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无所有到百万富翁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八日】九十年代中期,我的外甥女秀艳正值青春妙龄,她经人介绍和赤峰山区来我们地区打工的一个小伙子金强订了亲。金强房无一间、田无一垄,靠打工维持生活。结婚时是秀艳在娘家屯租房办的喜事。婚后秀艳生了一子,金强一人打工养活全家,生活清苦。一些亲戚为秀艳喊冤叫屈,说:“挺好的姑娘找个盲流,没房、没地、没户口,上了个大当,太亏了!”“哪个出嫁的姑娘不是穿金戴银,要啥有啥。谁会过这苦日子?!”秀艳也非常后悔当初不该跟了金强,常常以泪洗面。

为养家糊口,金强下了煤洞挖煤,生活有了好转,买了房子,终于有了自己的家。秀艳则包田种,还养猪、养鸭,家里日子一年比一年强。

二零零二年,我因坚修法轮大法遭中共迫害,有家难回,漂泊中我投靠亲戚,来到秀艳家。他们夫妻二人知道,原来重病缠身的我是因炼了法轮功而获得了健康和新生,不肯放弃法轮功而遭迫害流离失所的,很同情我,款待我,让我在他们家常住。金强几次对我说:“舅妈,你炼法轮功没有错,没有法轮功你活不到现在。你就在我家呆着吧,呆几年都没问题。高粱米有的是。你就在我家呆着,哪也别去了。” 我在他们家住了下来。

更可喜的是,金强和秀艳支持我修炼,支持我救人。我每天都能看大法书、炼功、发正念,还能经常出去发传单、贴不干胶,洪扬大法。有趣的是,每当我盘腿打坐时,他们的孩子大亮也学我盘腿打坐,坐在我的身旁。

那年年底,金强的老父亲从外地来了,准备在儿子身边安度晚年。为方便我居住,金强特意要为我盘一铺炕。正是数九隆冬,天寒地冻,金强和他老父亲一起去甸子挖土,借了一辆毛驴车把土拉回了家。土炕搭完后,金强的老父亲又把炕烧干。我被这好心的父子俩感动得热泪盈眶,不知说啥好,就把手里仅有的几十元钱拿出来买来肉、菜,请他们吃了一顿饭。

十八年过去了,每每回忆起那段日子,我依然记忆犹新,难以忘怀。

七年前,金强在河北的表兄托他在辽宁招工,去河北收胡萝卜。金强带着不少人去了河北,帮助亲戚收胡萝卜。亲戚晓得金强家里经济条件一般,每家给金强拿出来二十亩田,一共是一百亩,让金强也种胡萝卜。金强、秀艳二人一起去了河北,一百亩胡萝卜每年纯收入三十多万元,他们连种三年,成了百万富翁。

如今大亮长大成人,仪表堂堂,人见人夸,在沈阳工作。大亮在本单位交了一个漂亮的女朋友,准岳父岳母都特别喜欢他。

金强在沈阳市给儿子买了楼房,又买了轿车;自家的房屋旧貌也换了新颜,城市化的装修,非常美观、漂亮。金强家里已购進了农机和轿车。

中国神传文化中有这样一句话:“行善之家必有余庆”。古人都说:给僧人一碗饭吃,都是功德无量的。当年,我蒙冤受难时,得到了外甥女一家人相救,他们的功德有多大!如今,外甥女一家人同样得到了他们的亲戚们的帮助,成为百万富翁。

法轮大法是法轮佛法。大法弟子是修佛的。善待大法,天赐幸福平安就是必然的。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