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在德国加冕 冠状病毒“始祖”亮相(图)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四日】前些时间从德国流传出一张照片,德国人为特里尔市中心的马克思铜像戴上冠状病毒王冠,披上病毒红旗,以示马克思为冠状病毒“始祖”之意。图片中,人们围在戴着冠状病毒王冠、披着病毒红旗的马克思像四周争相拍照。这是一张讽刺图片,却也道出了中共病毒的另一层真机。

1、雕像的由来和批判

特里尔市是给人类带来共产主义幽灵的马克思的出生地。这尊高4.4米、重2.3吨的巨型雕像是2018年5月5日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前,中共赠送给特里尔的。这份礼物在德国备受争议,但当时的特里尔市还是把这个巨型雕像在市中心广场上竖立起来并举行了揭幕仪式。揭幕后五天该像即遭火灾,雕像旁的血旗被焚烧后,次日只残留少许灰烬。

德国联邦农业部长克勒克纳(Julia Klöckner)和历史学家克纳伯(Hubertus Knabe)当时便对中共赠送的该雕塑持批判态度。德国柏林霍恩施豪森纪念馆馆长克纳伯向天主教新闻通讯社表示:“鉴于其理论给人类所带来的灾难,我认为为他建立这样的巨大雕像简直是个讽刺。”

受威胁民族协会负责人德里乌斯(Ulrich Delius)也公开表示反对这个雕像。在哥廷根表示:“赞美马克思的这个纪念碑是中国官方的一个有毒的礼物。”“可悲的是,特里尔市竟然接受一个对本国人民实施恐怖镇压的一国政府的礼物。”他表示,对人民肆意镇压、逮捕、迫害和屠杀的共产党领导人信仰马克思主义思想,因此纪念碑的建成蕴藏着特里尔沦为共产党官员朝圣地的危险。

特里尔市果然每年迎来20万马克思粉朝拜,其中绝大部分来自中国大陆。


上图:讽刺图片:德国特里尔市中心广场的巨型马克思铜像戴上冠状病毒王冠、披上病毒红旗,市民们围在四周争相拍照。

2、中共和马克思名至实归

造成武汉肺炎的新型冠状病毒在海外又称“中共病毒”。这是明白病毒实质的人给出的点睛之笔。“中共病毒”这个名字让中共名至实归。

在冠状病毒肆虐全球之际,来自中共的马克思铜像戴上冠状病毒王冠,披上病毒红旗,也让马克思名至实归,并形象的指出了中共与马克思之间的关系。也能帮助一直被中共的谎言蒙蔽的中国人民看到一个与中共宣传的不一样的世界。

(1)为什么说“中共病毒”这个名称让中共名至实归?
冠状病毒起始于中国武汉,又因为中共百般隐瞒疫情而在全球蔓延。

回溯一下:中共在疫情初期训诫和封口知道疫情的医生(包括很多大陆人知道的已离世的李文亮医生),放出武汉肺炎“可防、可控,可治”的虚假消息;在明知疫情已开始的情况下,为粉饰太平,武汉市百步亭社区不顾民众死活和病毒扩散的危险,还继续开四万多个家庭的“万家宴”;同时中共各级政府和相关机构销毁各种疫情数据和文件、掩盖传染人数、掩盖死亡人数、利用被中共收买的世卫组织(WHO)配合造假,不断外放“好消息”……让国际社会放松了警惕,很多国家对这种可怕的病毒处于“不设防”的状态,使冠状病毒从武汉迅速扩散至世界,如今在海外各国大爆发,确诊和死亡者甚众,迄今已造成两百多个国家二百五十多万人感染,超过十五万人死亡的恶果。

中共隐瞒疫情、打压讲真话者、散布假消息、听任500万人离开武汉,导致冠状病毒(中共病毒)扩散全中国,蔓延全世界。这场大瘟疫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人类面临的最大危机和最大灾难,由此造成的生命、财产、经济、精神损失,不可估量。

(2)为什么说马克思是中共病毒的“始祖”?
中共和世界上的各共产党组织都奉马克思为“老祖宗”,特别是中共这个魔鬼,这些年对马克思的顶礼膜拜前所未有。它仇恨和打击一切对神的信仰(这几年中共在国内疯狂炸毁和撤除佛像,打压基督教徒,已彻底撕下了其宪法中“信仰自由”的伪装);马克思的所谓“共产主义理论” 是危害人类的恶魔,是中共病毒发生的根源。

历史事实证明,马克思主义传播到哪里,哪里就充满了谎言、仇恨、斗争、暴力、恐怖与毁灭。用马克思“武装”起来的共产暴政的各种魔鬼兽行带给了人类深重的苦难。全世界有上亿人口在共产政权下非正常死亡。在中国,中共当政71年,在历次政治运动中杀害8000多万中国人。1999年7月20日中共发动迫害法轮功以来,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中共犯下的“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共产主义本身正是危害和毁灭人类的烈性病毒。

因此,德国民众说马克思是冠状病毒(中共病毒)的“始祖”,还真是名至实归。

3、西方社会看清中共是造成病毒全球大流行和无数人死亡的罪魁祸首

惨痛的教训让西方乃至更多国家通过疫情认识了中共的造假、流氓和罪恶(中共不是中国,更代表不了中国,中国人民是中共最深重的受害者,现在世界上已越来越能认识到这一点),看清了中共是造成病毒全球大流行和无数人死亡的罪魁祸首,这也是世界上把冠状病毒命名为:“中共病毒”的主要原因。

各国在经历了惨重的生命和财产损失后纷纷追究中共责任,要求中共赔偿。近日,美、英、澳、土耳其、印度、埃及、缅甸等国都发出了要求中共赔偿的声音。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球已经有十多个国家向中共索赔,总额达到了上百万亿美元。

从美国开始,世界各国对中共的追责之声不断。据美国哈里斯民调4月8日的数据,77%的美国人认为,中共应对“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负责。

3月12日,美国伯曼法律集团律师代表4名美国原告将中共告上佛罗里达州法庭。

3月17日,美国前司法部检察官、现任律师克莱曼,将中共告上德克萨斯州法庭,并向中共索赔20万亿美元。3月底,克莱曼将中共告上荷兰海牙国际刑事法庭,指控中共发展生物战武器,犯下反人类罪和种族灭绝罪。此后已有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加入到了诉讼队伍。美国之音报导,仅在佛罗里达州的集体诉讼人数目前就超过了5000,而且人数还在不断增加。另外在内华达和德州的集体诉讼,人数也在不断增长。

4月5日,英国伦敦智库亨利-杰克逊协会发布的一份报告称,“中共病毒”导致英、美、法、德、意、日、加拿大“七国集团”蒙受3.2万亿英镑的损失。中共应赔偿英国3510亿英镑,也应向“七国集团”其它成员支付巨额赔偿。报告指出,可能会以10种法律途径对中共提起诉讼。

4月3日,印度国际法学家委员会和印度律师协会,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出申诉,就中共病毒蔓延全球,给世界人民造成严重的身体、心理伤害,以及巨大的经济和社会危害,向中共索赔20万亿美元。

沙特的《阿拉伯新闻报》4月7日报导,埃及律师塔拉特对中共领导人提起诉讼,要求中共赔偿10万亿美元。

据“天空新闻”报导,澳大利亚人对“中共病毒”祸害澳洲和中资企业在澳洲疯狂扫货非常愤怒。有人提出,应该给中共领导人“寄一张有史以来最大的索赔账单”。如果中共不赔,可以收回中共背景的企业抵债,或中共在澳洲购买的一些土地抵债。

就连中共的“铁杆”政治盟友伊朗也因疫情惨重而开始抱怨中共。长期以来,伊朗和中共相互利用对抗国际社会,此前从来没有批评过中共当局的过失。

德黑兰时间4月5日,伊朗卫生部发言人贾汉普尔(Kianoush Jahanpour)公开抨击中共政府提供的疫情统计数字简直是“残酷的笑话”。

4月7日伊朗卫生部防疫小组成员莫拉兹(Minoo Mohraz)再度抨击中共当局向国际社会提供虚假讯息。他坦言,“病毒扩散之后,很明显事实与中国(中共政府)的通报不符”,“他们(中共)目前正撤回许多文章,数据与研究都不正确”。

世界卫生组织(WHO)数月来一直淡化冠状病毒(中共病毒)的威胁及其在中国的影响,据信有马克思主义者背景的世卫组织总干事的谭德赛一直反对各国切断与中国之间的旅行,直到好多国家都根据疫情蔓延的实际情况,自行切断了中共的旅行,世卫还很久挺共不改变立场,置世界各国的卫生安全于不顾,造成如今世界各国的重大损失。

为此,美国政府已明确表态打算不再给世卫提供费用,4月14日,美国总统在记者会上宣布:停止向世卫组织提供资金,并对其进行60至90天的调查。美国参议院致函谭德赛,要求他出席听证会。一直配合中共欺骗世界的世卫组织相关人员正在被严厉追责。

4月9日,美国白宫前策略师班农在美国福克斯新闻直指中共“是黑帮,是杀人集团”,“它们手上沾满了人类的鲜血”,“中国、美国和世界人民必审判中共的罪行!”

美国参议院的科顿参议员说,这场危机(冠状病毒瘟疫)证明了共产主义带来的是严重的苦难,不仅给中国人民带来痛苦,全世界都在感受到共产主义带来的苦难。

可以预见,追责中共的国家一定会越来越多。然而,这些事实在中国大陆却被严密封锁。大陆民众在党媒中、在微信等大陆社交软件中,听到的都是海外各国对中共的一片“赞誉”和海外抗疫如何“不堪”。

4、中共推责西方,上演“世界流氓”终极大戏

中共在疫情实在无法掩盖,在武汉肺炎大爆发后,不仅在其内部上下推责,还在世界各国遭难之时,向国外推责给美国、意大利等国来转嫁危机,转移国内民众对中共的愤怒和责问。

如今,中共一方面在在国内对确诊人数、死亡人数严密封锁,用各种专政暴力手段消除一切对中共不利的声音,对武汉肺炎患者少检测(比如在某地或某区域只给你极少的“确诊名额”,让你不管有多少都只能在这个名额之类),不检测,或谎报病因病情,强行对确诊和死亡数量清零,制造中共“能力强”和控制住了疫情的假象;另一方面在世界上把自己由“纵火犯”打扮成了“消防队员”,操控大量的海内外“五毛”人员(中共体制下的冒充民意的所谓“网络评论员”)和老小“粉红”在国际、国内各种社交媒体、通讯网络上疯狂制造谣言,对中共歌功颂德,对别国的损失幸灾乐祸,甚至大肆叫好,露骨的欢呼庆贺……。

这些没有人性、没有道德底线的行为,激起欧美各国的极度愤怒和反感。

更让世界愤怒和不齿的是,中共在已知道疫情的严重性后,1月到2月派人在欧美大量采购、囤积大量防护用品(中共在1月下旬大量增加国内口罩和防护用品的生产,同时它还通过其庞大的国有企业及海外华人协会网络,发动了一场从国外采购医疗物资的缺德运动。

中共海关总署3月7日宣布,从1月24日到2月29日,中共海关已检查验收了约20亿个口罩和2500万件防护服……)。中共在海外对医疗物资疯狂“扫货”,导致疫情在全世界爆发后,各国医护人员、民众买不到这些产品,而中共却趁各国口罩等医疗物资短缺之际,借机高价出口劣质的口罩、防护服、测试盒等防疫用品,并以各国对中共的态度来决定是否出口医疗物资,要挟各国配合中共的大外宣宣传战,被迫对中共说好话,违心美化中共,此举又反过来被中共用来欺骗中国大陆不知情的民众。

但是中共卖到海外各国的医疗物资质量低劣的事实,近期纷纷曝光,包括:比利时官员反应从中国购买的300万个FFP2口罩都不能用;芬兰卫生部官员也反应,从中国购买的200万口罩也全部不合格,芬兰7日检测从中国运来的个人防护装备,发现不符合在医院使用的标准;荷兰下令召回已发往医疗机构使用的从中国进口的60万只口罩;而澳洲边境官员也查获80万片来自中国、品质低劣的口罩。西班牙卫生当局也因为发现筛检结果不精确,上月回收派给马德里地方政府的8000个筛检试剂组,并把还没分派的5万组快筛试剂退货。土耳其日前也传出,很多中国制的筛检试剂精准度不合格无法使用。

中共在疫情期间的所作所为让世界各国切切实实感受到了“中共病毒”和”中共制造”的可怕。“世界制造工厂”的名声就此轰然倒塌。

中共自以为是的战狼外交、大外宣宣传战,也引发许多国家的反弹。英国、法国、德国、瑞典、意大利、西班牙等多国政要群起抨击中共当局隐匿与扭曲疫情,趁机进行政治宣传,高价倒卖防疫物资,贻祸全球的丑恶行径。

5、疫情的教训让海外雄狮觉醒

中共费尽心机地欺骗和谎言能一时骗得了中国大陆的民众,却骗不了海外。
中共无以复加的流氓行为和无耻卑劣的表演,让深受冠状病毒之苦的世界各国的政要和民众在切身之痛中清醒了。其中包括很多以前寄希望中共能够自我改良、通过发展经济走向民主,以及被中共蒙蔽、利诱、收买的西方各国政要和民众。

他们曾在中共对中国人民的各种残酷迫害中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噤声,他们曾在中共对中国人民的滔天罪恶(比如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中视而不见,因为他们觉得那些都与己无关,甚至还助共为虐。比如西方的很多大财阀和高科技公司为中共迫害中国人民长期提供惊人数字的巨额资金和高科技支持,为的就是在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中能分得一杯羹。他们害怕失去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但他们从未考虑他们对中共的各种有形无形的支持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多深重的苦难。

如今,他们在面对中共病毒给他们带来的病痛、死亡的恐惧和绝望中,还因为医疗物资的短缺不得不对中共这个世界超级流氓低头时,他们中的有些人终于明白:利益在生死面前是多么的苍白和渺小!他们中的有些人终于明白:只看利益不管良知,把灵魂出卖给了共产恶魔,最终只能给自己带来屈辱和痛苦。

疫情惨痛教训和天额经济损失面前,西方的雄狮们觉醒了,怒吼了,行动起来了。

疫情虽然惨痛,但物极必反,全球的正义之气也因此而复苏,一场抛弃中共的运动正波涛汹涌。

当然,再聪明博识的人也是人,而中共则是地地道道的魔鬼。人与魔较量,人类能获胜吗?能,但这是另题,本文暂且不表。

*结语*
冠状病毒瘟疫因中共而来,因中共而扩散,因中共而祸害致全世界,也必会因中共的灭亡而嘎然消失。所以全世界无论任何一个国家、地区和个人,只有象德国特里尔市的民众那样认清马克思为冠状病毒“始祖”,看清奉马克思为自己始祖的中共就是招致病毒、危害世界的根源,排斥它,防它如防最猛烈和狡猾的瘟疫,那样才能不再被“中共病毒”祸及。

只有远离中共才能远离瘟疫,只有全世界齐心协力的解体了中共,才能让世界享有幸福与安宁。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