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瘟疫:回溯误区 惊见根源 根本治愈(5)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十四日】一叶障目,不见森林。其实该论文还清楚地写道:“H38的样品来自美国华盛顿州的病患(美国首例),该患者于1月15日结束武汉探亲回到华盛顿州,”后来在美国确诊。

这样,源头又指回了武汉,外国起源说休矣!

新冠疫情大面积感染,不是流感式的,是新冠肺炎特有的:会造成大面积医护人员的感染。所以,最先起源于武汉无疑。

常识告诉我们:传染病暴发在哪里,哪里就是起源地,难道中共受过高等教育的官员们不知道吗?他们当然知道,但是他们为了中共维稳,不惜说一切假话。这次瘟疫不就是这样的人祸催生的吗?

——摘自本文

* * * * * * *

(接上文

'图:英国研究者大数据绘制6万武汉逃难者的旅行路线图,预测瘟疫的世界性爆发。'
图:英国研究者大数据绘制6万武汉逃难者的旅行路线图,预测瘟疫的世界性爆发。

前面的武汉疫情时间表,写下了中共掩盖真相造成疫情失控的铁证。这场空前的人祸,中共一面防治,一面甩锅。抛出“美国阴谋论”,意外变为“中共阴谋论”后,又抬出科学家否定阴谋论,不久再复活“美国阴谋论”,压制科学之声。反复无常,内讧不止。科学界寻找病毒直接传染人的“中间宿主动物”,几起几落,终无结果。

前文从宏观路线否定了“穿山甲中间宿主说”,结合宏观和微观否定了“病毒人造论”,现在揭开“外国起源论”,直击“病毒泄漏说”。


(十六)“外国起源说”泛滥,下一次人祸必然

1、外国起源“乍立”,基因进化证据?
外国起源说其实酝酿很久了,前面讲过1月26日,西陆网炮制的“美国针对华人的基因武器论”[1],就是最早的“外国起源说”。

2月27日,专家又猜测:“新冠肺炎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但不一定发源于中国”——瞬间引爆了网络。这个惊人的猜测,成立吗?

当时,“外国起源说”除了有华农的“马来穿山甲的噱头”,还有一个“理论证据”——基因进化分析。

2月19日,中国科学院科技论文预发布平台 ChinaXiv上,发布了郁文斌等人的论文预印版,2月21日又做了更新[2]。他们研究了2019年12月24日~2020年1月5日间,93个完整的新冠病毒基因组,其中有中国样本54个,包括湖北22个。他们把基因分型为5组,发现武汉公开的样本不是“古老”类型,相反,美国的H38型却是“古老”的祖先类型。很多人如获至宝,断章取义,就此认为病毒不来源于中国,甚至说来源于美国!

一叶障目,不见森林。其实该论文还清楚地写道:“H38的样品来自美国华盛顿州的病患(美国首例),该患者于1月15日结束武汉探亲回到华盛顿州”,后来在美国确诊。

这样,源头又指回了武汉,外国起源说休矣!

那么,为什么在武汉反而没发现H38等古老基因型呢?很简单,因为武汉公开的样本基因组太少了,中共还密令销毁过一些病毒样本。这样,因为取样分布不科学,分析(分型)的前提有争议,虽然造成了结果与事实不符——但是有事实标准“武汉旅行史”,可作纠正。

2、人造论被弃,武汉起源无疑
《新冠瘟疫(4)》中,我们论证过“人造论”不成立。那么,瘟疫的起源,就变得非常简单了。

因为武汉的肺炎瘟疫与流感,在传播和症状上,截然不同。流感虽然有一定的传染性,但是不会造成医护人员的大面积感染。所以,哪里最先爆发大面积的医护人员感染,哪里就是起源,零号病人就在那里。如果零号病人一路旅行,瘟疫就是一路爆发;如果零号病人呆在哪个城市,瘟疫就在那里集中爆发。

新冠疫情大面积感染,不是流感式的,是新冠肺炎特有的:会造成大面积医护人员的感染。所以,最先起源于武汉无疑。

3、喉舌向各国袭击,中共成世界瘟疫
为了摆脱对当局人祸的质问,中共操控舆论的策略,是把水搅浑。对内,强权恐怖下,压制真相和反对的声音,让五毛的“美国阴谋论”、“外国起源”说在网络上、手机端猖獗;对外,操控渗透在各国的特务,无差别地攻击各国,在全世界制造恐慌和动荡——我们在《中共另类瘟疫:特务五毛发难,潜入各国祸乱》一文中,有详细揭露。

中共早就宣称“谣言也是一种瘟疫”,这回落实到自己,坐实了另类的瘟疫之源。

4、官员如此阴险,下一次人祸必然
前文讲过,华农响应中共号召,宣布“马来穿山甲病毒与新冠病毒基因99%一致”,让中共看到甩锅给“马来穿山甲的故乡——东南亚”的希望,但是“华农泡沫”很快破灭;中共又重操被自己打压下去的“阴谋论”,推责和栽赃于美国,放任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大造“美国阴谋说”;遭到美国反击后,中共一边骂赵立坚,一边转而推责和栽赃给意大利,又遭到意大利的驳斥和揭露……

常识告诉我们:传染病暴发在哪里,哪里就是起源地,难道中共受过高等教育的官员们不知道吗?他们当然知道,但是他们为了中共维稳,不惜说一切假话。这次瘟疫不就是这样的人祸催生的吗?

为了维稳不惜扯谎,只要这样的中共和官员在,下一次人祸的瘟疫,就无可避免。


(十七)揭掉挡箭牌,直击泄漏说

“外国起源”是武汉病毒泄漏的最后一个挡箭牌,扔掉这个谎言铸造的挡箭牌(“党建牌”),病毒泄漏说,就成了世界的溯源的焦点。

武汉病毒到底来自哪里?现在学术界都认可石正丽的研究:96%的相似性,武汉病毒的源头最终指向了云南昆明蝙蝠洞的中华菊头蝠。但是,菊头蝠冬眠而不迁徙,除了石正丽的研究团队,谁会把病毒从昆明带到武汉?

海外网站维基百科(被中共封锁着)《2019冠状病毒病阴谋论》词条[1],在介绍27位科学家在《柳叶刀》上宣扬“自然论”、谴责“人造论”的《声明》时,最后说:“他们首先只针对COVID-19为人造基因产物论的详细分析认证,至于一种说法为病毒来自大自然但由人为发现萃取后散布的理论他们不做评价,因为那种说法是刑警与侦探的领域,已经和医学完全无关。”

'图:美国科学周刊上Jon Cohen论文截图2,Ebright质疑进化的说法,说自然突变和实验室泄漏无法区分。'
图:美国科学周刊上Jon Cohen论文截图2,Ebright质疑进化的说法,说自然突变和实验室泄漏无法区分。

中共官媒援引文章,用进化论证明“自然论”时,断章取义,隐去了上图的那句话:“病毒泄漏和自然突变,实际上是没法区分的。”[3]


(十八)石正丽以命誓天罚 惹误解回归看文化

提起泄漏说,人们怀疑的首要的责任者,就是武汉病毒所的石正丽——研究蝙蝠病毒、参与制造人工病毒的那位。用他们的话说:“我们是被盯上了”,“被骂惨了”。

虽然有个别的科学家说“相信不是实验室泄漏的”,那也只是鼓励而已,没有证据。病毒是否泄漏的问题,严谨的科学家,是不能帮谁打包票的。中共控制官媒再炒P4实验室完善,也是枉然。

1、以命担保 谁敢押宝?
面对国内外强烈的质疑和责难,2月2日,石正丽说:“2019新型冠状病毒是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我石正丽用我的生命担保,与(我的)实验室没有关系……”

'图:2月2日下午,石正丽回应种种非难的截图,要以生命担保。(网路截图)'
图:2月2日下午,石正丽回应种种非难的截图,要以生命担保。(网路截图)

不是以人格担保,而是用生命担保,媒体普遍认为这是人能说出的“最重的话”。石正丽在专业上解释不清,转而信誓旦旦地说:这是大自然的惩罚,说白了就是天谴,降罪于人!

2、“以命担保”是与非,淳风赌命释风雷
石正丽这样向大众表白心际,结果却如同触雷。一时间,人们以中共开创的“无神论文化”为基点,对石正丽口诛笔伐,掀起了舆论风暴。

从大陆到海外,纷纷指责石正丽的“以命担保”和“天罚说”。石正丽说的“不文明的生活方式”,是指吃野味吧?现在人吃野味频频遭天罚,非典、新冠、埃博拉,可是古人吃野味更频啊,怎么没事?武汉人发现,怎么当地人都在骂石正丽啊?中共的舆情管控部门不断删除言论,骂声依然前仆后继。

“以命担保”是典型的骗子论吗?且看一段历史公案。

《隋唐嘉话》记载过李淳风赌命的故事:李淳风校成新历,向唐太宗上报说要发生日蚀(日食)。太宗有些不高兴,因为过去都知道,日食是上天在昭示君主的过失。

太宗对李淳风说:“如果不蚀,爱卿你怎么办?”

淳风曰:“有如不蚀,则臣请死之。”

到了那天,太宗在院子里等着,半天也没见日食,就对李淳风开玩笑:“放你回家,和老婆孩子告别去吧。”

淳风对曰:“尚早一刻。”他指着日晷的影子说:“至此而蚀矣。”果然如言而蚀,不差毫发。[4]

'图:唐太宗贞观十三年(639年9月3日)长安日偏食示意图,被李淳风准确预测(图自大纪元)。'
图:唐太宗贞观十三年(639年9月3日)长安日偏食示意图,被李淳风准确预测(图自大纪元)。

李淳风是谁?他是唐朝数学家、天文学家、天象学家、易学家,历史学家,着有天文学专著《乙巳占》,参与编写《晋书》、《五代史》、《梁书》、《陈书》、《北齐书》、《周书》、《隋书》的天文、五行、律历部份,还有《文思博要》、《秘阁录》、《典章文物志》等十余部著作传世。他是《桯史》记载的《推背图》的唯一作者,还是“三重环”浑天仪的发明者。在现今已知的史料中,他是首次准确预测日食的人。

'图:李淳风发明的三重环浑天仪(以东汉张衡两重环浑天仪为基础,图自大纪元)'
图:李淳风发明的三重环浑天仪(以东汉张衡两重环浑天仪为基础,图自大纪元)

3、人心不古,淳风不在
从李淳风的例子来看,说“以命担保是典型的骗子”,这个断言太过武断了。

“以命担保”在敬天畏神的古人看来,是指天言誓,是人能说出的最真诚的、最重的话;但是,在被中共无神论洗脑几十年的大陆,却把这话看作是谎言和笑话。这只能说现在的世道是人心不古,淳朴之风不在。

4、人算与天算
李淳风的“以生命担保”,凭的是高超的天文学基础、易学天算;石正丽“以生命担保”凭的是什么,是人算,是“严谨的操作”、“认真的态度”、“严格的实验室管理”……人算不如天算,人算能没有疏漏吗?

正因为不能保证没有疏漏,所以,中共官媒忙着替石正丽解释,找了很多专家做外援。对财经记者的专访,石正丽说:专业问题她不想与非专业人士讨论,“说不清”,“没有用的,浪费我时间。”

但是专业人士,就能说清么?前面已经说过了,同样不能,绝大多数科学家不表态支持,本身就在怀疑泄漏,认为有泄漏的可能性。目前真能为“没有泄漏”站台的,只有一个“推理”——


(十九)进化论出手辩护,糊涂账自断归途

1、辩护强点进化论,一箭双雕可当真?
《专家一致认为新冠病毒非人造》这篇官面文章中,其中一条最有力的、有数据计算的“证明”,是美国华盛顿大学副教授贝德福德说的:“RaTG13(蝙蝠携带的自然病毒)和新冠病毒,这两种病毒的基因差异,与自然进化一致”,“两者在25~65年前有一个共同的祖先。因此,RaTG13突变为新冠病毒可能需要几十年。”

通俗地说就是:2011年开始从昆明山洞蝙蝠身上得到的冠状病毒RaTG13,和如今的新冠状病毒,是自然演化的关系,不是人工基因编辑的产物。

进一步,说前者进化到后者需要几十年,什么意思呢?它的重要含义是:假如真在2011年及以后,SARSr-RaTG13从武汉病毒所泄漏出去,也不可能进化成新冠病毒——时间不够!?

也就是说,利用进化论的辩护要起到一石二鸟的作用:新病毒既不是人工制造,又和病毒所是否泄漏无关,尽管它的祖辈在病毒所里,即使2011年后会偶然泄漏,也不可能进化成2019年的新冠病毒,因为时间不够。

这样以时间太短,暗示“泄漏说”不靠谱——那么,这个进化的证据靠谱么?

2、断章取义,掩盖质疑
追查上述分子进化论说法的出处[3],发现中共官媒的在断章取义、以偏概全,屏蔽了专家的反对意见。

'图:美国科学周刊上Jon Cohen综述论文的截图1,25年的进化时间是以假定的突变速率计算。'
图:美国科学周刊上Jon Cohen综述论文的截图1,25年的进化时间是以假定的突变速率计算。

中共官媒只引用贝德福德的说法,回避了约.克翰(Jon Cohen)文章中指出的尖锐问题:进化论计算的时间25年有问题,因为病毒在不同宿主身上突变的速度是不同的,贝德福德以假定的恒定速度作为计算的基础[3]。因为基础错误,所以计算结果也不可靠。也就是说:上述进化论的说法,实际上无法排除实验室的泄漏可能性。

3、进化速度的辩护,实际上推翻了进化论
假设贝德福德假定的突变速度是对的,是不是他推算的25年进化时间就能成立?就能证明没有实验室泄漏呢?

同样不成立,因为推算的前提是错的。如果能这么推算的话,请推算一下,从单细胞生物进化到人的基因组,需要多少时间?这是进化论的死结所在,越高等生物基因组越稳定,病毒是最不稳定的。就算用最不稳定、变异最快的病毒突变速度来推算,从单细胞进化到人,宇宙的时间加N倍都不够。何止是人,我们眼见的任何一种生物,都不可能以基因突变的方式、从单细胞进化而来,宇宙的时间自乘都不够。

你能让大猩猩随机敲击键盘、幸运地制造出整个WindowsXP程序么?当然不能,那么从零进化到人就更不可能。我们眼睛能看到的任何一种动物,它的生长、发育、语言、思维、情感、适应、繁殖,超过了最复杂的计算机软硬件,它能是随机基因突变来的?无数个错误、病态、意外、巧合,堆砌出的进化幸运儿么?

进化论有太多的死结,那么,为什么太多学者视而不见,还当进化论是科学呢?因为进化论的基本逻辑是一个诡辩:因为不是神创,所以是进化;因为是进化,所以不是神创。

进化论发展到顶点,分子进化论的数学计算,反而证明了进化是不可能的——因为不是进化,所以是神创!进化论走到头,反而断了自己的归路,证实了神!

病毒是在演化、变异,而不是进化,科学育种的实践一再证明:高等生物物种之间的障碍不可逾越。

就病毒这种最简单的生命,它的综合复杂程度,也远远超过了人类的想象。以下图的艾滋病毒HIV为例。


图37:细胞被艾滋病毒感染后(荧光染色绿色),象长眼睛一样做出精准射击,射出病毒攻击人体细胞(作者提供)

以前人们以为病毒感染细胞后,把细胞变成数以万计的病毒粒子,细胞破裂后病毒流出,随机感染别的细胞。新的发现颠覆了这种简单的推测。

上面图37,病毒控制的人体细胞,象太空船一样,在人体的血液、组织液里游动,遇到正常细胞,会形成一根伸出的枪管,精准地射出病毒,瞬间射击,瞬间还原,这种感染方式大出意料!难道病毒控制的“僵尸”细胞,长出了“眼睛”!?病毒这种智能化的射击技术,能是自然随机突变出来的?能是一系列基因复制错误堆砌出来的?可能么?不可能!

因为不会进化出现,就是事物背后那冥冥之手推动的演化,那不是自然(天然)吗?不是神为吗?

科学的发展让人嘲笑古人的愚昧,而今冷静地跳出进化论的错误逻辑,才感悟到古人的智慧:原来古代东方、西方,世界各民族传说中的“瘟神”可能是真实的,瘟疫病毒在微观上能定向攻击,和在宏观上的定向感染,是一致的,那就是“瘟疫的眼睛”!

其实所有学科走到巅峰,都会走到神的门前,但是只有大智者才能迈进那个高层真理的门槛,象牛顿,爱因斯坦,当然爱因斯坦是自然神论,他信的不是单一的上帝,是更高的冥冥中主宰宇宙的神力。

既然新冠瘟疫的溯源之路都堵死了,用进化论做证据来剖析却否定了进化本身,于是,真正的答案——神,这个真相就将在人类科学的山穷水尽中,柳暗花明般地展现出来了。

(未完,待续)

【注释及参考文献】

[1] 维基百科网站,https://zh.wikipedia.org/wiki/2019冠状病毒病阴谋论
[2] Wen-Bin Yu, Decoding the evolution and transmissions of the novel pneumonia coronavirus (SARS CoV 2) using whole genomic data, 2020-02-21, http://www.chinaxiv.org/abs/202002.00033
[3]Jon Cohen, Mining coronavirus genomes for clues to the outbreak’s origins, Sciencemag.org, Jan.31, 2020
[4] 《隋唐嘉话》:唐朝集贤殿学士刘餗所著,记载了南北朝至唐开元年间历史人物的言行事迹,以太宗、武后两朝为多。该书有重要的史学价值,多被后世史书典籍引用。刘餗的父亲是史学家刘知己。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