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手机发送彩信和拨打语音电话救众生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八日】“喂,朋友,你好,占用您两三分钟的时间,告诉您一个与我们每个人都息息相关的事情,在十几亿的人中啊,您能接到这个电话,这样的机缘也许只有一次,希望您能把电话听完,不给自己留下遗憾……”

我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与同修们交流一下我用手机发送彩信和拨打语音电话过程中的修炼体会。

二零一二年四月,由于当时真相资料的广泛发放,有许多世人已经明白了真相却不能及时三退,我们非常渴望有更多的讲真相的方式,能让更多的世人得救。一位技术同修的出现使我们从此走上了一条利用手机讲真相救人的路,并且一直坚持到今天,众多世人因此而了解法轮大法的真相,知道了法轮大法一直洪传世间的真相,也使很多有缘人得救。

开始我们利用手机发彩信。二零一三年月,技术同修教会了我们拨打自动语音电话,从那时起,我们几个同修一直在做这个讲真相救人的项目。七年过去了,回头看看走过的路,那是我们修炼的路,在这过程中,我们的心性也在其中魔炼并且升华着。

开始拨打语音电话时,我的怕心很大,因为要测试效果,经常戴着耳机,总感觉声音会传出来让周围的人听到,怕监听、怕监控、怕定位、怕举报,技术同修不断提示要注意安全操作,嘱咐我们在一个地点不能停留超过二十分钟,还要移动着做,还有其它一些安全要求,我也严格按着规程進行。渐渐的,在不断做的过程中,怕心被修去很多,即使有时碰到危险,在师尊的保护下也能化险为夷。对手机的知识也逐渐掌握了解了很多。从开始每人一部手机,到后来每人多部手机,都能运用自如,有条不紊的操作。

坚持

从二零一三年起,一年中除了特殊情况外,我几乎没有停止过拨打电话。七年中,我大概估算了一下,每天拨打两至三小时,每天至少能拨打一千多人次电话,一个月下来就是三、四万人次,其中接听约近一万人次,完整接听并留言的约三、四千人次,这其中选择“三退”的人数每个月在一百至两百人。七年来,我们几位同修拨打的电话数据量大概有七、八百万人次,接听二、三百万人次,约有几万人因此明白真相三退得救。而且语音电话的意义还不止于此,在接听过程中,即使其中有些人没有机会听完或没听挂掉的,他们毕竟也知道法轮大法洪传于世的盛况。穿越千山万水的福音,不分地域,不分人群,迅速传扬在世人耳边,在另外空间也许是一个巨大的正能量场,震慑了邪恶,解体着邪恶,也使邪恶惊慌失措,无可奈何。

每逢年节,看着家人希望多点时间团聚的目光,稍一犹豫,又毅然背起包走出家门,因为我知道,越到假日休息,世人越有时间接听;有时刮风下雨,想到接听电话的地方天气正常,就又走出家门,众生等在那里,不去做真感觉是罪过。每个月大约要整理近千条电话录音记录,每条记录要听三、四分钟,由于方言和接听时条件的原因,有时要反复听,反复确认,不愿落下一位有缘的众生。有时听完录音,脑袋酸痛,耷拉着半天抬不起来,有时连续听一百多个录音,耳朵嗡嗡响,身体特别难受,咬咬牙都过去了。而修炼就在其中,在坚持中越来越坚定,在坚定中越来越坚信。

感动

每次整理电话记录时,都有让我感动的事。有的发信息问怎么才能找到法轮功学炼,还有更多回复的电话想要细聊。有的人在录音中一直在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曾经一个录音,电话中传来呼呼的风声,却盖不住收听者急切表态的心声,他大声说了好几遍自己加入的邪党组织,嘱咐一定要给他退了,录音中还不停传来羊叫,我猜想他可能是个羊倌,正在野外牧羊。一位收听者说自己是已经退休的县长,他在电话中大声表态,我当过县长,我知道它没救了,退掉!退掉,坚决退掉!还有很多小学生稚嫩的声音:好的!好的!谢谢阿姨(语音电话中是女同修的声音)!有苍老的声音:同意!同意。有用方言:要的!要的!有爽快的年轻人:OK!OK!有的在重复两遍的问话中,夫妻俩轮流表态,妻子选择后,急切的喊丈夫:该你了。有的一家人互相转达着表态,很怕失去这样的机缘。众生那急切、严肃、郑重、激动、感恩的声音时时回荡在耳边,谢谢!谢谢!谢谢!谢谢!我也在心里默默对他们说,谢谢大法师父吧,谢谢我伟大的师父!

一段语音电话完整听完,最长的也不过几分钟,可在这简短的真相播放中,世人却能够静静的听完,郑重的表态,对这样的世人我时常心生敬意,为法而来的众生,真的了不起!在这过程中我体会到众生急盼得救的心情,也见证了大法的慈悲和神奇,大法真的在救度众生!

封卡

从二零一五年五月开始,邪党开始搞电话实名制,我们就尝试从不同渠道得到电话卡,而且从发送彩信开始,我们几个同修从未因电话卡涨价或出现购卡困难受到影响而放弃。这些年我们从未考虑过经济方面的问题,发彩信开始时是一张卡十几元,我们每个人都有几十张,而且几天一更新;打电话时后来一张卡一百多元,每个月下来有时要一千多元,有时两千多元。

有的同修对我们坚持语音电话讲真相不太理解,认为花钱太多不划算,可我们从来没有把救人的事与花钱联系起来,生命的得救是无价的。我们不但是用自己的薪金收入在做,而且真的是用心在做。我们能感受到师尊的加持:时间越来越充裕,经济上越来越宽裕,我们手里还有充足的电话卡使用。

我悟到邪恶这么拼命封卡,就是这种讲真相方式触动了它的神经,这种方式非常迅速有效,覆盖面大,传播广泛,发出的声音是广播电台播音员标准的声音,人们就象收听广播一样,这使邪恶非常害怕,所以才不遗余力的干扰破坏,否则它不会这么封卡。悟到这一点,我们在做的过程中不断的发正念清除干扰,坚持走正救人的路,只要众生能得救,再难的事也不是事了。

修心

其实用手机讲真相也是一样,没有正念和慈悲心救人效果就不好。有时我和同修一边拨打一边闲聊,对方接听后就把电话放一边闲聊,录音中全是闲聊;我迷迷糊糊时,对方就听不完整;我和同修有心性摩擦,听者就在电话里和另一个人吵架;我心情烦躁,接听者就骂人,或者发信息要举报;有时反复听过好几遍的方言,发现却是一句骂人的话。当我心态祥和,正念很强时,接听者人就爱听,并痛快的选择“三退”。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种生活成了一种模式,思想中产生了麻木、寂寞、怕麻烦、想放弃的念头,有时也觉的苦苦的。每当这时,与同修交流切磋一下,向内找找,知道状态不对了,赶快在法上归正自己,去掉执著心,心性也得到了升华。

有一段时间,接触了一位面对面讲真相做的很扎实的同修,她的言谈中流露出对手机讲真相的不太认同,认为是有怕心才做这个项目,早晚都得面对面讲真相救人。我心里感到不舒服,其实是人心起来了,当时却以为是正念。我找到语音电话的技术同修切磋,提出我要去掉怕心突破自己,要一边打语音电话,一边面对面讲真相救人。同修很冷静,没有说太多,但是严肃的告诉我,为了安全,最好是选用一种方式救人,因为我们每人都背着多部手机,安全问题很重要。我冷静下来仔细想想,发现这里面除了暴露出的执著心外,如求名心、面子心、争斗心、妒嫉心、显示心等,再仔细查找自己做事的动机,是为着一个“私”字转,那个“私”字巨大,却隐藏的很深,全是为了“我”,“我”得如何做的全面完美,“我”得去掉怕心,“我”得突破自己,“我”得快点提高境界,是为了成就自己而不是为了成就他人,基点摆偏了。同样做一样的事,心境不一样,效果也不一样,看看身边修的扎实的同修,不管做什么大法项目,就是踏踏实实的,纯纯净净的,讲真相救人的效果要好很多,很值得我学习,经过思考我选择了继续做这个项目。

归正

师父说:“讲真相中不论你是通过什么办法,那都是在救人,但是不要只依赖于哪一种形式,或者真的不敢面对面讲真相,那也是一个怕心,就反映出这么一些个问题来。怎么做?那我想师父也不用多说,我一念这问题你们也就知道了。做的更好一点吧。”

对照师父的讲法,向内找,我明白了作为大法弟子的基点是讲真相救世人,而师父还要在其中成就大法弟子,所以在这过程中修去人心是非常重要的。经过与同修们切磋,我悟到问题不在讲真相的方式,是要摆正基点,修炼自己,每一种讲真相的方式,都是给世人开辟一条回归的路。我们几个上班族,能用这种方式讲真相,确实有其便利有效的优势,能够使在偏远角落的世人有机缘听闻佛法传度于世的福音,而且经济上可以承担,用这种特殊的方式讲真相救人,这也许是师尊的恩赐。同时也发现自己确实有怕心,有依赖心。在那以后,我注意了在这过程中的修炼。也为世人多考虑,找好时间段,发现不同地区不同的接听规律,不打扰到世人的工作生活,发正念清除干扰并与世人沟通,让有缘人接听并有更多时间的接听,技术同修还测试不同地区的接听效果,统一给同修复制号段,不浪费资源。同时,也不放弃面对面讲真相的机会,做的少就尽量讲的全面一些,讲明白一些,不敷衍。有时面对一个人讲上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直到世人真正明白真相,每个明白真相的世人就是一个传播真相的种子。休息日我们就增加发放真相资料、邮寄真相信等,能做什么就做什么,能多做一点就多做一点,只为众生能多一点得救的希望。

成熟

发生武汉疫情这段时间,语音电话得到了更充分的发挥,而且效果非常好,除了直接拨打湖北等地区之外,其它地区的收听效果也特别好。世人被封闭家中,在无奈和恐慌中,能够得到从天而降的救命的护身符,那种渴望溢于言表,纷纷表态远离邪恶。而且明慧网上语音电话内容在根据疫情变化不断更新、跟進,接听率比原来高出很多,拨打两个小时,接听时间有的超过八、九十分钟,完整听完和选择三退的人数增加很多。那些天由于小区被封闭,街上的行人很少,车辆也少,警车倒是增多不少,我和同修配合着一直在坚持拨打,坚持讲真相救人。每天走很多的路,或者骑自行车,或者坐车,一边面对面寻找有缘人,一边拨打语音电话,用修炼者特有的智慧天天出去。那些日子,我们又一次感到师父就在身边的幸福。

随着疫情报导变化,我们不断调整讲真相的内容和切入点,比如一开始,从瘟疫方面讲世人非常容易接受,后来受邪党不断的造假宣传迷惑,有的就开始不爱听。考虑到世人精神上的压力也承受到了极限,我们就从传统文化和中医养生等方面切入讲,讲人心态祥和,心存善念,就是正的能量,身体就会健康,就会得到上天的护佑;或者就用以往的方式该怎么讲就怎么讲。有的世人接过护身符,眼里充满感激和信任,有的当时就开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疫情中的语音电话有时真舍不得关机,接听后就不挂机,众生都在期盼得救,两个多月电话整理记录,有三百多人选择“三退”,还有很多人选择声援“三退”。回想起疫情开始刚刚封闭那些日子,大街上空荡荡的,很少的人和车辆过往,只要说上话,接听者出奇的容易接受真相,只要大法弟子救人的脚步不停歇,不同的机缘就能救下不同的众生。

在修炼过程中,也感到自己在逐步成熟、理性,走过那一段段不寻常的路才真正懂得作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和应有的担当。

奇迹

去年十月份放假的第三天,我的腿忽然不能动了,最后连卫生间也去不了,疼痛难忍,摸不着的疼痛,好象骨头游离在肉中,不能坐、不能躺、不能立,任何一种姿势都疼痛不止。家人心里不稳,让我去医院拍片,怀疑股骨头出问题了。痛苦煎熬中,我向内找出能意识到的人心,泪水涟涟,求师父帮我,弟子实在过不去这一关了,可还是疼痛。突然间,我心生一念:师父,弟子一遇到魔难就想逃避,总向师父求奇迹,这次弟子不向您要奇迹了,我要做一个争气的弟子,我要站起来炼功,该做啥就做啥。此念一出,真的奇迹发生了,我真的站起来了,而且炼完了四套功法,并且行走自如,七天假期结束上班,我已经能追赶公交车了。我的家人目睹这种不可思议的奇迹发生并没有太感惊奇,因为这么多年中,他们也太多的感受到大法弟子确实和常人不同,大法确实超常啊!

结语

我觉的语音电话这个项目就象一个广播节目,随着每天的按时播音,电话里同修那祥和慈悲、纯正清晰的声音穿越时空,穿越千山万水,传遍中华大地,播撒着生命的希望,众生得救的福音……

茫茫浊世,幸遇大法救度,这样的机缘,对众生、对我们,也许只有一次!感恩师尊!

个人体会,层次所限,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