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市法轮功学员王桂荣被非法判刑三年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二零一八年二月五日,河南省郑州市法轮功学员王桂荣在讲真相时,被金水区经八路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第三看守所,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三日,被郑州市金水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现仍在冤狱中。

法轮功学员王桂荣,一九五一年三月出生,今年六十九岁,经济师,已退休,家住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在过去二十年里,王桂荣曾被非法抄家、拘留、非法判刑两年,在新乡女子监狱遭受迫害,现又被冤狱三年,现仍在被非法关押中。她丈夫也曾被非法判刑一年半,被迫害的半身不遂,提前回家。

修炼法轮大法 身心受益

一九九九年初,王桂荣经人介绍,为祛病健身,开始修炼法轮功。因王桂荣患有颈椎病、关节炎、痔疮、妇科病、肩周炎、甲亢、耳鸣、脑鸣、头晕、心慌、抑郁症、烦躁不安,王桂荣的丈夫是专治疑难病、老年病的专家大夫,可不管用什么法,就是治不好王桂荣的病,他无奈的说:莫非真有“医不自治”?

王桂荣修炼了法轮功一个多月,全身疾病不翼而飞,她发现法轮功不是一般的气功,不但病好了,而且还是让人修心向善的好功法,叫人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这样有益于家庭和社会。王桂荣就按照大法的要求,逐渐的修掉自身不好的东西,宽容别人、淡泊名利,遇事找自己的错,工作、家庭事事顺心!心情愉快,真正的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幸福。

此前遭绑架和非法抄家

二零零七年八月五日傍晚,王桂荣和丈夫在省博物院西侧发真相资料时,被国保便衣协警陶某(家住郑州市经六路北端路西的报社家属院)等两人纠缠,并把他们骗到了郑州市文化路派出所,并见到了所长,当时有个穿警服的人看到王桂荣和丈夫,对这个所长说:这个月,咱们的奖金没问题了。此时,王桂荣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已经被非法拘留了。

就在当天晚上,他们逼迫王桂荣的丈夫回到家里,在没有任何手续显示的情况下,开始了非法抄家。王桂荣的丈夫说,你们未出示任何手续,凭啥抄我的家?他说:知道我是啥身份吗?我是河南省六一零办公室特派员,抄你们这号人的家多了,还需要手续吗?

这次非法抄家,他们除了抄走真相资料外,还抢走电脑、喷墨打印机、三星牌激光打印机、扫描仪,共价值一万多元。警察还偷着走了王桂荣一个金镯子(36克),一个金项链(12克),两个金戒指(共11克),共重59克,按黄金现价每克315元折合人民币一共18585元。

在文化路派出所,王桂荣和丈夫被非法拘留了一夜,第二天,警察欺骗王桂荣们说:给你俩送一个地方“学习”三天“受受教育”,就放你们回家。就这样,把王桂荣和丈夫被骗送进了郑州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逮捕。后来,郑州市金水区法院给王桂荣和丈夫的非法判决书上的逮捕日期却是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三日,整整晚了十七天。

在看守所遭虐待

在看守所,王桂荣受到了非人的待遇,警察抽走了她的腰带,拽掉了所有的扣子和拉锁,衣服上的饰物全部被拽光。四十多人挤在二十多平方的房子里。晚上睡觉是头对脚,脚对头,只能侧身睡,大便池边上睡的都是人,上厕所回来,就挤不进去,只好架到俩人中间缝隙处慢慢往下坠。就那样也睡不下,多余的人只好站着,轮流睡,两个小时一轮,说是值班,其实值班两个人就够了。

上厕所都规定有时间。白天不能解大便,只有憋着。要是号里产量排行靠后,警察就不让吃饭,宁可把饭倒入便池,也不让吃。大夏天没有水喝。大冬天洗冷水澡,洗澡时,男警察巡岗时,随便看,使王桂荣身心遭受了极大的侮辱。

白天如果警察看谁不顺眼,到晚上用衣服把头一蒙,拖到封场,几个年轻打手一阵拳打脚踢,抬到号里半天起不来,还不敢吱声。被关押人员给这个恶行起了一个很别致的名字叫“遛狗”。还好,她们没有这样对待过王桂荣,因她们知道王桂荣炼法轮功,这不能算是罪,二是王桂荣年龄最大。

王桂荣和其他的嫌疑犯们每天平均干十五小时的活,装一次性打火机,别看东西不大,光组装都得五道工序,王桂荣做的是第一道工序,装机头,机头象麦粒大小,形状象飞机,把机头对准外壳,再用镊子把它使劲往下压挤,一个小时要压四百个以上,完不成任务自己掏钱买,手被磨烂。一天坐十五个小时的硬板凳,臀部坐的溃烂成疮,疼痛难忍。

警察张慧让王桂荣的儿子每个月送她家一千一百元,说是可以吃小伙,活干不干都行,实际上王桂荣一点也没少干,小伙也吃不饱,有时有,有时没有。家人送的新衣服被警察扣押,再低价卖给门口小卖部。

在新乡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号,王桂荣被送到新乡女子监狱继续迫害,到了监狱第一件事把头发剪了,穿上囚服,由两个包夹看着,(邪悟者)整天强迫看污蔑大法的歪理邪说光盘,逼迫写什么四书,不写不让睡觉,不让和任何人接触,限制一切自由活动,真是生不如死。

王桂荣和丈夫唯一的儿子,在北京工作,王桂荣和丈夫被迫害后,对儿子来说,就象天塌了一样,也顾不上上班了,托关系,借钱请律师,几天回来一次,往看守所送钱送东西,前后花了十几万,使王桂荣的儿子精神承受达到了极点,曾几次想到了轻生。

特别是王桂荣年迈的婆婆和她的姐姐、哥哥们(王桂荣父母已过世),他们都承受了极大精神打击,开始时一直瞒着他们,怕他们受不了,当王桂荣婆婆知道后,一个星期不吃不渴,把自己关在屋里,王桂荣的姐哥整天以泪洗面,他们知道后,每月和王桂荣半身不遂的丈夫(在看守所被迫害造成,故被提前释放,保外就医)、儿子到新乡监狱去看王桂荣,中共迫害王桂荣,给她的亲人的身心造成的伤害是无法弥补的。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