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在云南

云南法轮功学员20年遭中共迫害综述(1)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云南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省份,民风纯朴,一九九四年八月,大法洪传到云南,各地区各民族的百姓纷纷得法,真、善、忍的法理启迪着他们的本性,人心向善,返本归真,给家庭、社会带来一股道德回升的清流。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云南不法人员对法轮功学员开展了系统的灭绝性的迫害。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已知五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如云南建水县临安镇副镇长孔庆黄、玉溪市妇幼保健院主治医师沈跃萍等;多人被迫害致残;有一千九百七十一名法轮功学员遭到绑架、抄家、关押,绑架到洗脑班“转化”迫害,其中四百九十八名被非法判刑,四百七十三名被非法劳教等;被中共不法人员抢劫财物达七十六万元。

二十年的腥风血雨,见证了中共邪党的罪恶;二十年的血雨腥风,也见证了法轮大法及大法弟子的纯正、慈悲与善良。

目 录
第一部份 法轮大法在云南
第二部份 山雨欲来阴风起
第三部份 红魔肆虐巨浪翻
第四部份 邪恶暴行惊天地
第五部份 法徒冤狱遭酷刑
第六部份 千古奇冤在今朝
第七部份 讲真相救度众生
第八部份 作恶多端遭恶报
结语

第一部份 法轮大法在云南

法轮大法是佛法。李洪志师父自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将“真、善、忍”法轮大法由长春传出,至今已经二十八年。法轮大法遭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血腥打压已经二十余年,法轮功不但没有被铲除,反而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使世人越来越认识、了解了法轮大法,他是众生得救的希望。回顾大法在云南洪传近二十六年,在云南各族民众中留下了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事迹和美好的展现。

一、法轮大法在云南洪传

法轮大法于一九九四年八月在云南开始洪传。昆明市工人文化宫建起了第一个有数十人参加的炼功点;九月十六日又在云南省林校(现为云南林业学院)建立了第二个炼功点,开始仅十至二十人,后全校炼功的师生达上百人。

一九九五年五月,昆明举办了首期“师父讲法录像传法班”。录像传法班先在昆明市文化宫开办,因为来的人太多,地点容纳不下,后又改在拓东体育馆,有二百多名学员参加。据参加录像传法班的学员回忆:在看师父录像讲法的过程中,有许多学员就开了天目,有的看到了另外空间殊胜壮观的景象和佛的世界;有的出现了神通;大多数学员都感觉到法轮的旋转,看到和体悟到大法的神奇、慈悲与祥和。

九天录像传法班结束后,参加班的学员就都得到了身体的净化、心性的提高和人生观的彻底转变,明白了人生的真谛,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之后法轮功以人传人、心传心的方式很快传播开来,炼功点如雨后春笋,迅速在昆明各公园、小区自发的建立了起来。

学员有来自各级政府部门、机关、厂矿、学校、医院、街道等的官员、公务员、专家、教授、教师、学生、工人、农民、军人、医师、个体户、保姆、保洁员。由于法轮大法能祛病健身,教人向上,无疑对民众的健康、社会精神文明有促进作用,曾经得到了各级政府部门的肯定和支持。

'历史照片:云南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学法、洪法教功'
历史照片:云南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学法、洪法教功

二、法轮大法教人做好人

法轮大法以“真、善、忍”指导修炼,是佛家性命双修的高德功法。大法的法理直指人心,加上祥和优美的五套功法,能使修炼者达到相当高的境界。法轮功要求修炼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遇到矛盾怨不怨自己,都要向内找,做事先考虑别人,努力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

1、做民众爱戴的好官

云南省建水县临安镇副镇长孔庆黄,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后,处处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努力做一个好官。他节假日放假回家,从不用单位专车接送,自己坐公交车来回;拒绝收受任何礼品、现金;他还以建水法轮功学员的名义,资助了两名甘肃省特困儿童上学,两名复学儿童多次写信给建水法轮功炼功点,感谢法轮大法,感谢孔叔叔的无偿资助。然而,这样一个被单位领导、下属称赞的好人,却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的二零零零年九月,在看守所被残酷迫害致死。

2、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能要

昆明钢铁公司有一名法轮功学员,文化大革命中当红卫兵时到庙里“破四旧”,在混乱中,拿了寺院的“镇寺之宝”——一对价值连城的古代花瓶,放在家里珍藏了几十年。他修炼法轮功后,提高了心性,认识到了失与得的关系,认为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能要,毫不犹豫的将这对古花瓶又送回到庙里。

3、看淡人世间利益之心

陈姓法轮功学员是个做矿砂生意的老板,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前做生意时,别人欠了他上百万元的货款,为讨债吃不好,睡不好,对债权人耿耿于怀。学大法后,明白了得与失的道理,明白了人与人之间的因缘关系,彻底放下了利益之心,怨恨之心,看淡了人世间的名利,放下了对钱的执着。后来在迫害开始不久,为了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真相,他被绑架、非法判刑入狱,在狱中,他用自己的善举维护和证实了大法。

4、不能再干那种缺德事

昆明某炼功点的阿贵是农民,修炼前,卖菜时总要把菜用水泡一泡,还辩解说:“我们卖菜就是赚这点水钱。”学炼法轮功后,有学员问他:“阿贵,你卖菜还泡水吗?”他说:“不敢泡了,只是洒点水保鲜。再不能干(泡水)那种缺德事了。”

5、妈妈,我不能再要那个钱了

小艳(化名)是高速公路收费站的收费员,学炼法轮功前,经常能分到很多“外快”。修炼法轮功,心性提高后,对也同是修炼法轮功的妈妈说:“妈妈,我不能再要那个钱了。虽然少了一大笔收入,可心里却踏实多了。”

6、我是炼法轮功的,不能要这个钱

小晴(化名)是某单位办公室主任,在单位上是大家公认的最好的人,还承担着单位每年数十万元的采购和修缮工作。她按照修炼人的要求,公平交易,从不要商家给的任何好处。

有一年,单位定点的汽修厂老板给了她一笔回扣,她不要,告诉老板:“我是炼法轮功的,不能要这个钱”老板说:“我们都做了账了,又不要你签字。”她说:“那我就交给单位。”老板说:“别人都主动和我要回扣,可是给你你都不要,炼法轮功的人怎么那么好,你能给我一本书看看吗?”小晴把回扣如数交给了单位财务,单位的领导和同事们都知道小晴炼法轮功,都说:“人们要是都象学法轮功的人这样,就没有贪污腐败了。”

7、“辣子嘴”的转变

小莲(化名)修炼法轮功后说:我家姊妹八个人,我前面有四个哥哥,之后有三个弟弟,我是家中唯一的女儿,因此从小就得宠,什么事几乎都是我说了算。我性格直爽,却也急躁、霸道、得理不饶人,一个女孩子家,动不动就出手打人。因此,家里上上下下,就包括嫂子们,没一个敢惹我,更没谁敢当面说我,不出三句,我就要动手。曾经为点小利益,跟一个堂嫂打架,还把她的小手指咬断了。家人还给我起了个绰号:“辣子嘴”,都惹不起我!

修炼法轮大法后,我彻底改变了!改掉了过去的坏毛病,别人骂了我,我能一笑了之。一次,大嫂又在挖苦我,连她的女儿都听不下去了。等大嫂说完,我心平气和的对大哥大嫂说:“我现在修炼法轮大法了,师父教我们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所以你那么多次当面、背后的挖苦我,甚至造我的谣,我都没有跟你吵、没跟你打,这在以前可能吗?换作以前,谁敢惹我?你骂不过我、更打不过我,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我才能‘忍’。”大哥大嫂听后,都不作声了。

这些事,我家里的人都看的很清楚,三哥说:“看小妹的转变就知道这功法好!”

8、“女霸王”修大法,戒赌瘾走正路

小慧(化名)在交流中说:修炼前的我,在常人社会的大染缸中随波逐流、追求享乐。抽烟、喝酒、赌博,家也不管,孩子也不管,就好去赌,以此打发日子,虚度光阴。虽然如此,但我的内心并不快乐。而且我脾气古怪、暴躁,在家里我是有名的女霸王,谁也不敢惹我,我行我素。那时候,每年输在赌博上的钱少则一两万,多则七、八万。长期耗在麻将桌上,导致我患上了肩周炎,同时还有严重的胃病、妇科病、子宫肌瘤。到后来,朋友都远离了我。

修炼了法轮大法以后,我把不良嗜好、抽烟、喝酒、赌博都戒掉了。其实,我以前也知道这些不好,但就是戒不了,不但戒不了,瘾还越来越大,人也越来越坏。修炼了大法,凭借大法的力量,我终于摆脱了这些不良的嗜好,浑身的病也好了,脾气也改了,再也不乱发火了。丈夫说我变好了,女儿说我变好了,家里所有的亲戚都说我变好了。看到我身上的巨大变化,我的丈夫、女儿、我弟弟都相继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

三、法轮大法祛病的奇效

根据广州、武汉等地科研部门抽样调查,法轮功治病有效率达到百分之九十八以上。医院治不好的各种癌症、白血病、慢性肾功衰竭、红斑狼疮、类风湿病、抑郁症……修炼法轮功都能达到不治而愈,而且修炼法轮功还能戒除毒瘾。许许多多被病魔折磨的早已对人生绝望的人们,在法轮大法修炼中重新获得了新生,看到了希望。

1、瘫痪的病人站起来了

建水县临安镇陈官小寨村农民李某,瘫痪在床多年,失去了生活、劳动的能力。一九九七年,瘫痪在床的李某看到妻子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也开始看李洪志大师的广州讲法录像,读《转法轮》。还没开始炼功,奇迹就发生了——他站起来了、能走了、能下地干活了,生活正常了,身上的其它疾病也痊愈了。家里又重新出现了欢乐与希望。

2、炼功十天,长短差两公分的双腿变的一样齐了

某法轮功学员的大哥是云南锡业公司的官员,退休后和朋友合作到某县做矿砂生意。一九九八年的一天,他们租来拉矿砂的手扶拖拉机,在过一座桥时,突然翻到离桥三米高的干河里。大哥被救后,发现他手腕上的手表,金属表链不翼而飞,表却完好无损,挎包里的手电筒和里面的电池都被压扁了,人却没有明显的外伤,只是手脚不能活动。

一个多月后,她大哥被接到省城昆明,先在一家医院怕了X光片,诊断为:“右股骨骨折相叠畸形愈合”,检查时发现,右腿比左腿短了两公分。随后转到省第一人民医院会诊,骨科主任建议:牵引将骨头拉开,若不行,只能手术砸断,重新用钢板固定。大哥害怕做手术,坚持回家用草药治疗。

在这位法轮功学员的善劝下,她的大哥开始听看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音、录像和《转法轮》,照教功带炼功。十多天后,她大哥就扔掉了双拐,双腿也一样长了,不瘸不拐了,而且行走自如。

她大哥为了看看骨头的恢复情况,特意到原先的那个医院重新拍了一张X光片。照片显示,原来的骨折面已完全消失,连愈合骨缝都没有。放射科主任看后很吃惊,因为之前也是他看的X片子后作的诊断。当他听说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就说:“如果不是我亲眼看见,我都不敢相信,法轮功真是太神奇了。”

3、修大法戒掉了“海洛因”毒瘾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打压迫害法轮功后,全国电视、电台、报刊、杂志每天都在大肆造谣、诬陷、诽谤法轮功和法轮功师父。

有一天,昆明市一个吸毒者到药店买“安定”和注射器(注射毒品用),看到柜台里一个法轮功学员正在看《转法轮》。吸毒者就问:“你看的这本书,是不是电视上说的法轮功的书?”法轮功学员回答:“是!”吸毒者又问:“能不能给我看看?”法轮功学员说:“你敢看?”吸毒者说:“有什么不敢的?共产党说不好的,我想一定是好的。”于是,法轮功学员就把书给了他,吸毒者接过书,看起来就不愿撒手,忘记了自己来药店的目的,结果什么都没有买。临走时,恳请法轮功学员将《转法轮》借给他看看,法轮功学员高兴的借给了他。

几天后,那个吸毒者又来到了药店,见到法轮功学员就说:“这几天我没有来,是因为在家里看《转法轮》,这本书太好了!从那天到你这里开始看了《转法轮》后,我就没有再吸毒了,我已经把毒戒了。我也想炼法轮功,你能不能教教我?”法轮功学员说:“行!”从此,他每天都到药店里跟法轮功学员学法、炼功。

吸毒者的父亲是外地一个国有企业的官员,经常打电话回家询问儿子的情况。再打来时,母亲告诉说:“现在儿子不吸毒了,可是他却迷上了法轮功。”父亲说:“只要他不再吸毒,迷上什么都行。”就这样,这位吸毒者戒掉了毒瘾,走上了修炼之路。

4、停了激素,“红斑狼疮”却好了

一九九八年的一天,昆明某炼功点来了一对中年夫妇,妻子患“红斑狼疮”,已服用激素治疗多年,病情也不见好转,还出现服用激素的副作用症状:身体浮肿,呈“满月脸”,身体很衰弱,坐下、站起来,都得要人搀扶。

她刚一炼功,就感到全身都有法轮在旋转,她悟到这是师父给她清理身体。炼功的第三天,她心一横,就把激素全停了,却没有出现医学上说的“反跳现象”(按医学讲,停激素得用递减法,否则会出现“反跳现象”,会加重病情,出现生命危险),而且身体越来越好。一个多月后,她完全恢复了健康,与她刚来时判若两人。她丈夫本来是陪她来炼功试试看的,看见妻子的变化,也开始修炼法轮功了。

5、只剩一口气的植物人不但没死,八十六岁了身体还很硬朗

张大爷讲了他自己一段起死回生的经历:今年我已经八十六岁,是一九九七年有幸得到法轮大法的。当时只是想“学学看”,所以不是很精进。二零零一年起,我身上所有的病相继发作,什么风湿、类风湿、脑梗塞、蛇串疮、慢性胃炎等等。中医、西医、草医都看遍了,甚至连巫医都去求了,先后求了十几家,都治不好,后来又得了急性阑尾炎,做了手术,反反复复,路都不能走了,最后竟成了个“植物人”,不能动弹,只会说一句含混不清、只有我妻子才能听明白的话:“帮我翻一下身。”而后,连续半个月不能吃、不能喝,人都变形了,只剩一口气儿。谁看见都说不行了,于是老伴、保姆给我洗了澡,并请来理发师剃了光头(这是当地风俗,男性去世后,都要剃了光头才入棺);亲友都到齐了,就等那一刻了。

就在这时,一位法轮功学员来看我,对我说:“打起精神来,你的事都还没完成呢,就想走?你不强起来,师父要帮你而不能啊!”接着,这位法轮功学员就给我念《转法轮》,其他学员也轮流来给我念《转法轮》。就这样,一个月过去了,我又重新活过来了。如今八十六岁的我,活的很充实,能吃、能动,腿脚灵活,还学会了开电瓶摩托车上班(自己开的店)。

6、直肠癌晚期患者绝处逢生

小倩(化名)说: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份,我因头晕、大小便带血去医院检查,诊断结果是结肠癌症中晚期,必须马上转院,去省里做手术。我和家人听后,打击太大了,我们是农民,哪里来那么多钱去做手术啊?我丈夫四处借钱,把能借的朋友全借遍了,一次一次的去医院。到了十二月份,我做了结肠癌手术,术后一个月出院。医生告诉我,两个星期后去做化疗。

在第三次化疗的时候,医院检查出肛管上又长了息肉,我又做了肛管息肉手术。手术后,又接着化疗。我做完六次化疗后,再一次去做检查,医院又检查出我直肠上又长了息肉,就又做了直肠息肉手术。我共做了三次手术,六次化疗,化疗期间头昏脑胀,心烦恶心,头发掉了很多,才四十一岁的我,看上去象个老太婆,身体瘦弱,只有四十多公斤。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份,我胸口疼痛,胸部有硬块,到医院去复查,检查结果是癌细胞转移到了肺上,医生要我三个月后继续检查,再扩大就继续化疗。之前的治疗,家里已经花去了十多万元,外面欠了很多债,实在没有能力再去治疗了。

就在我的生死关头,邻居向我介绍了法轮大法,我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随着心性不断的提高,身体上有了很大的改变:我的头发慢慢变黑了,皮肤也比以前白了,肚子不胀了,大便顺畅了,三个月后我胸部的硬块也不翼而飞了,所有的症状全部消失了,身体变好了,浑身有力气了,体重也增加了,一切正常了。是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四、法轮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1、万人法会展现大法的超常

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七日,昆明法轮大法辅导站在昆明滇池海埂举行了有数万人参加的集体炼功、学法心得交流大会(是云南人数最多的一次法会,也是最后一次法会)。参加法会的法轮功学员中年纪最大的八十三岁,最小的仅数月。二十三位学员在大会上进行了发言交流。整个法会会场笼罩在大法祥和、慈悲的能量场之中,从学员拍摄的照片和录像中可以看到整个法会会场笼罩着七彩霞光,无数法轮在学员中间旋转,十分壮观、殊胜,法轮功学员们沐浴在师父浩荡的佛恩之中。

数万人的会场,设在一所体育学校足球场内,当日晴空万里,烈日高照,在高原紫外线强的烈日之下,五、六个小时无一人打伞,未出现一人中暑,学员都感觉到了一股非常舒服的凉风。人走场空,地上未留下一片纸屑,法轮功学员为别人着想、处处做好人的行为举止以及交流大会的壮观场面,令潜进会场的便衣警察、围观的民众大为赞叹,被人们传为一段佳话。

'历史图片: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七日云南海埂数万人法会的照片'
历史图片: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七日云南海埂数万人法会的照片

2、不识字的老太太能够通读《转法轮》

有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从来没有念过书,不识字,但是每天炼完功,她都跟着大家学法,拿着书跟着大家念,念着念着,自己已能单独念完《转法轮》了。但是除了《转法轮》这本书上的字她能认识外,其它的书、报上的字她还是不认识。一天晚上,她正在看《转法轮》,突然停电了,手上的书却是亮的,每个字都闪烁着金光,看得清清楚楚的。

3、驼背直起来了

昆明市文化宫炼功点有一位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她在法会上交流了她的心得体会。她说:修炼法轮大法前因脊柱病变,腰不能直立,整个人成九十度弯曲,身高才一米多。刚修炼法轮大法,师父就为我调理身体,我明显感觉到脊椎骨连续响了三个晚上后,我的腰就伸起来了,九十度的弓腰奇迹般的伸直了,

4、一场冰雹过后,张大姐家的葡萄园却安然无恙

张大姐是大理宾川县农场职工,家里承包了几亩地种植葡萄,由于本地葡萄质量好,远销泰国等东南亚国家。有一年,葡萄在成熟期时,突然一天晚上下了一阵当地历史上少有的大冰雹,那天晚上,凡是种植了葡萄的人家都是彻夜难眠,但是唯独张大姐睡的很香。第二天,农户们早早就赶到葡萄园,所有葡萄园,除了张大姐家的葡萄颗粒无损外,其它家的葡萄都被冰雹打的一片狼藉。在事实面前,人们不得不佩服法轮大法的超常,修大法的美好。

5、凡是法轮功学员养的猪,没有感染口蹄疫

大理宾川县有一年流行猪“口蹄疫”,李大姐村子里也出现了口蹄疫,不是法轮功学员的人家,每家养的猪都感染了口蹄疫,李大姐家猪圈一墙之隔的邻居家的猪也染上了口蹄疫,但是李大姐家的猪一个个长的又肥又壮,村里其他法轮功学员家的猪也一样,没有一家的猪染上口蹄疫的。村里人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有一次,李大姐儿子骑摩托车送李大姐到山上的地里去收东西,由于忘带工具了,儿子就骑摩托车回家拿,返回时,李大姐看到儿子骑的摩托车直奔路边冲下去,儿子连人带车都摔翻了。当时李大姐吓坏了,赶紧跑下山,看到儿子却没有事,只擦破了点皮,可摩托车发动不了了。李大姐就默默的对摩托车说:“你可是大法师父给的,一定能发动的了!”儿子再试时,摩托车真的发动起来了。

6、固定脊椎的钢板、螺丝不见了

小莲(化名)是法轮功修炼者,二零一零年小莲的三妹夫驾驶一辆卡车在一段石头路上行驶,车突然开出路面,三妹夫一惊,将方向盘一转,车才又回到路上,可他的两腿却一下子没有知觉了。之后,三妹夫被送到县医院,医生不敢收,改送州医院。一拍片:脊椎骨碎了一节,碎骨还无法找到,只能植骨。医生从他的腰到大腿的胯处都开了刀,取下一块大腿的骨植在脊椎碎骨的部位。医生交代:一个星期之内,一滴水都不能进。并且告诉家属:后半生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了。

这时三妹急了,哭着给小莲打电话哀求救救三妹夫。小莲说:“只有法轮功能救你丈夫了,谁也救不了!”于是小莲赶到医院,给三妹夫念《转法轮》,第一讲才念完,一直说话吃力且根本动不了的三妹夫就说:“我要翻身!”还要求要对着小莲念书这一边,给他翻过来后,他对小莲说:“姐,我要自己看!”小莲把书给他放好,他自己看了第二讲,看完后对妻子说:“我肚子饿!”三妹也不理会医生的交代,就给三妹夫买了一碗猪蹄汤,没想到三妹夫吃完了!

三妹夫继续看《转法轮》,到第三天他要求出院,医生、护士都觉得简直不可理解,让家属写下强烈要求出院的证明,然后用救护车把三妹夫送回了家。

回到家由四个壮年小伙平抬着上床的三妹夫,第二天就自己从床上爬起,扶着窗沿,挪着小步挪到院子里,然后又自己挪回床上,以后就能自己走动了。

小莲三妹给主治医生打电话,主治医生怎么也不信,说:“你叫他明天来医院复查!”第二天,三妹夫就坐车到医院,主治医生怀疑是不是同一个人,又给他拍片子,结果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固定在脊椎部位的钢板、螺丝都不见了!

当主治医生知道是炼法轮功后出现的神迹后,也向小莲三妹夫请了一本《转法轮》。

7、小男孩从猪身上摔下后,“小儿麻痹”却痊愈了

昆明东川区有个十几岁的小男孩,因患“小儿麻痹后遗症”,走路一跛一跛的,他也修炼了法轮大法。一天,小男孩炼功学法后回家,在回家的路上一跛一跛的走着,突然一头猪从他的身后跑过来,一下就钻到他的胯下,把他顶起来,小男孩骑着猪跑了一段路后,就从猪身上摔了下来。小男孩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出现了奇迹,他走路正常了,不跛了,就这样,小男孩的小儿麻痹后遗症不治痊愈了。这神奇一下子轰动了全村,全村人几乎都加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行列。

五、绝处逢生的奇迹

1、昆明二十二路公共汽车的奇迹

昆明有一位八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五月十三日下午,乘坐昆明二十二路公共汽车到终点站,下车后突然从后面驶过来一辆刚进站的二十二路公共汽车,猛的将她撞倒,车轮顺着她的右脚一直碾到了右侧面部。而且司机在惊慌中,将她来回碾压了三次。当旁人将她从车的轮胎下拉出来后,她却说:“我没事,没事,你们走吧!我要回家了。”公交公司的领导闻讯赶来,交警也来了,他们要送她上医院检查治疗。她却对他们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没事,不用上医院,你们看我的手、脚都能动的。你们不用担心,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有师父保护,没有事的。”车站出具了一个她当时被车碾压的情况证明。

2、汽车与火车相撞,驾驶员无恙

昆明钢铁公司一名法轮功学员是东风货车驾驶员。二零一八年一天晚上十一点钟左右,他开着车回厂,驾驶室里还坐着两个朋友,当汽车路过铁路道口时,发动机突然熄火了,这时正好一列火车疾驰过来,将他的汽车撞翻、滚着推出百米远,等火车停下后,驾驶室已被撞成了麻花状。后来交警、保险公司的人都来了,都想这下人完了,但是,听到了驾驶室里有呼救声,用切割机把驾驶室割开后,将三人拖出驾驶室,驾驶室里面却成了三个人的形状,但是三个人却都安然无恙,当时在场的人看到这个情况,觉的简直不可思议。

3、惨烈车祸,人却无损伤

青莲(化名)是外省到云南打工的法轮功学员,青莲和丈夫、母亲、姐姐都修炼法轮大法。二零一八年五月的一天晚上,青莲和丈夫开了一辆低速电动轿车外出办事。在回来的时候,由于迷路,走到了一条没有路灯的乡间公路上,因为路不熟,所以车开的很慢。突然“砰”的一声,一辆福特SUV轿车从后面撞上了他们的车,将车撞飞出去三十多米,撞到了路边的一个小房子上,把小房子撞出一个窟窿后,车子才停了下来。车子的后备箱和后排座位撞没了,车头也严重变形,只剩前排座位,车门也打不开。

'车子被撞后的照片'
车子被撞后的照片

后面轿车的司机一边打着电话,一边赶过来,在外面帮着拽车门,青莲的丈夫从里面踹,试了几次,才打开一侧车门,车里的人才爬出来。一看,青莲的脸把前挡风玻璃撞出了一个大窟窿,但脸上却一点也没有破皮,也不红,也不肿。丈夫的胸口把方向盘撞扁了,胸口一点也不疼,什么事也没有。跟大法有关的东西一样也没有损坏,大到放在后座下面的电脑,后座撞没有了,电脑完好无损;小到插到车上用来听师尊讲法的U盘,U盘被撞得弯成了一个直角,丈夫用手掰了掰,一插,好好的,但是车却完全撞坏变了形。

后面轿车的司机满口酒气,是酒后驾车。那司机吓坏了,说:“我喝酒了,不要报警,你的车多少钱买的,我会赔你个新车。”当保险公司来拖车的时候,一看现场,就说;“车子不能要了,直接报废了,没有维修的价值了。”青莲只按照车子的折旧费要了司机的赔款。

4、煤气泄漏四小时,修炼人却无事

一年冬天的清晨,昆明市法轮功学员A大姐起来炼功时,感到有一股煤气味,开始只以为煤气开关没关好,漏气了,她找了两块毛巾把开关包上。这时,听见客厅“咚”的一声巨响,冲进去一看,见弟弟已经倒在地上,双眼紧闭、不省人事。茶几竖立、上面的玻璃器皿全甩在地上,碎了。A大姐赶快扶起弟弟,在他耳边高声念着:“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十多分钟后,弟弟慢慢睁开眼睛,问他怎样?他说想睡觉,扶他到床上睡下。此时A大姐才意识到弟弟是煤气中毒了。

A大姐赶快打开所有的窗户和门,清晨的寒风驱散了室内浓浓的煤气。但能感觉到煤气还在继续往外泄漏,等着煤气公司的人来了,检查后说,是A大姐家的煤气管断了,两寸粗的煤气管在往外冒煤气,都冒了四个多小时了。在这次煤气泄漏事件中,A大姐和女儿、侄女仨人,因为修炼了法轮功,一点事都没有,只有不修炼的弟弟发生了煤气中毒昏迷。但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弟弟醒来后,只休息了两个小时,就完全恢复健康,到单位上班去了,单位的职工得知他煤气中毒,这么快就好了,都感到很惊奇!

5、医生说:现在只有神仙能救他了

二零一二年过年前,朋友相约小慧(大法弟子)的外甥(小慧大姐家的儿子)去农村吃“杀猪饭”(这是当地风俗,过年杀猪,都要请亲朋好友吃饭)。回来的路上,由于走的是乡村山路,摩托车在一个拐弯处突然撞上了一棵大树,由于车速太快,又被反弹往后摔倒,头正好碰在一块石头上,当时就不省人事了,送到省城医院抢救。检查后专家说:伤者整个颅骨是碎的,就象足球一样,只有经还连着。多处软组织受伤,右腿骨折,右半身已残废,肺部已被食物污染,流血太多了,身上只剩下正常人体血液的十分之一,没有治疗价值了,现在,只有神仙才能救他了。

医生这句话点醒了小慧,是啊!我们有师父。小慧赶紧和大姐说:大姐快求师父!专家也答应:进行抢救,试试。接着,当晚就做了颅脑清创手术,从侄儿手术开始到送进重症监护室,小慧和两个姐姐(都是大法弟子)一直不停的对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保佑外甥。”每天利用进重症监护室探视二十分钟的机会,对着他的耳朵说:求师父救救他,再给他一次生命的机会(外甥小时跟着大人参加过学法),并且对着他背师父的《论语》,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那时侄儿的头肿的比篮球还大,气管切开插管呼吸机,神智不清,就象一个植物人。昏迷到第七天,侄儿终于苏醒过来了,头肿也消了,四肢能活动了,头脑也十分清楚,能与家人进行交流,随即搬出重症监护室。不到三个月,侄儿就痊愈出院了,连右腿骨折都恢复了,是自己走出医院的。医生惊叹的说:“真是奇迹!奇迹!”

六、法度有缘人

1、老道人指点,小男孩四十年后得大法

我的家乡是云南东川,盛产铜,是有名的铜都。自古以来就有人进山修炼,此地民风淳朴,人心地善良。东川有一个偏僻、贫穷,吃水都十分困难的小山村,村里百分之七十的人家都修炼法轮大法。

这里还有一个神奇的故事。五十年代,村里一个七、八岁的吴姓小男孩,放牛之时,常到一个山洞和一位修道人玩耍,老道人很喜欢这小男孩,常讲一些修道故事给他听。一天,老道人临终前对小孩说:“多少年后,会有一位姓李的师父要来世上传宇宙大法,今后如能遇到,一定不要错过机会。”说完后,就圆寂了。小男孩牢记老道人的话,长大后就学木匠,到处给人做家具,目的是寻找李姓师父。

一九九六年,法轮大法洪传到东川。这时,小男孩已经五十多岁了,大家都叫他吴大哥。一天,他在东川达贝给一位村民做家具,突然,从小学校里传来优美的音乐声,吴大哥忙问主人:“这是什么音乐?这么好听。”主人说:“是村民在炼法轮功。”吴大哥心中一震,问:“有没有师父,姓什么?”主人说:“有师父,听说叫李洪志。”吴大哥急忙双手合十:“师父,我可找到您了。”赶紧跑到小学校,参加了炼功,学会了五套功法,请了《转法轮》、《大圆满法》。回到小山村,还教乡亲们修炼法轮大法。

2、小孙孙吵着要买书,爷爷奶奶终得大法

一九九六年的一天,一对到昆明帮儿子带孩子的老俩口,带着两岁多的小孙孙到书店转悠,小孙孙看到一本书,拿起来就不撒手,吵着要,爷爷拿过来一看,除了有一幅照片,全部都是文字,觉得很是奇怪,但是小孙孙吵着要,只好买回家了。

两年后,老俩口带着小孙孙到动物园游玩,看到炼功点旁的树上挂着法轮图形的横幅,突然想起小孙孙在书店吵着要的那本书上的图形和这正好相似,一打听,知道这就是“法轮大法”的法轮图形,就这样,老俩口走进了炼功场。从此以后,老头子每天用小三轮车带着老伴从数公里外来动物园炼功,不管刮风下雨,从不间断。

3、法轮章引来了有缘人

一位佩戴法轮功徽章的法轮功学员到一个服装店买衣服,服装店的老板娘老是跟着她转、看着她,这位学员就问她:“你老看我干什么?” 老板娘说:“我看你戴的这个徽章会转,真好看,在哪买的?”这位学员知道她天目开了,见她有缘,向她介绍了法轮功,从此,这位老板娘就走入了大法修炼。

4、浪子狱中幸遇大法

法轮功学员自述:说起我的得法经历,跟很多同修不一样。二零零零年七月,我因为被牵扯拐卖儿童案,而被关押在山东省淄博市的看守所。在那里,我有幸从被抓的法轮功学员那里知道了法轮大法。

其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电视上诽谤法轮功时,我听到法轮功三个字,就很想了解法轮功,并不相信电视上所说的。在看守所里,我看见有个人和其她人不同,她总是乐呵呵的,一点害怕都没有。其她犯人总是垂头丧气,怨天尤人,而她不。

刚好她就睡在我旁边,我就问她,为什么会被抓进看守所。她告诉我,她是炼法轮功的。接着就教我背《洪吟》。而且把她所有会背的诗都教会了我。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就是要“返本归真”,通过修炼,返回自己真正的家园,从此我开始走入了大法修炼。

在五年的监狱服刑中,我始终坚定信念,按真、善、忍标准做一个好人。出狱后,我按师父的要求,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讲真相,救度仍然在迷中的众生。

5、从研究佛教到皈依佛门到走入大法修炼

云南省“文联”从事少数民族文化、宗教研究的佘仁澍教授,也是一位颇有成就的学者,她从潜心研究佛教到皈依佛门,不断寻找着可以摆脱人生苦海的道路。一九九六年她终于找到了真、善、忍宇宙大法,从而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之路。就象她在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七日的万人法会上讲的:“我不再是无依无靠的孩子”。

佘仁澍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不久,二零零零年四月四日到省委上访,被公安绑架,非法劳教二年。在劳教所被迫害致旧疾复发,生命垂危而“保外就医’。由于长期被六一零、国保警察、社区骚扰,精神受到摧残,于二零一五年含冤去世。

(待续)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