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山东省寿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赵春利被举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十四日】原山东省寿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赵春利(已退休),自二零零二年寿光市公安局成立反邪教侦察大队(后改为国保大队)以后,就成为寿光公安局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凶恶的警察之一,伙同国保副大队长郭洪堂在城镇、乡村到处非法抓捕众多法轮功学员,而且迫害手段残忍,造成无数法轮功学员的家庭妻离子散。现在赵春利被民众举报。

一、个人信息

中文姓名:赵春利
中文姓名拼音:ZHAO,CHUNLI
性别:男
出生日期:一九五五年九月十九日
工作单位名称:山东省寿光市公安局
职务:原山东省寿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
身份证号码:370783195509190210
目前电话号码:13863695888
中国大陆的家庭住址(省、市、县):山东省寿光市

二、迫害事实简述

下面是赵春利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事实(更多迫害事实在明慧网上有曝光):

1、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七日,寿光公安局国保大队赵春利、王万春等恶警把法轮功学员朱月娥绑架到×教大队,用电棍电、打脸、打头,对她刑讯逼供。朱月娥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一个月,并被勒索三千元钱。

2、二零零三年一月,寿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赵春利、王万春等恶警把法轮功学员王玉芳(女)绑架到寿光反×教侦查大队,遭恶警扇耳光并勒索三千元钱。

3、法轮功学员徐美新,女,二零零三年一月底,被寿光市公安局国保邪教大队赵春利、王万春等恶警绑架到×教大队,恶警对她刑讯逼供,用电棍电、铐在铁椅子上,打耳光、打头,折磨一天后,送看守所迫害一个月,并把徐美新那时还未修炼的丈夫李尚和也绑架了,被关押迫害了一天,两人被勒索了八千元钱,当时他们家实在没钱,被勒索的八千元钱全部是到银行贷的款。

4、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六日,寿光市“610”恶人郭洪堂、赵春利、王万春、刘祝身和一司机闯入寿光市圣城街道沙阿村法轮功学员刘凤香家,强行抄家,把刘凤香绑架到寿光市反×教侦查大队,强行搜身,搜去她身上仅有的七十五元钱,对她刑讯逼供,戴手铐脚镣,高压电棍电击,打耳光。

5、法轮功学员韩茂英,女,二零零三年十月,被寿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到寒桥派出所,遭关押迫害一天,被勒索三千元钱(责任人:赵春利,马温和等)。

6、法轮功学员任应之,男,二零零三年十月,被寿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赵春利等人绑架到寒桥派出所,遭关押迫害一天,被勒索三千元。在中共迫害的压力与恐吓下,任应之不敢炼功,后又旧病复发离世。

7、法轮功学员刘兰英,女,二零零三年十,被寿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赵春利、马温和等绑架到寒桥派出所,遭关押迫害一天,并被勒索三千元钱。

8、法轮功学员王秀荣,女,二零零三年十月,被寿光市公安局国保邪教大队赵春利、马温和、王万春等恶警绑架,王秀荣不修炼的丈夫、儿子一同遭受绑架,都遭到了用电棍电等酷刑折磨。王秀荣被非法关押看守所迫害一个月,刚出来半个月,又被劫持到王村劳教所劳教二年。

9、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四日,寿光市”610“李同忠伙同寿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郭洪堂、刘祝身、李晓东、李汝元等近二十人把法轮功学员张克亮、王中云夫妇绑架,非法抄家,抢走现金二千元、学习复读机、录音机、煤气票等物品。在她家中,恶警李晓东把王中云当场打昏,醒来又给她戴上手铐绑架到市公安局。张克亮在公安局被郭洪堂、马温和、赵春利、刘祝身、李晓东等恶警扒光衣服、双脚用电线捆住、用棉袄包住头、躺在水泥地上,往身上泼水,用高压电棍电击全身,还专门长时间电击敏感部位,用烟头烫、皮带抽、打耳光、点燃的烟头插进鼻孔里等酷刑进行逼供,长达近十一小时,全身伤痕累累,惨不忍睹。

10、法轮功学员常法美,女,二零零三年十六日因讲真相,被寿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赵春利、马温和、李晓东等恶警绑架到胡营派出所,被迫害一天,被勒索三千元钱。

11、法轮功学员林庆风,女,二零零三年五月十六日,在街上讲真相时,被寿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赵春利、马温和、李晓东绑架到派出所,遭非法关押迫害一天,被勒索三千元钱。

12、法轮功学员王桂荣,女,二零零三年九月十六在路上被寿光市公安局国保邪教大队马温和、赵春利等人绑架到×教大队,并抄家,抄走多本大法书、七百元钱,小录音机五个、影碟机一个。在邪教大队被马温和、李晓东、赵春利等四人,拿四根电棍同时电击逼供,刑讯逼供迫害一天一夜,又被关进看守所一个月,被非法判刑三年。

13、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以郭洪堂为首的国保大队操控四五个国保便衣,在法轮功学员李义明租住的房子内将他和他的小女儿绑架到寿光公安局刑讯逼供。把李义明的衣服扒的一丝不挂,强逼他坐在带扶手的椅子上,将两只手用电线各捆绑在两个扶手上,赵春利、刘祝身、马温和等人用两根高压电棍电击全身、还故意用电棍电击生殖器,还将燃烧着的烟头插入李义明鼻孔,直到把两根电棍电的没电。在电棍充电的时间,他们又把牙签插入李义明的指甲。等电棍充满电后,就又开始电击全身。并竟丧尽天良的将一暖瓶开水倒在李义明的头顶上,边倒边用电棍电击,惨无人道的折磨使李义明的承受到了极限。酷刑从傍晚一直到次日天明,李义明的头皮、脖子、两脸颊被开水大面积烫伤,被烫伤的皮肤再用电棍电击,头皮、脖子、脸颊都被电破了。严重的烫伤、电击伤导致李义明在一星期内头皮、脖子一直流黄水,棉袄枕头都湿了,一低头黄水就从头上流下来,身心的折磨使李义明痛苦不堪,一年后脸上还伤痕累累。李义明在寿光看守所遭受了七个月迫害后,被非法判重刑十二年,关押到山东省监狱。

14、二零零三年腊月初八的下午三点多,古城乡法轮功学员李淑云被抓到了公安局。晚上六点多,郭洪堂、马温和、赵春利强迫李淑云蹲在地上,两腿伸开,双手向后,用手铐反锁上,两脚用铁锁链子锁上。马温和用高压电棍电李淑云的头、脸、胸部,郭洪堂用脚踩她的腿,赵春利拽着她的头发,三人对李淑云拳打脚踢,把全身上下电了个遍,李淑云被迫害一夜。

15、法轮功学员刘秀芹,女,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日,被寿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赵春利、马温和等绑架到寿光纪台派出所,用电棍电、打头等迫害了一个晚上,并被勒索六千元钱。

16、二零零二年三月份,古城乡法轮功学员高玉龙讲真相被恶人举报,恶警王学海中午领着寿光市反×教大队恶警郭洪堂、马温和、赵春利等人闯入家中,非法抄家,将高玉龙绑架至市公安局。恶警用烂毛巾把他的嘴堵上,反背铐上,仰躺在地,用凳子压住腿,用两根三点八万伏的电棍电击高玉龙,高玉龙每次都被电击的大汗淋漓,电的上半身尽是伤口和糊点。这两个恶警打累了,又换来一个恶警用脚尽力将手铐推向脖根,高玉龙疼痛至极,铐都嵌入手背,至今还有疤痕,又用电棍电击他的腰部颈部。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