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八日】中共害人,是从娃娃抓起的,生在大陆的中国人,从小即被教育要“爱党”、“爱国”,就像要爱“爸爸妈妈”一样。党也一直自诩为14亿中国人的“母亲”。

经年的赤色洗脑,使很多中国人很难分清中共与中国,时常将二者混为一谈。在中共历次骗术快不灵了的时候,中共一定会迅速开足马力,举国喧嚣鼓噪,祭出以“恨美国等西方世界”为主色调爱国旗帜,紧接着,小粉红与不明就里的国人纷纷把谩骂、诋毁与敌视美国当成了自己人格的升华与民族自信的唯一表达。

殊不知,共产主义理论鼻祖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早已阐明,共产主义的目的与宗旨之一就是要消灭人类家庭、私有制和国家。这与共产党一贯的“爱国”宣传是多么的大相径庭。共产党的爱国是恨的种子、恶的借口,它用于煽动的冠冕堂皇的口号背后是各种阴谋,刻意将党、国混为一谈,是中共绑架中华民族的妖术之一。

“爱国”只是羊头,“为党所用”才是它兜售的私货。

储安平直言“党天下”被打成右派
中共这种自我营销手段,早在其窃政不久就被人揭穿了西洋镜。民国时期曾被中共假民主宣传欺骗了的名士储安平,在《中国的政局》一文中写道:

“老实说,我们现在争取自由,在国民党统治下,这个“自由”还是一个“多”“少”的问题,假如共产党执政了,这个“自由”就变成一个“有”“无”的问题了。”

“老实说,宪法不宪法,共产党并无太大的兴趣,共产党真正的兴趣,还是在军队和地盘两者之上。”

“共产党对人,只有 “敌”“我”,跟他们跑的,他们可以承纳,不跟他们跑的,他们一律敌视。一切都以实际利害为出发,不存任何人情与友谊。”

民国时期的知识分子,很多都葆有着传统社会“文死谏”直言上书的气节和家国天下的责任感。这些自古传承下来的美好品质与道德风范,才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真正生命力所在,这样的情操与智识才是“爱国”的真貌,然而,这也正是中共蓄意要打击和消灭的对象。

储安平“党天下”言论成了毛泽东引蛇出洞反右运动的重大战果。很快,储安平被打成全国“极右分子”,1966年6月1日,《人民日报》发表评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8月31日,作为著名“大右派”,储安平在遭受多次残酷批斗后投河自杀,未遂,被造反派押回九三学社看管。1966年9月上旬,储安平失踪,此后生死不明。在中共的纪录上,至今储安平仍是全国五个不能平反的大右派之一。

如今,通过一次又一次消灭运动,所有中共所设的“打倒对象”都被消灭了,只有法轮功除外,他们放下生死,二十年不变的坚持用平和的方式向民众讲清法轮功真相。

消灭了士的阶层,也就消灭了批判中共的声音,为中共进一步绑架中国扫清了舆论上的障碍。煽动“爱国”的燃点也就越来越低。

中共名嘴曲啸的无言悲局
武汉疫情爆发至今,中共为了推卸其掩盖疫情的国际责任,全网发动五毛为自己洗白,嫁祸西方,不惜将“五毛”调资为“七毛”、“八毛”。然而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1949年以后,中共曾重彩推出三大演说家,营口教育学院副院长曲啸排名第一,被称为中共话本里的道德祖师爷。影响了一代人的电影《牧马人》原型就是曲啸。1951年,曲啸19岁,父亲大年初一被一辆苏军卡车轧死了。1957年反右运动中,曲啸因反苏等罪被打成右派。说他反苏是推测他因父亲被苏军卡车轧死,内心定仇恨苏联。1958年,曲啸被劳动教养,文革中又以现行反革命罪行坐监, 1979年宣布释放。

曲啸深受中共迫害,但在中共又打又拉的阴阳政策欺骗下,他在全国做了2500场报告,为党洗白,歌功颂德,欺骗了无数青年人。

八十年代后期,中共派曲啸去美国给留美华人、学生演讲洗脑。为了统战台湾,台湾在美的亲共历史学者汪荣祖教授被邀请参加了这次报告会。

曲啸演讲时,声情并茂,悲苦与曲折的人生经历。22年的铁窗牢狱生活,生不如死。说到伤心处泪如雨下,凄惨处鸟雀悲鸣。忽而,曲啸话锋一转,喊出“母亲有错误,但能不爱她吗?”“党就是妈妈,妈妈打错了孩子,孩子是不会也不应该记仇的。”在信息封闭的大陆,这种演讲无疑是成功的。但,这次在美演讲,却是中共曲啸团队的滑铁卢。

曲啸演讲后,汪荣祖脸色通红,突然发言:“曲啸教授的演讲,当真是血泪的控诉,句句血,声声泪!一个青年学者平白无故就坐牢22年!而这些,我在台湾时也看到过类似的报导,但报导的事件没有这么邪乎,没有这么真切,没有这么令人愤怒。”

汪教授不顾别人的制止,接着说:“什么党是亲娘?可如此长期地打自己的孩子,那还是亲娘吗?比后娘都残忍,还有什么资格要求被虐待的孩子忠诚于她?母亲这样对待自己的孩子,在任何文明国家都是非法的,都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汪教授震怒非常。在场的曲啸脸色苍白如纸,表情痛苦不堪。

周恩来前秘书、国务院公办人员刘中海和曲啸商量:“汪教授对大陆的不了解产生的误会被突如其来的真实报告给打醒了。巡回演讲不能继续下去了。”

曲啸回国后基本上不参加活动,不久大脑得病,失去了说话能力。2003年离世。

将中共当作母亲,无异于认贼作父。为中共站台,不是爱国是祸国,迟早都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的。早醒早好,否则悔之晚矣!

共产党的邪恶是家丑吗
中共从来都是好事放大,功劳据为己有;坏事缩水,找个替罪羊,或者偷梁换柱。“家丑不可外扬”就是中共用来偷梁换柱、给民众封口的一句常用谎言,也是共产党病毒针对中华民族的每个细胞进行入侵的突点。你承认了这句偷梁换柱的话,就是承认了中共即是中国,承认了中共的罪恶只不过是自家点滴“家丑”而已。

然而共产党的罪恶是你家的家丑吗?

记录武汉肺炎期间武汉民众受灾实情的武汉作家日记,日前在海外出版。据日记全貌与该作家的经历来看,作者本身并没有跳出中共体制的框框,甚至是在为中共提供施政建言,只是作者在日记中实录了一些疫情期间中共官僚体制的负面影响、武汉民生的艰难与官宣的不尽真实,仅此而已。但中共因此而展开了对日记的全面批判,小粉红们的理由之一是“家丑不可外扬”。中共对真相的披露害怕到如此地步。

这使人们想起了五十年代,前苏联《日瓦格医生》事件。1958年10月,前苏联官宣对一本在海外出版的小说《日瓦格医生》进行了爆发式批判运动。苏联作家帕斯捷尔纳克在小说里描写了十月革命前后的一系列重大事件,小说以人性的视角判断着那个时代的复杂过程,因而被苏共认为是贬低红色革命的“世界第一本政治禁书”。

在国外,小说被出版,作者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但在苏联国内,“爱国”贼们根本就没有看过书的内容,却为了卢布与面包而对作者与书大加挞伐。帕斯捷尔纳克被开除作家协会,禁止出国领奖。两年后,帕斯捷尔纳克在悲苦与孤寂中死,死前他留下的“诺贝尔奖”一诗中写道:

“我完了,如同一只受围猎的野兽。……我做了什么污秽之事,我是杀人犯还是恶棍?……我终相信会有一天,向善的精灵会战胜卑鄙和仇恨的暴力。”

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及九十年代初,东欧及苏联共产主义纷纷解体,宣告了冷战结束,也宣告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彻底失败。共产主义肿瘤消失后,东欧诸国、俄罗斯及独联体各国迎来了自由和人性的新天地。

前苏联的和平解体,让全世界(除中国人之外)见证了,没有共产党,才有新天地。对中国人来说,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那一天不会很远,我们但可拭目以待,只是,现在能果断脱离中共的人,才能不随中共而去,才能见证历史的明天。

让我们再换个角度,来辨识一下中共到底是不是中国:华夏文明三皇五帝开局,顺天承运;中共西来幽灵,暴力开路谎言粉饰。中华民族五千年历史源远流长,中共百年红朝,罪恶罄竹难书。中华神传文化,儒释道交相辉映,敬畏天地、生命与神灵;中共与天地人斗其乐无穷,屠杀国人八千万。神传文化推崇道德,静思己过,属炎黄子孙;中共拜马列魔教,标榜自己一贯伟光正,强制人们在血旗下宣誓献身。中华传统文明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中共禁报禁言、迫害正信……

在历史即将发生巨变的前夕,敬请每一位血管里流淌着华夏血脉的中国人:远离中共,退出中共,回归传统,做一个真正的中国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4/28/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4044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