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佳木斯法轮功学员刘秀珍被社区和派出所骚扰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二零年四月九日,佳木斯前进区双河社区刘姓的工作人员给刘秀珍老伴打电话说,现在疫情缓解了,下面的主要任务就是该抓法轮功了,刘秀珍是省里重点,她现在还炼不炼了?都得写保证,都得转化。刘秀珍老伴说,我们都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往哪转化啊?都转化成坏人啊。刘说:不是你,是刘妈妈,她要是不转化就归警察管了,警察会找你们了。

刘秀珍
刘秀珍

果不其然,四月十号中午十一点半,佳南派出所片警和社区打电话的人一块来了。敲门,刘秀珍问:谁呀?他说警察,刘秀珍说,疫情期间有话门外说吧。他说你把口罩带上开门看身份证,刘秀珍开门了。看完身份证,他说还有个问题问你,法轮功你还炼不炼了?刘秀珍说这个问题不回答你。他说还有问题,刘秀珍说,你别问了,我什么问题都不回答你,回答你就害了你,你的迫害就成立了,迫害好人是有罪的,迫害修炼人罪更大。警察说是政府不让炼的。刘秀珍说,政府就对吗?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法轮功对个人和社会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刘秀珍又给他们讲了些真相,片警说,我知道了,你别说了,你是不是经常参加集会?刘秀珍说哪有什么集会啊。片警说行了,你觉得好就自己在家炼吧。我是片警叫陈家润,电话是18644018866,有什么困难找我,就走了。

刘秀珍女士出生于1949年9月28日,是农垦科学院公程所退休员工。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因为婆媳关系处理不好,心情特别郁闷,刘秀珍的前夫在孩子五岁时就病逝了,她带着多病的女儿艰难的生活。八年后,经人介绍认识现在的丈夫,比刘秀珍大十几岁,孩子都大了,儿子结婚,房子给儿子了,他得带着老娘到刘秀珍这来住。他告诉刘秀珍,老娘不讲理,你得多吃苦了。天性善良的刘秀珍,也想象不到有多难:老爹去世了,老娘在大姑娘家和大姑爷对打对骂,呆不了了,到小姑娘家,小姑娘也要气疯了。刘秀珍结婚第二天,小姑子就连人带行李一块把老娘给送来了。刘秀珍想加倍小心好好待婆婆,可她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人,怎么侍奉都不对,故意找茬,还背后跟邻居说坏话。刘秀珍是特别要脸面的人,真的受不了了,那几年她不知流了多少眼泪,连死的心都有,即委屈又怨恨。

一九九五年,刘秀珍经朋友介绍走入大法修炼,按“真、善、忍”做好人,修炼心性,返本归真。这是学校学不到的,她当时也不知道什么是修炼,就知道好。《转法轮》出版后刘秀珍每天学,才知道很多法理。面对遭遇的苦恼、麻烦,她豁然开朗,原来是帮我消业、帮我提高的,都是好事,就不觉委屈、抱怨、气恨了。不管婆婆怎样对她,她照样对婆婆好,给婆婆做好吃的,自己不舍得吃给婆婆留下顿吃,给婆婆讲故事。时间长了,婆婆也不挑刺了,也跟她说话了。这样她伺候婆婆十年,婆婆临终前,不能自理,刘秀珍抱着她拉屎,撒尿,拉不下来时用手给她抠。婆婆很感动,跟她自己姑娘、儿子说:我摊上个好儿媳,要不我活不了这么多年。老人走时八十六岁。她儿女都感到惊讶,说老娘从来也没说过谁好,真是不容易。这是大法拨开她心中的迷雾,处理好了家庭矛盾。他们这个后组合的家庭,兄弟姐妹,四个儿女也都结婚了,重孙女都有了,这个大家庭都和睦相处的很好。

修炼后刘秀珍身上十几种病,不知不觉中都不翼而飞了,无病一身轻,工作起来有使不完的劲。她在农垦科学院公程所业务科工作,同时还承担生产车间的保管员工作和两个科研项目的保管工作及科研所的工会工作。她一个人承担三个人的工作量,她退休时,单位领导找三个人接替她的工作。

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也未能幸免。刘秀珍住家辖区南卫派出所、佳南派出所、东风公安分局警察轮番到家搜查,经常半夜搅得四邻不安。单位各级领导都找谈话,不管怎么讲真相,就是政府不让练就不能炼,还株连九族。那阵势真把刚学还不明白的人给吓住了,不敢学了。因为刘秀珍是站长辅导员,所以就被多关照,经常来逼迫她放弃修炼。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五日,也就是正月初二半夜把刘秀珍抓到东风公安分局,说是初一西林公园江泽民的画像头没了,被割掉了。后来,那些警察说,大过年的,抓个杀人犯还值得,抓些老头老太太,十二米高画像,你给他扶着梯子,他都未必干得了。一个一米八十多高个子,满脸是红迹的警察,把胳膊抡圆了照刘秀珍脑袋就是一拳,这一拳很重,这时岁数大的教导员上来把他抱住,说这么大岁数你也敢打,打死就摊事了,这才没继续打。第二天送看守所,一关就是三个月。说是要三年劳教,家人找人花钱,花了六千多元,才把她赎出来。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刘秀珍和几个同修为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找律师做无罪辩护,到佳木斯长安路龙江律师事务所请律师,他们不敢接,大家给律师讲真相,其中一个律师就出去举报了,讲完出去走了很远,他一直跟踪,是在大街上抓的,抓到长胜派出所。晚上送到看守所,关了二十多天。刘秀珍儿子找市公安局的人,人情费不算,花了五千元,才放出来。和她一块抓的同修家人找的是派出所的人,花了一万五千元,因为刘秀珍家人找的市局的人,派出所没得到钱,扬言还要找她麻烦。

二零一九年七月初,社区人员到刘秀珍家,问她还炼不炼法轮功了?她说,都什么时候了,你们怎么还参与迫害?这么多年,你们不知道我们都是好人吗?迫害好人是有罪的。这对你们不好。她们说,是上级让干的,她们也没办法。后来又说点别的就走了。

二零二零年新年,社区又给刘秀珍女儿打电话,问刘秀珍的情况,问出去不出去,不出去就不报省里了。女儿说不出去。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