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想有师父”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十日】

一、我也想有师父

一九六零年,我出生在东北的一个贫困的工人家庭,我们兄弟姐妹五人,我排行老二,上面一个哥哥,下面两个妹妹、一个弟弟,我们五人都是姥姥带大的。姥姥没有文化,但是现在回忆起来知道,她老人家是用传统文化教育我们,她对我们管教非常严格,即使那时父母每月才挣八十元钱,根本不够花,可我却没觉的苦,没有烦恼,没有忧愁。整天都是乐呵呵,就是高兴,开心。

结婚的第二年,我生了一个男孩。孩子八个月的时候,由于医院误诊夭折了。这对我在精神上,是一个沉重的打击。那个爱笑的我不见了,整日以泪洗面。虽然后来我又有了一个儿子,但是身体已经出现了不适的感觉,而且一天不如一天。九八年是最严重的时候,医院检查不出是什么病,只好说是亚健康。

一天,能喝一斤白酒都不醉的弟弟来我家,吃饭间,只喝了不到二两酒就大醉,吐了好几次,吐一次,歇一会,然后嘴里不停的说:“师父,弟子错了,弟子再也不喝酒了。”再吐一阵后,嘴里再说:“师父,弟子错了,弟子再也不喝酒了。”看到他那样虔诚的忏悔,我一开始不理解,后来又有了羡慕的感觉,虽然我不知他师父是谁,但我心里在不知不觉中悄悄的说:“我也想有师父。”这件事过后自己什么也没多想,就过去了。

有一天,婆婆来我家,看到我那难受的样子,就对我说:你炼法轮功吧,挺好的,我家楼下有好多人在炼,你看我炼了以后心脏病好了,我每年脚后跟上都有裂的大口子,如今干裂的脚后跟也好了,一点都不疼了。然后,她把鞋脱下让我看她的脚,只见她脚底下粉嫩粉嫩的。但婆婆说要早上起来炼功,我觉的没有力气,也就没去。

后来婆婆又给我送来一本《转法轮》让我看,当我拿起这本书,还没看上两页,就把我困的睁不开眼睛了,顺手把书放到枕头下,倒头就睡,这一睡就好几个小时,醒来后浑身轻松。从那天以后,觉的书好,能让我睡觉,每天都枕着《转法轮》这本书睡觉。可是过了没几天,婆婆就把书要回去了。

不记得哪一天了,大妹妹突然来我家,把我吓了一跳,因为之前,她急性肾衰竭,住医院治疗也不见好,就开了很多中药,出院回家养着。前段时间我去看她时,她正卧床修养,全身浮肿还发高烧,吃中药也不见好转,跟我说她可能够呛了,活不了多久了。几天没见她,简直像变了一个人,红光满面,神采奕奕,好像年轻了许多,这哪是快要死的病人哪。

她看我惊讶的表情,告诉我说:“姐,我好了,是法轮功救了我的命。姐,你也炼吧。”我当时就说:“行,我炼!”她说:“但你得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气功书都烧了,不能送人,那是害人。”我说:“行,现在就烧那些气功书!”她帮我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气功书一本没留都烧了。当时我就像小孩子一样那样听话,让做什么就做什么,也许是缘份到了。

第二天,她就给我请来了师父在广州的讲法录音带让我听,又教了我五套功法的炼功动作。从来不会双盘打坐的我,一下子就双盘上来了,我们俩都很高兴。没过多久,大法书(六本)也都请回来了。我那个高兴啊,妹妹高兴的对我说:“从现在开始你也有师父了,我们是同一个师父。”我看着她笑了,心里高兴的说:“我有师父了!我也有师父了!”

二、爱笑的我回来了

得法以后,我才知道,难怪小时候那么苦,还那么开心的爱笑,因为我是为得法而来。我能不笑吗?我得到法了,我又笑了。

从此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修心性,做好人,为他人着想,做更好的人,在不知不觉中,身体不舒服的现象全都没有了,真的是无病一身轻。心情好了,我又爱笑了:当夜深人静我学法,学的入迷时,师父让我看到大法书的每页缝中,都放射五颜六色的万道光芒,我笑了;当有人夸我皮肤好年轻时,我笑了;讲真相中,当妹妹同修离我很远时,我看到她后面有人,为了她注意安全在心里叫她名字,让她回头,她会马上回头,我知道修大法出神通了,我笑了;

我知道师父说的都是千真万确的,我更知道,师父给弟子也是最多的。弟子无以回报师父,只有精進,再精進!

三、去人心 多救人

师父讲了:“人在修炼当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绝对不得正果的。”[1]有一次在讲真相中,这个妒嫉心就暴露的无疑。那是一年夏天,天很热,妹妹同修骑着电瓶车带着我,到一个离家很远的僻静的地方,用手机讲真相。到了那里之后,我俩分开了,各讲各的。

我坐在椅子上,把装手机的兜子打开,四个自动拨打手机,分别摆在兜子的上面,因为这四个手机是旧的,播放时间长了,太热了,就自动关机,所以拿出来晾凉。这时,我看到有一个手机听了一分多钟,我就按着这个号码把电话打过去讲真相,结果一讲对方就三退了。在平时,我都是打对讲手机里的号码,因为这些号码是前一天在四个手机里听到三分钟以上号码。今天一看,第一个就退了,就没打对讲里的电话号码。但接着打,能有一个多小时也没人三退。我就有点着急了,自己马上认识到了,这是急心,让它死。又向内找,那急心背后不是干事心吗?就在心里和师父说:“弟子不要它,让它死。”

这时妹妹过来了,问我退多少了?我说:“一个,”我问她退几个,她说十多个了。我当时心咯噔一下,我知道这是妒嫉心在作怪,我马上在心里跟师父说:“妒嫉心我不要,那不是我,解体灭尽!”大约又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我还是没讲退,那心里的滋味别提多难受了。我知道这还是妒嫉,因为平时都是我讲的比她多,今天她比我多,就妒嫉的不行了。

这时我实在讲不下去了,一边往妹妹那边走,一边讲着真相,到了她跟前,我对她说:“你在这讲吧,我也讲不退,回去了。”妹妹一听,马上说:“姐,不能走,咱千万别上邪恶的当。”这时她的电话铃响了,她接起电话一讲,又退了,看到她又劝退了一人,我的眼泪一下出来了,转身就走,边走边哭,泣不成声的嘴里说,师父,妒嫉心我不要!求名心我不要!安逸心我不要!干事心我不要!走捷径的心我不要!啊?走捷径的心?对就是这个心,师父啊,弟子不要这个心!

刚说完,我的手机来电话了,我就抽泣着给对方讲了真相,当时爷俩都退了。挂了电话,我双手合十谢师父,我知道师父看我没有放弃,鼓励我呢。谢完师父后,我就不想回家了,还得接着讲真相,可是不知怎么不往回走,只是在那里讲,往妹妹那边看了几次,我一下发现它了,我问自己你干什么呢?这不是不好意思吗?这不是面子吗?求名的心吗?心里跟师父说,弟子不要求名的心。然后我大步流星的向妹妹那里走去。

当我走到妹妹面前时,妹妹一把抓住我的手,激动的说:“姐,我就知道你一定能回来。所以我就一直没敢骑电瓶车上厕所,我怕你回来看不到车和人,该着急了。这下好了,快陪我上厕所吧。”我觉的很对不起妹妹,让她为我担心,连厕所都不敢去。讲完真相,解体了一大堆人心,我俩高高兴兴的回家了。

如今在大法中修炼二十年来,有时还有很多人心返出来,有时也跟自己生气,通过学法认识到,这就是修炼,因为师父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到现在为止,自己还有很多执着心要去,特别安逸心,还有对孩子的情,对俩妹妹、一个弟弟,即是亲情又是同修情,更得去掉。师父在法中讲:“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1]请师父加持弟子,弟子不要情,要慈悲。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