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到了实修吗?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三日】我是一名得法六年的“八零后”学员,我很庆幸走入了大法修炼。经过许久的沉思,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并交织着一丝愧疚,因为我的修炼状态一直处于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中,并没有精進实修。下面我把我的情况写出来,希望和我有相同情况的同修能够从新认识审视一下自己,找出自己的问题,真正实修自己。文中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敬请指正。

以前我一直认为我修炼的很精進,因为思想中总是想着师和法,直到最近,我才有新的领悟。原来我还是只停留在表面上。从年初“中共病毒”蔓延到封城、封小区开始,我的心就上下起伏不定,跟着社会的动向走,不断的生出许多执着心。由开始对安全问题生出的怕心,到看热闹埋怨人的解恨心;再到怕正法结束、三件事做的少的急迫心,等等混合在一起。于是我每天不停的看明慧网上的新闻,与大陆的新闻对照比较,与丈夫互相攀谈着当前形势的轻重,推测着事情的发展”即可,相互高谈阔论,觉的自己知道的多、高明。

我还自己添枝加叶的把新闻讲给婆婆同修听,婆婆同修在我的影响下,也随着人心的干扰加上我们的一知半解对事物胡乱猜想,从而对现在的人和现在的社会产生了抱怨,觉的现在的人太坏,自私、愚蠢等等,我们不修口高姿态的胡乱的说,把心思都用在了不切实际中,忘记了修炼人修心的根本。

直到最近,我的母亲因老毛病(癔病)严重,我把她接到我家住。以前我们俩人的性格是水火两重天,我嫌她为人太自私,她嫌我处事太傻,我们处理事情很难达到一致,再加上我很任性。修炼以后,我尽量注意,努力改变自己,觉的自己做的很好了。可是通过这次疫情与母亲的状况,把我不好的心、状态全都暴露了出来,看着是对母亲身体状况的担心,就强硬命令母亲念九字真言,她说念不下去,我就生气逼着她念,她本人思想不坚定,加上附体干扰的难受,可是我不理解她,没有耐心的去安抚,反而认为她是装的,就是不愿意做。我一直数落着母亲的不是,说她不坚强、愿意被控制等等伤害她的话,没有了修炼人的慈悲。

这样母亲呆了四天,就回家了。母亲走后,我看着她睡过的枕头,心酸极了,忽然觉的她很可怜,谁能没事装病呢!一种罪恶感油然而生,开始不断自责、后悔起来,惭愧的想着我连常人中的好人都不如。

晚上,我一个人静静的趴在书桌上,前前后后的把这些事情想了个遍,无比的沮丧羞愧,心想我这是白修了。每次没有发生事情的时候,把法理想的都很清楚,信心十足的想都能做好。待事情来到眼前,自己做的总是不尽如人意。我懊悔,垂头丧气的流着眼泪,心里想着:师父,我是不是不行啊?我知道师父和大法神圣纯净无比。我这个样子不配呀,我做不好,还给法抹黑,我无地自容伤心至极!

这时我的大脑里出现一句话:弟子啊,得实修。我感到是慈悲的师父在鼓励我,我感动万分,马上精神起来了,心里想师父没有放弃我,在给我力量,让我好好修、实修。仔细回想,原来我修炼了几年,还在人中打转,没有真修。三件事也只是像一种作业式的履行。

我打开在明慧网上下载的同修文章,看到文章中写师父法中讲:“你们是修炼人,这句话不是说你过去、曾经、或者是你的表现,这句话是说你的本质、你的生命的意义、你肩负的责任、你历史的使命,这样你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1]让我为之一震,我突然明白了我们的生命已经不同,从内到外根本不是常人的物质了,是经过师父改变的。在我所在层次理解,我们的本质、责任、使命,才是我们生命的真正意义。那么为什么还要抓住常人的东西不放?还用常人的思维去衡量好坏?什么人中的名声、自我的虚荣、情感的好坏、人的好日子,这些根本不重要了。我的心马上轻松起来,我认识到了存在的意义,修大法是神圣无比的,能助师正法是我们无上的荣耀。

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