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疑心 修出正念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五日】我身居海外,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在大法中修炼二十多年,自身的病业魔难经历不少,也基本都能凭着高密度的学法和向内找走了过去,唯独在孩子“生病”时,由于不敢确定孩子们是否算是修炼人,丈夫又是常人,我面对孩子的高烧不退,就是一个害怕,怕出问题有损大法声誉,怕丈夫不理解,于是看病吃药,用常人的方法处理孩子的病业,成了我的常态。

也就是说,我在对待孩子的问题上,一直法理不清。

但最近疫情下孩子发了两次高烧,师父却给我显现了两次奇迹。这两次奇迹,跟炼功和运用功能有关。而这方面,恰恰是我二十多年修炼最为忽视的地方,同时暴露了造成我不能完全信师信法的最为根本的疑心,也是修炼人最为严重的问题。

当我意识到这个问题,并改变思维后,正念的威力也逐渐展现出来了,我这才明白我们每个弟子都是有神通的,展现不出来,没有效果,问题都出在自己是否真正发自内心坚定的毫不怀疑的相信大法的威力。以下是我这段时间的一点修炼体悟和教训,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孩子高烧40度 炼功出奇迹

我的三个孩子都曾经在上学前跟我学过法,但上学后,尤其進入中学后,就被常人的手机、电脑迷惑,加上我与孩子在外语语言方面的障碍,很难沟通交流,他们渐渐就离开了大法,等同常人。因此我就当他们是常人了,生病自然就去医院,完全没想过我是在逃避过关,给自己找了一个最能欺骗自己的借口。

师父看我不悟,慈悲的安排儿子在初三的后半年自觉走進大法修炼,有一天他突然说自己要学法炼功,问他原因,他自己也说不出来,就是突然想到要学法。就是这个儿子,使我的修炼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发觉了自己隐藏很深的借口和怀疑正念的心。有一天,这个唯一学法和修炼的孩子,发起了高烧,并且就在今年二月,中共病毒危害全球,许多人都惊恐不安的情形下,他突然发起了烧,两天后烧到40度,这才暴露了我自己的问题。

这一次,我被逼到了绝境,原先的“孩子不修炼,丈夫是常人不理解”等等借口,全都站不住脚了,我非常害怕,开始胡思乱想:如果上医院,旧势力利用疫情给孩子检查出疫病的假相,我们家就会陷入莫大的灾难,连累他的学校也会因此陷入恐慌状态,更严重的是,我不仅无法在孩子和常人面前证实法,证实修炼的美好,也会给已经走入修炼的儿子带来严重后果,会使他对大法产生动摇。我开始意识到,这是旧势力不放过我了,要在我最脆弱的地方,对我下手。由于在孩子的问题上我常年放弃过关,我没有自信也没有正念能闯过去,仿佛掉入了深渊,感到了令人窒息的恐怖,孩子高烧不退,不断的说很难受,眼看他的体力被消耗殆尽,深夜里我变的六神无主,后悔这些年我一直没有在孩子的问题上实修过。

去医院的后果我不敢想象,害怕孩子烧出危险的念头又消不下去,我当时几乎就要崩溃,如果是我自己,我会冷静,但是一到孩子身上,我就害怕,怕烧出问题,我没法跟孩子的爸爸交代。这次,我无路可逃了。孩子修炼了,我照样不敢相信师父一定会管孩子,我又找了一个借口,认为也许孩子没有实修,师父不一定管他,照样怕孩子是生病,将我不信法的疑心,开始逼出来了。

看着高烧不下的儿子,我不断的问自己现在我该怎么办(孩子的爸爸在中国,家中只有我一个大人),我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必须做出选择,于是我在心中不断向师父呼救,求师父鼓励我,让我看到希望,让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没有正念和自信的弟子,内心只会恐慌的弟子,能得到指点,我对师父说:“我如今无路可走,师父啊,师父,请您帮助我吧,告诉我该怎么办吧,我发正念也是心乱如麻,我真的没有自信能靠发正念就能走过去,这是我平时没打下这方面基础的罪过,请师父原谅我,给我从新修炼的机会,将我救出这次魔难吧。”在绝境中,我虽然没有正念,但是开始不断的向师父求救。

突然,我的脑中進来一句法:“我们那个场只要你去炼功,比你调病要强的多。”[1]我的心一下就安定下来了,感觉这就是师父的指示,让我马上在孩子身边炼功,这个场就能起作用。很快,奇迹就发生了,我正炼第三套,孩子突然说睡不下去了,要起来下楼(家里是两层楼的住宅),要爬楼,说是可能睡的骨头受不了了,怎么也躺不住,我一听这太离奇了,刚才还因高烧烧得站起来都头晕,现在却说要爬楼,我一下子恍然大悟,这是炼功的作用,师父让孩子也起来炼功,也在管着孩子呢,让他自己也炼功,自己体会炼功的作用,大法能量场的威力。

孩子一听,也觉的自己不可思议,就半信半疑,起来炼功了,只炼第三套和第四套,他就说累了,感觉困了,很快躺下就睡着了,呼吸顺畅,接下来两个小时,出了两次大汗,换了两次衣服后,他一觉睡到天亮,自己量体温,完全正常,36.5度,一场魔难终于过去了,我赶紧谢谢师父,把我带出了死关。这一次,是我头一回真正体会到了炼功的威力。

疑心浮出水面

经历过这次魔难后,我才开始隐隐约约注意到,自己修炼上好象存在着多年未曾觉察的一个严重问题,对发正念不太相信,对功能和功的作用,巨大的威力,存在疑心。而表现在我平时的修炼上,也是虽然注重学法,但是对讲功能和炼功的部份,不太愿意看,这等于虽然炼功,也发正念,但并不真的相信他们能起作用,只是为了完成任务。

我只看重修心性的部份。其实这是误解了内修的部份,不信大法的神通威力,本身不就是严重的不信师父,不信神的表现吗?这不就是心性不好,属于严重的心性问题吗?虽然在矛盾中能向内找修自己不好的人心,很多关,甚至我自己身上发生的生死病业关,也都通过找自己,成功的解除了,但是过得很艰险,时间也很长。我从来没想过,也许原本很多关,如果平时注重发正念,发自内心的相信炼功和正念的作用,就不会发生,或者魔难会减轻很多,也许自己就把这些难给轻松解决了,而我,因为不相信,炼功和发正念总是处于胡思乱想的状态,因此给孩子发正念效果就显现不出来,也就放弃了。

当同修建议我发正念破除病业迫害,增强炼功时,我就以每次给孩子发正念,给自己发正念均看不到任何效果,拒绝甚至反感这样做,那时我偏执的认为,只要向内找,把不好的心找到,魔难自然消失,而我之前也的确在自己过病业关时,是这样走过来的,因此我对自己的误区,怀疑和忽视功能的作用,毫不知情。

邪恶看我对孩子有情,害怕孩子出问题,担心孩子是病,对功能的作用没有正念,就钻了空子。使我一直魔难不断。

师父为了改变我固执的观念,紧接着让我又过了一关。儿子刚好没多久,又发烧了。这一次,师父安排同修直接过来,再次展现大法的威力。

正念全无 完全迷失

孩子这次发烧,是在午饭后不久,他突然下楼来到我跟前,说很不舒服,我一摸他的头,明显是发烧了,赶紧让他躺下,一量体温,已经38度多,我马上就慌了手脚,立即埋怨孩子,不知道吸取教训,在第一次发烧好了之后,不听我的劝告,又跟同学一起玩电子游戏,结果招来了这第二次的魔难。但孩子却马上非常奇怪的反问我:“妈妈,你为何要生气呢?”

这一问,把我问住了?表面看,我的推断合情合理,都是孩子一直沉迷电子游戏的结果,我之所以在孩子发烧时不敢相信师父一定会管孩子,就是因为他在这一点上,一直不听劝告,一边学法炼功,还是禁不住诱惑,每天跟同学玩一会电游,上次高烧好了之后,我就针对这一点,让他吸取教训,把游戏戒掉,但他好了伤疤就忘了疼,又烧了起来。我的推断对不对呢?当然是有根据的,但孩子问我为何生气,我却愣住了。过后想起来,那不是孩子在问我,而是师父借孩子的嘴在问我。

孩子的这两次烧,其实都是暴露我的疑心,给我修的。但在难中时,我根本想不到这一点。我听完问话,也觉的很奇怪,于是就问自己,是啊,孩子正在发烧 ,我的反应有些不正常,无论如何,孩子很难受,我身为母亲,第一个反应不是关心而是责备,的确不善啊,那为何我要生气呢?这一问,我明白了我在担心我在焦虑,担心这一次,师父真的不管了,担心他这样烧下去万一四天下不来,必须按照政府规定不得不去医院接受检查,万一给弄出个疫病假相,我该如何证实法,我的丈夫和另外两个孩子更要说了,我们不修炼的反而好好的,反倒修炼的这个孩子出问题,这不是给大法抹黑吗?越想我的心越不正,越想越害怕,越埋怨孩子不听我的劝告,紧张到又接近崩溃的地步,我甚至怀疑,这第二次,就算炼功师父也不一定管了,因为这是孩子不听话的结果,师父怎么能管一个不实修的人呢?一个常人不就会生病吗?因此我很生气,怪孩子总给我添乱,惹出一堆麻烦。别说发正念我没有信心,连第一次发烧炼功能起作用的信心也消失了。那时候,我还是没真正明白,我的问题出在哪里,只是焦虑到了无法控制情绪的地步。

师父派同修来帮助迷失的我

孩子的这一问,让我意识到,我内心满满的恐惧与焦虑,正念全无,完全迷失了。我开始警觉,好象我真的出了大问题,迷在难中找不到出口,不得已,我又开始在心中不断求师父,请师父指点迷津,告诉我该如何认识自己遇到的魔难,该如何走出这个“迷”宫。

就在这时,经常劝我重视发正念的同修突然给我打来电话,让我赶紧去买米,说她家周边超市的米都销售一空了,担心我丈夫不在家,让我赶紧去买米。我当时哭笑不得,心想我不担心米,孩子的烧才是大问题,但同修很快挂断了电话。我对米的危机并不紧张,反倒很快反映过来,会不会是师父听到了我的求救,不早不晚,让同修打来了电话,不就是提醒我,找她就能将我救出困境吗?过后方才明白,这哪里是她在提醒我解决“米”的危机,分明是师父让她来帮助“迷”失在难中的我。

就这样,我联系同修,她在电话中得知我家孩子发烧,我也毫不掩饰的把我刚才的担心全部说明。她马上明白了我的问题所在,非常严肃的告诉我:“我明白了,这是给你修的,你家孩子因为你的不悟,两次受苦,我现在马上就过去,你别忘了,你是修神的,是大法弟子,怎么会不知道怎么办,我这就去给你家孩子发正念,绝对不允许邪恶趁机迫害孩子,你的问题太严重了。”

面对同修的责备,我不再抵触,一句反驳都没有了,我已经大致清醒,问题一定就出在我身上,就差同修点明了。师父看我的心变了,知道问题出在自己身上了,愿意向原先抵触的同修承认自己有问题了,还没等同修过来,孩子就喊我:“妈妈,我很热,要出汗了!”让我拿毛巾给他。我太吃惊了,又一次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再次鼓励我,只要愿意找自己的问题,师父就会救我,就会帮我。孩子真的是在为我受苦啊。

同修很快来到我家,看到孩子出汗了,说她更加肯定了她的想法,问题就出在我身上,就是给我修的。她直接坐到我孩子的身边,鼓励孩子:不要害怕,修炼有漏,以后改了就好,但是不能对师父和大法失去信心,师父肯定管你,必须有正念,否则,这一关过不去,永远都会卡在这个问题上,下一次还会过不去,永远都出不了头,还会影响姐姐和妹妹,让她们看不到大法的威力,讲真相就没有说服力了。阿姨这就帮你发正念,你就相信阿姨,绝对没问题的,你是小弟子,师父不会给你过不去的关,这都是你妈妈正念不足造成的。

那一刻,我听到的每一句话,都是在说我,不仅没有平时对她的抵触,反倒听的如饥似渴。我与同修一起坐下来,发了半个小时的正念,她非常坚定的告诉我,正念绝对起作用,今晚他就会退烧。

接下来她说的话,每一句都象打雷,我仿佛看到了师父在直接对我说话一样,她说:“你严重的怀疑师父,存在不信师不信法的问题,你不相信师父会管你家的孩子,你不相信发正念能起作用;你说的孩子不一定算修炼人,什么人各有命,担心常人不理解,都是你逃避这颗心的借口。以前孩子大了不学法了,你说孩子是常人,病了就看病吃药,我也不敢说你悟性不好,毕竟现实如此也不能走极端,只是督促你多发正念,你说我强求,这下好了,如今你儿子每天学法炼功,都快两年了,你还怀疑,那不就是你的心出了问题了吗?你家孩子因为你的不信,遭了很多罪,你还不醒悟,师父早就给了你能力,你必须保护好他们。”

她的话太让我震撼了,我一下恍然大悟,可不是吗,不修炼的另外两个孩子这次反倒好好的,倒下的,偏偏是修炼的孩子,这不就是修我吗?让我彻底暴露自己的疑心,暴露各种借口。我直到那一刻,我才清楚的看到了这颗不信师不信法,不相信发正念起作用的疑心,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我长期存在的最为严重的问题。

毫无疑问,孩子当天就退烧了,这两度发烧,烧出了我的问题,而且是严重的问题,它居然伴随我二十多年的修炼,从未察觉,太可怕了!

我感谢同修,感谢孩子,更感谢师父的苦心安排和不断的鼓励与救助,为了我的修炼提高,师父安排儿子突然走入修炼,暴露了我多年隐藏的借口和执着,让我修去对大法的疑心、对正念的动摇。

改变思维 正念显威力

从那以后,我炼功不敢懈怠了,也不敢忽视发正念了,尤其是第二套功法,我很害怕炼,常常以要做的证实大法的事情太多为借口,逃避过去,如今我每天必炼,发出的正念非常强大,同时发现自己也学会运用神通了。很多以前挡着我的问题,都很快就解决了。

比如电脑经常死机,我每次都用人的想法想问题,都用人的办法去解决,强行关机从新启动,无可奈何。如今我就想,这是邪恶在干扰,发正念几分钟后,马上就好了,试过几次,都是如此,我就更加确信了,我是有能力的,师父早就给了我除恶的能力,是我的观念我的怀疑,挡住了大法的威力。

又比如,我的手之前总是对芋头之类的东西过敏,削皮后,我的手就会又疼又痒,半天也缓不过来,很怕弄这些食材,以前我以为这都是自然现象,我的皮肤就是对它们过敏,也不认为这是什么大事,不做这些食物就好了。采取回避的办法。最近突然反映过来,不对啊,我的手是有功的,应该是食材怕我才对,它们那些成份,怎么能伤得了我呢?于是我就告诉食材,你不能再伤害我了,这都是假的。真的神了,那次做完饭,都吃完饭了,我才发觉,我的手什么事都没有,根本就没有任何症状。后来又试过几次,再也没有过敏的事情发生了,我知道是我的观念改变了,我放下了人的理,人的症状自然就不存在了,而同时也证明我们的手,真的是带着功的,什么东西什么病菌,敢靠近我们呢?但是如果我们抱着人理去想问题,那一念,就是人,人当然就会出现人的麻烦,当然就无法运用神通,也就显现不出大法的威力。

如今我的小女儿也开始学法了,一本《转法轮》也学完了,她甚至法理清晰的帮助我,有一次,我背法很顺利,起了欢喜心,她居然一脸严肃的警告我:“妈妈,能背法还不行,必须实修,你还得实修才行。”我真的吓了一跳,感觉这又是师父在警告我。她的变化也让我更加明白,孩子看似有很多年不修了,其实师父一直在管着,他们就是小弟子,都是大人不好好修,才挡住了他们的路,他们是来帮助大人修的。莫要怀疑。

以上是我近期的一点体悟,不对之处,请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