接着就想学法了,请了一本《转法轮》,每天都坚持学法。

这是师父的慈悲,利用这次机会让他走回大法中来。过程中师父帮他清理了败物,使他清醒了。

还有一个老年同修,在这次整体配合救人的项目中,突破自己的怕心和丈夫的阻碍,在双重压力下选择走出去。因为有怕心,她自己不敢单独在单元里爬楼梯送真相资料,所以和另外一个同修一起做。一座楼做完下来后,同修摸摸她的手,她的手还在哆嗦呢。即使这样,她还是坚持每天都出去做,在做中去掉怕心。

这就是大法弟子修炼的过程,也是大法弟子的伟大。

还有一位老年同修,今年七十七岁。爬了几个单元楼后回家累的腿疼,上床都费劲了。但她还是坚持做。她说:“我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只要是能救人就行,不被假相干扰。”

一位同修的丈夫在政府上班,回家说:“有人举报你们了,说现在到处都是法轮功资料,领导说抓住就把你们送县里去。”听到消息后,我就问自己:“是赶紧停下来回家发正念呢,还是继续做下去?”瞬间回答:“他们说了不算,师父说了算!我是在救人,任何生命不配干扰!”当时我真的不为那种说法所动,几天后什么也没有发生。

还有一次我们三人一起去楼区发真相资料,其中有一位就是上面提到的那位男同修。上楼前约定:男同修从第一个单元往后发,女同修从最后一个单元往前发,双方在中间见面。当女同修发完两个单元后,并没有看到男同修,然后就去那几个单元找他,没有找到。就在这时忽然看到一位男士在那个男同修发资料的楼道里打电话,声音蛮大,大概意思是让电话那边快来人!“现在就来!开车来!”女同修听到后返出一点负面思维,心想是不是男同修被举报了?又想:诉江时我俩都被迫害,当时他父亲大发雷霆,骂我,撵我出去,不要我了,今天又……又想这念头不对,发正念不承认它,这都是假相!就智慧的先把真相资料找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找到我,我俩一同去找那位男同修。几个单元全找遍,也没发现男同修。

后来得知男同修是到另一栋楼发去了。那个电话与我们可能根本没关系,或许是来考验我们的。

师父说:“虽然很难,可是你们从实践中走过来了。有没做好的,现在还没结束,那就做好你们该做的!”[3]师父还说:“大家把剩下的事做好,用你无悔的修炼过程走向未来。祝你们会有所悟、会有所成!”[4]

谢谢师父加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念〉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参加欧洲法会的大法弟子大家好!》
[4]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加拿大法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