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清真相救世人 修好自己益众生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九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大法之后,大法弟子大面积向众生讲真相救人。讲真相的方式不拘一格,起到很好的效果。我经常到楼道里张贴不干胶或散发真相小册子、传单资料。外出办事有时也带上资料,走到哪,发到哪。有时专门到不同的地方去散发和张贴,避免总是集中在一个地方,使更多的人都能看到真相。

在楼道里发资料,要经常到住宅小区里去,楼群的住宅小区到处都是摄像头。由于白天我还要工作、上班,因此有时就周末或晚上发资料。虽然知道大法弟子都是有功能的,摄像头对我们不起作用。但在未修好的人这面还是会产生各种顾虑和怕心。每次发资料,我都对周边的摄像头发正念。進出楼道注意观察是否有摄像头,尽量避免被照到。

有一次,我刚進入楼道,一抬头,就看见一个摄像头正对着我,有时是发完资料后下楼发现了摄像头。无论照没照到,我就发正念清除摄像头和自己思想中不好的旧势力邪恶因素,告诉自己做的是最正的事,与迫害无关。慢慢的自己对摄像头的执着放下了许多。后来发现住宅区很多摄像头都是个人安装的,主要是看管车辆或商铺外卖的物品是否丢失等。

师父说:“大法弟子有大法弟子的路。如果你走正,干扰就会少。我一直在说,你走正,就不会出现问题;带着人心做,虽然做的是大法的事,也难免会出现问题。但是这个标准、尺寸哪,做到是很难,没有这个基础还是很难做到,所以会出问题。”[1]“但是反过来我又想,大家都知道,中国大陆的产品在全世界人们心目中是最糟糕的,是不是?我听说那摄像头,安上去一千个,五百个都不好使,(众笑、鼓掌)刚把那个弄好了,那边又坏了。它那个质量,它那些东西,再加上人浮于事,反正中共邪党干什么事都是糗事。”[1]听了师父的讲法,我认识到,讲真相安全与否,是由自己的修炼状态和对法的认识决定的,不是邪党说了算。

在楼道里张贴真相时,我一般贴在楼道展板或报箱上,不在楼道的窗户上或个人家的大门上贴,避免常人反感。张贴时把不干胶贴正,不慌不忙。遇到有人上、下楼,就正常跟在后面或在前面走上楼,等人進了门再张贴。每次都顺利贴完和散发了资料。由于到楼道散发资料经常爬楼,有时上到四、五层楼高,但都没有累的感觉,反倒十分轻松。

到楼道里发完资料出来后,感觉像到魔窟里完成了一次探险,心里却十分愉悦。我意识到楼道里发资料,就是一场正邪大战,主战场就在楼道里,也在我的思想中展开。在决定進还是不進楼道或小区的门里,就开始了。很多小区里我都没有去过,有的楼道里很脏乱。有的小区还有门卫看着过往的行人,稍有慌乱,就会引起门卫的注意。当发完资料后,我明显感到大法的法力加持着我扫除了一片阴霾,不好的思想也同时被清除了。

现在很多人都知道和了解了真相,张贴的不干胶有的一直保留着。有的“法轮大法好” 、“庆祝五·一三法轮大法日”、“大纪元退党声明”不干胶贴了一个月到几个月不等,还有的不干胶长达半年之久。

我有时利用下班时间整理同修的退党名单,整理好后传递给大纪元退党网站。有的名单字迹不清,需要仔细辨认;重复的名字需要再发一遍;重复的录入名字又十分的枯燥。这份任务没有街头同修退党的轰轰烈烈,却是不可缺少的配角。做好配角的要点就是不要对主角发牢骚,以突出自己多了不起。我意识到,在修炼中本没有主次之份,修炼谁修谁得。不向内找,不好好修,就当不了主角,甚至连配角都当不上。

整理资料很花费时间,有的同修整理的名单清清楚楚,名字基本没有重复的,有的稍微差些。由于很多劝退的是老年同修,有的不识字,更写不好。再加上街头劝退时间有限,因此记录也匆忙些。名单中字体实在不认识的,我就重新与同修确认。整理名单时,我都核对人数,姓名是否有误。发到网上后隔几天再确认一下是否发表了,避免错误和遗漏。

有一次,发送到网上的一份名单被编辑回复了意见。大意是有一个名字需要与同修确认是否有误。我向内找,为什么自己没有发现,被编辑退回了呢?我发现自己对同修劝退不信任,怀疑同修名字是自己起的名字。同时也告诉同修劝退时用名一定要经本人同意。退党是严肃的,声明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行了。我意识到自己从事的不是简单的常人工作,是神圣的,特别是更要注意安全。

每次网上法会征稿,同修都会送给我一、两份稿件,让我帮助打字,上传。有时看到同修写的稿子,我心里直嘀咕,这能发表吗?这不是白忙活、浪费时间吗?可我还是坚持把文稿打完,因为发表与否并不是目地。在打字过程中,我感受到同修的正念正行,自己仿佛也和同修经历了同样的修炼过程。特别是同修有的执着,也时时提醒着我:这是错的,需要修去;这是对的,需要坚持。打印完稿件,对同修先前的牢骚没有了,有的只是为同修高兴和感激。

修去党文化

在修炼中,我发现自己还有很多党文化思维,影响着救度众生。比如:糊弄事、弄虚作假、争斗心、固执等。

在讲真相中党文化的“糊弄事”表现为:讲真相不注重效果、做资料不注意质量、发资料不考虑影响、做事走过场,觉的自己参加了就行了,没有被落下等等。在常人的工作中有时也会表露出来,如草草的撰写和上交报告,做事对付不讲成效等。

“弄虚作假”。本来完成了一份工作,说成两份,夸大其词,不说实话。工作中有时领导询问工作状况,自己怕领导责问,不讲实话,避实就虚,做事不坦荡、不诚信。

“争斗心”。在邪党多年灌输下,中国人的争斗心很强。遇事要分清对错,好坏都要坚持到底。由于争斗心的作用,自己有时十分固执。事事坚持自我,不肯改变。有一次,太太说:“同修说你固执。”当时我想,我才不固执呢?后来我细细琢磨,自己在修炼中明白这是执着,却一直不去,这不就是固执吗?明知而故犯,这是多么大的执着!与修炼的要求背道而驰。固执不就是争斗的后果吗?有时知道太太明明说的对,自己十分清楚,还要坚持一下,不立刻改正。她说的话,我不愿听,就不改正,也因此引发了很多家庭矛盾,后果十分严重。

党文化的流毒害人不浅,认识到就改。

今后修炼中我一定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请师父放心!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