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同修整理修炼体会 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九日】一九九七年,我喜得法轮大法,当年炼功一个月,那时我还没有请到《转法轮》,天天听师父在济南的讲法录音,师父就给我打开了天目,经常看到另外空间的美景奇观,感觉太好了,就是用尽人类的语言也难以表达。

师父还以另外两种神通鼓励我:一种是得法的第二年,即一九九八年,一个简单的生命体长在了我的眼前,后来他显现原形,是一条龙。这条龙一年比一年大;另一种是二零零零年,三个法轮出现在我的眼前,这法轮一年比一年多。我沐浴在师恩浩荡的佛光之中,幸福极了!

年轻时,我搞过业余文学创作,有写文章的一技之长。四十岁时,重病缠身,病入膏肓,在我生不如死之时,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体很快获得了康复。是伟大的师父救了我的命,是慈悲的师父赐我新生,我感恩师父,决心随师修炼到底。

一九九九年,中国大地乌云压顶、妖魔遍地,中共党魁江泽民动用国家机器全面疯狂破坏大法,亵渎师父,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一年,中共又导演了一场“天安门自焚”伪火,毒害十几亿中国人。面对这种严峻的迫害,我拿起了笔,向世人讲真相。从此,我开始了用笔证实大法的近二十年的写作生涯。

二零零二年,因为我用信函讲真相,被迫流离失所。我依然写真相传单,一次我写完十几份传单,发出去,回来后,刚刚躺下休息,未等入睡,我看到了惊喜的一幕:我伏案写作,忙的不可开交,师父却坐在我的身旁,师父面带慈祥,微笑着一直瞧着我写文章,师父是那么的和蔼可亲。这一幕看完后,我被师父的慈悲感动的热泪盈眶。

二零零三年春天,中国非典时期,一次给同修代笔写证实法的稿件,作完笔录,返回时,我坐在公交车里,透过车窗,蓦然,一尊大佛映入我的眼帘,仔细一瞧,原来是师父披着黄色的袈裟,坐在水红色的莲花座上,飘坐在前方。师父伟大、庄重的形像,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中,是那么的威严、漂亮,那么的壮观,令我肃然起敬。我体悟是师父在鼓励我挥笔写作,洪扬大法。我受到了极大震撼和鼓舞。

二零一六年五月份,“世界法轮大法日”征文、十一月份的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网上法会征文期间,我地同修排号找我帮助整理他们的体会作为征文投稿。因为征稿时间有限,我每天都相当忙,上午处理完成一个人的稿件,下午处理完成一个人的稿件,同修大多都不知咋写,根据征稿通知的要求,我提醒同修如何写,然后叙述修炼体会,我一边和同修交流一边作笔录,每个同修完成后,都得需要两、三个小时,很忙,很累。

当我感到疲惫不堪时,师父就给我灌顶:一股暖流从头顶下来瞬间通透全身,浑身有一种炙热的感觉,立刻我的疲倦感消失了,精神恢复了正常。每天,师父都给我灌顶,一般灌三、四次。同修们的稿件象雪花一样飞向了明慧编辑部,这里边浸满了多少师父的慈悲和厚爱。每当我看到同修们的心得体会在明慧网上发表时,喜悦之余,真正体会到了师父的伟大。

近年来,每到法会投稿时,就有同修找我代笔,帮助整理稿件,我都是无条件配合,因为这是同修向师父交一份答卷,证实大法、洪扬大法,我能为同修代笔,做这样神圣的事情,是一个正法弟子的荣耀。我也鼓励同修投稿,把自己的修炼经历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共勉。

每篇稿件,我是先作笔录,然后再在电脑上一边打字一边整理。因为我不会盲打,字打的慢,一篇文章一般需要七小时以上。我工作累时,师父就给我灌顶,顿时就不累了。我就能够继续工作,按时完稿。特别是在我顾不上吃饭时,在我感觉饿时,家人就给我送来点心或水果。我感到师父时刻就在身边,时刻知道弟子的情况,时刻看护着、帮助着弟子,弟子感恩不尽,无以言表。

今年的《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通知发表后,同修们先后投稿。在帮助整理的过程中,笔录作完后,再打字成文,让本人看一遍,如果需要修改,就再修改。做到务实,反映出本人真实修炼体会,没有一点虚构,同修都很满意。我认为同修在中共腥风血雨的迫害中走到今天,都很不容易。每个人的经历都可写成一本书,每个修炼者也都有向世人讲法轮大法美好的受益经历,这些都应该写出来,洪扬出来,救度世人。这是我们投稿的唯一目地。

神奇的是我在为同修做笔录的过程中,眼前的那条龙缩小成一寸大小,我的笔写一行字他就随着笔飞一行字,随写随飞,他一直在我的眼前飘舞,直至写完为止。

我在打字过程中,一个蛋糕大小的法轮几次在显示器上闪闪发光。我悟到,是师父在鼓励我。在此,弟子感恩师父对弟子的慈悲苦度。弟子要继续写下去,证实大法,随师还。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