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后”青年最近实修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八日】我是一名“九零后”大法弟子,就自己最近的修炼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一、师父梦中点化

最近姥姥(同修)做了这样一个梦:我和姥姥在一起,姥姥发现不远处有一片汪洋大海和泥石流冲过来,就拉着我跑,可跑着跑着,我躺下不想跑了,姥姥就自己跑,跑了一会,回头一看,洪水和泥石流马上到我眼前了,就又跑到我身边,一把拽起我,这时前面是洪水冲出来的一条深沟,姥姥拽着我一步迈过去,我俩拼命的跑。

路过一个村庄,姥姥看到这里的众生危险就在眼前,于是情急之下,想到让自己的嘴变成一个大喇叭,发自内心的大喊:“众生啊,快跑啊,泥石流、洪水来了,快跑啊!”声音好像穿过了宇宙一样的洪亮。看到路边有一户人家,姥姥就破门而入,告诉屋里的人:“泥石流来了,快跑啊!”可是无论姥姥怎么急,那人却根本不知道着急,也不相信。

姥姥又跑到路上,看见两个人,告诉他们:“洪水、泥石流来了,快跑啊!”其中一人说,这哪有什么洪水、泥石流啊?也不相信。我和姥姥很无奈又继续往前跑,跑到一个山坡,看见从地底下钻出一股黑色的柱子,散发着有毒的黑色气体,谁吸入就会死,此时姥姥手里拿着塑料袋,一半扣在我头上,一半扣在自己头上,在袋里面呼吸到的都是新鲜的空气,看着黑气从我们前面绕过去,朝其它地方去了,这时我和姥姥回头看看,只有寥寥的一些人跟上来。

这时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象蒙古包形状的房子,我们推门進去,过来一个人让我们把脚心伸出来,检查根基怎么样,别人检查完了,都很开心,而我还在迷糊着睡觉,那个人怎么弄我的脚心,我也没感觉。一会儿,门外传来“砰砰”的敲门声,姥姥问是怎么回事?有人说外面的人想進来,那个人说:“進不来了,晚了。”不久,敲门声渐渐的听不见了。

那时正好是晨起炼功的时间,姥姥看我偷懒不想炼功,就把她刚才做的梦告诉了我,我们炼完功后,我想到梦里的自己,危险就在眼前,我还迷糊着,被同修拽着跑,最后检查脚心也没感觉,我想脚心有觉醒和叫醒的意思吧。

想想最近的一段时间,自己非常执着于浏览常人的新闻,看见网上说备物资、备粮食啊,自己也在网上和超市,瞒着姥姥买各种物资和粮食,还执着于使用优惠券,买到便宜东西,还沾沾自喜,这不是利益心吗?还跟同事分享买什么样的大米保质期长,今天又有什么新闻了等等,显示自己。结果是学法也少了,不入心,炼功也跟不上,三件事哪件也没做好。以前为了让自己不执着于看手机、看新闻,就买了个老年机,智能机只放在单位,回家后就是看书,现在智能机又拿回家,晚上睡觉、早上睁开眼,都翻手机,没事就拿出来看两眼,还看上了电视剧。

有天早起炼功时,想到师父的一段法,炼完功,我就找到师父的讲法:“那么我们在修炼过程当中如果没有达到圆满之前我们一直都会有常人中的思想,常人中的表现。”[1]“我讲的这个道理大家可能听懂了。噢,原来是这样,人在修炼当中可能自始至终都有不好的思想存在,从今以后我不管它,不怕了,它愿意怎么想怎么想。不行!因为你是个修炼的人,你自己在表面上要不约束自己,你又等于不是在修炼,就是这样一个关系。”[1]

我认识到自己没有注重修炼自己的一思一念,没有主动去修它们,很多时候放任了常人的思想,去随和它,不坚定,主意识不清醒。看新闻中讲的还想自己会不会挨饿啊,会不会涨价啊,我会不会失业啊,我的生活怎么办、家人怎么办?采取一些人的措施让自己少吃点苦,没有把这当成是修炼提高的机会,去掉常人的思想,不承认它,把常人的东西一放到底,相反的自己在人心的带动下越来越混同于常人。认识到后,就注重修自己的一思一念,发现常人的思想立刻归正,不去随和它。

学法时,读到师父讲的:“过去那个修炼的人用绳子爬進去之后,把绳子割断,就在洞里修炼,修炼不出来,就得死里头。没有水、没有食物,他就是在这样一个极其特殊的环境下采用的一个特殊的修炼方法。”[2]我想到以前的修炼人可真苦啊,修炼不出来就只能死,如果是我换成这样的修炼方法,还会不精進吗?答案是不会,因为在那种状态下,不精進的话,修炼不出来,就得死。

我继续挖自己的思想念头,那我是为了什么而修炼?师父说:“我们很多人抱着一种真正得道的心,那当然是修炼的目地,修炼的最终目地就是得道、圆满。”[2]我没有想到如果不精進、修炼不出来,死了算什么,不能得道圆满、不能同化大法,才是最痛心的,而是想不精進、修炼不出来,我就得死,怕死。原来我是为了私、为了我而修的,这不是假修吗?

这种心反映到现在的修炼中就是不精進,没有紧张的环境下,觉的生活还挺舒坦的,修炼就松懈了,当环境恶劣了、出现问题了,就开始抓紧学法,目地是摆脱这种不好的状态、摆脱痛苦。原来我一直抱着这样不纯的目地、抱着有求之心在修炼、在利用大法,内心对不起师父,认识到后,就摆正修炼的基点,修炼的目地是为了得道、圆满,是达到无私无我,是同化大法,而不是为了私、为了我,那等于白修、假修。

二、在工作中修心

在单位,看到主管与同事表达她的看法时,心里很不舒服,我觉的她很强势,把自己的认识看的绝对,想强加给别人,反过来看看自己,不也这样吗?在发表意见时,觉的自己认识的对,希望别人认同自己,执着于自我,还有个显示心。有时在单位受了委屈,回家哭着要辞职,想换个舒心的工作,姥姥说,你就是辞职了,到别的单位,也有一百个这样的主管在等着你,后来想到师父讲法:“虽然你是大法弟子,你的社会工作不是修炼,但是你的修炼会反映到你的社会工作中去。”[3]我知道在单位工作的不开心,原因不在工作的本身,而是我有执著心要去,应该向内找自己,提高自己的心性。

有一次,主管拿的自家种的无花果来,我看到自己桌子上放的都是裂口的,很多都不能吃了,再看看同事的,都是好的,不裂口的,有几个稍裂口的也能吃,就我的最不好。我心里就不平衡了:认为她总是对别的同事比对我好,自己每天打扫卫生,脏活累活都我干,同事干的活都没我多,不表扬我就算了,还对我这样,这能吃吗?太欺负人了,越想越生气。

通过学法想到常人怎么做,都是常人的事,常人有常人的状态,有常人那一层的法,做的好与不好都有宇宙的理去衡量和约束,我和常人生什么气?自己向外看,去挑常人的毛病,生气时不就是自己的心被带动了吗?而且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也有可能是你以前对人家不好,应该向内找自己,我找到自己有怨恨心、妒嫉心、名利心、求回报的心,执着自我,把自我的认识、感受放在第一位,我认识这背后是一个很强的私心。找到这些心后,再遇到矛盾渐渐地想不起生气来,觉的生气很累,干嘛要生气啊?真如师父说的:“为这口气活着,大家想一想,活的累不累?苦不苦?值不值得?”[2]

在办公室扫地时,曲别针掉地上,我就顺手扫垃圾桶里,后来读同修交流文章中,单位用的螺丝钉掉地上,同修都会捡起来,我觉的我也应该把它捡起来,放在原位,哪怕是很小的一个东西,是属于单位的,都不应该浪费,更不能占为己用。以前骑的电动车、用的手机没电了,就在单位充,觉的在单位充电方便,而且大家都在单位充,其实背后隐藏着利益心,不想浪费自己家的电,现在我就在家充。

想到去利益心,最近还发生了一件事,我去买绿豆,看到绿豆的价格觉的挺贵,还是买了些,等打完价格一看,少算了我不到十元钱,我看到后,就想当没看见、不知道,可是我明明知道啊,我这不是在自欺欺人吗?这是在给我去利益心呢,我又返回去,找到打价格的人,问她是不是打错价了,她看到价格就说:“你这个人啊,打错了,你就结账走呗,你真是个好人啊。”一边给我从新贴价格,一边说:“你真是个好人啊。”贴完价,又回头抓了一把绿豆给我,我说:“我是修大法的,炼法轮功的人都这样。”当时觉的自己利益心去的挺好。

回到家后,我就想为什么少给我打价格了?修炼没有偶然的事,是我本身有利益心,一开始我看到毛绿豆的价就觉的贵,但还是买了,结果别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少收我点钱,我看到后动不动心?你虽然找回去了,是因为我知道在去利益心,也不能欺骗别人,所以后来大姨又抓了一把绿豆赠送,觉的这是人家主动给的,就没拒绝,别人主动给,你就心安理得的接受了?你也可以不要啊,没严格要求自己,这利益心还是没去彻底,下次一定把握好。

有时在街上看到长得好看的人,想多看两眼,我认识到这是色心,马上归正自己。有时执着于看电视剧,师父讲:“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4]我认识到常人中也有常人的法,而变异的现代观念连常人中这一层法的标准都达不到,我怎么还给自己灌输这些不好的东西呢?再想看电视剧时,就能够约束自己。

以前觉的人的心有好多啊,利益心、争斗心、色心、妒嫉心、怨恨心等等,还有觉的修炼好难,现在学法认识到,这些心的根源就是私,它们像是私的不同的面貌,本质就是私,找到根源,就觉的这些心像没有了生存的土壤一样,去掉它们也觉的容易了。

想着自己在修炼的路上走走停停,从懵懵懂懂不会修炼到学会遇到矛盾向内找,是大法改变了我,是师父的慈悲苦度,也有同修们的帮助。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