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绥化市宋红伟遭冤狱迫害身体虚弱、多处疼痛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二零年四月九日,是黑龙江省绥化市北林区法轮功学员宋红伟,被冤判一年半刑期已满的日子。宋红伟的家人及绥化市北林区“六一零”李剑飞等去女子监狱把她接回。一到绥化,李剑飞等直接把宋红伟送到其所在的社区,当时社区书记等三人在场,完成所谓的交接,妄图让社区继续管控。

从黑龙江女子监狱出来的,几乎都是这个程式。监狱给当地“六一零”打电话让去接人,送社区继续管控。监狱还发给一个释放证,让宋红伟到当地所在派出所去办理,同时,还让把现有的二代身份证交到派出所,重做一个身份证。(这里提醒同修不要配合这一无理要求,据悉,有的法轮功学员去了,说把指纹等信息加在了身份证里边;有的学员没去,身份证还照常使用。)

宋红伟经历了一年半的迫害,身体很虚弱,头等很多处疼痛,原本健康无病的身体,被迫害的很严重。尤其是下身上厕所没有知觉,在统一时间里上厕所,自己大小便,便没便出来也不知道。宋红伟身上还长了疥疮及因湿疹起的一片片的包。特别是在安达看守所期间,经常挨打,每天吃不饱,缺乏营养,走路都打晃,用她的话讲,那时都觉得挺不过来了,快到极限了。

宋红伟是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在兰西县被绑架的。二零一八年十月三日,宋红伟的丈夫杨传厚及王芳、白霞、王福华、赵婷婷五人去兰西县北安镇发真相资料,被当地派出所及兰西县国保大队张涛等人绑架。十月十日宋红伟和高锦淑、吴景华去兰西打听情况及送衣物,被绑架。当时,兰西县国保大队长张涛让国保警察荣力,到门卫把宋红伟、高锦淑、吴景华接到张涛办公室。几分钟后,张涛叫来了主管国保的丁局长、公安局法制办人员,还有四、五个特警及摄像人员等,一进去就开始摄像。

宋红伟还没说几句,主管国保的丁局长说,你说的没有念的清楚,包里有什么资料,拿出来念吧。宋红伟包里正好有《给警察的一封信》,就拿出来读。这里要说明的是,这是他们设的圈套,诱导宋红伟把资料拿出来读,同时给录像,后来作为庭审给她们定罪(到兰西公安局宣传)的所谓“证据”。宋红伟刚读几分钟,录像已录了,丁局长迫不及待的又叫高锦淑念,高锦淑不念。张涛等大喊大叫,上来抢包,把高锦淑、宋红伟、吴景华绑架到一楼审讯室。高锦淑包里有现金2600多元等私人物品。后又到绥化这几家抄家,抄出大法书、mp3等作为判刑的所谓“证据”。

八名绥化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兰西县看守所,后转到安达市看守所,被构陷到安达检察院、法院。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四被安达市法院非法庭审,本次开庭的法官是曲艳春,公诉人是赵新芳、李义正,还有审判员、陪审员,两个书记员。

法轮功学员聘请了六名正义律师,律师们都做了精彩的无罪辩护,历时十一个小时。律师运用现有的《宪法》及相关法律,充分的证明了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拥有法轮功书籍是合法的!传播真善忍信息是合法的!无可辩驳的事实及论证,震撼了在场的所有人。尽管如此,安达市法院迫于上面的压力,还是给七名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吴景华被家人花钱保释)非法判了刑。杨传厚等五人均被非法判二年,勒索罚金一万元;宋红伟被判一年半,高锦淑被判一年,分别勒索罚金五千元。

目前,宋红伟的丈夫杨传厚因被非法判两年,还被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她先回到自己娘家。王芳、白霞、王福华、赵婷婷还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女子监狱。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