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人心 疫情中救人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一日】年初,突如其来的瘟疫席卷中华大地以至波及整个世界,让人措手不及。我们这里虽然不是重灾区,但是因为封村封路,大家都人心惶惶。开始的时候,有的同修因受到家人控制不让和别人接触,失去了集体学法的环境,也有的同修很长时间不取《明慧周刊》,因为我们这里是山区,居住分散,所以协调起来有些困难。

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说:“因为你是修炼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1] 为此,我没被常人形势带动,也不给同修压力,就突破村村封锁,亲自给同修送去《明慧周刊》,把真相信和单张搭配送到同修手中,并和同修交流。大疫当前救人急,我们可以从身边做起,鼓励同修就在自己村或邻村,挨户发单张面对面讲真相。

于是,有的同修贴不干胶,也有的同修发精美的四合一的小卡片,正面是真相短语和吉祥画,背面是诚念“九字真言”得救的小故事。虽然不像大册子全面,但是很有实效性,大家都喜欢,同修能做多少做多少。在没有大法弟子的村,由邻近的同修承担,不能出去的同修,在家发正念,大家都行动起来,整体配合救度有缘人。

我做了这些,我丈夫问我说:“你东一趟西一趟的,就没人截你?”我说:“他们还嘱咐我慢点走呢!”

我们把当地所辖范围做了一遍真相后 ,又進行了一次交流,大家共同学习了师父在《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我们周边有几个乡镇没有大法弟子,于是我和大家商量到那些地区撒资料,给那里的众生送去得救的希望。

这些年,由于同修们普遍存在懈怠,没有达到“修炼如初”[2]的状态,有被判刑的、有被旧势力拖走肉身的等等现象,一听说到外地撒资料,大家都沉默不语,看得出都有点打怵,但是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都知道自己的责任和使命。

首先A同修站出来说:“算上我们夫妻俩!” A同修夫妻正念正行,无论是到没有大法弟子的地区讲真相、送台历,还是在本地讲真相中,一直起着主导作用,外出打工也不耽误学法炼功,回家时都带着三退名单。在A同修正念之场带动下,B同修也站出来说:“也算上我们夫妻俩!”我听了很是感动,也很欣慰。因为B同修曾经三次被非法劳教,七年的冤狱生活,使他的身心受到严重伤害,怕的物质还没去干净,在这非常时期,没被封村封路假相障碍住,还能迈出这一步,真是可贵!还有C同修所在村封路是全乡最严的,可C同修没有被障碍,正常参加外村集体学法。

在一个雪天的晚上,C同修骑着摩托车去同修家,路过村口封卡,看见村书记在一边打电话,C同修就把一本真相册子放在桌子上,骑着摩托车,一只手掀起拦着的红布,就冲了过去,村书记忙问:“干啥去?”C同修说:“遛弯!”就听村书记在后边喊:“快回来,冰滑滑的地,多危险!”C同修说:“谢谢你!”头也没回就上了大道。

第二天一大早,C同修的儿子就告诉母亲,说:“村副主任给我打电话,书记把你给的小册子送到镇里去了,说你到处贴,要到家里搜查,(村副主任)叫我不让你出去。”后来村干部又到家再三叮嘱C同修别出去。可C同修没想自己安危,首先想,应给村干部和防控人员讲真相,才能畅通无阻,然后就带着单张,几次去路卡帐篷,也没找到书记,只给值班人讲了真相,并留下了传单。C同修想,书记经常来,肯定会看见。

这时,明慧网发表了两份给村干部的一封信,真是“及时雨”!C同修马上装信封,赶紧给路卡的棚子送去,嘱咐他们一定交给书记,这很重要!他们答应一定办到。从那以后,就连村部门口的真相不干胶都没人毁,大喇叭也不广播了,也没人干扰大法弟子救人了。到边远空白区救人,C同修不挑人不挑地区,自始至终默默圆容整体。

还有D同修,虽然家住偏远的大山沟里,但是每次整体配合证实法的事,她都参加,谁找都去,随叫随到,正念强,观念少。有一次,我找到她商量,说靠近外县的一个村庄你熟悉,你去那里送资料怎样?她痛快的答应了,然后,带上真相资料,只身一人骑着摩托车,翻过那个男人都望而却步的陡峭山路,到几十里外的边远地区,给那里的众生送去了得救的希望……

去外乡发送真相

我们带上精美的大册子,外加福字和真相短语。八人组成四组,到了集合点,大家相对无语,看的出各自心里都感到有些压力,怕的物质时不时的往外冒,因为这里有个前因。

几年前,A、B俩位同修到那个空白区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受到迫害。所以,在去年,我们想去此处送真相台历讲真相,到集合地点时,我们四人发完正念后,准备出发,A同修说:他妻子做梦,说他被抓。另一位同修说:做梦看到不少坏鸡蛋,我心态也不稳。由于法理不清,被旧势力演化的假相干扰,没去那个空白区,去了别的地区。

现在疫情蔓延,我们一直惦记着那里的众生。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3]“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4]怕心一上来,就发正念解体它,同时在家里的同修都通知到了,配合发正念。我们形成整体,所以做的过程中非常顺利,每个路口的帐篷里就象没人一样,非常顺利。一组发两个村,很快就发完了,零点左右,都到家了。

回来后B同修谈体会说:“通过这次出去,找到自身存在的很多不足,去掉很多不好的物质,体会到了整体的力量。”他说:“回来时,A夫妻推着摩托车,顺利通过疫情封路关卡,我们骑着摩托车到那儿的,结果就被拦下,问我是哪里人?我说是外地的,他们说啥也不让过,我们只好再找别的路口通过,好不容易又找到一座桥可以通过,可是桥上却横着一辆车拦截,边上只能容一个人通过,这可怎么办?正愁没办法,A夫妻同修没有先回家,等半小时后,看到我们的手电筒的亮光,找到我们。(我们每次晚上撒真相,都是用手电筒光亮暗示同去的同修自己所在的方位,取得联系),我们四人硬是把摩托车从车边空隙抬了过去。”

疫情期间,我们这里村村封路,每一个村的路口都设有路障,还搭个临时帐篷,每晚有人轮流把守,外村人想進村根本不让,就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正念通过每一个要進的村落,这全是师父的保护,是师父看我们有救人这颗心,还有同修的正念。

后来B同修还说:他在发第一份资料时手在发抖,后来在师父的加持下,正念越来越强,怕心就解体了。

去周边百里之外偏远乡镇送真相

我们原来是两人一组,四组配合出去,现在另一个乡镇的几名同修也参与進来,去一个很偏远的山区撒真相。那次我们带上一千多份真相资料,最远的地方往返将近二百里,一行十三人两人一组,其中有一位同修单独去一个村。

为了注意不着眼,每组陆续出发,所到之处需要翻过一座很大很长的盘山岭,山路崎岖、山高坡陡的盘山弯路,没有胆量的白天都不敢骑车通过,上岭时,坐在摩托车后面的同修就觉得车都立起来似的,可我们几位同修在漆黑的夜里借着摩托车的光亮行驶在山路之上,犹如白天,我们骑车的一半是女同修,这胆量源自于信师信法。

我们几位同修里,年龄最大的七十岁,最小的五十多岁,那位老大姐证实法救人样样走在前头,没有年数的观念,年轻人都自愧不如。还有一位女同修,敏捷利落,正念强,我亲眼看到她撒资料,脚底下有两个亮火球,就象哪吒脚踩的风火轮。在家发正念的同修也几人一组形成整体,认真负责,配合默契。

到现在,我们已经做了周边三个乡的真相,正准备做另外两个边远乡镇。每次要计划去的地方,都提前协调发几天正念,同时加强学法。

这是我们在疫情期间救人的一些经历,疫情当前,我们要抓紧时间多救人,不给自己修炼留下遗憾,珍惜师尊用巨大的付出,为我们延续来的仅有的一段修炼路程,就像师父在《洪吟五》<神在兑现承诺>中讲的,“时间不多太紧迫 兑现你来世的誓约别再错”[5]

其实我们还有很多不足,与精進的同修比相差很大,写这篇文章意在交流,希望那些和我们一样还有怕心的同修赶快走出来,别被那几个“虫子细菌”挡住我们回家的路!只有听师父的话才是最安全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五》〈神在兑现承诺〉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