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瘟疫:回溯误区 惊见根源 根本治愈(2)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十日】上篇我们归纳了武汉疫情初期的时间简表,揭开了中共舆情控制的黑幕,以及中国军事门户网站西陆网,炮制“美国阴谋论”,继而失控变为“中共阴谋论”的过程。中共一边“武力”辟谣,拘留了一名内蒙古网民(该人把“美国阴谋论”视频化),一边删除质疑武汉病毒所泄漏病毒的声音。真真假假,看似凌乱,却是找到答案的必要铺垫。
——摘自本文

* * * * * * *

(接上文

'图:2019年9月武汉天河机场举办突发事件应急预演,重头戏“新冠状病毒感染”,预言3个月后瘟疫爆发?(网路截图)'
图:2019年9月武汉天河机场举办突发事件应急预演,重头戏“新冠状病毒感染”,预言3个月后瘟疫爆发?(网路截图)

上篇我们归纳了武汉疫情初期的时间简表,揭开了中共舆情控制的黑幕,以及中国军事门户网站西陆网,炮制“美国阴谋论”,继而失控变为“中共阴谋论”的过程。中共一边“武力”辟谣,拘留了一名内蒙古网民(该人把“美国阴谋论”视频化),一边删除质疑武汉病毒所泄漏病毒的声音。真真假假,看似凌乱,却是找到答案的必要铺垫。

因为迷惑在谎言和思维误区里,永远也看不到实质的真相。所以,我们还是继续梳理瘟疫探源的路径,揭开谎言,辨析误区,以展现人类殊途同归——回归真相之旅。

(四)新冠疫病先排练,“阴谋”再上风浪尖

面对上图,做何解释?太巧了?2019年09月18日,武汉天河机场举办突发事件应急演练,重头戏是“新冠状病毒感染”的应急处置和急救,包括:流行病学调查、人员排查、设置临时检疫区域、隔离留验、病例转送、卫生处理……三个月后,武汉新冠病毒瘟疫爆发!

这是预言吗?预言可是神迹,中共无神论者,是不应该信预言的,那么,有这样的惊人巧合么?还是已经提前知情了?

有人由此认定:至少是中共官方某些人,已经提前知情了。10月18~27日在武汉举行的“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无一人感染。这就是说:知情的是“即将泄漏”。预知11月下手?那不就是中共的阴谋吗!

阴谋的实施者是谁?有人想当然地认为:是和美国一起制造新的感染人的病毒、掌握技术的石正丽。

(五)病毒所泄漏?石正丽难敌众口

尽管2020年初以来,新冠瘟疫酿成了巨大灾难,但是很多人还是认为“人没有这么坏”,阴谋论言过了,实验室疏忽泄漏是可能的——从专家到百姓,都在怀疑中科院武汉病毒所。舆论一致指向石正丽——她2015年可是参与制造过能感染人、能致病的一种新的冠状病毒[1]!而且一直在研究病毒。

面对外界强烈的质疑和责难,2月2日,石正丽说:“2019新型冠状病毒是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我石正丽用我的生命担保,与(我的)实验室没有关系……”

'图:2月2日下午,石正丽回应种种非难的截图,要以生命担保。(网路截图)'
图:2月2日下午,石正丽回应种种非难的截图,要以生命担保。(网路截图)

没想到事与愿违,招来了更大的责难。

1、武小华避实击虚 石正丽满身是泥

2月2日,石正丽信誓旦旦地表白瘟疫与实验室无关。当天,“武小华博士”避实击虚,揭开了大陆的实验室的帷幕。

'图:“武小华博士”2月2日反击石正丽(截图),爆料各种实验室乱象。'
图:“武小华博士”2月2日反击石正丽(截图),爆料各种实验室乱象。

“武小华博士”揭露的实验室乱象,尽管不是武汉病毒所的P4实验室,却是中国大陆普遍存在的现状。虽然大众十分震惊,但是医学相关领域的人士对此却默不作声,因为太常见,不稀罕。

眼看舆情失控,中共舆控部门招集水军,人肉武小华——却没肉出什么像样的结果,于是质疑武小华可能是搞美容的(也不知道是否是重名的),不专业——可是专家没人反击,为什么?

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没有。武小华博士击中的,都是最要害的地方——我不知道你P4实验室管理如何,但是我掐住了P4实验室动物的入口、出口这两头,这两头有问题,你P4实验室管理再严格,设计再严密也没用。

正面疲于招架的病毒所和石正丽,遭到侧面袭击,更洗不净了。

2、高调P4管理严 极力遮掩进退难

中控舆控之下,官媒也只有淡化武小华,转移视线,力挺武汉病毒所了。说P4实验室那是安全级别最高的,管理极为严格,内部负压不会漏气,十道门互锁,绝对不会泄漏……

可是,武汉病毒所P4实验室:2015年建成;2017年8月,才获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批准,得到从事高致病性病原微生物实验活动的资格。2018年11月27日,正式通过验收。

2011年前后,石正丽团队就开始把高危的蝙蝠病毒带进病毒所了,那时的安全保证能到什么程度?

要知道,病毒从实验室泄漏可不止一次啊,高级的准P3实验室,就发生过。

3、准P3实验室,2004年SARS泄漏导致小疫情

中国疾控制中心(CDC)病毒病防控所的P3实验室,2006年正式通过检验,基本建成使用是在2003年。

2003年非典SARS瘟疫突然爆发,造成了世界性恐慌之后,又倏忽消失。可是,2004年4~5月间,北京市和安徽省又发生了小规模的SARS疫情。经查证,是实验室病毒泄漏。

'图:卫生部通报2004年北京安徽非典疫情问责调查结果。(网路截图)'
图:卫生部通报2004年北京安徽非典疫情问责调查结果。(网路截图)

武汉病毒所能不能拿出来全部的严格安检、储存管理、实验操作的记录?如果缺乏,自然拿不出来;如果有一部份记录,拿出来应对国际上的调查要求,会暴露不能公开的秘密;如果不拿出来,等于坐实了别人的质疑,左右为难,进退维谷。

(六)病毒溢出实验室?专家论文速“消失”!

'图:肖波涛在Research Gate上发表的论文截图'
图:肖波涛在Research Gate上发表的论文截图

2月中旬,华南理工大学博士生导师肖波涛在全球科研社交网站Research Gate发表论文[2],指出武汉肺炎大爆发,病毒很可能是武汉市疾病控制中心泄漏的,理由是:

(1) 武汉疾控中心和华南海鲜市场,仅隔着一条马路,直线距离280米;
(2) 疾控中心也研究蝙蝠病毒(采样于湖北、浙江),也做相关实验;
(3) 疾控中心研究人员(在野外)曾被蝙蝠攻击,被蝙蝠喷血、撒到尿液,自我隔离14天。

'图15:武汉市疾控中心也在研究蝙蝠,直线距离华南海鲜市场280米,步行仅500米。(网路截图)'
图15:武汉市疾控中心也在研究蝙蝠,直线距离华南海鲜市场280米,步行仅500米。(网路截图)

肖波涛是中国一流的生物工程专家,在美国西北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在哈佛大学医学院做过博士后,而今是华南理工大学的博士生导师,学科带头人。他的这篇论文为新冠瘟疫爆发的原因,提供了重量级线索,但是,很快就被国内封杀。

如果真是从疾控中心泄漏到对面的海鲜市场,病毒所的石正丽又脱不了干系,因为新冠病毒的祖先版本,疾控中心没有,在石正丽手里。

(七)深追蝙蝠大翻盘,海鲜市场假根源

“泄漏说”的种种责难与辩护,那是追责的问题,不是重点,在那里纠缠不清就偏离了主线。当前的重点,是找到瘟疫的源头,切断源头,杜绝再次爆发。

1、病毒自蝙蝠,天然非人工

2020年1月2日,武汉病毒石正丽团队测得了新冠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1月5日分离得到毒株,1月9日完成国家病毒资源库入库及标准化保藏,1月11日作为国家卫健委指定机构之一,向世卫组织提交了病毒序列。

但是,首次公开新冠病毒全基因组序列的,是复旦大学张永振团队。他们1月5日完成测序上报,同时上报了危险预警,因为得不到任何回复,1月10日,将新病毒基因组序列共享上网,他们发现新冠病毒与一种蝙蝠SARS样冠状病毒,全基因组89.1%相同。

1月23日,生物学在线学术网站bioRxiv发表了武汉病毒所石正丽团队论文的预印版,也就是讨论稿。指出武汉新冠病毒,与他们手中的蝙蝠冠状病毒样本BatCoV RaTG13,全基因组相同度达96.2%,二者的亲缘关系最近。

1月24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在线发表了中国CDC(疾控中心)谭文杰、高福、武桂珍等人的联合研究论文,他们测序的新冠病毒,和一种公开的蝙蝠冠状病毒,86.9%的基因一致。[3]

2月3日,科学权威杂志《自然(Nature)》上同时发表了张永振[4]和石正丽的论文[5]。

以上都是各科研团队的独立研究。石正丽研究蝙蝠病毒最深入、手里的病毒样本最多、追溯同源性最高(96%),武汉肺炎新冠病毒起源由此定型。这样,云南山洞的蝙蝠,成为2003年SARS瘟疫和此次新冠瘟疫的共同源头。

'图:石正丽的团队的论文,在著名科学杂志Nature上发表,指出了当今瘟疫病毒的源头。(网路截图)'
图:石正丽的团队的论文,在著名科学杂志Nature上发表,指出了当今瘟疫病毒的源头。(网路截图)

2、海鲜市场被封,蝙蝠被定性

因为华南海鲜市场是武汉肺炎的集中爆发地,12月31日,市场全面消毒,2020年1月1日关闭。这样一来,寻找病毒的中间宿主——是哪种动物直接传染了人,就成了悬案。

2003年爆发SARS,专家认为是广东人吃野味果子狸;当今的大瘟疫,“去海鲜市场搞蝙蝠”,被想当然地定为“瘟疫之源”。这种“不文明的生活”方式,在网络上被极力声讨。

3、严查深探,定论再变

不久,“吃蝙蝠惹祸说”彻底翻车。

'图:中国疾控中心专家武桂珍接受央视采访指出:直接传染人的不是蝙蝠,源头也不在海鲜市场。(网路截图)'
图:中国疾控中心专家武桂珍接受央视采访指出:直接传染人的不是蝙蝠,源头也不在海鲜市场。(网路截图)

中国疾控中心生物安全首席专家武桂珍说:直接来源(传染人的动物)不是蝙蝠,源头也不是海鲜市场。因为瘟疫爆发前后,武汉的蝙蝠早已进入冬眠,海鲜市场也没有卖蝙蝠的。

既然不是蝙蝠,谁把病毒传给了人?

4、水貂蛇鼠说,说了也白说

找寻中间宿主的工作,一直没有停止。能检测的家禽、家畜、海鲜,都测了,毫无结果。

1月22日,有人开始锁定蛇[6]。1月24日,又有学者用AI算法预测为水貂[7]。但是,这两种动物模型离人太远,证据无力,难以成立。

鉴于海鲜市场的33份阳性(环境)样本,分散于22个摊位和1个垃圾车上,于是有学者开始设想:是早年时候,在华南海鲜市场,病毒由蝙蝠传给老鼠,病毒在老鼠身上变异,老鼠在市场里乱跑,四处传染。

这个假说忽略的是,海鲜市场以外还有传染源。武汉金银潭医院的副院长黄朝林2020年1月24日在国际医学期刊《柳叶刀》的论文指出:“41名最早病例中,仅有27人接触过华南海鲜市场。[8]”难道都是那些“特定的老鼠”,从海鲜市场流窜到武汉各地,去感染另外14个人?

如果是这样,那些“特定的老鼠”就应该不在少数,但实际上,并没在老鼠身上找到新冠病毒。

追踪“元凶”陷入困境之际,“好消息”传来,官网竞相宣传:中间宿主可能是穿山甲——官媒话音未落,就被大陆学者指出,涉嫌造假!

(未完 ,待续)

参考文献:

[1] Vineet D Menachery, A SARS-like 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 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Nature Medicine, Nov.9,2015

[2] Botao Xiao, Lei Xiao, The possible origins of 2019-nCoV coronavirus, Research Gate, Feb.,2020

[3] Na Zhu, et al., A Novel Coronavirus from Patients with Pneumonia in China,2019,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dicine, Feb.20, 2020:382(注:在线发表于1月24日)

[4] Fan Wu, et al., A new coronavirus associated with human respiratory disease in China, Nature, Feb 03, 2020

[5] Peng Zhou, et al., A pneumonia outbreak associated with a new coronavirus of probable bat origin, Nature, Feb 03, 2020

[6]Wei Ji, et al., Cross‐species transmission of the newly identified coronavirus 2019‐nCoV, Journal of Medical Virology, Jan.22,2020

[7] Qian Guo, et al., Host and infectivity prediction of Wuhan 2019 novel coronavirus using deep learning algorithm,BioRxiv, doi:10.1101/2020.01.21.914044

[8] Huang C,et al., Clinical features of patients infected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Wuhan, The Lancet, Jan 24, 2020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