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中救人展神迹二、三事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二日】师父明示:“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1]。“众生都等着得救,这一点我可以非常明确的告诉大家,大法弟子们不去救他们,不管他们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里,你们不去救他,他们就没有希望。”[2]“发生多大的事就当作什么也没有,照常的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这就是你们今天走的路,这就是你们留下的威德。”[3]

武汉爆发瘟疫,通过新唐人电视看到,人们在灾难中求生无门、痛苦无望的凄惨景象,观者无不为之动容。我是大法弟子,无论环境多么困难,我都要听师父的话,做自己该做的、能做的,多救人。

我白天要看孩子,晚上和同修一起学法、炼功,利用周一到周五半夜出去发真相资料,周六和周日跟同修配合出去面对面讲真相,能讲就讲,能发就发,三件事一件也没落下。

每天都出去发真相资料,从大年初五开始至今,没有特殊的情况不间断,发的有单张,有明慧期刊,平均下来大概每天三十份左右,把居住地所有的小区几乎发了个遍。周末面对面讲,每次能讲退两三个、四五个、七八个的时候都有,因为出来的人少,比平时讲的少。

开始出去也有怕心,担心被绑架了,谁给闺女看孩子,怕心出来,就立即解体它,用师父的法正自己,去怕心,在三件事中修自己。不能光躲在家学法,“怕心”不会自己一下子就无影无踪了,在三件事中实修,才能提高,修炼的路是走出来的,往前走,师父才会帮着、管着,越做心里越亮堂,越做越有智慧,路也越宽。

下面把瘟疫中救人师父保护弟子展现的几件神奇的事讲一讲,与大家交流,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小区摄像头无效

我居住的小区也有摄像头,怕吗?我这样想:摄像头二十四小时照相,就是照到我,也不过是一瞬间、一个镜头而已,我发出的真相资料都是救人的法宝,都是善念,都是慈悲,能救人一命,常人的药没法比,谁看了都得说好,就是被常人看见了,也不能动恶念去翻那二十四小时里的一个镜头,也不准他动那个恶念。发好正念,我穿好衣服,戴好口罩帽子,发完再摘了帽子口罩,大大方方的走出来,就象换了一个人,就这样,把小区发个遍。

有一次,我把真相资料发给小区门口的警卫、保洁员,他们一群人围着看,被两个巡逻的警察看见了,问还有吗?哪来的?保洁员说,就一张,捡的。

过了几天,门口的警卫悄悄的告诉我,“姐,可吓死我了,他们在门口蹲了两天监视你。”可是我却浑然不觉,有惊无险,是师父看弟子在法上做对了,在保护弟子啊!弟子叩拜师父!

门卫跟我是亲戚,我早就给他讲明白了真相,他也做了三退,经常在暗中保护我,在封堵最厉害的时候,出入小区,随时都能畅通无阻。我们经常会心领神会的聊上几句,“有跟姐说的吗?”“没有!”修炼人得替别人着想,不能让他替我担惊受怕。

还有那么多众生被谎言迷惑,无明中不知大难将至,听不進大法弟子的良言相劝,我心急如焚。一个个讲总是有限的,大面积的发资料才能让更多的人有机会接触到真相。

高档点的小区,没有出入证,怎么办?我心一横,“闯!”在小区门口,我背着一包资料,一边伸着胳膊,嘴里说着:“还量(体温)啊?”一边往里闯,体温也没量,就進去了。

发着发着,看见一个女人给门口警卫打电话,“有人在小区里发广告。”我往门口走,警卫稀里糊涂的问“发啥广告呢?”我举着一张传单递过去,“你快看看,看看不就知道了?”等他反应过来,我早已出了大门口。就这样在师父的保护下,又闯过了一关。

还有一个高档小区我是直接从栅栏跳过去的,我双手扳着一条腿,使劲往上迈,嘴里不停的求师父,“师父帮着,师父帮着,弟子跳过去救人。”很神奇的就跳过去了。

小区里比平日更安静,没什么人走动,仿佛众生都在等着听真相,每个单元从上到下都发个遍。胆识和智慧都是师父给的,没有师父的保护和加持弟子什么也做不了。

有的小区发完,我检查过,没有丢弃的。有的人说:“你们讲的道理都挺好,就是别搞政治。”当时我就回了一句:“瘟疫也是搞政治?希望不要被邪党迷惑哟。”

车胎补好了

师父说:“告诉大家,看录像、集体学法、集体炼功和我们今天所开的这样的法会,这是我给你们留下来的大法修炼的唯一形式。”[4]疫情期间大多数学法小组中断了,我和同修约定不能失去整体的修炼环境,我们要一起学法。

在封堵初期,我和同修发出强大的一念:绝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绝不配合邪恶,绝不被旧势力封住,我们可以变大、缩小,出入小区我们自己说了算。我们发出这一念,师父就给安排的好好的。我们不用通行证,用各种方法,進出小区行动自如,思想里根本没有封堵的观念。

从大年初五至今,我们一直坚持在一起学法、炼功,有的同修来交流切磋,也能来去自如,在当时恐怖的封堵氛围中,没有失去师父留给我们的整体修炼环境,是极为珍贵的。

师父告诉我们:“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你想什么他都知道,什么他都能够做。你不修炼他不管你,你修炼一帮到底。”[5]慈悲的师父处处为弟子操心。有一天晚上,在同修A家学完法回家的时候,我发现电动车后胎扎了,都晚上九点多了,怎么办?上哪儿去找修车的啊?只好骑着同修A的电动车回家了。

在小区封闭,街上几乎没有行人的情况下,心想上哪去找修车的人啊,车子修不好怎么去救人哪!这时神奇的事发生了。第二天早上九点多,同修A楼下邻居给自己家车补胎,大妈热情的招呼老伴:“你别补你的了,先给她(同修A)补。”

车胎补好后,同修A给我打电话,我激动的不知道说啥好,这么大的疫情,人人几乎都被囚在家里,哪有人出来补车胎啊。我的车胎坏了,师父就安排人来帮忙了。弟子感恩师父,只有精進救人以报师恩。

个人体会,不妥之处,请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念〉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二零零四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